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云隱星小公主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云隱星小公主

~~

"鬼絕大人,那個妖帝把我們的小行星體帶回來了,我們要不要把小行星體搶回來?"其中一個祖魔傳音給鬼絕問道.

鬼絕雙目血紅,丟失小行星體確實讓他極為惱怒.

"天元城是他們的地盤,周邊布滿了劍陣,龍帝一旦催動,以我們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現在只能忍!"鬼絕陰郁地道,他心中的殺氣早已蠢蠢欲動.

"難道我們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

"我自有安排!"鬼絕沉聲道,他眼眸中紅芒閃爍,幾次跟龍帝交手,他知道龍帝是個謹慎的人,不會那麼容易被他們發現破綻,不過他的心里已經有了一些想法,"那兩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被我們關押在囚牢里,他們兩個幾次想要自盡,現在已經被我們的意念困縛了!"

"很好,看住這兩個人,我有大用!"鬼絕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聽說葉家族長葉辰非常在意他的族人,如今的他是星主的父親,天元星最有實權的人物之一!"

天元城,妖帝的歸來帶來了不少訊息,至少讓龍帝等人對周邊的情況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除了永甯P墓,天河星域中心的黑市之外,還有一個叫冥城的地方,也引起了龍帝等人的注意.

冥城是一群星空流浪者建立起來的,紮根在一顆荒蕪的星體上,那顆星體處于永痧城,天魔神國和血色神國三不管的地帶,三大神國的人進入那里都要聽從一個叫"冥"的強者管束,那個冥身份十分神秘,據說三大神國的人都不願意招惹,那里跟天河星域的黑市一樣,可以交易各種物品,而且那里還是一個巨大的競技場.三大神國的人在競技場中角斗厮殺,每天都會有不少戰敗者的尸體被遺棄在星空之中.

浩瀚的宇宙,強者林立,不知道那個冥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居然能讓三大神國的人都心存忌憚.

妖帝的話始終縈繞在葉辰的耳邊,葉辰盤坐在紫檀香爐里面,不停地運轉著九星,他明白,如今的他責任重大.天元星的芸芸眾生,還有葉家所有族人的命運.全都牽系在他一人的身上.

還有小天,小天已經是天元星的星主,為了剛剛出生的孩子,葉辰也決不願輕易地放棄!

葉辰的意念掃過紫檀香爐旁邊的阿狸,阿狸也微閉著眼眸修煉著,那俏麗的臉頰有一種說不出的動人嫵媚,想到了媃兒,澹台綾還有狴靈,為了這些一起同生共死的紅顏知己,葉辰也一定要守護住天元星!

一個夜晚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第二天清晨,天元城的上空,一艘巨大的樓船憑空出現,緩緩降落了下來.

天元城的一眾侍神們都露出了惱怒的神色.這艘樓船正是之前出現過數次的云隱星的天河樓船.

上次這艘天河樓船帶走了天元星兩個侍神還有十多位戰皇,難道還沒有滿足,又一次去而複返了?

龍帝感覺到了天河樓船上左隱等人的氣息.

"左隱侍神,你又一次來到我天元星.到底有何貴干?莫不是還想從我天元星得到什麼?"龍帝的聲音中蘊含著怒氣,滾滾如同驚雷一般.

"龍帝誤會了,我云隱星並沒有想要從天元星得到什麼.此前我們雙方的交易,都是你情我願的不是嗎?就算是煬帝和荒帝二人,也是自願加入我云隱星的!"片刻之後,天河樓船上傳來左隱略帶幾分得意的聲音.

龍帝氣怒地冷哼了一聲.

其他侍神和戰皇們聽到左隱這番厚顏無恥的話語,都頗為氣忿,他們最憎恨的就是云隱星這幫落井下石的小人.加上之前煬帝,荒帝和十多個戰皇的背叛,更是讓他們感覺到切膚之痛.

"龍帝,這一次我來你們天元星,並不是想要從你們天元星得到什麼,而是因為我們云隱星的小公主想要來天元星看看!"左隱提到他們的小公主時,聲音中明顯帶上了幾分恭維.

天河樓船的甲板上,一個身影孤傲地卓然而立,她白色的長裙隨風舞動,在風中獵獵作響.

她身材豐腴,胸前雙峰偉岸,肌膚白皙如雪,瑩潤的臉龐帶著幾分冷俊,清澈幽藍的眼眸中閃爍著孤傲的神色,舉手投足間,無不張揚著高貴和桀驁,腰間系著一把如雪玉般的長劍,極為華貴.

她的耳朵與左隱等云隱星的人不同,雖然也比天元星的人類大一些,卻並不十分突兀,圓圓的垂掛在腦袋兩邊,上面戴著精致奢華的裝飾.

"左隱,這就是你說的快要被祖魔滅亡的星體嗎?"那女子開口說道,那種高傲略帶嘲諷的語氣頓時引得龍帝等人大為惱火.

這些云隱星的人,對天元星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看不起.

那個女子的嘴角勾著一絲淡淡的諷刺,意念肆意地掃過整個天元星.

她是云隱星主的小女兒,云隱星主有七個兒子,卻只有她一個女兒,對她格外寵溺,加上云隱星在這片星域算得上強大,這養成了她傲慢無禮,目空一切的性格.

一個貧窮落後的星體,跟云隱星完全沒得比!阮清雨心中下了一個結論.

除了少數幾個實力強大的星體,絕大多數星體都無法與云隱星相提並論,更遑論這小小的即將毀滅的天元星了.

感覺到阮清雨掃過的意念,龍帝眉毛一挑,這個阮清雨居然是一個侍神強者,剛剛晉階侍神沒多久的樣子.

"有八個侍神級的祖魔在這顆星體上逗留,這些人居然無可奈何,真是沒用."阮清雨嗤笑了一聲.

阮清雨說話的時候,毫不避諱,在天元星一眾侍神們聽來,尤其刺耳.

龍帝等人強壓下心中的怒氣,不管怎麼樣,天元星不能再招惹強敵了.

紫檀香爐里面,葉辰聽到這番話之後,拳頭也是捏得咯咯直響,天元星的實力確實不如云隱星沒錯,但也不需要你在這里如此嘲諷.

"云隱星主德高望重,我們天元星的人對云隱星的小公主也是仰慕已久,云隱星的小公主一定是一位高貴優雅,傾國傾城的美女……"葉辰的聲音從戰皇殿深處傳來.

聽到葉辰的話,阮清雨面現得色,這天元星總算還有那麼幾個識相的人.

她得意了沒一會,便聽到葉辰繼續不緊不慢地說道:"左隱侍神,這個嘴賤的八婆是誰?云隱星為何會派這麼一個蠢豬一樣的女人來我天元星!"

聽到葉辰的話,阮清雨臉色瞬間黑了下來,按著雪玉長劍的手已經按耐不住了,這個人居然敢罵她!

"大膽!放肆!你居然敢辱罵我云隱星的小公主!"左隱沉怒咒罵,一股侍神級氣息朝戰皇殿方向壓迫了過去.

左隱的侍神氣息剛剛壓迫而下,就被龍帝出手擋住,消弭于無形.

"難道……這位是云隱星的小公主?"葉辰就像是剛反應過來一樣,語氣中帶著幾分詫異,又笑了一下道,"左隱侍神你騙我的吧?我心中對云隱星小公主可是仰慕得緊,你們把這個嘴賤的八婆,蠢豬一樣的女人帶過來,實在是破壞了我心中云隱星小公主那美好的形象!她怎麼可能是云隱星的小公主?"

阮清雨臉色鐵青,按著雪玉長劍的手不停地顫抖,她簡直快被氣瘋掉了,這個人居然敢罵她是嘴賤的八婆,蠢豬!而且還故意強調了好幾遍!他絕對是故意的!

聽到葉辰暗罵阮清雨,天元星的一眾侍神們憋在肚子里都快笑死了,都覺得大為解氣,他們作為至少數百歲以上的侍神,自持身份,不願跟阮清雨計較,但是聽到阮清雨對天元星的輕蔑,他們心中還是頗為氣忿,葉辰算是幫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之前龍帝將天元星的權力全部交托給葉辰時,他們心中都頗有疑慮,現在看看,把權力交托給葉辰,似乎也還不錯.

"有種你就出來,我要殺了你!"阮清雨咬牙切齒地怒斥道,一對粉白的耳朵氣得通紅,"刷"的一聲抽出雪玉長劍指著戰皇殿方向,一股決然的殺氣蔓延而出.

卻見葉辰此時就像終于反應過來了一般,有些恍然地詢問左隱:"左隱侍神,這位不會真的是你們云隱星的小公主吧?"

聽到葉辰的話,左隱大耳朵劇烈抖了三抖,怒哼了一聲道:"當然是我云隱星的小公主!"

"居然真是云隱星的小公主,不好意思,剛才是個誤會,如果知道這位就是云隱星的小公主,我怎麼敢罵小公主八婆,蠢豬呢!"葉辰"真誠歉然"地說道.

"你,你……"阮清雨手持著雪玉長劍,手氣得直抖.

"知道是云隱星的小公主,我如果還罵公主大人八婆,蠢豬,我不是找死嗎?這真是一場誤會,公主大人請原諒我的無知!"葉辰一口一個八婆,一口一個蠢豬,哪有半分道歉的意思?

"左隱,給我殺了他!殺了他!"阮清雨歇斯底里地叫罵,已經完全沒有儀態可言了,被人指著鼻子罵八婆和蠢豬,她從小到大,何曾被人如此欺辱過?葉辰罵她的話,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戳進她的心里.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百三十六章 永甯P墓?     下篇:第七百三十八章 怕她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