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三百二十章 震天鼎出!!!  
   
第三百二十章 震天鼎出!!!

~~

"莫非那個少年,不是宗逸的對手?"

"這也難怪,以宗逸的修為,又配合滄瀾劍,恐怕就連玄尊級強者,也無法攖其鋒芒!"

就在他們議論之時,嗡的一聲,猶如遠古怪獸的怒吼,一道巨大的光刀斬在水幕光華之上,居然將水幕光華破開,發出轟隆一聲爆響,那防護在演武場上空的禁制,似乎都顫了一顫.

天呐,如此浩瀚威勢,當真是兩個天尊級高手在打麼?

不管是宗逸,還是葉辰,無疑都是年輕一輩當中最為頂尖卓絕的高手,注定了以後要站在大陸的巔峰,兩人今天的對決,代表著兩個未來巔峰強者的對抗!

嘭嘭嘭,上面傳來激烈的打斗之聲,道道玄氣沖撞,水幕光華落下之後,只見上空兩個身影飛快地閃動,他們的動作都快到了巔峰,劍光飛舞.

葉辰揮起蒼龍匕,擋下宗逸的一記揮砍,左手一拳轟出,護臂火光閃耀,火柱噴she而出,葉辰左臂隨便一拳,便有著不下于赤炎封天的威力,宗逸沒想到葉辰的動作如此之快,右手剛剛擋住他的攻擊,左手便能同時施展一個如此霸道的武技,躲閃已經來不及.

嘭的一聲,葉辰一拳轟在了宗逸的身上,火柱將宗逸吞沒.

"宗逸輸了?"

"被這麼強的武技正面擊中,就算不死只怕也殘了!"

葉媃抬頭看著天空,雙手捏得緊緊的,手心已是攥出了一絲汗跡,她不停地為葉辰祈禱著,希望葉辰能贏,看到葉辰一拳轟出的火焰將宗逸吞沒,她的心放松了一下,贏了麼?

曾幾何時.葉辰哥哥還只有九階的修為,但是今天,他已經能夠跟宗逸這樣的高手對決了,而自己,似乎成了葉辰哥哥的累贅,她眼眸中閃過一絲堅定,總有一天,她也要像葉辰哥哥一樣強大.

天空中一道水幕擴散開來,葉媃的心髒驟然 " " 一緊,難以置信地抬頭看向天空.

滄瀾宮三位玄尊長老十分淡定地坐在那里.

"我滄瀾宮的少宮主.又豈會這般輕易落敗?"其中一個長老淡淡笑道.

籠罩在宗逸身上的火焰熄滅了下去,宗逸籠罩在藍se的水幕之中,就像是穿上了藍se的戰甲.

"我的滄瀾戰甲,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攻破的,有了滄瀾劍,我的滄瀾戰甲效果起碼增強了數倍,你是不可能攻破我的滄瀾戰甲的,你認輸吧!"宗逸冷喝了一聲,只見那水幕的周圍.一道道水系玄氣凝化成了滄瀾劍的樣子,足足十多道由水系玄氣凝化的滄瀾劍懸浮在他的四周,"能將我逼到這種程度,你也值得自豪了.讓你見識見識我滄瀾宮的傳承秘法吧!滄瀾秘法水靈劍陣!"

那十多道水系玄氣凝化的滄瀾劍每把劍都一分為三,化作漫天劍影,朝葉辰釘she而去.

"滄瀾戰甲無法攻破?"葉辰輕蔑地冷笑,雙手已是凝化出兩把玄氣飛刀.嗖嗖,兩把玄氣飛刀朝宗逸激she而去.

用玄氣凝化武器,乃是上古秘法.沒想到葉辰也會,看到兩把玄氣飛刀朝自己激she而來,宗逸右手一指,只見十道水系玄氣凝化的滄瀾劍朝那兩把飛刀she去.

那些滄瀾劍轟擊在葉辰的玄氣飛刀之上,嘭嘭嘭炸開,卻見玄氣飛刀去勢不減,朝宗逸飛來,宗逸大驚失se,這玄氣飛刀居然比他的滄瀾劍更強!

看到玄氣飛刀瞬息而至,宗逸連忙躲避,這些玄氣飛刀既然能轟碎他水系玄氣凝化的滄瀾劍,自然也可以突破他的滄瀾戰甲!宗逸狼狽飛奔,只見那玄氣飛刀忽然在空中轉彎,緊隨而至.

葉辰cāo控著玄氣飛刀追擊宗逸,眼看著就要將宗逸擊殺,卻見天空中剩余的二十多把滄瀾劍已經朝自己飛來,如暴雨一般釘落,如果葉辰繼續cāo控玄氣飛刀,這些滄瀾劍必然會命中自己!

"算你走運,爆!"葉辰低喝了一聲,即將命中宗逸的玄氣飛刀突然在宗逸的身邊爆.. ""開,嘭嘭兩聲炸響,一股強勁的玄氣轟擊在宗逸的後背,那滄瀾戰甲水紋散開,化解了一部分力道,但仍然有一股力量轟擊在了宗逸的後背上,宗逸狂吐鮮血,飛出了數十米.

看到漫天劍雨朝自己飛落,葉辰低喝了一聲,運轉玄氣,右手轟下.

守若玄武!

玄氣四溢,一道巨大的海龜光影,出現在了葉辰的身周,那昂首傲然的樣子,充滿了來自遠古的滄桑悠遠之感.

道道光芒流she.

那些水系玄氣凝化的滄瀾劍轟擊在這巨大的海龜光影之上,嘭嘭嘭炸開,化作漫天的雨點.

在這密集的劍雨轟擊之下,那海龜光影只是擴散出道道光暈,絲毫無損.

所有人看向天空,看到那巨大的海龜光影,都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地神情,這是什麼武技?居然連宗逸的秘法劍陣,都無法突破其分毫?

所有人,包括葉蹤在內,看向葉辰的時候,都變了顏se.

這般玄妙無比的武技,恐怕已經無法評定其品級了.

此時坐在座位上那三個滄瀾宮的玄尊級長老,也是豁地站了起來,震驚不已,那可是滄瀾宮的傳承秘法,水靈劍陣!這水靈劍陣需要特殊的體質才能修煉,曆來能夠將水靈劍陣修煉成功的,都是滄瀾宮天賦驚豔的高手,這水靈劍陣堪稱無堅不摧,雖然宗逸的修為還不夠,施展出來的威力不夠大,但轟殺一般玄尊初期的高手,已是完全沒有問題了!

但水靈劍陣居然被這個人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武技給擋了下來,莫非這海龜光影,也是某種超級秘法?

朝宗逸那邊看去,葉辰的兩把玄氣飛刀突然爆裂,造成的威力已是將宗逸擊傷,宗逸此刻身上衣衫破碎,狼狽不已,身上的滄瀾戰甲似乎也黯淡了幾分.

"這不可能.我不可能輸!"宗逸心中怒吼,自己的兩式絕學,號稱同階之內無法攻破的滄瀾戰甲,"九星天辰訣 第三百二十章 震天鼎出!!!"居然被一個年齡比自己還小的人攻破,一直引以為傲的秘法劍陣,居然也被擋了下來,一直以來,他身為zhōng yāng帝國年輕一輩第一高手的傲氣,已是被打得支離破碎.

葉媃抬頭看著天空中的葉辰,難以掩飾心中的驚訝.她可是知道,葉辰的經脈恢複才短短一年,這一段時間,葉辰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辰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她也難以想象的境界.

穆東遠等玄冥宗和天機宗的玄級高手心中一動,看來這個年輕人,確實頗有些來曆,不管是那玄氣飛刀還是那海龜光影,估計都是超級秘法.沒有些淵源來曆,根本無法獲得這樣的傳承,難怪獅王會把獅王令給他!

"嘖嘖,這劍陣簡直弱爆了.這玩意也配算得上秘法麼?"葉辰嘴上不留一點口德,狠狠地打壓著宗逸脆弱的內心.

聽到葉辰的話,宗逸簡直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我的守若玄武,乃是上古傳承的秘法.又豈是你這垃圾劍陣能夠轟破的,就算你再施展五十次這鳥什麼水靈劍陣,也只能損到守若玄武的皮毛罷了!"葉辰說得毫不留情.在這水靈劍陣的轟擊之下,守若玄武還只是被耗掉了一點點而已,守若玄武的強大,超乎了葉辰自己的想象.

要知道這玄武之氣,乃是天地之靈,葉辰現在的玄氣修為還是天尊頂峰,若是等到了玄尊境界,就連神尊境的超級高手,也無法輕易將其轟破!

聽到葉辰的話,在場眾多大宗門的高手們臉上都有些發燙,如果水靈劍陣都只是垃圾秘法,那他們宗門的絕學,又算是什麼呢?

"你!"宗逸被氣得臉se漲紅,想要沖上去,但此刻,他已是身受重傷,而葉辰,卻還是完好無損,他無法攻破葉辰的秘法,便不可能打敗葉辰!

"你還有什麼招,趕緊使出來吧,滄瀾宮就這點能耐嗎?我看你還是回家再喝幾年nǎi吧,就憑你這點修為,居然也號稱zhōng yāng帝國年輕一輩第一高手?zhōng yāng帝國還真是人才凋零啊.居然還想娶媃兒,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葉辰用藐視的眼"九星天辰訣"神,看向宗逸.

宗逸聽到葉辰的話,氣得全身發抖.一直以來,他何曾遇到過這樣的羞辱?

"氣死我了,我要你死!"宗逸仰天怒吼,凌空飛起,身上神門,命門等八處重要穴位嘭嘭嘭爆開,沖出道道血柱.

血霧四散,籠罩在宗逸身上的水幕都化作了血紅之se,一股強橫的氣勢沖天而起,似要沖破蒼穹一般.

那沖天的血光,令下面各大宗門的高手們一下子傻掉了,這宗逸施展的,到底是什麼武技,居然如此可怕?那沖天的血光,將宗逸襯托得如同魔神一般.

"莫非又是什麼秘法?"

"好強橫的氣息!"

眾高手大驚失se,沒想到滄瀾宮居然還有這般霸道的秘法!

看到天空中那沖天的血氣,滄瀾宮的三個玄尊長老相顧駭然.

"不好,少宮主要施展血羽天劍!"

"此秘法傷人更傷己,少宮主若是出事,我們只怕無法交代!"其中一個玄尊長老看向葉蹤,沉喝道:"葉蹤,快將演武場的禁制打開,否則我滄瀾宮少宮主在你赤炎宗出事,我們要你整個赤炎宗陪葬!"

聽到那個玄尊長老的話,葉蹤心頭一顫,沉喝了一聲:"護山大陣,撤!"

只見演武場上空的禁制已是漸漸稀薄,馬上就要撤掉了.

看到天空中血光沖天的景象,所有人心頭都不禁發顫.

不管是葉媃,葉戰龍,葉蒙,葉璿,小翼,還是玄冥宗,天機宗兩大宗門的長老,亦或是云煙郡王,全都緊張了起來,尤其是兩大宗門的長老還有云煙郡王,他們可是聽說過血羽天劍的傳說,知道血羽天劍的可怕.

宗逸這是要跟葉辰同歸于盡?

葉辰抬頭看向飛到上空的宗逸,微微皺眉,宗逸這回又施展"娛樂秀"了什麼秘法,這血光沖天的景象,讓他也頗感凝重.

宗逸的眼眸,已是化為一片血紅,猶如來自血獄的魔神一般,他將滄瀾劍高舉過頭頂,那滄瀾劍已是化作了一把殷紅的血劍,一股股血紅的玄氣,順著滄瀾劍盤繞,劍氣直沖天穹,化作一把幾十米高的巨劍.

"血羽天劍!"宗逸高聲怒吼,朝著葉辰斬落了下來,那巨大的血劍似要斬破天空一般.

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勢,鋪天蓋地地落下,葉辰驟然發現,自己像是被鎖住了一般,那血羽天劍來勢極快,就算他掙脫束縛,也是無法逃出血羽天劍的攻擊范圍.

如果被這血羽天劍斬中,只怕是要被干掉!

"拼了!"葉辰催動腦海中的飛刀,將體內玄氣瘋狂地灌入右掌掌心之中的玄武之氣,一股強大的氣息散發而出,葉辰身邊的海龜光影漲大了幾分.

那巨大的血羽天劍斬落在了葉辰的守若玄武之上,轟隆隆,宛如天崩地裂一般,整個赤炎宗所在的大山,都隨著晃動了幾下.

葉辰感受到了血羽天劍那宛如天威一般的攻擊,身周的海龜光影劇烈地顫動,漸漸變得稀薄,馬上就要碎裂開來一般.

"好厲害的一劍!"葉辰感覺到那股強橫的氣息撞擊在胸口,體內氣血翻騰,嘴角已是溢出一絲鮮血.

"我要你死!"宗逸雙目血紅,狀若瘋狂地大喊,瘋狂地催動血羽天劍,向下壓迫.

葉辰身周的海龜光影漸漸綻裂,猶如蛛網一般的裂紋迅速地散布了出去,如果守若玄武碎裂,那巨大的血劍斬下,葉辰恐怕要尸骨無存!

"小子,再這樣下去你要完蛋了!"天星印之中,獅爺的聲音悠悠地傳來.

"獅爺,這時候你就不要說風涼話了,快點想想辦法."葉辰急道,勉強支撐著守若玄武不要破掉.

葉辰感覺到,守若玄武消耗得越來越快,從巔峰狀態消耗到了只剩一半,再消耗到了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馬上就要碎裂了,此時此刻,也不適合凝化神魂戰斗.

"沒有別的辦法了,把你的震天鼎祭出來吧!"

震天鼎?葉辰微微皺眉,戰斗之中該如何施展震天鼎?不過葉辰還是很相信獅爺的話的,左手一動,已是將震天鼎拿了出來.

"震天鼎,去吧!"葉辰低喝了一聲,只見震天鼎凌空飛起,不停地旋轉,越變越大,足有兩三米高,數萬斤重,朝天空中那巨大的血羽天劍撞去.

轟的一聲,兩者撞擊在一起,只見震天鼎光芒大放,通體燃燒起熾熱的熊熊火焰,那火焰化作一只只恐怖的遠古妖獸,在震天鼎四周盤旋飛舞,那嗡鳴之聲,如同洪鍾一般,響徹天地.

~~(未完待續.)

上篇:最後一天,請給蝸牛一張月票!!!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彼此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