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六十五章 執法金劍  
   
第二百六十五章 執法金劍

"小翼,外面這只天冥章,為何一直跟在後面?"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它是我朋友."一個略微有些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小翼,小翼沒有死而是在那魂魘寶珠里面!

葉辰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眼眶紅了起來,小翼還活著,這個消息讓葉辰尤為欣慰,活著一切都好,葉辰牽掛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些,不知道魂魘寶珠里另外那一人是誰.

"原來是你的朋友,天冥章也算是天地靈物,若是成長起來,就連我巔峰時期,也是忌憚萬分.而且這天冥章成長之後,可裹挾水系玄氣,巡游天地,可以憑借敏銳的靈識,尋找天地間的至靈之物.你居然跟天冥章是朋友,很好!有前途!為師一定會好好栽培你!"

聽到這話,葉辰微微一愣,小翼拜了那個人做師傅?想了想,那人呆在魂魘寶珠里面,實力想必不一般,小翼若是能夠得到這樣一個師傅的教導,也算是一件幸事,葉辰也不禁替小翼感到開心,小翼這是因禍得福.

"魂魘寶珠乃是至寶,至寶出世,三年內必然引來天譴,這海溝有些古怪,能夠幫我掩藏氣息,在這里倒是能夠躲上一陣,可惜了,地底瓊樓五十年才開啟一次,恐怕找不到比地底瓊樓更安全的地方了.這五十年內,不知道如何才能躲避天譴,一旦天譴降臨,為師可能就要翹辮子了,這兩個月內,為師要將一生所學傳授給你,你一定要好好學."

"是,師傅."

"待你藝有所成,一定要替師傅我報仇!"

魂魘寶珠待在幽深的海溝里面.

既然小翼要跟著一個師傅修煉,這兩個月內,就先待在這片海域上吧,葉辰心想著.

讓金陽雕在附近盤旋尋找,終于在不遠處找到了一座孤島,這座孤島方圓不過百米,就是一座小山包,就在這里逗留兩個月吧.

那魂魘寶珠里面,居然還有一人,那個人應該算是魂魘寶珠的器靈了吧?

如果魂魘寶珠里面那個人,願意教導小翼,傳授小翼功法,葉辰倒是願意將魂魘寶珠送回地底瓊樓.

地底瓊樓雖然五十年開啟一次,但葉辰卻是得到了天元前輩的許可,隨時可以進入.

先在這座島上修煉吧.

金陽雕落在了島上,葉辰吃了一些東西,盤坐在小島的一塊石頭上,靜靜地修煉,感受著周圍的一切,海風吹拂,他似乎跟這天地融為了一體.

葉辰發現,在昏過去然後醒來之後,他體齤內的魔念似乎消散了很多,只留下那麼一絲,身上似乎還殘留著一絲迷幻寶珠的氣息,在他昏睡的過程中,迷幻寶珠絕對有釋放出氣息治療過自己,這更是讓葉辰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阿狸還活著!

這個念頭緩解了心中的悲傷,葉辰覺得自己此刻並不孤獨.

阿狸,我好想你.

神魂釋放而出,感受著天地之間道之所在,那輕柔的海風,像是阿狸的低語.

葉辰漸漸進入了忘我之境,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隨著體齤內玄氣的運轉,葉辰慢慢地鞏固著自己的修為,令玄氣穩固在了天尊初級.以前的時候,葉辰覺得,天尊已經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了,但見識了瞻台綾,見識了陰魂,見識了劍影,葉辰才感覺到,自己的修為還遠遠不夠.

不過修為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提升的,葉辰努力地鑽研著九星天辰訣的功法,希望能夠有所成就.

接連十多天,葉辰一直留在島上修煉,至于金陽雕,葉辰派金陽雕飛回西武帝國查看了一下,西武帝國暫時還是安然無事.金陽雕飛回來之後,便在島上覓食了.

魂魘寶珠也一直靜靜地待在那處深海海溝之中,沒有換地方.

第十六天,葉辰跟往常一樣,在海邊的礁石上修煉,忽然感覺到海風之中氣息的變化,朝遠處看去,只見遙遠的海域盡頭,一艘巨大的十六帆戰艦,正朝這邊飛快地行來.

那艘戰艦距離極為遙遠,神魂暫時還是查探不到,想了一下,葉辰給金陽雕下達了指令.

啾啾,金陽雕飛上了天空,朝遠處那艘戰艦飛去.

金陽雕盤旋在數千米的高空,觀察著戰艦上的動靜,那巨大的戰艦足有兩三十米長,五六米寬,甲板之上,站著兩個身穿黑袍的人,他們的裝束,有點像一些部族負責祭祀的巫師.那十六帆戰艦的風帆上,繡著一個巨大的金劍圖案.

葉辰閉上眼眸,金陽雕看到的一切,全都映入眼簾之中.

那甲板之上,兩個人仰頭看力,明口也是發現了金陽雕.

"齊南兄,那只金陽雕,應該是一只天師級的妖獸,如此盤旋不去,應該是有人豢養的."

其中一個身材略高,身形瘦削的中年人說道,他背上背負著一把黑色長弓.

只見那個被叫作齊南的人微微皺眉,略顯不滿地道:"林虯兄,可否將它射下來?"

"將它射下倒是可以,只是如此,只怕要得罪了那金陽雕的主人."林虯看看齊南回道,他的地位,顯然不如齊南,說話時帶著幾分客氣.

"我執法殿做事,又豈容他人在一旁監視,那金陽雕的主人看到執法金劍,居然還不喚回金陽雕,明顯是對我執法殿不敬,將金陽雕射下又何妨!"齊南冷哼了一聲,語氣霸道無比.

這齊南,雖然實力跟自己差不多,皆是玄尊中期強者,但是齊南的父親,在執法殿當中身居高位,地位遠超于他,是以他對齊南的態度,甚至有那麼一點諂媚.

"那我就將它射下來吧!"林虯說著,取下背上長弓,挽弓搭箭,身體猶如虎豹一般微弓,將玄氣注入弓箭之中,只聽"嗖"的一聲弦響,這道箭矢上,雷光隱現,朝天空中的金陽雕激齤射而去.

玄尊級強者射出的箭矢,其速度之快,猶如長虹貫日.

葉辰用金陽雕的視角,很快發現了那一道箭矢.

"不好!"葉辰沒想到對方如此霸道,二話不說拿箭射擊金陽雕,趕緊催動金陽雕飛回.

嗖,那道箭矢掠安飛射.

在葉辰的操縱下,只見金陽雕猛地一沉,身體一側,那道箭矢擦著金陽雕飛過.

金陽雕振翅朝這邊飛來.

林虯沒想到這金陽雕居然如此聰慧靈敏,能夠躲掉他的射擊.

"沒想到林虯兄的箭術,也有失手的時候."齊南微笑著淡淡說道.

林虯頓時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沒想到這扁毛畜生居然知道如何躲避箭矢,但是它要逃跑卻是沒那麼簡單,看我如何將它射下來!"林虯又迅速地取出箭矢,嗖嗖嗖,連續三道箭矢,朝金陽雕逃逸的方向射去.

葉辰催促金陽雕飛回,沒想到那些人居然如此不依不饒,還是繼續射擊,不由得臉色一沉.

金陽雕在天空幾個翻滾起落,躲開了兩道箭矢,但還是慢了一步,噗的一聲,被一道箭矢射中翅膀,金陽雕哀鳴一聲,鮮血飛濺,差點墜落,但還是勉強掙紮著扇動翅膀,一停一頓地飛了回來.

看到金陽雕被射中一箭,依然跑掉,林虯的臉色更不好看了.

金陽雕哀鳴著,落在了孤島之上,葉辰眉頭緊鎖,心中氣忿,戰艦上那兩個人,未免也太蠻橫霸道了,他不過是派金陽雕查探而已,既然金陽雕已經退回來了,那兩人為何還不依不饒,非要射殺金陽雕?

看戰艦上那個人射出的箭矢,葉辰可以感覺到,戰艦上的兩人,定然是玄尊級以上的強者,葉辰也不想主動惹事,縱身飛掠到金陽雕的身邊,給金陽雕療傷.

金陽雕的右邊翅膀已是被箭矢洞穿,鮮血淋漓,慘不忍睹,低低地哀鳴著.

看到金陽雕的狀況,葉辰心中也頗為憤怒.

"那只金陽雕跑掉了,這金陽雕頗具靈性,居然能連躲我兩道箭矢,謄養這金陽雕的,恐怕也不一般."林虯道,臉上微紅,連射了那麼多道箭矢,居然還是被那只金陽雕給躲開了,這讓他感覺太沒面子了.

齊南向遠處的小島看去,看到金陽雕旁邊有個身影,淡淡說道:"看來金陽雕的主人,便是在那座孤島之上.此人能夠豢養金陽雕,不知道是人類還是玄獸."身為執法殿的人,他見過很多玄獸,甚至執法殿里,也有很多玄獸存在.

事實上,他們雖然屬于執法殿,出去的時候,也打著執法殿的名號,但他們所在的,其實只是執法殿的一處分殿,負責管理周邊的幾十個國家,這段時間他們知道禁域之地這邊出了問題,便乘船過來看看.這禁域之地,乃是總殿那邊幾個實權人物吩咐小心照看的,要是出了問題,他們很可能會人頭落地.

不知道孤島上那個人是不是高手,不過但凡有點名號的高手,看到戰船風帆上的執法金劍,定然會躲得遠遠的,是以齊南二人才敢如此肆無忌憚.

"別管他了,全速前進,開往禁域之地!"齊南道.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追蹤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拆你戰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