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死之道(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死之道(求月票!)

轟轟轟!

一道道印法在yīn魂身上炸開,yīn魂淒厲地嘶吼掙紮,他看著懸浮在空中的明皇腰帶,就像是看著什麼可怕的物事,幻化出兩條人類的手,抱著頭不停地掙紮呐喊.(,小說更快更好..)

明皇腰帶綻放出萬丈光芒,將yīn魂完全地鎮壓在了下面.

"先殺yīn魂!"澹台綾正要出手,忽然動作都有些遲緩,一股可怕的氣息壓迫而來.

是什麼東西?

澹台綾艱難地轉頭看向葉辰.

此時玄氣風暴之中的葉辰,目光鎖定在了嘶吼中的yīn魂身上,眼神中驟然迸發出熊熊怒火,腦海中的飛刀升騰起一股強烈的神魂氣息,神魂透體而出,迅速地在葉辰身體的上空,凝化出一個偉岸的人形.

這一次,葉辰凝化而出的,並非金甲兵士,而是一個通體漆黑,身高十丈,赤luo著上身手拿鋼叉的夜叉,它青面獠牙,長相猙獰,比一些惡鬼還要凶惡得多,如同遠古蘇醒的惡魔一般.

吼!夜叉仰天怒吼,就像是一頭狂暴的野獸一般.

澹台綾見狀,也是心驚不已,好可怕的東西,從這個夜叉的身上,她感覺到了一股強橫毀滅的氣息,魂乃心之所化,心成魔,魂亦成魔!澹台綾感到疑惑,憑葉辰的實力,就算入魔,也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威力,葉辰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想起天星印,莫非是那個遠古妖獸造成的?

葉辰此時,已是完全喪失了理智,心中完全充斥著狂暴殺戮的念頭,體內的玄氣滾滾翻騰,黑se的神魂氣息不斷地升騰到空中,融合進夜叉的體內,夜叉的身體變得愈發地強壯偉岸.

夜叉通紅如同燈籠一般的眼睛,掃過澹台綾,落在yīn魂的身上.

那yīn魂感受到了夜叉身上傳來的可怕氣息,發出陣陣痛苦的哀鳴之聲,在這可怕的夜叉面前,它一點都無法動彈,就連明皇腰帶的光芒,似乎也是黯淡了許多.

嗖的一聲,只見那體型彪悍的夜叉瞬間移動到了yīn魂的身邊,舉起手里的鋼叉,怒吼著朝yīn魂叉去.

鋼叉脫手而出,帶著yīn魂的身體飛向了岩壁.

轟隆隆,整個岩壁似乎要跟著崩塌一般.

yīn魂被鋼叉釘在岩壁上,淒厲地嘶叫著,聲音越來越虛弱.

看到yīn魂痛苦掙紮,夜叉竟是十分快意,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仿佛yīn魂越痛苦,他就越快樂.他好像不想這麼快就殺了yīn魂,只是欣賞yīn魂在那里掙紮.

澹台綾後退了數步,jǐng惕地看著前方葉辰神魂所化的夜叉,她感覺到,夜叉體內所蘊含的力量,根本不是她能夠匹敵的,雖然她也能擊敗被明皇腰帶所傷的yīn魂,但卻無法像這夜叉一般,如此肆意玩弄yīn魂.

這夜叉身上透露出來的毀滅氣息,令她感覺到深深的忌憚.澹台綾感覺到,這夜叉身上的氣息,跟葉辰的氣息完全不同,但想不明白是為什麼,莫非此時的葉辰,已是被某些東西控制?

遠處魂魘寶珠突然光芒爆閃,一道黑光落下,yīn魂淒厲地慘叫一聲,化為了塵埃.

夜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茫然疑惑的神情,似乎是有點想不明白這黑se光芒為何能擊殺yīn魂.只見他右手一動,嗖的一聲,釘在岩壁上的鋼叉飛回了他的手里,他的目光落在了澹台綾的身上,眼眸中凶光爆she.

澹台綾虛空而立,對著前方身高十丈的巨大夜叉,她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機已是鎖定了她,令她完全無法動彈,全身的毛孔,就像是被萬劍刺入一般.

夜叉確實想要殺她!

她明白,此時葉辰已是無法控制夜叉!葉辰已是完全喪失了理智!

她冷眼注視上空的夜叉,舉起三叉戟,雖然明知道敵不過這個夜叉,她也斷然不會束手待斃!

葉辰神魂所化的夜叉正要舉起鋼叉攻擊澹台綾,但就像是反應過來什麼,頓了一下,目光茫然地看向四周,落在遠處那一黑一白兩顆寶珠之上,他目光之中那凶悍毀滅的氣息,似乎變得淡了一些,靜靜地凝視著遠處的兩顆寶珠.

阿狸,小翼.

玄氣風暴zhōng yāng,葉辰心中依然充滿了狂暴的殺意,他腦海中,似乎已是忘了阿狸和小翼,只是心底深處,還隱隱有著一種強烈的痛楚與深沉的懷念.

葉辰心中茫然,又轉過頭看看澹台綾,他的腦海已被殺念所充滿,忘記了澹台綾的身份.

"阿狸,小翼?他們是誰?"葉辰眼神迷茫,喃喃地自言自語.

澹台綾勉強地運轉白se紗綾和三叉戟保護自己,眼前的夜叉,身上的氣勢變得越來越強橫,讓她感到畏懼,仰頭看去,身高十丈的夜叉如同一個能夠毀滅世界的巨魔,原來葉辰入魔之後,居然是這般強大.

如果事先知道,她可能會毫不猶豫地殺了葉辰.

葉辰的眼神才稍稍變得清明一些,就又變得漆黑如墨,殺氣四溢.

殺殺殺!

阿狸和小翼的死,給了葉辰太大的打擊,葉辰不願意去面對這樣的事實,下意識地選擇了逃避,而逃避,卻是給了心魔趁虛而入的機會,完全地控制了葉辰的內心.

那身高十丈的夜叉,正是受心魔影響所化.

葉辰的腦海再次被殺念所充滿,只見夜叉已是舉起了鋼叉,朝澹台綾紮了下去.

澹台綾心頭一凜,此時的她,居然無力逃脫,就算是她如此強悍的實力,被夜叉的殺機鎖定之後,居然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下一刻,只怕她就要步yīn魂的後塵了.

夜叉的鋼叉還沒有落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葉辰腦海中的飛刀突然嗡嗡嗡地顫鳴了起來.

"啊!"葉辰頭痛yu裂,抱頭狂吼.

只聽到無盡的遠方,似乎傳來一聲飽含滄桑的輕歎:"為情入魔,何苦何必"

這聲音如同一股清泉,在葉辰的心中流過,體內的魔念,就像是汙泥被清水沖洗而過,只聽虛空中的夜叉也跟著淒厲嘶吼了起來,不停地掙紮,最終"嘭"的一聲在天空中消散.

葉辰身周的玄氣風暴也跟著消散殆盡,身體失去了支撐,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識.

遠處,那迷幻寶珠和魂魘寶珠依然閃耀著晦暗的光澤,仿佛兩個人,靜靜凝視著葉辰.

澹台綾回過神來,發現那個恐怖的夜叉已是不見,葉辰倒在了地上.

沉吟許久,澹台綾踏空而行,落在了葉辰的身邊,低頭看去,只見葉辰雙眉緊鎖,就像是碰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英氣的臉頰上,似乎還有一絲魔氣沒有散去.

澹台綾在葉辰的身邊站了片刻,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剛才的夜叉,確實給了她極大的震撼.

突然,遠處懸浮在那里的黑se寶珠有了動靜,嗖的一聲,朝葉辰飛了過來.

黑se的魂魘寶珠在葉辰的臉頰上空盤旋了許久,像是十分留戀的樣子,突然直飛而去,嘭的一聲,撞進了岩壁里面,消失不見.

澹台綾朝魂魘寶珠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秀眉微蹙,她再低頭看向葉辰,緩緩地舉起了手里的三叉戟,對准了葉辰的咽喉.

此人若是不殺,恐怕會引發一場浩劫,她舉著三叉戟,只要她將三叉戟往前遞上幾寸,葉辰便必死無疑!

可是當三叉戟到達距離葉辰的咽喉不足三寸的時候,澹台綾停了下來,沉思許久.

葉辰依然眉頭緊蹙,那尚顯稚嫩的臉頰上,有著一抹化不開的哀傷.

澹台綾很疑惑,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停下來,如果是以前的她,知道葉辰體內有著如此可怕的魔物,應該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吧,現在她卻猶豫,這是一件從未有過的事情.

她,依然還是那個澹台綾,雄踞一方的北海之王,只不過,有些東西,卻像是隱隱發生了一些變化.

看著葉辰,澹台綾的三叉戟許久沒有落下.

沉睡中的葉辰並不知道,此時的澹台綾,一個念頭就可以決定他的生死.

"或許永遠地沉睡過去,也是一種解脫."澹台綾貝齒輕咬,仿佛是做下了決定,三叉戟又往前遞近了兩寸,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有一個念頭告訴她不能那麼做.

為什麼?

澹台綾心中很迷茫,她想不明白.

就在這時,只見遠處的迷幻寶珠嗖的一聲,朝葉辰飛了過來,飛到葉辰臉頰的上空.

澹台綾看到這一幕之後,停了下來,看向那枚迷幻寶珠,這迷幻寶珠通體發出rǔ白se的光芒,光芒之中,蘊含了一種柔和的,卻又能穿透人心的力量.

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見迷幻寶珠發出道道柔和的光芒,流瀉在葉辰的臉上,葉辰臉上那黑se的氣息,似乎是漸漸消退了下去,緊鎖的眉頭慢慢化開,從痛苦悲傷的神情,漸漸變得詳和,就像是一個睡著了的孩子.

"阿狸."葉辰呢喃地說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酣睡了起來.

葉辰睡得很香甜,胸腹之中的呼吸之音,低沉卻有力,就像是一曲渾然天成的旋律,而葉辰整個人,就如同跟天地之道融合在了一起.

葉辰那呢喃的話語,猶如雷鳴一般,轟擊在澹台綾的心里,仿佛是將她冰冷的心撕開了一道口子,原來一直被她鄙棄的無聊的感情,可以在人悲傷痛苦和絕望的時候,給人如此的溫暖,她的目光遙遙地看向遠方,似乎看到了父王在對她微笑.

"父王."澹台綾微閉上眼眸,想象著父親的臉頰,感受著那一絲絲遙遠的溫暖,原來,她只差一點點,就變成了只懂得殺戮的機器,是那一絲深埋心底的對父王的眷戀,讓她不至于完全沉淪.

原來,父王一直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靜靜守望著她.

這才是真正的生死之道,至深的感情,可以穿越生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戰陰魂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晉階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