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五百八十章 斬草要除根  
   
第五百八十章 斬草要除根

~~

"老大和老二不過是紈绔子弟,倒還好對付一些,他們的父母卻都是心狠手辣之輩,若是雪皇大人不及時趕來,凌宇恐怕就有麻煩了,凌宇的父母就是死在他們的手里."

"凌宇的父母死在了他們手里?怎麼沒聽凌宇說起過."葉辰微微一愣,原來凌宇的父母也是家族爭權奪利的犧牲品.

"凌宇從來不跟人說他父母的事情,雖然他隱藏得很深,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到他對凌家那些人的仇恨.有幾次,我都發現凌宇在他父母的墓碑前哭泣.他想做凌家的家主,實際上是想為他父母複仇.他原以為這一輩子都沒什麼希望了,直到葉辰大哥出現."天海神彌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如果有機會,凌宇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掉那些人!"

葉辰腦子里浮現出了一幕幕場景,凌宇天天掛在嘴上的那些夢想,成為凌家家主,紫華神朝的國君等等,事實上,那些只是他的自嘲,他內心真實的目的,就是想複仇!只是那種事情是不能掛在嘴上的,被凌宇死死地藏在了心里.

紫華神朝皇城,凌家府邸.

皇城東部群山,綿延數百公里,山間云霧環繞,流泉飛瀑,點綴著各種奇花異草,美輪美奐,各種精致奢華的建築若隱若現,宛如人間仙境.

從凌家的家門進去,到最前方的客廳要穿過條條修飾得極為美麗的小徑,要走足足半個多小時.

凌家執法堂座落在後山區域,執法堂前的廣場上,這里聚攏了兩千多人,都是凌家本宗的族人.

凌家家主凌雄傑高坐在前方的太師椅上,他身材雄健,不怒自威,已經是道玄十重的高手.身邊執法長老凌功等人分坐兩邊.

距離凌雄傑不遠,擺放了三把椅子,其中兩把椅子上坐著兩個年輕人,這兩人都穿著錦衣玉袍,長得一表人才,只是目光中都透著一絲陰鷙,此時他們正看向廣場上被羈押的凌宇,嘴角勾著一絲冷笑.

他們旁邊的第三張椅子卻是空著的,這個位置原本應該是凌宇的,不過現在凌宇變成了階下囚.

這兩個年輕人分別叫凌成和凌旭.是凌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和第二順位繼承人.

他們看到凌宇那副狼狽的樣子,都面有得色,今天審判之後,凌宇再也無法成為他們的威脅了.

廣場正中,凌宇被兩個道玄境武者羈押著,他面色蒼白,披頭散發,衣衫破爛,一條斷臂傷口猙獰地裸露在外.顯得極為狼狽.

圍觀的那兩千多凌家宗族之人面色各異,有的幸災樂禍,但九成以上的人,都顯出了同情之色.他們身為凌家之人,看著凌宇長大,其間發生的那些事情他們心中都非常清楚.

凌宇父母莫名奇妙死了之後,凌宇便徹底在凌家失勢.若不是雪皇庇護,不知道會落魄成什麼樣.凌宇被迫離開皇城,前往煙云聖城那種小地方.本身就有避禍的意思,只是他們有些疑惑的是,凌宇既然避到了煙云聖城,為何又會犯下那般彌天大錯?

難道這中間,又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緣由?

九成以上的凌家人還是看得很清楚的,老大和老二一直想將凌宇趕盡殺絕,只是他們在這件事情上也不便多說什麼,凌成和凌旭在凌家各自代表了一方勢力,掌握了凌家的大權,凌成的父親更是現任族長凌雄傑.

"凌宇,你可知罪?"凌雄傑面色陰沉,喝道.

"我沒有罪!"凌宇傲然而立,雖然他神海已爆,但還是挺直了腰板,毫不退縮.

"你犯下如此彌天大錯,還敢狡辯!"凌雄傑冷冷地看著凌宇.

"凌宇,你差點將麟皇弟子一言擊殺,還謀奪了他的財產,給我們凌家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麟皇更是親自來我凌家興師問罪,凌宇,你還不知錯?"凌功胡子亂顫,喝罵道.

"就算我謀奪一言的財產,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我要殺一言?就算你們有證據證明我要殺一言,你們又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件事情不是一言先挑起的,就憑一言的一面之詞,就要處置凌家人嗎?"凌宇直視凌雄傑,譏笑道,"閣下這個凌家家主當得未免也太窩囊了,連一個凌家人都保護不了,因為外人的一句話,就要處置凌家的人,還要賠償一百億影金?有如此家主,以後凌家定會成為他人的笑柄!"

聽到凌宇的話,下面的凌家族人們頓時議論紛紛,凌宇說的未嘗沒有道理,畢竟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是凌宇要殺一言,而且就算證明了,事情的起因還沒查清楚,一切都只是一言的一面之詞而已,凌家家主和執法堂卻是草率地對凌宇定罪了.

在他們心目中,凌宇一直都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如今突然不再像以前那般畏畏縮縮,甚至敢當面跟凌雄傑頂嘴,倒讓大家有些意外.

"放肆!"凌雄傑臉色鐵青,氣怒地咆哮,他身為凌家家主,一向位高權重,何曾被凌宇這樣的小輩如此削過顏面?尤其還是在這樣的宗族大會之上!

"凌宇,到了這里你還敢如此囂張,當我凌家家法不存在嗎?"凌功在一旁也是聲色俱厲.

"不要以為拿家法就可以嚇唬我,如今家法還不是你凌雄傑說了算,至于凌功,不過是你的一條走狗罷了."凌宇不屑地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你們想怎麼對付我,不過作為家主,你得先讓所有凌家的人服氣才行,先拿出證據來!"

聽到凌宇的話,凌功都快氣炸了.

"難道沒有證據,我就動不了你不成?"凌雄傑怒哼了一聲,"到了這里,執法堂諸位長老都在,你如此目中無人,這也是觸犯家法!"

"不錯,家法第七十一條第三項,言語頂撞家主,執法長老者,罰三年家族薪俸,最高可罰十年,處二十億影金處罰,並逐出凌家!"凌宇哈哈大笑,"要罰就罰,這條我認."

"你……"凌雄傑指著凌宇,氣得說不出話來,凌宇這完全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凌家家主凌雄傑,若論對家法的了解,我比你清楚得多了,我現在就可以把三千兩百多條家法一一背給你聽!"凌宇冷聲道,雖然他心中有些焦急,怎麼叔父還沒來,但依然憑借著雄辯的口才拖延時間.

"凌宇,我不信治不了你!你得罪麟皇,害得我凌家差點蒙受巨大的損失,並且謀奪一言的財產,這一條你認不認?現在罰你把一言的財產還給他,並賠償一百億影金!"凌雄傑怒聲道,他身為家族族長,就算他強行收押凌宇,又有誰敢多嘴?

"凌雄傑,家族祖訓,為族長者,族人與外糾紛矛盾,沒有查明事情原委之前,族長需庇護族人.這條祖訓你該不會忘了吧?僅僅只是因為外人的一面之詞,就擅自處置族人,族人被外人打傷,更是視而不見,還要賠償錢財給外人.凌家什麼時候出了你這麼個軟骨頭族長?"凌宇針鋒相對,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之意.

聽到凌宇的話之後,下面那些凌家族人們頓時議論紛紛,凌宇的話確實沒錯,現在什麼證據都沒有,僅僅只有一言的一面之詞,就要將凌宇定罪,這委實有些不妥.若是凌雄傑真的這麼做,那便是開了一個先例,以後萬一其他族人也被外人誣陷,那豈不是……

聽到眾多族人的議論之聲,凌雄傑很是郁悶,他原以為處置凌宇本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沒想到一向沉默寡言,謹小慎微的凌宇突然開始強烈地反擊,令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以前的凌宇表現得太無能了,如果知道凌宇如此雄辯,凌雄傑肯定會事先搜集證據,以他的手段就算沒證據也會找出一些證據來,但是現在,卻是來不及了.

主動權掌握在了凌宇的手里.

"我身為凌家第三順位繼承人,如果家主無法替我主持公道,我申請將此事稟明叔父大人,請他來定奪!"凌宇直視凌雄傑,大聲道,這就是他的目的,只要把雪皇大人搬出來,那一切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之前他被羈押的時候,雪皇已經秘密地派人過來,告訴過他,在審判當天,雪皇一定會到的,可能是被某些事情牽絆住了,他只要拖到雪皇到來就可以了.

凌雄傑皺了一下眉頭,凌宇如此膽大妄為,很可能是因為有雪皇在背後支持,所以凌宇才這麼篤定地等待雪皇的到來,如果真的等雪皇到來,再想要處置凌宇恐怕就會有一些麻煩了.

當初凌雄傑施了一些手段,殺害了凌宇的父母,但凌宇卻被雪皇保護了下來,甚至給凌宇配了一只天海神彌,隨著時間的推移,凌宇慢慢長大,凌雄傑早就想要殺凌宇而後快,只是苦于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樣的機會,他又怎麼肯輕易放過?畢竟只要凌宇活著就是一個禍害!

斬草要除根!

凌雄傑心中冷笑,若今天不能處置了凌宇,他身為凌家家主還有什麼權威可言?

~~(未完待續..)

上篇:雙倍月票第四天,求月票!!!     下篇:第五百八十一章 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