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後一個弟子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後一個弟子

葉辰聽到自己被點到名,條件反she地站了起來.

一眾記名弟子哄堂大笑.

葉辰不解,這些人在笑些什麼.

軒逸藥尊擺了擺手,笑著道:"不必拘謹,坐下說就可以了."

葉辰這才明白過來,軒逸藥尊比較隨意,弟子在回答問題的時候不必起身,他又盤坐了下來,道:"以火系玄氣壓制cāo控火焰,卻是不妥,弟子認為,除了壓制,更要引導,堵不如疏.壓制火焰雖然能提升火系玄氣的修為,但要真正跟火焰融為一體,才能真正達到心至則至的境界."

葉辰的話,讓一眾記名弟子們愣住了,這些他們之前完全沒想過,心至則至,那種境界根本不是目前的他們能夠領會的.

軒逸藥尊心頭一動,葉辰的話,明顯讓他的內心極不平靜,頷首微笑道:"心至則至,總結得很好,高級藥師之下,都是以玄氣壓制火焰,而到了藥尊級別,才會引導火焰,也就是你說的心至則至,你們目前還在打基礎的階段,想要達到那個境界,非常之難,切勿cāo之過急.你能領悟到這一層,說明你天賦絕佳,但是好的天賦,不要浪費了才行,唯有付諸足夠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煉丹一道,浩淼駁雜,差之毫厘謬以千里,要有虔誠謹慎之心,方能成就非凡,不可因為一時憊懶,便有所放松."

軒逸藥尊是在說之前遲到的事情,葉辰臉頰發燙,道:"學生銘記在心."

葉辰那一番話,分明讓軒逸藥尊刮目相看了,一眾弟子們議論紛紛,他們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領會什麼叫做心至則至,軒逸藥尊居然說,那是藥尊才能達到的境界,這剛來的小子.莫非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

宣羽臉se鐵青,軒逸藥尊對葉辰的贊揚.讓他心里堵得慌,從他晉升中級藥師之後,他在眾多記名弟子之中,是最受關注的.葉辰的出現.讓他莫名地產生了一些危機感.

當然,光憑葉辰的幾句話,也不可能判斷出葉辰的天賦,一眾記名弟子都惡意地想著,葉辰只是光會說而已.

軒逸藥尊贊許地點點頭,繼續講解丹道,並且有意識地加深了內容.

一眾弟子們面面相覷,軒逸藥尊講解的內容,宣羽等人,也只能聽懂個十之五六.一般弟子只能聽懂十之二三.葉辰一邊聽著,一邊聯系太上丹道一書上的內容.還有護臂空間主人的筆記,一時間覺得妙處無窮.

軒逸藥尊在傳授知識的時候,很無私,基本上他知道的內容都講,只是學生能領會多少,就要看各自的天賦和造化了.

來這里果然能學到很多東西!

回去實踐一番,定能讓煉丹成功率比之前更高,一些更高等級的丹藥,說不定也可以煉制了.

原來煉丹里面.有如此之多的理論,葉辰以前只知道煉丹的過程.卻不知道煉丹每一步細致的變化,出現錯誤之後該如何補救等等.

對于知識淵博的軒逸藥尊,更是生起了一絲崇敬之心,這時候,葉辰才真正地將軒逸藥尊當成了授業解惑的老師.

一個上午很快就過去了.

"葉辰剛來,我重新講一下我軒逸一門的門規,我軒逸門下,來去zi you,不過只要是我的弟子,同門之內,要互助友愛,不可恃強凌弱,但凡發現有同門相殘者,將被逐出師門,面對外敵之時,也當同心協力,出門在外之時,不可惹事生非,謹言慎行,低調做人,其他的話,就沒什麼太多要求了.我軒逸門人,不得肆意欺凌他人,但若有人欺到我們頭上,自可以找我分說,若是他們的錯,為師自當會幫你們討回公道."軒逸藥尊諄諄教導.

軒逸藥尊在西武帝國地位崇高,但門下之人,罕有在外惹是生非,也算是一個異數,葉辰看得出來,軒逸藥尊門下,約束還是非常少的,因為軒逸藥尊本人的xing格十分隨xing和善.

"弟子謹記."葉辰跟隨一眾記名弟子們轟然應是.

"回去吧,葉辰留下,我還有一些話說."軒逸藥尊擺擺手道.

一眾弟子們魚貫而出,宣羽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原地的葉辰,臉se有些yīn沉,也走出了講堂.

"宣師兄,您可知道這葉辰是什麼來曆?"一個二十三四歲的記名弟子看向宣羽問道.

"聽說是東林郡葉家堡之人."宣羽沉聲道.

"東林郡葉家堡?以前怎麼沒聽說過."

這些記名弟子很少打聽外面的事情,他們大多來自西武帝國各個家族,平時有什麼事情,家族自會處理,不會煩擾到他們.

"這次回去,我問問父親,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宣師兄,師尊對那小子很器重的樣子."幾個記名弟子圍到宣羽旁邊,打了個哈哈道,他們幾個都是雷毅的人,天賦不錯,其中有三個人剛剛達到中級藥師,比宣羽略微遜se.

"雷師兄說讓我們好好收拾他."一個黑臉的年輕人yīn笑著道,他叫成顯,是雷毅的心腹之一,也是一個中級藥師.

"他得意不了多久的,他才剛來,就算天賦再好,沒有兩三年也不可能成為中級藥師,我們還有足夠多的時間慢慢收拾他."宣羽yīn狠地道,小子,別怪我,誰讓你也是黎詡推薦的呢.

幾個記名弟子聚在一起,想著如何排擠葉辰,唯一有些郁悶的是,葉辰住在黎詡的別院里,他們也不敢太過明目張膽.

講堂之中,葉辰和軒逸藥尊相對而坐.

"葉辰,你剛才說的那番話,究竟是修煉時心有所悟,還是在什麼地方看的?"軒逸藥尊喝了一口茶,抬頭看向葉辰道.

"乃是弟子修煉時心有所悟."葉辰恭敬地道.

"你如今什麼修為了?"軒逸藥尊和藹地笑笑道.

"弟子十階."

"十階?"軒逸藥尊也不禁動容,葉辰這個年紀便能達到十階,已是了不得的成就了.原本他還擔心葉辰會被一眾師兄弟欺凌,現在看來,卻是想多了,自己那幾個弟子當中,還沒有一個達到十階,看到葉辰臉上一點也沒有自得之se,暗暗點頭,小小年紀已有如此心xing,很是難得,"運轉火系玄氣,為師看看你火系功法的造詣如何?"

"是."葉辰點了點頭,運轉起火系玄氣,玄氣凝化火焰,一股熱浪升騰而出,葉辰還只是釋放火系玄氣而已,若是加入木系功法,以木生火,這火系玄氣還能強大數倍.

"很jīng純的火系玄氣."感受著這撲面而來的火系能量,軒逸藥尊平靜的心湖,也是波瀾起伏,在火系功法的修為上,葉辰絕對是他見過的最有天賦的一人,葉辰很可能是他遇到的最具天賦的一個弟子.軒逸藥尊想到了自己的師門,他的師門雖然人才輩出,但像葉辰這樣的天才,也是少見.

"明天我們要去死冥湖釣魚,後天你就過來跟為師一起煉丹,為師看看你對煉丹的悟xing如何."軒逸藥尊道,一般弟子都要跟他修習兩三年,才會開始正式煉丹,但他也有些按耐不住,想要看看葉辰煉丹方面的天賦了.這麼快就正式煉丹,在眾多弟子之中,算得上獨一份.

死冥湖?釣魚?

葉辰很是納悶,為什麼軒逸藥尊這麼看重釣魚一事?莫非這釣魚,真有什麼門道不成?死冥湖是什麼地方,聽這名字有點古怪.

想了想,葉辰也沒有多問,反正明天就知道了,後天就可以跟軒逸藥尊煉丹了,葉辰還是相當興奮的,之前一直用上古煉丹法煉丹,由于沒有爐鼎,他還沒試過用普通煉丹法煉丹,心想著他畢竟才剛入門,即便煉丹失敗了,軒逸藥尊應該也不會說什麼.

"葉辰,你可願意拜老夫為師,成為老夫第五個正式弟子?"軒逸藥尊想了一下道.

"可是,我還沒有開始煉丹,不知道在煉丹一道上,是否會有進展."葉辰愣了一下,要是能直接晉升成正式弟子,他當然非常樂意.

"無妨無妨,你且說你願意不願意."軒逸藥尊笑著擺擺手道.

"弟子當然非常願意."葉辰恭聲道,軒逸藥尊德高望重,在煉丹一道上,更是有著非凡成就,拜這樣一位長者做老師,絕對是一件幸事.

"老夫這麼多年,醉心煉丹,教授弟子,心知大限將到,你可能是老夫最後一個弟子了,老夫生平所做之事,都是無愧于心,唯獨遺憾兩件事,一是無法重回師門,二是沒有一個得意門生,黎詡,雷毅等人在煉丹一途上,雖然有所成就,但也沒能超越老夫,能在最後這些年,收到你這麼一個天賦卓絕的弟子,也算是滿足了,如果你在煉丹一道上能將軒逸一門發揚光大,那是老夫之幸,如果不能,那也是老夫的命數."軒逸藥尊慨然一笑道.

聽到軒逸藥尊的話,葉辰愣了一下,道:"師尊jīng神矍鑠,怎麼會大限將至?"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遲到了     下篇:第一百六十章 打群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