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大魔頭(求月票求訂閱!)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大魔頭(求月票求訂閱!)

"不知道金甲兵士的力量如何."葉辰念頭一動,讓金甲兵士將長刀收了起來,金甲兵士飛落到了旁邊的一處岩壁,站在一塊巨石前面,這塊巨石足有五米高,而且大半嵌在旁邊的岩壁之中.

喝!

金甲兵士抱住巨石,怒吼一聲,只見那塊巨石被金甲兵士挪動了幾分,然後緩緩地從岩壁里面拔了出來.

把一塊五米多高的巨石抱起來容易,但是要把它從岩壁里拔出來,這個只怕普通的玄尊頂峰強者也是做不到的,這力氣,起碼要達到幾十萬斤之上.

金甲乓士的力量,連葉辰也不由得感到震撼,這神魂之力,乃是一股超自然的力量,神魂所到最高層次,不知道會怎麼樣.

將巨石拔出來之後,放在了一邊,葉辰將金甲兵士收了起來,不知道外面明武大帝等人怎麼餅了,葉辰拿出羊皮紙,順著羊皮紙上畫的路線,一直往外面走去.

實力達到天尊級,已是能夠禦空而行了,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禦空而行,葉辰幾個跳躍,最終都還是落了下來,根本無法像其他天尊高手一樣,在空中停留很久.

"還是不行,到底怎麼樣才能禦空?"葉辰一邊走著一邊琢磨,進入天尊之後,對玄氣的cāo控愈發地收發由心,甚至能夠控制方圓一米之內的玄氣.

忽然想到了什麼,心中靈光一閃,莫非,禦空而行的關鍵,在于控制玄氣!

葉辰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著周邊玄氣的變化,一般天尊高手最多只能感受到兩三種玄氣,而葉辰,則是一下子感受到了九種玄氣,這玄氣,乃是融合于天地之間的一種能量,這些能量造就了無數強大的修煉者.

感受著這股力量慢慢地帶動自己騰空而起,葉辰漸漸浮了起來,飄在空中.

"原來是這樣!"葉辰終于掌握到了禦空而行的一些訣竅,進入天尊之後,並非人體本身能夠飛行,而是可以cāo縱周圍的玄氣,帶著自己飛行.

葉辰加快了速度,凌空而去.

此時,禁域之地外圍,那道禁制一直延伸到極深處的地底,就像是一個球形一般,將整個禁域之地包圍,這層禁制,平時看不出來有任何異狀,就像是一層薄膜,開啟之時,人類可以zi you進出.

而現在,好像是因為禁域之地里面發生了一些事情,這層禁制厚了許多,那禁制之中,更是布滿了層層電光.

一道黑se的流光從羿域之地的地底飛she而出,撞擊在了禁制之上,"嘭"的一聲,被彈了回來.

這道黑se流光停在了空中,終于顯露出了它的形體,正是那枚魂魘寶珠.

這魂魘寶珠不停地撞擊禁域之地的禁制,但都被反彈回來,出不去了!

魂魘寶珠像是怒了,激烈地抖動了幾下,黑光爆閃,再次撞向這道禁制,只聽"咚"的一聲,就像氣泡破裂的聲音,這道厚厚的禁制被撞了個對穿,黑se流光激she而去.

這禁域之地的禁制一旦開啟,就連妖王級或者神尊級的強者,也無法輕易攻破,居然被這枚魂魘寶珠撞了個對穿.

禁制之上留下了一個小洞,這個小洞的四周,一道道裂痕朝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就像是蛛網一般.

黑se流光直she向遙遠的深海.

此時,正在海里玩耍的小魷,笑眯著眼,眼睛彎成了新月狀,游來游去,在它的不遠處,數十只章魚海怪排成一排,腰上裹著一根根長長的海草,跟著小魷游到這邊,又游到那邊,整齊劃一,就像是一群在跳草裙舞的舞女.

黑se流光激she而來,那些章負海怪被嚇得四處亂竄,那黑se流光徑直撞向了小魷,小魷趕緊揮動八條觸手游了一下,跟那道黑se流光錯身而過.

嗖,黑se流光速度極快,已是飛she向了極遠處的海域.

小魷看著黑se流光飛逝的方向,眨巴眨巴眼睛,眼神之中滿是費解的樣子,又回頭看了看禁域之地,觸手一動,就像閃電一樣,朝那道黑se流光追了過去.

那黑se流光的中心,魂魘寶珠之中,竟是一片不遜se于天星印的空間.

一老一少二人正盤坐在一個陣法zhōng yāng.

那小的,正是小翼,他好奇地四處張望,從魂魘寶珠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外界的一切.

至于那老的,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那老者長得慈眉善目,須發潔白,長長的眉毛垂落而下,額頭鼓起就像一個大包,跟年畫里的老壽星有幾分相似,不過眉眼卻跟壽星差得太遠,那倒彎的眉毛,還有微塌的鼻梁,若是以面相之術觀之,此人低眉順眼,下巴腮骨尖削肉薄,軟弱無能,胸無大志,且一生都是黴運連連.

那老者雖然長得慈眉善目,身上的裝扮卻是極為古怪,他一身黑se長袍,胸前印有一個碩大的骷髏頭,那骷髏頭眼眶之中,閃爍著紅se的火光,看起來極為詭異凶惡.

此前小翼眼看著就要被yīn魂吞進去了,懷里的魂魘寶珠突然光芒大放,將他收了進去,然後他就在這里面了,還碰到了眼前這個老者.

"快點行拜師禮吧,今天你運氣好,老夫破例收下你這個弟子."老者看著小翼道.

小翼學小魷的樣子,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問道:"什麼是拜師禮?"

"你蠢啊,拜師禮就是就是你拜我知道嗎?"老者撓了撓腦袋,然後大聲地喝道,他待在魂魘寶珠里面不知道多少年月,都有些健忘了,人世間的一些東西,早就忘得七七八八,甚至忘了拜師禮究竟是怎麼樣一個流程.

"哦."小翼溫溫吞吞地應了一聲,然後雙手合實,彎腰敬拜.

"你你師傅我還沒死!"老者有些無語,想了想,自己好像已經算是死掉了,無奈地揮揮手,"罷了罷了,反正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徒弟了."

"拜完之後該干嗎?"小翼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著前方這個老者.

"你太弱了,跟著為師,以後肯定吃香的喝辣的,為師會教你一套絕世奇功,像之前那yīn魂,一巴掌就能拍死它!師傅我現在給你講一講,以後的修煉方向."老者咳了一聲,沉聲道,"雖然你是一只妖獸,但也可以修煉為師的功法,為師的功法叫天上地下至高無上不死不滅暗無天ri絕頂魔功!"

"天下地上………………"小翼掰著手指頭,苦著臉,"這個名字好長啊!"

"是天上地下!"老者臉se鐵青地糾正.

"天上地下然後下面是什麼?"小翼咬著手指頭,滿是無辜地看著老者口

"至高無上不死不滅暗無天ri絕頂魔功!"老者咬著牙齒重複了一遍.

"天上地下不死不滅至高無上接下來是什麼?"小翼胖乎乎的小手撓了撓腦袋,歪著頭問道.

那老者聽得臉都綠了,大罵道:"我就沒見過比你更笨的!"

看到老者咆哮的樣子,小翼委屈地縮了縮腦袋.

老者原本想扇小翼一巴掌,手舉到一半,看小翼的樣子,心一軟又收了回去,哼哼道:"反正你要知道,這是一門最強大的魔功就行了."

小翼看著老者,郁悶地嘟嘻了一聲:"這功法是誰創的啊?"

聽到小翼的話,看者雙手叉腰,很是得意地道:"當然是你師傅我創的了!"

"原來是師傅創的啊,師傅練成了嗎?"小翼看著老者,問道.

"師傅我當然練成了!"老者話說到一半,有點心虛,這功法乃是他從一處古碑之中所得,共有十二篇,他總共也就練成了其中三篇而已,這功法的名字,倒是他給取的.

"師傅好厲害!"小翼崇拜地看著老者道.

"那是當然."聽到小翼的話,老者有些飄飄然.

"師傅,那我們要學什麼呢?"小翼又問道.

"在教給你功法之前,師傅要教你怎麼做人!"老者撫了撫花白的胡須,就像是私塾里的夫子.

"師傅,可是我是妖獸啊!"小翼費解地看著老者.

"………….."老者有些無語,咳嗽了兩聲,"做人的意思呢,就是對了,就是要走什麼路線!"老者對自己能夠想到這個詞深感得意.

"走什麼路線?"小翼依然是一片茫然.

"這世界里面,有好人也有壞人,有俠客也有魔頭,我們要走的路線就是,做一個壞人!做一個天上地下絕頂厲害的大魔頭!"老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慷慨激昂,熱血沸騰.

"為什麼要做壞人呢?聽小鎮里的人說,壞人是要遭報應的,要被雷劈的."小翼皺著秀氣的眉頭,圓鼓鼓的臉蛋滿是不砰地問道.

"那你怕不怕遭報應?"老者看著小翼.

小翼想了想,搖了搖頭,他連遭報應是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會怕?

"那你怕不怕被雷劈?"老者又問.

小翼低頭沉思,他被雷劈過,只是感覺麻麻的,癢癢的,于是又搖頭道:"不怕."

"那不就行了,既然不怕,當然要做壞人了!"老者撫須微笑,看著小翼極為滿意,果然孺子可教.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晉階天尊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師傅,你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