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三十三章 搜查與藏身 
  
第三十三章 搜查與藏身

尾巴很憤怒,今天的事讓他對帝國徹徹底底的失望了.

時候,在叔叔的故事里,狐族的將士們都是為了榮耀而戰.他們勇敢,他們堅強,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戰士.

可是,現在的青丘帝國,居然需要以如此卑鄙的方式來獲得將士的效忠!這已經惡劣得不能再惡劣了!如此也就罷了,那些權貴,居然還要用這些士兵殺死本國的公主,對于平民更是甯殺錯莫放過,這已經深深的觸及了尾巴的道德觀底線!

殺死平民,連理由都不需要一個麼?回想起叔叔的事,尾巴整顆心都冷了.這樣的帝國,這樣的狐族,真是猶如黃昏一樣呢!

(叔叔,也是因為這個,加入的叛軍吧…)

煩躁的想著,尾巴借著風行穿過了三個城鎮,此時天已經黑了,他必須找個僻靜的客棧躲上一夜——即便對方不可能追到這麼遠.

心無大錯.抱著這樣的心態,尾巴調整了一下心緒,自然的走進了一家客棧.

"老板,一間普通房間,臨街最好,住七天!"

"樓上右轉第五間,十四塊黃品妖力水晶!"

扔了十四個黃品妖力水晶給老板後,尾巴便快速的上了樓,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輕輕的將窗子打開了一絲縫隙.

漆黑夜幕下,偶爾傳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給人一種甯靜的感覺,但是尾巴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帝國高層形勢混亂不堪,從公主的只片語中,尾巴已經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那些帝國軍隊不會放過任何平安走出那片叢林的人——哪怕那人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尾巴現在並沒有脫險,帝國軍隊一定會對整個短尾狐部族進行一次地毯式的搜索——直到殺光包括尾巴在內的所有遁逃者!

(到底為了什麼呢?)

尾巴怎麼也想不明白,像公主這樣的柔弱女子,能給那些陰謀家造成什麼威脅?公主的護衛軍五百都不足,就算安全到達了青丘又能有什麼作為?那些手握重兵的權貴,隨便派出千余人就可以將這隊人馬殺得片甲不留!

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尾巴雪白的耳朵猛然間豎了起來——

——是腳步聲,整齊無比的腳步聲!

漸近的腳步聲以及漸漸明亮的火光出現在了街道的盡頭,尾巴脊背微涼,焦急的思索起了應對之策,同時他也有了一絲微微的悔意——當初應該將那些人全部殺死的…

這樣想著,尾巴又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而羞愧不已,為了自己不暴露就殺死那些無辜的士兵的話——他和那些陰謀家又有什麼區別?

(就算沒有他們,那些被抓的受雇妖族也會將自己供出來的吧…)

這樣一想,尾巴的原則信念便再次回到了靈魂深處,他抿了抿唇,強自鎮定的坐在了窗前,透過細的縫隙,望向了漸漸靠近的帝國軍隊——現在,他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不久,那只百人軍隊一路緩緩的向著尾巴所在客棧的方向行了過來,沿途則是一戶一戶的勘察著,連巷都沒有放過.

破障妖瞳施展之下,尾巴看了看軍士手中的畫像,整顆心涼了半截——其中一副,不正是自己麼?

佩服帝國畫師技藝高超的同時,尾巴苦澀的笑了,然後將包袱系在了身上,他已經做好了逃走的准備——黑夜是最好的掩護,他有五成把握能夠逃脫追捕!

終于,百人軍隊來到了客棧前,老板一臉諂笑的迎了上去,身後是一個機靈的少年侍者.

"軍爺,夜深天涼還在外奔波,真是辛苦啊!"著從懷著掏出了一個鼓鼓的口袋,不著痕跡的塞到了領頭的軍衛手中,"心意,不成敬意!"

自然而然的將口袋塞進了懷里,軍衛微微一笑,對著識趣的老板和藹的道,"上面在追查幾個要犯,咱們這些的怎麼能閑著?要不然,誰願意大晚上還往外面跑?"

"追查要犯?那卻是了不得的大事!"眼神微不可查的閃爍了一下,老板一臉鄭重的望了望軍衛道,"軍爺不辭辛苦日夜奔波,抓拿凶徒,真是令人敬佩啊!"

"呵呵,哪里哪里.老板你重了,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呵呵!"軍衛口中這樣著,卻不自覺的挺直了身軀.完之後,軍衛掏出了三張畫像遞給了老板道,"抓捕凶徒,人人有責.老板,可曾見過這三個人?"

老板低著頭,看著手中的三張畫像,眼神閃爍了一下,然後肯定的道,"沒見過.不過,草民已經記下了這三人的模樣,只要發現他們的蹤影,草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軍爺!草兒,去給軍爺們燒兩壺茶來!"著轉過了身來,沖著侍者草兒微不可查的眨了眨眼.

那被稱為草兒的侍者,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緩緩退了下去,只是在消失在眾人視線的下一刻便猛的奔跑了起來,所行方向正是尾巴的房間所在!

"呵呵,老板您太客氣了!"軍衛如此著,卻帶頭走進了客棧.

"呵呵,哪里!既然是重要逃犯,軍爺還是在店搜一下的好!畢竟那些凶徒都是高手,若是悄無聲息的潛進了草民的店,還請軍爺大展神威將之擒拿,為民除害啊!"心的將一眾軍士迎進了客棧,老板一臉誠懇的道.

"呵呵!老板果然是通達理之人!你且放心,只要發現凶徒,本軍衛一定將之擒拿!"滿意的沖著識趣的老板點了點頭,軍衛轉向了身後的十幾名軍士道,"你們進去搜一搜,記住了,不要弄壞了老板的東西,否則軍法處置!"完沖著老板眨了眨眼.

"軍爺真是體察民心啊!不愧是軍中的楷模!"聽了軍衛的話,老板一臉欣喜的沖著軍衛深深的行了一禮.

自窗子的縫隙中,看著仍在客棧門口職守著的幾十名軍士,尾巴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客官!快開門!"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道低低的叫門聲.

尾巴沉默著,沒有開門,只是冷冷的盯著房門——只要有人沖進來,他便會毫不猶豫的發起攻擊!

"客官!快開門,時間不多了!你這樣是逃不掉的!"就在這時侍者再次出了這樣一句話.

聽了侍者的話,尾巴神色一動,單手一攝,門柵輕輕的飛了開來,一個眉宇間盡顯精明的少年侍者陷入了眼簾——正是那名叫草兒的侍者!

少年心的推開了門,走進了房間,然後心的往門外望了望,便看也不看尾巴一眼,徑直來到了尾巴的床前,掀開了一層地板,露出了一個方形的大洞,背對著尾巴焦急的道,"義士,跟我來!"完,毫不猶豫的跳進了大洞.

(義士?)

聽了草兒的稱呼,尾巴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別無選擇的跳進了大洞.落地時,已然進入了一樓的某個房間之中.

望了望頂上的大洞,少年焦急的道,"床底下有密道,義士自行離去吧,我得先把上面的洞蓋上才可!"完,少年心急火燎的跑出了房間,腳步聲一路上揚,顯然是在向樓上奔跑.

少年走後,尾巴便急忙爬到了所在房間的床底下,輕輕的敲打了一下地板,不久便發現了一塊中空的地板.

心的揭開了地板,尾巴迅速的爬進了黑乎乎的地洞.這時,緩慢的腳步聲已經漸漸的靠近了.尾巴心中一凜,心的蓋上了頭頂的地板.

蓋上了地板之後,尾巴並沒有就此離開.首先,他不知道這個密道通向哪里,是否安全,其次,如果這次軍隊沒有在這里搜尋到他的話,他倒是覺得藏在這個客棧會是個不錯的選擇!不管老板因何緣故幫助于他,這里都是個不錯的藏身之地!

"你去看看床底下有沒有,我去別的房間看看,時間不早了,早點搜完早點回去睡覺!唉,大冷天的偏遇上這等差事…"一個聲音嘀咕著漸漸的走遠了.

"知道了!也不知上面怎麼想的,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都不放過…"另一個聲音隨口應了一聲,然後尾巴便聽到了漸漸靠近的腳步聲.

"咦~!"那個聲音輕輕的咦了一聲,尾巴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難道他發現暗格了?

咚咚~

敲擊地板的聲音傳了過來,尾巴的額頭漸漸的騰起了無數的冷汗,右手微微的抬了起來,激勵的雷光乍然騰起.

咚咚~!咚咚!

敲擊地板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歇,可能是身材高大的原因,那軍士並沒有爬到床底下,所以一直沒有找到最里面的那塊中空地板.

但饒是如此,尾巴的一顆心也是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還真是刺激呢!比時候跟叔叔躲貓貓還刺激!

苦澀的裂了裂嘴角,尾巴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右手移到了頭頂,只要地板被揭開,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擊——在對方叫來幫手以前!

"你在干什麼呢?"遠處,先前的那個聲音傳進了房間,"走了,時候不早了,別墨跡!"

"老哥,我總覺得這地板有問題,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有問題!"那敲擊地板的軍士轉過了頭來,皺著眉頭道.

"白癡!"聽了那名軍士的話,門口的聲音低低的罵了他一句,然後緩緩的走到了那名軍士跟前,低聲道,"你個白癡!咱們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你這麼認真干什麼?"

"可是——"

"別可是了!你還真是傻得可以啊!就算你找到了那幾個人,上頭會給你什麼賞賜?最多也就幾百塊黃品妖力水晶而已!在拿到賞賜前你還得跟那三個高手中的其中一個或兩個拼死拼活!就為了一點點獎金,把命給搭上了,值得?你知道我的前幾任搭檔也就是你的前幾任是怎麼死的麼?"那後來的人低聲責備道,"拿多少俸祿就辦多少事!不該知道的就不知道!不該辦的事就消極去辦!沒人知道的事就繼續讓他沒人知道!"

"嗯!謝謝老哥提醒!"聽了那人的話,那個先前敲擊地板的軍士低低的應了一聲.

"好了,我可不想再換一個搭檔!凡是點到而止就好,就算地板有問題,也不該是咱們兩個去發現!咱們只要坐等俸祿就好!"著帶頭離開了房間,不久那個先前敲擊地板的軍士也緩緩的離開了.

聽了兩個軍士的對話,尾巴的嘴角抽搐了幾下,右手的雷光緩緩的消失了——

——這就是帝國的軍士?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這樣混吃等死的貨都有,尾巴已經徹底的拜服了!

上篇:第三十二章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寬恕    下篇:第三十四章 初入叛軍營地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