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四百五十一章 神海強者!  
   
第四百五十一章 神海強者!

() 以自己的實力,能干掉嗜血金甲麼?鎮魔鍾能不能將其鎮住?

肩膀上的阿狸十分焦急的樣子,葉辰明白,自己不能輕易冒險,萬一鎮魔鍾鎮不住,以自己的實力怕是無法逃脫嗜血金甲的追擊!

沉默了許久,葉辰腦海里突然一道靈光閃過,有辦法了!

葉辰右手一動,手中已是凝化出了一把玄氣飛刀,唯有玄氣飛刀可以傷到嗜血金甲!

晉升至無始境三重之後,葉辰的玄氣飛刀已是可以飛出上千米的距離,雖然飛的距離越遠,威力就會大幅度削弱,但也相當不錯了.レ.siluke.♠思♥路♣客レ

說不定可以試一試遠程攻擊嗜血金甲!

"阿狸,我有辦法可以擊殺嗜血金甲."葉辰施展奔雷閃,迅速地靠近嗜血金甲所在的位置,左手一動,拿出了滄瀾劍. ..

葉辰距離嗜血金甲越來越近,差不多兩千米左右,之前在嗜血金甲巢穴外的時候,葉辰便發現嗜血金甲擅長近身作戰,對遠處的感知能力不是很強.

水靈劍陣!

道道滄瀾劍影憑空出現,葉辰晉升無始境之後,催動水靈劍陣可隨時祭出六十多道劍影,這些劍影全都朝嗜血金甲所在的方向激she而出.

葉辰右手凝化玄氣飛刀,嗖嗖嗖,六道玄氣飛刀隱沒在滄瀾劍劍影之中,朝嗜血金甲激she而去.

she出玄氣飛刀之後,葉辰立即在旁邊隱匿了起來,阿狸吞吐著白霧,將葉辰的氣息完全抹去.

那只嗜血金甲正躺在山谷之中休息,它那一對猩紅的眼睛,如同燈籠一般巨大,但是深邃無比,當它感覺到一股殺氣撲面而來.豁然凌空而起,jǐng惕地朝那天空之中看去,只見一道道劍影正朝它激she而來.

這些滄瀾劍影上的氣息,實在弱小得要死,嗜血金甲有些憤怒,在它重傷之際,連這麼弱小的人類,也都敢來挑釁自己麼?

玄氣飛刀,幾乎不帶有任何氣息,隱沒在滄瀾劍影之中!

看到那些滄瀾劍影激she而來.嗜血金甲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和不屑,揮起鋸齒狀的前爪,轟轟轟,一道道滄瀾劍影在觸碰到嗜血金甲堅硬的外殼時,紛紛炸裂了出去,絲毫不能對它造成損傷,連撓癢癢都嫌輕.

嗜血金甲狂傲無比,在喉嚨中發出低沉的吼聲,眼中積聚著壓抑的怒氣.無始境的渺小人類,也想來冒犯它的威嚴,簡直是找死!

就在這時,異變陡升.那些滄瀾劍影當中,居然隱含著六道飛刀!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飛刀犀利地洞穿了嗜血金甲,血柱噴she而出,鮮血染紅了地面.嗜血金甲立即發出狂暴痛苦的怒吼之聲,身體失去了平衡,硬撐著飛起來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朝下方的山體之中墜落了下去.

轟!!!

那嗜血金甲哀嚎著.將整個山頭砸平了下去,掀起漫天的塵煙.

那嗜血金甲壓根沒想到,被它視為螻蟻般的存在,居然能夠傷到它!被玄氣飛刀穿過的地方,全部破碎得一塌糊塗,連經脈都被粉碎了,那玄氣飛刀竟是毫無阻礙地生生將它洞穿!

嗜血金甲趴伏在廢墟塵埃之中,發出不甘的吼叫.

原本嗜血金甲就已經在生死邊緣掙紮,葉辰的玄氣飛刀更是對它造成了足以致命的傷害.

趁它病要它命!如果不趕緊殺掉嗜血金甲,萬一嗜血金甲又用什麼方法逃離,那想要再次逮到它就難了!

葉辰依然謹慎地沒有靠近,站在兩千米遠處,校准目標,祭出水靈劍陣,然後凝化出道道玄氣飛刀,隱藏在劍影之中,朝嗜血金甲所在的位置she去.

如果嗜血金甲不施展瞬移秘法,就休想逃脫!

小魷在數十里外的天空之中來回游弋,如果嗜血金甲逃脫,以小魷的速度,也能立即追蹤上去!

葉辰身在兩千米之外的天空之中,對著嗜血金甲所在的位置猛she玄氣飛刀.

眼看又一波劍影襲來,嗜血金甲怒吼了一聲,它的身體表面泛起一陣耀眼的金輝,一道禁制像一層水膜一樣將它籠罩在了里面.

噗噗噗!!!

可是,那些玄氣飛刀簡直是無堅不摧,毫無阻礙地突破了禁制,結結實實地紮在了嗜血金甲的身上,在嗜血金甲淒厲的哀鳴聲中,一道道血柱噴湧而起.

嗜血金甲以為施展了禁制秘法,就能抵擋住葉辰的玄氣飛刀了,但是它想得太簡單了,葉辰的玄氣飛刀輕易便能洞穿禁制!

葉辰繞著嗜血金甲呈圓弧飛掠,從各個方向用玄氣飛刀對嗜血金甲進行猛she,那恐怖的火力任何人見了都要為之膽寒.

為了不讓嗜血金甲有一絲反抗的機會,在沒確定嗜血金甲死亡之前,他都不會停止使用玄氣飛刀she擊.

在如同暴雨般的狂猛打擊之下,嗜血金甲渾身是血,身上出現了無數個前後透亮的血洞,鮮血還在狂湧而出,它已經無力飛行,在地面上瘋狂地掙紮,移平了周圍數十座山峰,但是,最終它的哀號之聲還是慢慢小了下去,變得氣若游絲,趴伏在地上不能動彈了.

嗜血金甲就要死了!

但葉辰依然沒有停止攻擊,神魂死死地鎖定嗜血金甲,像這種靈望境的超級魂獸,在沒有確定它已經死亡之前,葉辰是不會冒然靠近的.

遠遠地凌空而立,確定嗜血金甲的生命氣息完全消逝,葉辰這才松了一口氣.

靈望境的魂獸,就這樣死在了他的遠程打擊之下,完全沒有任何危險和懸念,看來遇事之前多動腦子還是相當有必要的,葉辰微微一笑.

神魂在嗜血金甲身上掃過,嗜血金甲身上密密麻麻都是一個個窟窿,但葉辰還是沒有輕易接近,萬一嗜血金甲回光返照,臨死一擊,以其靈望境的實力也足以致命.

他完全可以耐心地再等一會!

再過一會就可以收獲了!

突然之間,葉辰感覺到自己的魂念氣息一陣波動.心中一凜,回頭的時候,便發現一個身穿紫魔戰甲的人,已經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葉辰身上的寒毛頓時豎了起來,這個人幾乎是毫無預兆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如果對方出手,自己此刻恐怕已經沒命了.

但是既然對方沒有立即動手,那自己應該暫時沒有危險,葉辰鎮定下來,看向對面.只見對方完全隱沒在紫魔戰甲之中,根本看不到長相,他身上的紫魔戰甲一看就頗為不凡,渾身布滿猙獰的尖刺狀構造,陣陣雷光閃爍.

跟葉辰在地底瓊樓六層所見到的那五套人品紫魔戰甲差不多,很可能是雷系的人品紫魔戰甲!

"葉辰小子,不要出手,對方是神海強者."獅爺的聲音傳入葉辰的腦海之中,帶著一絲戒備.

神海境強者?

對方突然出現.究竟是何意圖,難道是為了嗜血金甲的尸體?如果對方要嗜血金甲的尸體,那自己也只能拱手相讓了,不管怎麼樣.先保命最要緊.

葉辰戒備地立在虛空中,與那神秘的強者對峙而立,兩人之間都保持著沉默,氣氛一時之間有幾分壓抑.

"不知前輩有何見教?"沉默良久.還是葉辰先打破了靜謐,開口試探地道.

"呵呵,有趣的小家伙."身穿紫魔戰甲的神秘強者終于開口了.聲音略顯嘶啞,聽他的語氣,似乎沒什麼惡意的樣子,"你放心,一具靈望境的嗜血金甲尸體,我還不會放在眼里."

不是為嗜血金甲而來,那又是為了什麼呢?

似乎是看出了葉辰的疑惑,那人說道:"你玄氣凝化的飛刀,很有點意思,我不過是過來看看."

竟是為了玄氣飛刀而來,這倒是葉辰所料想不到的,此人到底有何意圖?葉辰心中仍然充滿了疑惑.

"我是天元城的行者,叫嚴海."那人在空中踏出幾步,從容地自我介紹道,又打量了葉辰幾眼,"年輕人,你的天賦不錯,之前我用神海查探了你們東大陸所有強者的天賦,能夠算得上不錯的,不過寥寥幾百人而已,你是最頂尖的幾個人之一."

這竟是傳說中的天元古城出來的強者!葉辰頗為震驚,心中忽然有一種預感,他即將揭開這個世界的一層迷霧!

"你心中肯定有很多疑惑,我都可以為你解答."那嚴海淡淡一笑,嘶啞的聲音輕歎了一聲,道,"是時候該告訴你們一切了."

"前輩來東大陸,到底是何意圖?魂獸獸chao是不是因天元城而起?"想了一下,葉辰終究還是問出了口,不管會不會惹惱嚴海,畢竟因為魂獸獸chao,東大陸已經死了太多的人.

"這得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說起."嚴海抬頭看向遠方,似在回憶著什麼,聲音中透出幾分悠遠的意味.

"晚輩洗耳恭聽."葉辰道.

嚴海沒有立即開口,似是在想從何開始說起,沉默了片刻才以平緩的語調開始敘說:"我們所立身的這顆星球,叫做天元星,數十萬前有一位大能強者獲得了天元星的認可,成為了天元星的星主,那個人叫做天元."

聽到"天元"二字,葉辰微微一怔,那位大能強者莫非就是他在地底瓊樓見到的天元前輩?星主又是什麼?要怎麼樣才能成為星主?

嚴海也是注意到了葉辰神se的變化,但是依然不動聲se,娓娓說道:"實際上天元星所處的位置,是在一片古星域之中,在這片星域之中,天元星算不上是最強的,而且天元星上的所有種族,並非土生土長,都是逃難搬遷至此,因為整片古星域都共同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威脅."

"什麼威脅?"葉辰忍不住問道,是什麼樣的存在,竟能威脅到整片浩瀚的星域!

"一種域外種族,與那種域外種族相比,你們現在所遭遇的魂獸獸chao簡直太小兒科了.在天元星主的領導之下,各種族迅速地繁衍起來,湧現出了許多超級強者.但是所有的超級強者都明白,他們最終的宿命,都是要與那些域外種族戰斗.于是一場浩瀚的大戰開始了,無數強者隕落."

聽到嚴海的話,葉辰瞬時間想起了地底瓊樓那些矗立的冰雕,那一座座望不到頭的冰雕,都是一塊塊墓碑!

"最終,經過無數次拼死大戰,天元帶領那些超級強者將那些域外種族暫時驅逐了出去.但這只是暫時的,那些域外種族是絕對不會罷休的,此時整片星域各大星主要召開一次會議,天元便乘坐天元神羽離開了天元星.但是沒想到,這一去,天元卻再也沒有回來,直到天元星出現了第二位星主,我們才確認天元已經離世,因為天元星只會認可一位星主."

雖然在地底瓊樓看到了天元前輩的冰雕,但葉辰怎麼也不想相信天元前輩竟然已經離世,現在聽到天元古城的人這麼說,才不得不信了.心中不由湧起一陣傷感.

嚴海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第二位星主叫星玄,這位星主比那位天元星主更加強大,幾次帶領天元星的眾多強者打敗了域外種族.直至數百年前,域外種族中有一些非常強大的存在抵達了天元星,星玄戰死,戰死前用元神秘法重傷並擊退了那些域外種族的強者.在他臨死之前,委托天元城的其他大能強者,在天元星上尋找下一位星主."

嚴海微微仰頭.凝望遙遠的星空,道:"在星玄戰死之前,他還做了很多事情,用元神秘法擊退那些域外種族的強者之後,他的元神在短時間內,還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于是他從極遠處挪移過來一顆死星,將其裂解之後,轟進了天元星內,讓天元星的各大種族有了用不完的星辰之石還有星辰核心,又扶持了數十位大能強者."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那些大能強者不繼承星主之位呢?"

"星主之位並不是誰想繼承就繼承的,要獲得天元星星魂的認可才行."

"星魂?"

"對,每一顆可以衍生生命的星球,都有一個星魂,天元星的星魂非常強大."嚴海道,"獲得星魂的認可需要經曆很多程序,獲得星主傳承才行."

嚴海所說的一切,對葉辰內心造成的震撼可想而知,這個世界的一切,遠超了他的想象,不管是那可以裂解星辰的星玄,還是那些大能級的存在,實力恐怕都超乎了他的想象.

"那天元古陸的禁制,緣何而來,為何將天元大陸與其他四座大陸隔絕?"這也是葉辰極為關心的問題.

"這天元古陸的禁制,早在天元時代便開始修建,直到星玄時代才完全修建好,那禁制是天元研究出來的最強大的一種陣法,可以守護整個大陸,抵禦域外種族的進攻,禁制修建好之後,星玄便將所有神玄以上的強者,全都遷進了禁制之中."

"那禁制之外的人呢?"葉辰眉毛一挑,問道.

"在天元古陸禁制的上空,有幾座懸空之城,分別是天元城和九大星城,一旦天元城和九大星城失守,東川,北陵,南荒,西炎四座大陸便會淪陷,天元城的強者們便會退守進天元古陸的禁制之中,天元古陸上空的禁制將會是最後一道防線.一旦大戰爆發,我們無法讓所有人都活下來,天元古陸的資源已經無法容納太多的人口,而且經過數萬年的進化,天元古陸上各種族的血統已經遠比其他四座大陸強大得多."嚴海平靜地說道.

葉辰不由握緊了拳頭,他有些明白了,一旦天元城失守,周邊四座大陸便是棄子!

他想要說些什麼,然而張了張口,他卻是無話可說,畢竟他們現在是生存于天元城的守護之下,若是沒有天元城,他們這些人恐怕早已經不存在了.

優勝劣汰,在有限的資源下,舍棄弱者,留下強者,才有繼續存活下去的可能!這很殘酷,卻也是一種無奈的選擇.

直到現在,葉辰才知道,原來除了zhōng yāng的天元古陸之外,其余四座大陸都處在危險之中,隨時都有可能被滅亡!

"那魂獸獸chao,緣何而來?"葉辰慢慢放松了拳頭,繼續問道.

"這是星玄閣下的安排,至于星玄閣下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我們無權質疑,只需要照做就是了.接下來一段時間魂獸獸chao會越來越凶猛,你們當中只有一部分人可以活下來,直到有一些人獲得進入天元大陸的資格.天元大陸那邊派了一些高手過來監控魂獸獸chao的規模,但是在魂獸獸chao期間,我們不會做出任何干涉魂獸獸chao的舉動,所以能否活下來,完全靠你們自己的能力."嚴海的語氣依舊平靜,甚至不帶有任何一絲感情.

"難道閣下就眼睜睜地看著四座大陸這麼多無辜的人死去麼?"葉辰再次握緊了拳頭,心中充滿了不忿.

"他們不死在魂獸手里.也會死在域外種族之手,成為域外種族的食物.如果無法在魂獸獸chao中生存下來,他們就不配有生存的資格!"嚴海微微頓了一下,語氣轉冷說道,"星玄閣下在做出這樣的安排之前,曾說過,如果必然要有人承擔罪孽,那就由他一人承擔.星玄是我們天元大陸所有子民最為敬重的強者,如果不是他.不管是天元大陸還是其余四座大陸,早就被毀滅了無數次!"

葉辰沉默許久,心中充滿了酸澀和無奈,或許.那位星玄星主也是別無選擇!

要在魂獸獸chao之中生存下來,才有資格進入天元古陸,獲得一線生機!

"要怎麼樣才能進入天元古陸?"葉辰抬頭,目光堅定地看向嚴海.魂獸獸chao來勢凶猛,更有域外種族虎視眈眈,他一個人無法拯救整個星球的人.但至少,他要盡可能地讓他的族人,還有那許許多多的星殿弟子獲得進入天元古陸的資格!

"至少要有神海境界的修為,才能獲得進入天元古陸的許可,另外花費一千萬影金古幣,也可以買到一個資格!"嚴海微感詫異地看了葉辰一眼,他本以為這個年輕人會悲憤地與他爭論一番,沒想到葉辰這麼快就冷靜了下來.

要到神海境界?葉辰心中一緊,眉頭緊皺,這個要求太過苛刻了,就連自己想要沖擊到神海境界,也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更何況是其他人?很多人根本不可能達到這種境界!

"想要獲得進入天元大陸的資格,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星玄星主也是花費了無數的心思,為你們提升實力提供了更多的機會,星玄星主將一部分星辰之石分配給了你們,你們可以輕易找到很多星辰之石,另外還有就是魂獸的尸體,吃了之後也能助長修為."嚴海瞟了一眼遠處嗜血金甲的尸體道,"至于第二個條件花影金古幣購買資格,這是為強者們的家人設置的,只要獵殺足夠多妖王級以上的魂獸,就可以獲得大量影金古幣."

"這影金古幣到底有什麼用?"葉辰疑惑地問道,影金古幣,似乎也不過就是好一些的金屬罷了,莫非對天元古陸的人而言,影金古幣十分重要?

嚴海淡淡一笑,解釋道:"到目前為止,你們對魂獸,都沒有一個確切的認知,魂獸確實是太古時期的一種凶獸沒錯,但魂獸經過了天元和星玄兩位星主的改造之後,已經具備了一些普通妖獸,玄獸沒有的特殊能力,雖然它們暴戾凶殘,沒有一點智慧."

"特殊的能力?"葉辰心頭一動,隱隱有了一些想法.

"不錯.它們生存能力極強,就算在荒無人煙的死星上,也能生存下去,它們擁有著強大的吞噬之體,一旦有一只魂獸抵達了一處大陸,它們就會瘋狂吞噬,玄氣,各種生物,礦物,甚至是同類,都是它們的食物,然後它們開始瘋狂地繁殖進化,吞噬掉所有資源之後,它們也會互相吞噬,然後進化,從玄師到妖王再到太上,如果無人控制的話,甚至會出現更強的神玄,甚至一些超級魂獸."

"魂獸的肉可以助長修為,魂獸的核心金屬凝化出來的天元古幣,影金古幣甚至是更高一級的魔金古幣,都蘊含一絲星魂之力,可用來鍛造靈寶,至寶,道器甚至用來運轉陣法,只是你們不知道該如何使用罷了.在天元大陸,天元古幣,影金古幣和更高一級的魔金古幣,便是交易貨幣."

原來魂獸腦海中的金屬竟有這麼大的作用!

至于道器,是比靈寶,至寶更高級的寶物的統稱?

葉辰對天元大陸那邊,充滿了好奇.聽了嚴海的一番話,葉辰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就目前而言,第一步是先在魂獸獸chao當中生存下去,獲得前往天元古陸的資格!

但是,他現在靈望都還沒能達到,神海更是遙不可及.

似是猜測到了葉辰的想法,嚴海淡淡笑道:"以你的天賦,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前往天元古陸的."嚴海對葉辰像是頗為欣賞的樣子.

葉辰卻不是那麼想,即便他能去天元古陸,但他身邊的親人,族人,朋友們怎麼辦?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葉辰早已融入了葉家之中,成為了葉家的一分子,葉辰並不是無情之人,即便真的能無情地拋下他們,那也與自己的武道追求相悖,以後修為再難寸進.

葉辰頓時覺得身上壓力陡增,他的身上,肩負著整個家族,以及整個星殿的命運!

"希望能在天元大陸見到你."嚴海微微一笑.道,"我要走了,我會隨時關注你的表現."嗖的一聲,嚴海瞬間從原地消失.

瞬移秘法?葉辰心中一動.嚴海離開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一絲空間波動,果然不愧是神海境界的強者,悄無聲息地出現.又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知道未來魂獸獸chao將會更加凶猛,葉辰心中也產生了強烈的緊迫感,縱身落下.將嗜血金甲的尸體搬進了護臂空間之中.

這時,有幾十道氣息追蹤了過來,都是神尊,妖王以上的,最強的好像是一個無始境六重的,葉辰施展奔雷閃,幾個閃現,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約莫一刻鍾之後,幾個身影落了下來.

他們當中領頭的是一個壯漢,皮膚黝黑,身上有一些豹子的紋身,是黑火魔豹一族的強者,另外那些人來自不同的種族.

"舜演,看看這灘血跡!"其中一個無始境三重的雷獸強者說道.

那個黑火魔豹一族的強者蘸起一點血跡,嘗了一下,眉頭皺在一起道:"確實是嗜血金甲留下的,看這血跡,嗜血金甲已經被干掉,尸體應該是被人搬走了."

眾人看看地上的大灘血跡,以及嗜血金甲掙紮留下的痕跡,也是心驚不已.

"那個擊殺嗜血金甲的,至少是靈望境級別的!"那個雷獸強者看著附近的痕跡,判斷道.

靈望境強者拿走了尸體,他們也是不可能追回來,靈望境級別基本上都是一方霸主級的存在了.

"看這里!"那個黑火魔豹一族的強者發現了什麼,指著地面說道.

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一個個窟窿,只有一寸大小,像是什麼鋒銳的武器留下的,在這些窟窿的旁邊,遺落著幾片嗜血金甲的外殼殘片,這些外殼在陽光之下,發出耀眼的金se光澤,那切口之處就像是被刀切過的豆腐一般,極為平整光滑.

所有人駭然se變.

"究竟是何種利器,居然如此犀利!"

"此種武器當真霸道,居然能輕易破開嗜血金甲的外殼!"

就算是東大陸第一強者狴滅,也只能憑借其玄氣修為勉強在嗜血金甲的脆弱之處對其造成傷害!而這種武器,竟然直接削開了嗜血金甲的外殼!他們心中震撼不已,不知道究竟是各方勢力之中哪一位大佬出手擊殺了嗜血金甲,把嗜血金甲的尸體給拿走了.

"把這片殘片給我,我帶去見我們獸皇陛下."其中那個雷獸強者說道,從黑火魔豹強者手中接過了嗜血金甲的外殼.

那些強者凌空而起,朝遠處飛掠而去.

片刻之後,葉辰已經飛臨了星殿的上空.

普通妖王級魂獸的肉便已經極為珍貴,更何況是靈望境級別的!而且嗜血金甲在魂獸之中,屬于非常高等的一種,珍貴程度又遠超普通靈望境魂獸!

這只嗜血金甲個頭那麼大,足以讓葉家族人還有星殿的一些高層,天才們全都吃到一些了.

魂獸的外殼,骨骼還有核心金屬,都極有價值,可以交給翟雄打造靈寶之類的東西.

嚴海告訴自己的信息,自己要不要用星辰水晶通知其他各方勢力?仔細考慮了一番,葉辰拿出星辰水晶,然後用偷天換ri改變了一下容貌,准備將知道的一切,都通過星辰水晶傳遞出去.

就在這時,星辰水晶忽然閃耀了一下,透出一個影像,是一個須發皆白,身材瘦削的老者.

"我是執法殿太上長老楊鴻,執法殿三位殿主已經查明魂獸獸chao的起因,想請諸位來zhōng yāng帝國di dū商討對策,三位殿主恭候各位大駕光臨.在這段期間,執法殿希望各方勢力休戰,執法殿與各位之間的恩怨,也一筆勾銷,魂獸獸chao來臨,我們處于生死存亡之際,還要諸位戮力同心,一起共渡難關."楊鴻微笑著說道.

葉辰微微皺眉,執法殿的人終于出現了,聽這楊鴻的口氣,好像也知道了天元古陸的一些消息,這邀請會不會是一次鴻門宴?葉辰對執法殿並無好感,尤其是魂獸獸chao來臨之時,執法殿的人還想著伏殺澹台綾,還真很難讓人不心存戒備!

"既然執法殿這麼有誠意,為什麼三位殿主不現身,而派你來傳話?"雷獸一脈太上長老狴雷質問道.

"三位殿主正在閉關修煉,沖擊神海境界,無法出來與諸位相見,還請諸位諒解."楊鴻淡淡一笑道,眼神中閃過一絲傲然的神se.

神海境界?眾強者們心中皆是一凜.

~~八千字大章,就不分兩章發了,其中三千字算是第十四盟的加更.蝸牛算是還欠兩章吧,這幾天累到了,等身體稍稍好點了再還.(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上篇:第四百五十章 苟延殘喘的嗜血金甲     下篇:第四百五十二章 執法殿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