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六百二十一章 別報仇了  
   
第六百二十一章 別報仇了

~~

事實上,以葉辰的修為根本不可能跟金焱神雷對抗,他的肉身也是在金焱神雷之中湮滅了,而最終葉辰是靠著丹田之中神秘的九星重獲新生,若是現在讓葉辰去用肉身硬扛金焱神雷,葉辰依然還是心驚膽戰.

葉辰還在思索著九星天辰訣的奧秘,至于飛刀,在葉辰肉身毀滅的時候,葉辰並沒有發現飛刀的本體所在,腦海中的飛刀仿佛跟肉身一起湮滅了一般.

葉辰心中疑惑,莫非他腦海中的飛刀,僅僅只是留在腦海中的一道影像,並非實體?

這些無人可以幫他解答.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葉辰笑著擺擺手:"大家好!"便在眾人的目光中,施施然地朝煙云聖城方向走去.

眾人面面相覷.

沒有人知道葉辰究竟是怎麼在金焱神雷之中活下來的,但葉辰活下來了,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他們對葉辰神秘的體質產生了強烈的好奇,滄海星發生的一切,讓葉辰的名聲迅速地傳遍了整個天元大陸,就算是一些戰皇級的強者,也注意到了葉辰.有幾位戰皇明確表示想要收葉辰為徒,甚至派人送信到了煙云聖城葉家,不過被葉辰給拒絕了.

葉辰可不管會不會得罪什麼戰皇強者,該回絕的還是要回絕,自己獨自修煉挺好,為什麼一定要給自己找個師傅管著自己?

也有幾位戰皇對葉辰的體質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專門派人過來詢問葉辰到底是什麼體質,居然在晉階神玄的時候引來了九九八十一道金焱神雷,而且沒人護法的情況下居然在金焱神雷中活了下來,葉辰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晉階神玄莫名其妙就引來了金焱神雷.

葉辰猜測這可能跟天荒聖果有關,他運化了五分之一枚天荒聖果,很可能擁有了一部分天荒神體.才引來了金焱神雷.不過葉辰總不能告訴那些戰皇他手里有天荒聖果,那不被人盯上才怪呢.

天荒聖果這東西實在太珍貴了,要是說出去肯定會引發極大的騷亂,要是有人知道葉辰手里有三百多枚天荒聖果,不知道要有多少人為之瘋狂,道庭律法也管不住,說不定道庭也要過來插一手.

要知道,天荒聖果可是差點讓天元星毀滅的東西!

葉辰明白,自己能夠獲得天荒聖果是星魂的安排,他也不知道星魂為什麼會將天荒聖果交給自己保管.這個問題只有見到了星魂之後才能知曉.

星玄時代的時候,天元星曾經有上千位戰皇,還有上百位侍神,但是為了守護天荒神木,死傷接近十分之九,天荒神木也被焚毀,那些混跡于星空之中的盜匪們這才離去.

所有人都以為天荒神木已經被毀掉了,包括所有的戰皇和侍神,星玄星主也已戰死.關于天荒神木的消息湮滅在了曆史的長河之中.

葉辰猜測,那段天荒神木應該是被星魂藏了起來,直到自己出現,天荒神木才重現于世.

天荒神木經過了數萬年的累積.吸收了足夠的星辰之力,種植出來之後便很快地開花結果了.

三百二十七枚天荒聖果,每一枚天荒聖果都有可能造就一具天荒神體,那是相當于第一種族的身軀!星魂可以掌控天元星上絕大多數人的命運.它把天荒聖果安排給自己,是想讓自己給天元星培養出一群超凡的強者?

如果自己真的培養出了一批擁有天荒神體的強者,天元星就會變得安全很多.因為天元星是大家安身立命之所,如果祖魔進攻,所有人都必然死戰到底!星魂自身自然也安全很多了.

不過現在看來,想要獲得天荒神體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葉辰到目前為止也只運化了五分之一的天荒聖果而已,就已經引來了如此恐怖的天劫,差點死在天劫之下,如果是完全狀態的天荒神體,簡直難以想象,那天劫將會多麼可怕.

所以那三百多枚天荒聖果,葉辰要認真考慮才能決定其歸屬.

到現在為止,葉辰已經送出了一些天荒聖果,包括澹台綾,阿狸,葉媃,雪皇,父親,叔公,葉平等人,都是一些信得過的人,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他趕緊派人小心地叮囑他們,暫時還是不要運化天荒聖果了,因為實在太危險了.

******

麒麟山脈,麟皇府邸.

演武場上,兩個道玄強者的身影不斷閃現,各種秘法層出不窮地出手,震得演武場外圍的禁制搖搖欲墜.

這兩個人正是麟皇的弟子一言和一懸.

一言和一懸已經從靈火星回來了,麟皇派了另外幾人接替他們.

經過一番切磋之後,兩道身影在演武場上停了下來,相對而立.

"一言師弟,這段時間你的修為愈發精進了."一懸笑眯眯地道.

"多謝師兄誇獎,一言跟師兄相比,還差得遠呢."一言謙恭地說道,心里卻是有些得意,從煙云聖城回麒麟山脈之後,大概麟皇覺得有所虧欠,畢竟自己受了那麼大的委屈,師傅卻沒辦法幫自己討回公道,對付葉辰和凌家,所以師傅送了他一枚三品的本源神丹,吃下那枚三品本源神丹之後,他停滯的修為又有了一些提升.

一懸雖然和一言相處還算融洽,但同為麟皇弟子,彼此之間還是有著一些競爭關系,麟皇最近給了一言一枚三品本源神丹,一懸心里難免有些不爽,不過他還是掛著淡淡的微笑,道:"一言師弟,有些事情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一懸師兄但說無妨."一言挑了挑眉,有些漫不經心地道.

"聽師兄一句話,葉辰和凌家那些事情,一言師弟還是算了吧."一懸貌似誠懇地道.

聽到一懸的話,一言眼眸中閃過一抹怨憤的寒光,沉聲道:"葉辰和凌宇謀奪我的領地,差點將我擊殺,此仇不共戴天!又怎能輕易作罷?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討回公道!莫非是凌家的人找到一懸師兄,讓一懸師兄為他們求情?這件事情一懸師兄還是不必再說了!"

聽到一言的話,一懸沒有一丁點生氣的樣子,心中反而頗有幾分幸災樂禍,不動聲色地道:"一言師弟說哪里的話,我又怎麼可能為凌家的人求情呢?"

"那師兄方才這番話又是為何?"

"唉!"一懸歎息一聲,頓了頓才道,"我之所以如此勸師弟,是因為師弟若還想要找凌家的麻煩,實在是不智之舉.如今的凌家已經今非昔比,近日來,凌宇突然成了紫華神朝的駙馬,並成為了凌家家主,紫華神朝皇族的勢力,一言師弟想必也知道,我們想動凌宇的話,遇到的阻力會非常大.而且凌宇最近不知道怎麼聯系上了一個煉器世家,跟他們合作做起了道器生意,財源滾滾,跟天元大陸所有超級商會都建立了合作關系.現如今,就算是我們師傅麟皇,恐怕也是動不了他了."

一懸說著,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神情.

"一懸師兄此話當真?"一言震驚地道,他待在麒麟山脈這麼長時間,除了去過一趟靈火星,一直在苦修,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外面的消息了,現在聽到這番話,不免有些心緒煩亂.

"師傅曾囑托過我們,萬萬不能將此事告訴你,免得影響你修煉.如今這整個麒麟山,怕是就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了."一懸似有些苦惱地道,"我也是猶豫到現在,想了想還是告訴你了,免得你再做無謂的事情."

一言聽完一懸的話,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沖天的怨氣.想到凌宇對自己的凌辱,那片被凌宇搶奪走的領地,還有自己差點喪命在凌宇的手下.

"為什麼上天要如此待我!為什麼被人如此欺凌,卻不能報仇雪恨,我不甘心啊!"一言面目扭曲,仰天怒吼,眼見著報仇無望,急怒攻心之下,竟"哇"地吐出一口血來.

"一言師弟萬萬不要想不開!"一懸嘴角微微一撇,裝作急切地寬慰道,"天命如此,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吧!"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一言眼神瘋狂,低頭咬牙道,"動不了凌家,難道我還動不了一個葉辰嗎?"

聽到一言這麼說,一懸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師兄有什麼話但說無妨,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殺了葉辰,決不罷休!"一言狠狠擦掉嘴角的血跡,死死地握著拳頭,手臂上青筋暴起.

一懸右手一動,手中浮現出了一顆星辰水晶,里面閃過一幕幕影像,正是葉辰在滄海星渡劫時候的情景.

一言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一懸手中的星辰水晶,眉頭緊鎖,難以置信地道:"這是……葉辰那小子?這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神海武者而已,怎麼可能引來八十一道金焱神雷?"

"他已經晉階神玄了."

"就算晉階神玄,也不可能引來金焱神雷啊!"一言依然不敢相信.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章 新生     下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紫芸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