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二百六十八章 掌碎星河  
   
第二百六十八章 掌碎星河

"獅爺,先陪我修煉吧."葉辰說道,他覺得時間很緊迫,浪費一分鍾都是罪過.

紫火星獅抬起頭,幽怨地看了葉辰一眼.

"這里還是海上,我也沒辦法幫你找小母獅,這樣吧,獅爺先陪我修煉,等到了陸地上,我立即幫獅爺去找."葉辰誠懇地道.

"你可不許食言."紫火星獅總算是打起了一些精神.

"一言為定!"葉辰點頭道.

"那好,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獅爺我就先陪你練一練,你的神魂凝化金甲兵士,雖然同階之內,罕有敵手,不過真的是弱得要死."紫火星獅站了起來,話音一落,身上紫火頓時沖天而起.

葉辰感到一股極為凌厲的氣勢撲面而來,心中一驚,紫火星獅果然厲害,看來以前它跟自己戰斗的時候真的就跟玩似的,根本沒有認真過.遇強則強,葉辰興奮地看著紫火星獅,體內戰意燃燒.

"看我烈火刀斬!"葉辰意念一動,金甲兵士騰空而起,長刀之上也是紫火熊熊,朝紫火星獅撲下.

"嘭"的一聲,紫色火星四散飛濺.

紫火星獅低吼了一聲,揮掌拍出,極為普通尋常的一掌,跟之前戰斗的時候看起來沒什麼兩樣,但是仔細看去,這一掌似乎蘊含了無窮的玄奧,仿佛讓人置身于龐大的星空之中.

"你此前遇到過的高手,包括那個小美人在內,所習練的武技都是渣,今天獅爺我讓你看一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武技!"紫火星獅昂首挺胸,傲然說道,那一揮掌之間,仿佛漫天的星光轟向了金甲兵士,金甲兵士瞬間無法動彈,只聽"嘭"的一聲巨響,金甲兵士身上十余處突然爆開,立即煙消云散.

這十余處,全部都是人體要害穴位,金甲兵士身上沒有要害可言,但僅僅只是看到紫火星獅這一掌,葉辰立即意識到這一招的強悍.看似普通的一掌,其實這一掌當中,已是改變了周圍的氣機,極難躲閃.

"這一招叫做'掌碎星河,,乃是我們紫火星獅一族最基礎的武技,專門對付人類的招數,你只需領會一點點,便能受用無窮了."紫火星獅淡淡一笑道,"你們人類的身體,就如同天上的星河一般,氣息流轉,只需破其要害,便能致其于死地."

"人體如同星河?"葉辰聽到紫火星獅的話,猛然有所感悟,人乃是大地孕育之靈,頭頂星空,自然受星空所影響,身體里面的構造,受群星磁場影響而改變.

紫火星獅的一番話,給葉辰開啟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原來自己領會的武道,還是差得太遠.

葉辰細細地回想紫火星獅施展的掌碎星河一式,這一式武技,蘊含無窮奧妙,不是一時半會便能領會的.要怎麼樣,才能一掌轟出星河般的力量?葉辰仔細地琢磨著,感受著空氣中那點點飄散的紫火的力量.

看到葉辰閉目仰頭,似在感受著什麼,紫火星獅微微一笑,葉辰的領悟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知道要從空氣中的氣機,去感受掌碎星河這一招,葉辰雖然弱小,但也算得上習武天才了,曾經在他們紫火星獅一族里面,也沒有誰能夠這麼快地領會掌碎星河這一式的玄妙.

站立片刻,葉辰眼眸中閃過一道異彩,心中似有明悟,又一次凝化出金甲兵士,興奮地低喝一聲:"再來!"

金甲兵士朝紫火星獅撲去.

嘭嘭嘭,金甲兵士再次和紫火星獅打了起來.

不得不說,跟紫火星獅戰斗,對神魂而言是一個極有效的淬煉,葉辰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神魂相比之前有了顯著的提升,一次又一次地感受著掌碎星河的威力,領會著這一式武技的玄妙.

南蠻國皇宮大殿,這里布置得金碧輝煌,一眾武將還有文臣們全都聚集在了一起,拓拔洪野坐在宮殿的上首.

一眾武將和朝臣們議論紛紛,因為近來發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那就是,禁域之地沉沒了!

禁域之地因何種原因而沉沒,已沒有人關心,這個根本不是他們應該考慮的,執法殿會調查這件事情,但是禁域之地沉沒,對周邊的幾十個國家而言,卻會產生一些連鎖反應,是以拓拔洪野將一眾武將和文臣們召集在一起.

"陛下,左丘明業已經醒來,是否要帶他來見陛下?"一個侍衛在遠處躬身問道.

左丘明業身受重傷,在海上漂浮了十多天,被旁邊一個叫丘以的小國的漁民所救,那漁民一看是南蠻國的裝束,急忙彙報了當地的守軍,他們的國主查了一下,發現是南蠻國的將軍,哪還敢大意,趕緊親自帶人將左丘明業送回了南蠻國.

左丘明業療傷數天,這才恢複過來,幸虧是天尊級的高手,修為深厚,否則一般人受了重傷,又在海上漂浮這麼多天,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讓明業過來吧."拓拔洪野沉聲道,他臉色不太好看,確實,此次禁域之地開啟,南蠻國派了一個玄尊高手,兩個天尊高手還有那麼多地尊高手,似乎已是全軍覆沒,只剩下左丘明業活著回來,他怎能不火冒三丈.

朝堂之上,眾人小聲地議論著,紛紛猜測在禁域之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左丘明業,恐怕是唯一知道內情的人了.

片刻之後,左丘明業被幾個侍衛帶了上來,抬頭看到拓拔洪野,頓時涕淚橫流,哽咽道:"陛下,罪臣左丘明業,參見陛下!"

"明業,你且說一說,在禁域之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拓拔洪野問道.

"陛下,我們被侯爺他…."左丘明業說著.

"拓拔岩!"拓拔洪野聽到左丘明業的話,震怒地一拍龍椅扶手,"莫非是拓拔岩做的?"他派了一個玄尊,兩個天尊前往禁域之地,按理說不至于失敗才對,除非.…拓拔岩臨陣倒戈!

"不是."左丘明業連忙搖頭,跪在地上,哭訴道,"我們被侯爺他,給坑了‥…"左丘明業將事情一一道來,"侯爺說,那些毒針蜂是不會攻擊我們的,但是沒想到….我哥他…."

一眾武將和朝臣們朝左丘明業臉上看去,左丘明業臉上的腫包已經差不多消退下去了,但依稀還有一些痕跡,足足有數十處,可以想象,之前左丘明業是多麼悲慘,跟左丘明業有點不對頭的幾個武將想笑又不敢笑,把臉憋得漲紅.

拓拔洪野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按理說拓拔岩也算得上老謀深算了,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估計是被人做了手腳.西武帝國那邊明武竟然親自前往禁域之地,可見西武帝國已是無人可派!

拓拔洪野右手食指輕輕敲打著龍椅扶手,低頭沉吟.

"明業,禁域之地沉沒了,你可知道是何原因?"拓拔洪野問.

"禁域之地沉沒了?"左丘明業愣了一下,抬頭道,"微臣卻是不知,微臣墜入海中之後,為了避免被明武抓到,就拼命游,游了幾天之後,就暈死過去了.那禁域之地何時沉沒的,究竟為何會沉沒,委實不知道."

拓拔洪野沉默下來,禁域之地分為東西兩個出口,每一處皆有兩個玄尊高手把守,以西武帝國那些人的實力,斷然不可能令禁域之地沉沒,想要讓一座島嶼沉沒,恐怕要神尊境界的強者才能勉強做到,禁域之地的沉沒跟西武帝國的人很可能沒什麼關系,一座島嶼沉沒,也有很多原因,比如地基不穩,海底火山噴發之類.

禁域之地毀了,執法殿要重新建立一個新的禁域之地,肯定需要一些時日,這個時候,正好可以繞過執法殿,趁機攻占西武帝國,想必執法殿的人也沒什麼話可說,若是執法殿那邊有意見,也可以花一些代價,賄賂一番,讓執法殿的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絕對是天賜良機!

想到此,拓拔洪野揮揮手,道:"明業,你先回去好好休養,待朕調查此事."

左丘明業俯首而拜,在侍衛的帶領下離去了.

"巫馬,谷梁,你們二人帶領黑旗軍往尹南進軍,司寇准予,你帶白旗軍往尹北進軍,到了之後原地待命,在出發之前,你們可以各去工部領取兩萬套銀甲."拓拔洪野沉聲道.

聽到拓拔洪野的話,一眾武將們眼睛一亮,這是准備對西武帝國動手了嗎?

拓拔洪野又迅速地做了一系列安排,被拓拔洪野點到的一眾武將們紛紛應是.

將一切安排妥當,拓拔洪野微閉眼眸,看來得要發一封信給宗門分殿,讓他們的人到執法殿分殿說上一說了.

就在南蠻國做好大戰准備之後的數天,一只傳信雕落在了西武帝國皇宮.南蠻國在西武帝國安插了無數的探子,西武帝國在南蠻國也有著自己的眼線,南蠻國發生的一舉一動,西武帝國這邊也是很快就知道了.

傳信雕帶來的信很快就被送到了明武大帝手中,知道南蠻國要對西武帝國動手的消息,明武大帝立即做了一系列准備,調集軍隊准備與南蠻國決戰,雖然西武帝國的國力比之南蠻國遠遠不如,但斷然不會輕易言敗.

戰!他們別無選擇.

上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與獅子的區別     下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