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與獅子的區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與獅子的區別

"走!"齊南低喝了一聲,凌空飛去,此時他也管不得這麼多了.

林虯心里恨死了齊南,要不是齊南非得讓他射下那只金陽雕,就不會引來這樣的麻煩了,聽到齊南的話,他也只能跟上.

兩道身影疾飛而去.

這些章魚海怪們發現林虯和齊南跑掉,立即朝林虯和齊南逃跑的方向追去.

林虯和齊南飛出五六千米開外,體堊內玄氣已被消耗得所剩無幾,"噗通"一聲,落入海中,只能趕緊吃下幾顆地玄丹之類的丹藥,瘋狂地劃動雙手,開始游泳.

那些章魚海怪們緊緊地追在二人的後面,在這海面之上開始了追逐,它們的觸手不時地伸上來,抽打林虯和齊南.

兩個玄尊高手,居然被逼得如此狼狽,這般經曆,即便回到了執法殿,他們也是沒臉說出去.

"林虯,我們二人分頭行動."齊南驚惶地道,他們游泳的速度,根本比不過那些海怪,在一起的話,很可能被一鍋端.

林虯也明白這個道理,轉身朝另外的方向游去.

二人游向了相反的方向,越來越遠,反正在這海面之上,又是大半夜,他們已是無法辨認方向了.

黑暗的夜空,群星閃爍.

葉辰盤坐在礁石之上,禁受著海浪的沖擊,葉辰感覺自己體堊內的玄氣也在不停地激蕩,如這洶湧磅礴的大海一般,玄氣修為一點一點提升.

葉辰漸漸開始習堊慣這海浪的沖擊了,平靜地盤坐在那里修堊煉.

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沖擊在葉辰的身上,葉辰體堊內的玄氣不斷地得到淬煉,身堊體也在不斷地受著打熬.

若是這般修堊煉一個月,玄氣修為應該可以更為鞏固了.

天尊之上想要繼續提升,縱然天賦卓絕,也不是一兩個月能夠完成的了.

到了後半夜,葉辰才回到了小島上,不過他依然沒有停止修堊煉,而走進入了天星印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凝化出金甲兵士,與紫火星獅對戰.

經過了禁域之地的事情,葉辰想要提升實力的心情更為迫切,在海上的這段時間,正是他修堊煉的絕佳時機,他不想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剛在礁石上修堊煉完玄氣,又立即到天星印中修堊煉神魂.

紫火星獅看到葉辰又凝化出金甲兵士跟自己打,臉都要綠了,但是沒辦法,只能奉陪.

金甲兵士已是玄尊初期的實力,比以前要難對付得多了,而且這一次,葉辰修堊煉比以前更加拼命,指揮金甲兵士戰斗的時候,更是步步進逼,每回被拍碎,過不了片刻,又繼續凝化出金甲兵士.

葉辰簡直是在玩命地修堊煉,看到葉辰這般,紫火星獅郁悶得要死.

"喂,小子,獅爺我不想跟你玩了!"紫火星獅前爪拍打著地面抗議,這麼打下去,他都快瘋掉了,唉,獅爺我怎麼這麼命苦,被困在天星印里這麼多年,連只小母獅都沒碰過,還要時不時地陪這小瘋子在這里打架,如果是巔峰期的實力,他打個噴嚏,葉辰就飛得沒影了,但是現在,他不得不以玄師級的實力跟葉辰打,這情形,就像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在陪小孩子玩彈珠一樣,讓他怎麼提得起興趣來!

"再來!"葉辰眼眸中卻盡是熾熱的戰意,催動金甲兵士橫刀砍去.

紫火星獅郁悶得"哇哇"大叫,一個縱身,躲開金甲兵士的攻擊,又是一掌揮出,"嘭"的一聲,金甲兵士再次被轟碎.紫火星獅每次都只是一掌,但是每次葉辰都無法躲過.

葉辰臉色微微一白,盤坐片刻,一會之後,就又站了起來,神魂透體而出,再次凝化金甲兵士.

看到葉辰又凝化出了金甲兵士,紫火星獅真的要崩潰了,索性趴在了地上,四腿趴開,有些耍無賴地道:"獅爺我不跟你玩了,這次不管怎麼樣,獅爺我都不出手了,你拿刀砍我吧."

葉辰凝化的金甲兵士飛到了紫火星獅上空,正要一刀砍下,卻發現紫火星獅就像一條死狗一樣躺在那里,耷拉著眼皮,一動不動,葉辰有點無語,這紫火星獅好歹也活了幾千年了吧,性格怎麼這麼……

葉辰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詞語來形容了.

"起來,我們再戰!"葉辰戰意熊熊地催促道.

"不打了,你砍吧,我把腦袋伸給你."紫火星獅蔫蔫地道,真的把腦袋往前伸了伸.

金甲兵士佇立在紫火星獅的上空,看著紫火星獅直挺挺地趴在那里,葉辰也不知道該拿紫火星獅怎麼辦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葉辰對紫火星獅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葉辰可以感覺出來,紫火星獅本性並不壞,只是性格有點二,有點無賴,有點騷包,所做的一切不過就是想要破印而出而已.

葉辰跟紫火星獅也沒什麼深仇大恨,紫火星獅也算是間接地幫了他一些忙,如果紫火星獅不願意,葉辰絕對不會強行讓紫火星獅成為自己的護體神獸,只是暫時,他還不敢放紫火星獅出去.

"獅爺,這次就當是你陪我修堊煉好了."葉辰誠懇地道.

紫火星獅抬頭對葉辰翻了個白眼:"陪你修堊煉,對我又沒什麼好處."

看來紫火星獅這回是打定主意了,葉辰來回走動了幾步,沉吟片刻道:"這樣吧,你陪我修堊煉,除了放你出去之外,我可以滿足你一個願望."

聽到葉辰的話,紫火星獅頓時來了精神,腦袋一下子抬了起來,兩眼放光地盯著葉辰,驚喜地問道:"真的?"

紫火星獅這目光,簡直就像是看到肉骨頭的野狗一般,令葉辰嚇得退了好幾步,想了想,葉辰有點弱弱地道:"但是不許做傷天害理的事情!"紫火星獅那眼神,不知道為什麼,令葉辰看了一陣哆嗦.

"當然!當然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紫火星獅激動地爬了起來,涎著臉嘿嘿笑道,"如果你能給我找只小母獅來,我就陪你修堊煉,當然,要身材火辣的.獅爺我積蓄了幾干年啊,都快把獅爺我給憋壞了.

嗯,不行,一只小母獅肯定承受不住,還是給獅爺我多找幾只吧."

葉辰怔怔地看著紫火星獅,有點傻眼了,他根本想不到,紫火星獅居然會提如此……猥瑣的要求!奇葩啊!葉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說無語,想了想,妖獸也跟人類一樣,在某些方面還是很有需要的啊.

"幾千年,真夠久的."葉辰突然冒出來這一句,自己都覺得有些好笑,想這紫火星獅被困在天星印里幾千年,也確實是不容易啊.

"可不是,獅爺我苦啊,苦得我苦膽水都出來了."紫火星獅苦著臉道,想起自己的前任主人,又想起了被困在天星印里這段悲慘的日子,不禁眼淚汪汪.

"我可以幫你找,不過那得它們自願才行."葉辰想了想道.

"像我這麼英俊瀟灑威猛,更是獅族里面最高貴的紫火星獅一族,有哪只小母獅不想享受獅爺我的恩澤雨露?"紫火星獅抬了抬下巴,擺出威風凜凜的造型,有點自鳴得意地道.

"停!"葉辰連忙叫停,"我們不說這些了."他擔心要是紫火星獅繼續說下去,指不定會冒出什麼話來.

紫火星獅瞟了一眼葉辰,不屑地道:"真心看不懂你們人類,你們人類太虛偽了,有的人明明心里很想,卻不敢說出來,裝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還有的人表面文質彬彬,其實暗地里做的事情……你們人類真是一種複雜的生物,不像我們獅族,坦率直接,交配是多麼歡快的一件事情啊!"紫火星獅砸吧砸吧嘴巴,似乎在回味著什麼,忽然想起前任主人,他感覺背後一涼,連忙環顧一下四周,確定那家伙沒在,這才松了一口氣.

聽到紫火星獅的話,葉辰苦笑了一下,人類中確實有很多人堊心口不一,虛偽得很,可是如果像紫火星獅這般,又少了幾分情趣.人類不是妖獸,心里面有著超脫于妖獸的情感,很多問題,是妖獸們想不明白的.

,'就像你’明明喜歡那只小狸貓,把她收了不就得了,非得遮遮掩掩的."紫火星獅瞥了瞥葉辰,繼續說道.

紫火星獅壓根不明白葉辰和阿狸之間的感情,有的時候,在一起就足夠了,跟交配這件事情無關,忽然想到什麼,葉辰直直地盯著紫火星獅道:"你在天星印里面,不會什麼東西都看到了吧?"

"切,獅爺我才不會那麼無聊,我能聽到你們說話,用意念感知到外面發生了什麼,卻看不到外面."紫火星獅哼哼兩聲,"不過你小子挺對獅爺我胃口的,一般人獅爺都懶得跟他說那麼多."

"為什麼?"葉辰問道,紫火星獅沒看到就好,不然的話,阿狸的沒穿衣服的樣子豈不是也被紫火星獅給看去了?不過紫火星獅居然說自己對它的胃口,這倒走出乎葉辰的意料之外了.

"因為你喜歡一只狸貓,肯為一只狸貓去死."

"這是為什麼?"葉辰愣了一下,難道僅僅因為自己喜歡阿狸,紫火星獅就欣賞自己了?

"因為那只狸貓,是一只玄獸.人類從來都把妖獸和玄獸當成敵人或者馴服成寵物,很少有人會真心平等地對待妖獸和玄獸."紫火星獅幽幽地說道,似乎是沉浸在了一些思緒當中.

原來如此,葉辰心道,這可能跟紫火星獅的一些遭遇有關吧.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拆你戰艦!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掌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