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七百一十二章 兄弟相殘  
   
第七百一十二章 兄弟相殘

~~

"堂兄,我們又見面了!"那個人對血仇淡淡一笑道,他的長相跟葉辰之前看到的血仇的殘魂有幾分神似,但是比血仇要年輕英俊幾分,長發飄然,皮膚白得驚人,那肌膚的顏色,連女人見了也要嫉妒.

他負手而立,一身白袍,在風中獵獵作響,英姿勃發.

聽到這句話,那些四處奔逃的戰皇們都愣住了,仰頭朝天空中看去,那個凌空而立的人,不是城主是誰?

魔都之城城主以及幽魂星星主——血翼!

一個前任城主,一個現任城主,兩個人終于碰面了!

"城主來了!"

"是城主!"

當看到血翼出現時,所有戰皇心中都湧起一陣劫後余生的慶幸和狂喜,既然城主進來了,那他們就安全了!以城主星主巔峰的實力,擊敗血仇還不簡單?

血仇看到血翼之後,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冷冷地注視著血翼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血翼嘴角一勾,戲謔地道:"堂兄說笑了,堂兄死前用蒼莽古碑開辟了獄魔界,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當初你設下了禁制限制侍神和星主進入,這六百多年我如果連進獄魔界的方法都想不到,未免也太沒用了."

血仇眼眸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沉聲道:"那你為什麼到現在才進來?"

"因為我不知道堂兄把蒼莽古碑藏在了獄魔界的什麼地方,直到今天堂兄才願意把蒼莽古碑拿出來,可是讓我等得好辛苦!"血翼笑容滿面地道,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

血仇拳頭握得"咯咯"直響,盯著血翼就像是看著殺父仇人一般,冷笑了一聲道:"那你還把你的兒子送進來?你兒子的軀體已經被我占據了,血翼,你不會連你兒子的生死都不在乎吧?"

聽到血仇的話.血翼仰頭大笑了三聲,仿佛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他嘴角微微一撇道:"就算是我自己的親生兒子,他能幫我得到蒼莽古碑,也是死得其所了,更何況,他根本不是我的兒子!"

血仇眉頭一皺,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立即變得很難看.

"以堂兄的頭腦怎麼會想不到呢?堂兄被我擊傷的時候,嫂子已經懷了身孕.血飲是堂兄的兒子,而非我血翼的兒子!"血翼負手而立,俯瞰著血仇,一臉悲憫地歎息道,"堂兄你真是好狠,居然對自己的親生兒子下這麼狠的手!血飲被堂兄占據了肉身,用不了多久魂念便會泯滅,真是可憐!"

"血飲是我的兒子?這不可能!"血仇死死地盯著血翼,不敢相信地咆哮怒吼."你騙我!"

"信不信由你!"血翼攤攤手,很無所謂地道,"我顧念兄弟舊情,才幫堂兄把侄子養大.但是沒想到血飲卻死在了大哥的手里,真是可悲可歎!"血翼明顯是在故意刺激血仇.

"我要殺了你!"血仇狀若瘋狂地撲向血翼,他被血翼徹底地激怒了.

看到天空中的兩個身影撞擊在一起,激烈地搏殺起來.葉辰心中喟然一歎,血仇老謀深算,卻想不到自己居然也被人算了進去.常在岸邊走,哪有不濕鞋,這對堂兄弟爾虞我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葉辰樂得看到他們自相殘殺.

"我們走!"葉辰轉頭對魔眼,紫妍月等人道,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他們迅速地朝獄魔界的出口方向飛掠而去,雖然知道獄魔界的入口被血霧所彌漫,但說不定能夠找到機會出去.

半空中,兩個身影激烈地對決,血翼進入獄魔界之後實力似乎是受到了一些壓制,沒能發揮出星主巔峰的全部實力,但依然全面壓制住了血仇,他在進來的時候明顯算准了血仇的實力!

血仇身上挨了數掌,狼狽不堪,血飲雖然也是血魔一族的,但畢竟只有戰皇十重的修為,肉身還是太弱了,就算血仇吸收了那麼多戰皇的力量,依然只有侍神五重左右的實力.

如果血仇把所有戰皇的力量全給吸收了,血翼很可能就不是他的對手了,但是血仇只吸了十多萬戰皇的力量,就被血翼給打斷了.

嘭嘭嘭!

整個獄魔界不斷地震蕩著,山崩土裂,狂風大作,仿佛就要崩塌了一般.

"血翼,我要殺了你!"血仇狂怒地暴吼,喪子之痛令他幾近瘋狂,要知道他剛剛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

"堂兄,你的實力退步了很多,還是好好休息吧,獄魔界這地方不錯!"血翼戲謔地道,依然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手上卻是半點不留情,對著血仇的胸口一掌印了上去.

轟!!!

血仇被擊飛了,身上血霧凝聚而成的戰甲四散碎裂了出去,"哇"地吐出一口鮮血,他的實力跟血仇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無極魔道-血噬之術!"血仇形容狼狽,狀若瘋狂,仰天怒吼了一聲,只見整個獄魔界所有的血霧全部朝血仇彙聚而去,凝聚在了血仇的身上,血仇頓時化作了一只巨大猙獰的血獸,朝血翼撲了上去.

看到那只血獸朝自己撲上來,血翼微皺了一下眉頭,他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身上突然多了一套黑色的戰甲,手上出現了一根巨大的黑色戰戟,揮起戰戟朝那只血獸斬了上去.

一人一獸再次激烈地戰斗起來.

轟轟轟!

在那恐怖力量激蕩之下,獄魔界瘋狂地顫動,綻開絲絲裂紋.

葉辰看向獄魔界的出口,不禁心中一喜,籠罩在獄魔界出口處的血霧已經全部散掉了.獄魔界里的所有血霧都被血仇給吸收了!

"可以出去了!"葉辰眉毛一挑,帶著魔眼,紫妍月等人縱身朝獄魔界出口飛快掠去.

他們在獄魔界出口處停了下來,出口外還有很多城主府的衛兵!

葉辰想了一下,還是在這里先看看血仇和血翼的戰斗如何,如果發現情況不對,他們一群人立即往外沖也還來得及,畢竟出口就在眼前了.

為了避免被血仇和血翼注意到,葉辰不敢使用神魂.魔眼雙目圓睜,紅芒暴閃,把他看到的一切全都轉述給了葉辰和紫妍月等人.

血翼揮動那把巨大的黑色戰戟朝血仇所化的巨大血獸沖了上去,一股強大的力量爆體而出.

"小把戲,一點長進都沒有!"血翼嘲弄地一笑,揮動黑色戰戟斬落而下.

吼!!!

血獸痛苦地仰天大吼,它的右臂被那把戰戟斬落了下來,鮮血噴射而出.

但是血獸並沒有就此停住,左臂的利爪朝血翼的身上狠狠抓去.

嘭!血獸攻擊在血翼的身上,但是它的攻擊只讓血翼身周的戰甲泛起陣陣漣漪而已.並沒有傷到血翼分毫.

"神將魔裝!"血仇所化的血獸瞳孔劇烈地收縮.

"不錯,正是連星主巔峰都很難攻破的神將魔裝!"血翼冷笑了一聲,揮起手中黑色戰戟砍落下來,"噗"的一聲,那只血獸的左臂也被血翼砍掉了.

吼!

血獸發出痛苦的吼聲.

血翼似乎並不急著將血仇干掉,揮動手中的黑色戰戟,再次斬去了血獸的雙腿,把血獸削成了人棍,他的臉上露出了殘忍嗜血的笑容.

"血仇.從小到大,每一樣東西我都爭不過你,甚至連我父親都偏向你,把城主之位讓給了你!你也娶到了這片星域血魔一族最美的女人!"血翼臉上露出了深深的嫉妒之色.隨即又一臉張狂地道,"但是,我要跟你說的是,你根本不配坐上城主之位!論智慧.論實力,你哪一樣比得過我?城主之位是我的!你的女人是我的!包括那塊蒼莽古碑也是我的!這獄魔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血翼哈哈狂笑起來,揮起手中的戰戟朝血仇所化的血獸斬了上去.

噗!!!

血翼的黑色戰戟當空劈下.將血仇化作的血獸一擊斬成了兩截.

"嘭"地一聲,血獸四分五裂地爆炸開來,憑空消弭,漫天血雨紛紛揚揚落下.

血仇死了嗎?

血翼沐浴在血雨之中,淡淡笑著,似乎因為血仇沒能陪他多玩一會而有點傷感.

血仇剛剛複活,還沒完全恢複實力,根本不是血翼的對手,輕易就被血翼擊殺也很正常.

聽魔眼說到那只血獸被血翼削成人棍,然後被血翼一戟擊殺,葉辰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血仇和血翼這對堂兄弟彼此算計怕是有萬年不止了,在雙方的交鋒之中,最終以血仇的戰敗而告終了嗎?

血仇在這獄魔界里經營了六百年,一直在等待時機複活,這麼容易就被血翼給瓦解了?葉辰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血仇既然能將殘魂分割成兩道,那麼很可能還有第三道殘魂!

血翼真的贏了嗎?

看到血翼擊敗血仇所化的血獸,下面一眾戰皇們爆發出雷霆般的歡呼之聲,如果血仇贏了,他們肯定會被血仇殺光,是城主血翼救了他們.

但同時,他們看向血翼的時候,心中也是透出絲絲寒意.

血翼把血飲養到了那麼大,僅僅只是為了讓血仇和血飲父子相殘?

血仇在獄魔界經營了那麼久,卻沒想到一切都在血翼的算計之中,血翼早就給血仇挖好了坑等著他跳.

血仇確實是凶殘暴戾沒錯,但血翼卻是陰險狡猾,在雙方的交鋒之中,血仇的城主之位,女人都被血翼給搶走了,臨到頭還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就連下面那些殺人無算的戰皇們,也不由感到了一絲悲憫.

~~----------------------------------------------------------------------------------------------------------

九星天辰訣實體書目前出到了第二冊,各大新華書店還有淘寶,京東等均有銷售,請大家多多支持.

--------------------------------------------------------------------------------------------------------------------------------------------------------------------------------------------------------------------------------------------------------------------------------------------------------------------------------------------------------------------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百一十一章 瘋狂殺戮!!     下篇:第七百一十三章 我可以做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