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五十七章 明皇腰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明皇腰帶

~

嗖嗖嗖,一道道劍氣凌空飛來.

葉辰頓時感覺到,一股股殺機鎖定了自己,這劍影所釋放出來的劍氣,威力之巨大,簡直無法想象,被任何一道劍氣命中,葉辰必死無疑.

"我不信破不掉你的劍體!"葉辰拔腿狂奔,雙手不停地動作,一道道玄氣飛刀朝劍體激she而去.

葉辰在狂奔的時候,只見劍影彈出的劍氣一化三,三化九,化作漫天飛雨一般,密密麻麻地釘she下來.

躲不掉了!

這劍雨太密集了,完全不給葉辰任何一絲逃跑的機會.

朝明皇劍本體看去,只見明皇劍嗡嗡地搖擺,嗖嗖嗖,玄氣飛刀擦著明皇劍飛過,沒有葉辰意念控制,這些玄氣飛刀也不會轉彎,飛出一段距離之後憑空消失.

葉辰慢了一步,只見一道劍氣轟擊在距離葉辰約五六米的位置,一股強勁的沖擊力橫掃而來.

"嘭"的一聲,葉辰被這股沖擊力撞擊,甩飛了出去.

眼看著劍雨要將自己覆蓋,葉辰立即催動天星印,身體嗖的一聲在原地消失.

轟轟轟!!!

劍雨如暴雨般落下.

澹台綾以為葉辰必死無疑了,想要施救已是來不及,平靜的心湖略略起了一絲波瀾,但當她朝那邊看去的時候,卻沒有看到血雨紛飛,不知道葉辰用何種手段逃跑了.

劍影微微皺眉,沒想到這種情況下,葉辰居然還能逃脫,他微微感知一番,便知道葉辰的氣息並沒有消散.

兩人手上卻沒有停,不停地一擊又一擊出手.

轟的一聲,澹台綾凌空飛退了幾步,美麗無暇的臉上,顯出了一絲蒼白之se,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葉辰進入了天星印之中.恢複了一下玄氣,他時刻關注著外面的情況,發現澹台綾有些不支,心中有些焦灼.

法陣zhōng yāng,紫火星獅看著葉辰,道:"小子.把獅爺我放出去.我一尾巴就能把那鳥什麼劍影甩飛了!"

葉辰看了看紫火星獅,他明白,一旦把紫火星獅放出去,所有人都得玩完,這是很危險的舉動,之前葉辰為了救阿狸和小翼,幾乎喪失了理智,才會沖動地要破開天星印,但是現在.葉辰明白,把紫火星獅放出去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外面那個小美人根本不是那小娘炮的對手,要是不放獅爺出去,外面那個小美人死定了."紫火星獅的前爪輕輕拍打地面,嘿嘿笑著,"看你之前願意破開天星印.放獅爺出去,只為了救那只小狸貓和小翼蛇,獅爺我倒是有點欣賞你了.如果你放獅爺出去,獅爺我一高興,賞你做獅爺的手下!"

葉辰瞟了一眼紫火星獅,低頭沉吟,他不知道紫火星獅是否會遵守信義.要讓一只妖獸遵守信義,似乎太難了點,澹台綾已是支持不住,似乎沒有其他的辦法能夠贏過劍影了.葉辰的內心不停地掙紮.

"難道獅爺有辦法讓我打敗劍影?"葉辰看向紫火星獅,沉思著該怎麼辦.

放紫火星獅出去,實在太危險了,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獅爺當然有辦法,就憑那小娘炮,獅爺就算不出手,也有七八種方法玩死他,不過你以為我會蠢到告訴你嗎?"紫火星獅傲慢地甩了甩鬃毛,得意地道,"快把獅爺放出去,獅爺被困在這鳥地方這麼多年,都快憋死了."

"獅爺說大話了,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那個劍影的對手,又怎麼打得過他?"葉辰念頭一轉,順著紫火星獅的話頭說了下去.

"紫火星獅一族的智慧,又豈是你們人類能夠比得了的."紫火星獅哼哼兩聲,"獅爺我活了數萬年,這點小陣仗還能難得倒我?"

"吹牛,我才地尊級,那個劍影估計都已經無極境了,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葉辰裝作不信地道.

"哼哼,你這蠢貨,你以為這樣就能激將得了我嗎?我會告訴你怎麼對付那小娘炮?你的玄氣飛刀既然這麼厲害,干嘛非得攻擊明皇劍,把那冰棺給破了,那小娘炮還不哭死?"紫火星獅嘲弄地道,忽然看到葉辰一頭鑽出了天星印,急聲叫道,"喂喂,你不怕死嗎,怎麼還出去?快點放獅爺出去,獅爺我要出去!"

紫火星獅已經叫不住葉辰了,眉頭微皺,喃喃地自言自語:"我剛才有說什麼嗎?"仰著頭仔細地回想了一遍剛才說的話,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哼哼了兩聲,"居然還敢出去,簡直是找死!"無聊地來回走動了一下,看來暫時還是出不去,不過這幾千年下來,他也已經習慣了,躺下去繼續呼呼大睡.

葉辰又出現在了天星印之外,此時上空,澹台綾已是節節敗退,手上三叉戟的神光似乎也黯淡了許多,身上傷痕累累.

劍影發現葉辰之後,收斂了攻勢,他對葉辰如何逃脫,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既然你有方法逃脫,為何還要回來?"劍影淡淡地看了一眼葉辰.

澹台綾雖然傷痕累累,但表情神態,依然是那般冷豔高貴,聽到劍影的話,也是看了下方的葉辰一眼.葉辰如果有能力,完全可以離開,不再回來,因為他們已是必輸無疑,不可能擊敗劍影.

"且不管我為什麼回來,我想跟劍影前輩談一談."葉辰沉聲道,他已經感覺到,劍影的氣機已是鎖定了自己,隨時都會有劍雨落下,那股強橫的氣息,如果不是神魂護體,葉辰恐怕早已支撐不住了.

在這漫天的殺機之中,葉辰依然鎮定,右手的玄氣飛刀早已凝聚.

"哦?我倒想聽聽,我們有什麼可談的."劍影負手而立,從容自若,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yīn魂的事情,我已經跟前輩說過了,我們並沒有任何褻瀆明皇之意,我們只想借明皇的一件遺物前去鎮壓yīn魂,如果劍影前輩執意不借,那我們就唯有魚死網破!"葉辰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玄氣飛刀上下飛舞,黑暗之氣愈發濃烈.

為了替阿狸和小翼複仇,葉辰決定豁出去了.

"魚死網破?你們有這個能力嗎?"劍影哼道,殺機更重,一股強烈的氣機,牢牢地鎖定住了葉辰.

葉辰感覺到了一股更強的壓力,仿佛要將身體擠碎了一般,但他咬牙昂著頭,眼神堅決,沉聲道:"我們當然不是劍影前輩的對手,也無法破壞明皇劍,但是玄氣飛刀的威力,劍影前輩已是清楚了,若是我將玄氣飛刀she向明皇的冰棺,最終結果會如何?"

聽到葉辰的話,劍影終于微微se變,臉seyīn沉了下來:"若是你敢這麼做,我必追殺你,至死方休!我的實力確實被封印沒錯,卻是我自己為了躲避劫數而封印的,如果你破壞了明皇的冰棺,我必破印而出,到時候你休想逃過我的追殺!"

"前輩言重了,我說了,我不想與前輩為敵,我們只是想取明皇的一件遺物而已,若是前輩給了,我們必然退去,不會再冒犯前輩.如果前輩執意不給,那我就只能用玄氣飛刀破壞冰棺,哪怕最後魚死網破,也在所不惜!"葉辰毫不示弱,手中的玄氣飛刀氣息更盛.

劍影神情yīn晴不定,他權衡了許久,終于像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妥協道:"我可以給你們一件明皇的遺物,你們拿了遺物之後,便速速離去,若再有貪念,那我就不會客氣了!"

"若是能拿到明皇的遺物,我們斷然不敢對劍影不敬!"葉辰躬身道.

澹台綾退開一段距離,喘息了一下,她沒想到葉辰居然會用這樣的方法,脅迫劍影就范,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最有效的辦法,如果繼續打下去,她必輸無疑.

以前澹台綾與人戰斗,從無一合之敵,直至今ri,才發現,這禁域之地的地底,居然有這般強大的存在,令她收起了一些傲氣.

劍影凌空飛至明皇冰棺的上空,站立許久,靜靜地凝視著冰棺里明皇的遺體,眼眸中滿是深沉的思念和哀傷.

"銘風,五萬七千三百六十四年七個月零二十一天了,你依然不曾改變,我亦未變,歲月不老,時光如梭,今天從你這取一件東西,讓他們走."劍影右手一揮,冰棺的棺蓋緩緩打開,他的目光落在明皇遺體旁的幾件東西上,那些都是明皇生前留下的遺物,他右手一動,一條腰帶飛了起來,朝葉辰方向飛去,劍影的手緩緩落下,只見冰棺棺蓋又緩緩落下,合在一起.

看到那條腰帶飛來,葉辰將那條腰帶接在手里,他看了一眼虛空而立的劍影,抱了抱拳道:"多謝劍影前輩,前輩乃是至情至xing之人,與明皇感情如此深厚,想必明皇亦不願意看到前輩如此悲傷.我們以後不會再來打擾,劍影前輩珍重."

葉辰緩緩地退出了大廳,澹台綾也退了出來.葉辰回頭望去,劍影始終靜靜佇立棺邊.

兩人一起順著來路往回走.

大廳之中,劍影凌空站在那里,看著明皇的遺體,許久,朝葉辰和澹台綾的背影看了一眼,發出一聲悠長的歎息,身體化作一道流光,隱沒進了下方石台上的明皇劍之中.

斑駁的明皇劍,布滿鏽跡,靜靜地樹立在那里,如同亙古的時光.

~~

上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劍影(求訂閱支持!)     下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戰陰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