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一百七十五章 絕殺席陽!(今天第二更!)  
   
第一百七十五章 絕殺席陽!(今天第二更!)

"一只五階的妖獸,居然害得我差點曝露了.."葉辰淡淡一笑,這土狐鼠對危險的感應還是相當敏銳的,留著做小弟.

席陽又閉上了眼睛,繼續修煉.

如果換做平時,碰到地尊中級的強者,葉辰肯定會跟對方暢快淋漓地打一場,但是現在明顯不是時候,如果不盡快解決,估計很快就有其他人過來,到時候難免束手束腳,若是被席陽給跑了,那就麻煩了.

葉辰慢慢潛伏到了距離席陽還有百米左右的距離,眼眸中神光大放,背後的虛空之中,金甲兵士憑空凝化,手握長刀,呼嘯著朝席陽沖去.

席陽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凜然一驚,睜開雙目,便看見虛空之中一個全身燃燒著火焰的金甲兵士,正凌空撲來.

魑魅妖物?鬼魂?

看到金甲兵士那猩紅se的眼睛,席陽悚然一驚,立即跳了起來嚴陣以待.

"天魁崩!"席陽不敢在這里大聲怒喝,以免驚動軒逸藥尊等高手,一掌朝那金甲兵士轟去.

一掌轟出,周圍的野草樹木被罡風刮得獵獵作響.

這天魁崩武技乃是天魁星宗秘技,少數幾個六品武技之一,能夠激發身體的潛能,爆發出數倍于自身的力量,加上本身地尊級強者的實力,這一掌絕對是霸道絕倫,他不清楚金甲兵士的實力,所以不敢有任何的留手.

"看我一刀!"葉辰眼眸中金光爆she,那虛空中的金甲兵士揮起手中的長刀斬下,金甲兵士如同天神降臨一般,散發著一種亙古滄桑的威嚴,那一刀,更是蘊含了無窮的威勢.

一股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地壓了下來,席陽感覺身體猛地一沉,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牢牢地固定在了地面上.

席陽駭然失se,金甲兵士猶如大山壓頂一般,讓他動彈不得!

這家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席陽內心恐懼地狂喊,全身的玄氣順著天魁崩傾瀉而出,一掌對上了金甲兵士的長刀.

轟!!!

一聲巨響,猶如天崩地裂一般,整個地面被轟出了一條長達五六米的巨大深坑.

深坑之中,席陽衣衫盡碎,一品靈寶的內甲被撕裂,渾身上下布滿了一道道細密的傷口,向外泊泊地冒著鮮血.

他的五髒六腑受到了重創,體內玄氣十不存一.

自從他晉升地尊強者以來,就再也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了,最讓他感覺到可怕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那個金甲兵士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就要死了麼?

席陽惶恐地抬頭,天空之中哪還有金甲兵士的影子,樹林間空蕩蕩的,一陣陣大風刮過,樹葉獵獵作響.

怎麼回事,難道是自己在做夢不成?可是身體上傳來的痛楚又是那麼真切.

走!

顧不得細想,席陽趕緊吃下一顆丹藥,猛地掠起,猶如喪家之犬,朝湖邊狂奔而去.

葉辰的金甲兵士完成一擊之後,神魂也受到了些微的震蕩,趕緊將金甲兵士收了起來,畢竟神魂才剛剛凝練出一點點實形,這麼激烈的戰斗,還要適應適應才行!

剛才金甲兵士那一擊,讓葉辰興奮不已,第一次真正領略了神魂的威力!

神魂掃過,致軒閣那邊,三道氣息飛掠而起,正朝這邊疾馳而來,是軒逸藥尊身邊的三個地尊強者!

得盡快解決戰斗才行,葉辰幾個起掠,朝席陽追了上去.

席陽沒命地狂奔,感覺到身後有人越追越近,魂膽俱喪,莫非今ri我就要命絕于此?席陽受了重傷,哪還有一點點地尊強者的氣勢?

跟席陽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只有五米左右了,葉辰右手一動,體內的玄氣已是在身前凝化成了一把飛刀,意念一動,那把飛刀嗖的一聲,朝席陽激she而去.

席陽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可怕的氣息,像是要洞穿他的身體,他心頭猛的一驚,一回頭,只見一道白光激she而來,連忙揮出袖袍,嗖嗖嗖,幾道鐵蒺藜向著白光激she而去,抬頭看到葉辰的面龐,不由滿臉駭然:"是你!"

在地底瓊樓的時候,席陽看到過葉辰的臉,寶物被搶,席陽將葉辰的臉深深地記在腦海里,想著如果什麼時候遇到葉辰,定將葉辰擊殺,奪回護臂,沒想到今天反倒先被葉辰給暗算了!

當初的葉辰,只不過是一個十階高手而已!

葉辰冷哼了一聲,在地底瓊樓的時候,若是自己不夠機靈,恐怕早就被千年尸毒化得尸骨無存了,今天冤家路窄,豈會給你逃命的機會!

席陽還沒來得及有其他動作,只見那幾道鐵蒺藜跟那道白光相撞,嘭嘭嘭,瞬間全部斷成了兩截,白光來勢不減,朝自己激she而來.

怎麼會這樣!

席陽這才看清楚,那道白光是一把飛刀!

好快!

體外密布的純陽罡氣,瞬間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席陽來不及躲開,噗的一聲被飛刀洞穿右肩,哇的一下,又是吐出了一口鮮血,這飛刀不但在他的身體上留下了一個血洞,還將他整個左胸口的經脈全部破壞了.

好可怕的飛刀!

席陽踉蹌地跌坐在地上,恐懼地看著葉辰.

"我是天魁星宗的長老,你要是殺了我,肯定會受到天魁星宗永無止境的報複!"席陽se厲內荏地狂喊,不停地向後退,眼前的葉辰,如同一個惡魔,他感受到了死亡的yīn影向自己籠罩了過來.不,我不想死!

"如果我擔心天魁星宗的報複,就不會來殺你了!"葉辰冷笑了一聲道,沒想到一個地尊中級的強者如此不堪一擊,看來他低估了神魂和飛刀的戰斗力,葉辰感覺到,玄氣飛刀還余下一絲玄氣殘留在席陽的體內.

"不要殺我,我會付出足夠的代價,饒我一命!"席陽眼眸中滿是恐懼,連連後退,淒厲地叫喊.

"阿狸,我們走."葉辰看了一眼一旁阿狸道,"師尊的護衛就要過來了."

阿狸縱身一躍,將席陽的乾坤袋拿下,然後跳到了葉辰的肩膀上,葉辰幾個起掠,消失在了樹林的盡頭.

看到葉辰離開,席陽虛脫似地倒了下來,他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葉辰居然放過他了,他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五髒六腑還有右胸的經脈全都受了重傷,就算用掉大量靈藥恢複過來,半年之內只怕也無法修煉了.他眼神中滿是yīn狠,今天老夫逃得xing命,他ri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就在這時,一聲低喝遠遠地傳來.

"爆!"

"嘭"的一聲,席陽的身體里面突然傳來一聲悶響,席陽的眼眸里滿是不甘,眼神漸漸渙散,倒在了地上.

天魁星宗長老,地尊級強者席陽,就這麼躺在地上靜靜地死去,風聲呼嘯.

過了片刻,三個身影急掠而來,落在了那處深坑前.

"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情?"三人神se微變.

一個身穿紫袍的老者縱身掠下深坑,看到了深坑里面大灘的血跡,沉聲道:"剛才這里發生了一場戰斗,有人受了重傷."又看了看旁邊的幾塊碎石,泥土之中深埋的幾塊石頭有很多被打成了齏粉,不禁駭然,好可怕的威力!

"這麼大的深坑,應該是長刀之類的武器,能將刀氣延伸至五六米,只怕已有著天尊級的實力!"另一人心頭震動地道.

"老五老六,你們快過來看,這里有一具尸體!"第三個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兩人立即縱身掠去.

很快地,他們看到了躺在地面上的席陽的尸體.

"這人是誰?他怎麼會死在這里?"那個被叫老五的地尊級強者皺眉問道.

"我認得這人,這人叫席陽,是天魁星宗的長老,地尊中期!"老六的話令其余二人心頭一凜.

"天魁星宗的人,他來這里干什麼?是誰殺了他?"

"從我們聽到打斗聲音到過來也就片刻的功夫,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擊殺地尊中期強者,肯定是天尊級高手干的,三大宗門的宗主,亦或是明武?"老五疑惑地道.

"注意jǐng戒,那個高手可能還沒走."老六蹲下身體,用玄氣查探了一下席陽體內的狀況,臉se大變,"五髒六腑全部粉碎,像是什麼東西在身體里面炸開了一樣,身體表面居然還是完整的,只有這里有一個缺口,像是暗器留下的,殺席陽的人非同小可!不像是三大宗門宗主還有明武,但是手段不在他們之下,莫非西武帝國境內,還有第五個天尊級強者?"

"此人意yu何為?在這里殺了席陽,天魁星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這麻煩怕是要落在藥尊的頭上!"老五沉默片刻道.

"可能都是為了藥尊煉制的丹藥而來,狗咬狗."

"先回去,把這件事情告訴藥尊!"老六一掌在地面上轟出一個大坑,將席陽的尸體放了進去,用泥土埋上,將周圍戰斗的痕跡處理了一下,然後急掠而去.

這個神秘的天尊級強者可能還在島上,他們要小心防范才行,如果他們七個地尊級強者聯手,尚可一戰,若是被各個擊破,那就麻煩了.

∼∼擺碗求各種票,推薦月票請到碗里來!∼

上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有人入島(求推薦求月票!)     下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直面明武(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