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六百三十五章 直面神皇  
   
第六百三十五章 直面神皇

() ~~

葉辰再一次催動明皇腰帶,召喚出不死黑凰等七只神獸,也一股腦地撲了上去,加入了戰團.

那兩個黑衣人簡直郁悶得要死,他們跟葉辰交手了一次,覺得應該能夠手到擒來,沒想到葉辰身上突然多了一種他們畏懼的生命氣息,修為也比之前強了很多,那飛刀就像暴雨一樣覆蓋下來,他們根本躲都來不及躲,只能硬抗.

還沒等他們喘口氣,葉辰又將不死黑凰等七只神獸召喚了出來,這一次召喚出來的七只神獸又比之前要強大了很多.

他們兩個被打成了豬頭,不斷地被七只神獸暴揍,身上的氣息逐漸衰弱了下去.

畢竟只是祖魔的寄生體而已,他們體內的祖魔並沒有成形,實力也十分有限.

"這是你逼我們的!"那兩個黑衣人悲憤地大吼,嘭嘭!他們的身體炸開,兩道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它們的形態跟之前遭遇到的神鍛等人所化的黑鱗巨妖有幾分相似,只不過它們只有一個頭,而且沒有實體.

他們身上的氣息不斷地攀升,足可比肩道玄強者,宛如遮天巨妖一般.

莫非這才是祖魔的本體?這些家伙幻化成遮天巨妖之後,就已經擁有了道玄境界的修為!

"我們釋放出了體內的祖魔,看你還跑得到哪去?我們要宰了你!"這兩只遮天巨妖揮起利爪抓下,嘭嘭嘭!不死黑凰,天麟白犀等七只神獸在遮天巨妖的爪中化為了碎末.

那兩只遮天巨妖的爪子朝葉辰這邊抓了下來,葉辰感覺到自己身周的氣息被鎖定了,完全無法動彈.

"完蛋了!"葉辰明白,以他目前神玄境的修為是根本不可能打得過這兩個道玄境祖魔的,修為不是差得一星半點,葉辰有些不甘,雖然只是一個分身,但如果他死了,明皇腰帶和妖狼狂刀就要遺失了.

眼前一下子黑了下來,葉辰以為自己要死定了,就在這時,整個流沙世界突然顫動了起來.

"幾個幼生體的祖魔也敢闖入人神禁地,找死!"一個莊嚴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正是星玄星主的聲音!

星玄星主話音剛落,流沙世界驟然變化,一個個恐怖的漩渦出現,嗖嗖,兩只遮天巨妖被卷進了兩個流沙漩渦之中,他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便瞬間被流沙漩渦撕扯成了碎片.

在這流沙漩渦之中,這兩只祖魔根本連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那兩只遮天巨妖被流沙漩渦所吞沒,葉辰微微一愣,隨即便明白了.

人神禁地由天元星主和星玄星主設置,專門讓神玄武者進來試煉的,那兩個黑衣人進來的時候是人類形態,所以沒有被察覺,但在葉辰的逼迫之下,他們化作了本體,祖魔的氣息一出現,就被天元星主和星玄星主布下的禁制秒殺了.

別說是道玄,就連戰皇級的祖魔,來到這里也是死路一條!

死里逃生,葉辰松了一口氣,這些祖魔果然很強,今天遭遇的這兩個祖魔應該屬于最低階的那種,但是其本體已經是道玄境界了,幸虧遇到的不是成年體的祖魔.

葉辰心中凜然,看來已經有祖魔注意到了自己,以後要多加小心了!

葉辰靜靜盤坐修煉了片刻,恢複了一下身上的傷勢,然後站起身來,朝遠處第七重天的入口飛掠而去.境界提升之後,葉辰對進入第七重天更有信心了.這數千年間,能夠進入第七重天並且能夠在第七重天獲得傳承秘法的人屈指可數,僅有那麼幾位侍神強者而已.

******

道庭,真鸞大殿.

神皇端坐在真鸞大殿前方的王座上,身穿一襲純白華貴的長袍,渾身散發出聖潔的光輝,宛如一尊神聖的神像一般.

他的周身祥云環繞,如同神明,透著無上威嚴.

真鸞王座上裝飾著一枚枚金羽,傳說金羽真鸞是神鳥之王,代表了無上的權位,道庭之主這個位置,就代表了無上的權力.

"把葉辰帶過來吧."神皇威嚴的聲音在真鸞大殿回響.

"是!"門外的一個侍衛躬身領命.

片刻之後,葉辰的第一分身被帶了上來.

雖然被帶到大殿,感受著周圍莊嚴肅穆的氣氛,葉辰卻沒有一絲慌張,十分鎮定,葉辰並不畏懼神皇,雖然神皇位高權重,但葉辰知道,還有另外一個更有權位的,正在某個角落窺視著這里,那就是星魂!

而且,現在這只是葉辰的一個分身而已,就算神皇想殺自己也沒什麼好怕的,除非神皇將自己的三個分身全都掌控了!

葉辰被帶上來的時候,並沒有被捆綁,雖然被神皇控制了起來,但葉辰一直在不斷修煉,沒有受到什麼過分的苛待.

"見了神皇大人還不跪下!"兩個侍衛在葉辰旁邊喝道.

葉辰還是傲然站立不動,只靜靜凝視上方的神皇,他看到前方的王座上一片潔白的光輝閃耀,只依稀看到一個身影,卻看不到神皇的長相.

一股強大的皇者之氣壓迫而來,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要跪拜的沖動.

不過,葉辰的內心依然風輕云淡,心境悠然自是無冕之王,不必向任何人下跪.

"不必了,給他搬張椅子!"兩人默然對視片刻,神皇平靜地說道,聲音中不含一絲怒氣.

那兩個侍衛恭敬地將椅子搬了過來.

葉辰毫不客氣,泰然自若地坐了下來.

"不知道神皇大人找我有什麼事情?"葉辰看著上方的神皇淡淡說道,"另外,我想問一下,我觸犯了道庭哪一條法令,讓神皇大人派人將我押解到這里?"

"葉辰,葉家人才輩出,如今已是天元大陸最為重要的幾個家族之一,作為族長,我希望你能擔負起責任,教導葉家族人為天元大陸多做貢獻,不能橫行霸道,肆意妄為."神皇的聲音莊嚴肅穆.

"我想請問神皇大人,我葉家族人都做了什麼橫行霸道,肆意妄為的事情?我這個做族長的,倒是沒有聽說過."葉辰眼睛微微細眯了起來,神皇既然想要打壓葉家,明說便是,又何必說得這麼冠冕堂皇!這些位高權重的人,總是這般虛偽!

"其一,你挑唆凌宇,差點擊殺麟皇弟子一言,並謀奪了他所有的財產,是也不是?其二,葉家借著拜師為由,籠絡了那麼多戰皇,意yu何為?其三,你設計誘騙若云進入紫環星,並害我兩個弟子琴皇,羽皇為救若云冒險進入紫環星!"神皇加重了幾分語氣說道,"其四,你在人神禁地中肆意殺害我道庭子弟,徐子虛乃是一個星魂融合度超過五十的天才,未來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戰皇,為天元星征戰沙場,而你卻把他給殺了,此等殘暴的行為,豈能姑息!"

"可笑至極!"葉辰的目光驟然凌厲了起來,從容不迫地道,"神皇大人,以您的高位和道庭的情報,不會這麼一無所知,不辨是非吧?第一,麟皇弟子一言幾次三番想要對付我,我自然要反擊,凌宇自願幫我,這也有錯?第二,我籠絡戰皇?請問那些戰皇哪個是受我驅使?他們不過是我葉家的朋友而已,頂多也只為我葉家多說了兩句公道話,神皇僅僅憑借自己的臆測就斷定我拉幫結派,這未免也太武斷了?第三,若云姑娘自己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僅僅只是被我幾句空口白話,就被騙進了紫環星這個進得去出不來的地方?莫非若云姑娘是三歲小孩不成?第四,徐子虛等人那麼多人圍攻我,我不過只是反擊而已,這又有何錯?更何況按照道庭律法,只要不在天元大陸,我殺了多少人都與道庭無關,不是麼?"

葉辰一一駁斥,據理力爭.

"巧舌如簧!"神皇冷哼了一聲.

"神皇大人,其實您心中有數,我心里也明白.我葉家人才輩出,最終肯定會誕生很多戰皇,按天元星的規矩,你不能把我葉家怎麼樣,所以你就想分化葉家,讓我葉家手下的天才都為你所用,是也不是?"葉辰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意,看著神皇道.

神皇周身祥云圍繞,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他右手一揮,只見周圍的侍衛們紛紛退下,大殿中只剩下神皇和葉辰兩人.

"葉辰,你是一個明白人,我給你兩條路走.一,自尋死路.二,帶著所有葉家族人投入道庭,接受道庭的約束."神皇的語氣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堅決.

到這時候,神皇才真正圖窮匕見!

"我想問神皇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這件事情星魂知道嗎?"葉辰神se自若地道,"如果是星魂的安排,我無話可說.如果不是星魂的安排,神皇大人這麼做,不怕星魂怪罪麼?"

神皇的眼神仿佛要穿透葉辰的內心一般,沉聲道:"你接觸到了星魂?"莫非葉辰有星魂做依仗,所以才這般有恃無恐?

"這就不能告訴神皇大人了."葉辰似笑非笑地道,他自然是沒接觸過星魂,不過只是假借星魂之名讓神皇有所忌憚罷了.

~~(未完待續.)

上篇:最後兩小時,求月票!!     下篇: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