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十六章 延期 
  
第十六章 延期

不急不緩的敲打著百煉石台上赤的長刀,蘇墨輕輕的瞥了瞥跪在不遠處的尾巴,冷漠的道,"半個月之內,找回黑戟,否則,死!"

聽了蘇墨的話,尾巴原有的一絲僥幸消失殆盡了.他面色蒼白的低下了頭,然後抿了抿唇,恭敬的應了聲,"是!"然後,一臉死灰的走出了鍛爐大殿.

失魂落魄的走出了鍛爐大殿後,尾巴便一路向著住處走了過去,半個月的時間怎麼夠用?那個高大狐妖至少是四階呢!

"咦,那不是尾巴麼?怎麼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啊?"一個熟悉的聲音自尾巴身後傳了過來,原本頹然不已的尾巴猛然間抬起了頭,一臉惱怒的望向了聲源處,一黑一灰,兩個身影.

"喲!這是怎麼了?怎麼用這種眼神看哥幾個?幾個月不見,膽肥了吧!"看著一臉憤怒的尾巴,聶塵歡快的笑了,示意了一下身邊的狐妖們,將面色蒼白的尾巴圍在了中間.

"那個大個子叫什麼名字?"咬了咬牙,看了看四周環繞的狐妖們,尾巴一臉惱怒的沖著聶云道.

"大個子?什麼大個子?"聶云先是裝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問了問,然後瞬間變成了一臉的猙獰,"老子憑什麼告訴你?"

漲了臉,望了望大笑不已的聶塵以及一臉戲謔的聶塵,尾巴的牙齒縫里狠狠的蹦出來兩個字,"混——蛋!"

聽到"混蛋"兩個字,聶塵猛地止住了大笑,然後猙獰著臉一拳打向了尾巴.早已暴怒的尾巴亦是變得猙獰了起來,猛地一轉身一個二段彈踢狠狠的砸在了聶塵的臉上!

聶塵根本沒有想到尾巴會還手,而且一出手就這麼的凶狠,毫無防備之下被尾巴踹了個正著!

咔嚓~

一聲骨頭開裂的聲響自倒飛而出的聶塵頭上發了出來,四周的狐妖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愣住了,就連聶云看向尾巴時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居然還手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尾巴並沒有理會一眾狐妖的驚愕,他很憤怒,因為這件事已經威脅到了他的生命.他猙獰著臉,將妖力聚集到了右手之上,石膚術發動的下一刻,狠狠的砸在了離他最近的一個妖族身上.那名少年妖族傻傻的看著漸漸靠近的拳頭,卻忘記了閃躲.

咔嚓~

又是一聲輕響,那名妖族猛地噴出了一口血,倒飛了出去.

眼見著這一幕的發生,四周的狐妖們才猛然的回過了神來,然後一臉畏懼的四散了開來,將欺軟怕硬這個詞演繹得淋漓盡致!

聶云震驚的看了看尾巴,然後望了望已經空無一人的四周,心頭猛然間生出了一股寒意,他的妖力等級雖然是三階,但他的打斗經驗卻是零階!從到大,只有他欺負別人,從來沒有人敢碰他,他根本就不需要打架!

他現在很後悔,後悔上課時沒有好好的聽講,後悔上課時摸女同學屁股,後悔上課時對著美女的胸部走神…

妖技!?石膚術,十次成功一次!三段彈踢,一段都踢不出來!利爪術,忘記怎麼用了…

腦海中浮現了很多很多妖技,但是聶云悲哀的發現,沒有一個是他能百分之一百發動的,望著猙獰著臉漸漸逼近的尾巴,聶云蠕動了一笑嘴唇,苦澀的道,"蘇角!他——他叫蘇角!一年一班的!"

不屑的看了看雙腿發顫的聶云,尾巴陰沉著臉轉身走向了住處,只是經過昏迷不醒的聶塵時,狠狠的踩了一腳…

回到住處之後,尾巴便一臉絕望的將今天的事告訴了墩兒,他並不是想要墩兒幫他什麼,他只是很壓抑,需要找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傾述一下.

聽了尾巴的訴苦,墩兒苦笑著歎了口氣,這事他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對手太強大了,光是一個預備聖子的身份就穩穩的壓了他們不止一籌!

將自己心中的愁苦了出來之後,尾巴輕輕的吐了一口濁氣,然後蒼白著臉對著墩兒道,"這事你就不要插手了,幫我把這件事告訴一下殷老師,然後給我請半個月的假就可以了!我先回去療傷了."

看著尾巴踉蹌的身影,墩兒蠕動了一下嘴唇,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頹然的坐到了地上,一臉的愧色…

抿了抿唇,墩兒便心急火燎的走出了房間,現在也只有殷老師可以幫下尾巴了,他必須迅速的將這件事告知殷!

……

輕輕的關上房門,緩緩的爬到床上,盤膝而坐,雙指扣印,尾巴緩緩的運行起了九轉玄功中的療傷篇.

九彩的流光順著尾巴的口鼻緩緩的進入了尾巴的體內,滋潤起了受損的骨骼以及血肉,治療的過程漫長無比,直到第二日的清晨,尾巴的傷也才好了一半不到!

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而已,療傷就得花整整的一天,尾巴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尾巴皺著眉頭爬下了床,打開了門,一個粉色身影陷入眼底,"殷老師,早上好!"

看著面色蒼白,愁眉苦臉的少年狐妖,殷一臉歉意的走進了狹的房間,"我昨天求了墨老一個晚上,也只是將期限延長了些,他讓你年底淘汰試煉的時候參加個人賽事,搶回黑戟,殺了蘇角."到這里,殷頓了頓,臉上的歉意更加的濃重了起來,"蘇角的祖父是青丘曉明宮管事,而曉明宮宮主乃是當今狐主最寵愛的兒子.蘇角的祖父當年曾因一件妖兵與墨老結下了仇怨…"

講到這里,殷已經內疚得不行了,她深深的低下了頭,"對不起,我不該讓你去交還黑戟的…"

看著一臉內疚的殷,尾巴冰冷的心頭不禁微微一暖.回憶著昨天早上鼠肉包子的香味,尾巴輕輕的張開了嘴,"就算沒有黑戟,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所以,殷老師,你就不必自責了.作為助教,連這點事都辦砸,應該愧疚的是我才對."

聽了尾巴的話,殷不解的皺起了眉頭,"他們?"

緩緩的點了點頭,尾巴將事的始末告訴了殷,然後苦苦一笑道,"老師你就不用自責了,現在離年終試煉還有四個月呢."

"可是,就算你四個月後搶回了黑戟,殺死了蘇角…"

"那也總比半個月後被墨老殺死好!至少,我為自己報了仇!"惡狠狠的捏緊了拳頭,尾巴大聲的打斷了殷的話,面色猙獰的道.

他已別無選擇…

(碼字辛苦,求票無罪)

上篇:第十五章 奪戟    下篇:第十七章 從在現在開始證明自己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