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三十九章 獲救 
  
第三十九章 獲救

"現在,你們的成就感,還留有幾分?"戲謔的著,尾巴體內的妖力瘋狂的運轉了起來,九轉玄功的強大效力畢現無遺.

望著仍舊面色蒼白的尾巴,聶明冷冷的笑了笑,"就算如此,那又怎樣!我們活著,而你死了,這就是最大的成就!"著自腰間掏出了一把匕首.

"聶高兄不是要卸去他的四肢麼?"將手中的匕首扔給了聶高,聶明嘿嘿冷笑了起來.

接過匕首,聶高猙獰的笑了,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尾巴,途中還用手中的匕首輕輕的比劃著,仿佛在思索待會怎麼下刀…

看著漸漸靠近的聶高,尾巴一臉頹然的坐在地上,心肝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再靠近些!再靠近些!)

一步,兩步,三步…

聶高距離尾巴越來越近了,而尾巴的拳頭則是越捏越緊,體內的妖力更是蓄勢待發著——他並沒有就此放棄,他還要做一下最後的掙紮!

戲謔的望著坐在地上的男孩,聶高手執利刃,仿佛一只遇到血食的禿鷹.他快意的笑著,尾巴的表很令他滿意.

終于,聶高來到了尾巴的身前,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匕首.

尾巴猛烈跳動的心髒在這一刻突然平息了,他緊捏的拳頭也送了開來,仿佛一只任由宰割的羔羊!然而,真是如此麼?

鋒利的匕首劃破空氣,發出了一聲刺骨的輕響,尾巴低著頭望著聶高銀亮的鋼靴,仿佛一具死尸.

然而,只要仔細的觀察聶高銀亮的鋼靴,明眼人會透過其中的影像駭然的發覺,尾巴的雙眼正散發著懾人的神光!

透過聶高靴子上的影像,尾巴死死的盯著飛速下落的匕首——以及聶高展現出的巨大破綻!

聶明和聶高望著已經低著頭的尾巴,輕松的笑了,最後的一絲警惕悄然消失了…

匕首自上而下的這一個刹那,對于三人來,卻是漫長無比!

當匕首距離尾巴的左肩只有毫厘之距時,原本仿佛已經認命的尾巴終于暴起了!

一個巨大的白狐虛影乍然顯現,一爪狠狠的將聶高按在了地上,然後巨爪之上雷光閃動之下,將毫無防備的聶高電得暈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之後,尾巴狠狠的吐了一口血,白狐虛影嗖的一聲縮入了體內!

迅速的拾起一旁的匕首架在了聶高的脖子上,尾巴眼神渙散的沖著遠處的聶明,開懷的笑了,"後退一里!"

聶明駭然不已,"怎麼可能!?"他怎麼也想不到,原本奄奄一息的尾巴居然還能發動攻擊!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尾巴根本就沒有抬頭,仿佛盲打一般的就擊中了聶高的破綻!

"我,退後一里!"勉強的支撐著身軀,尾巴手中的匕首狠狠的紮在了聶高的胸口!

看著一臉灰白的尾巴,聶明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隨後卻輕輕的笑了,笑聲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開懷的大笑!

看著大笑中的聶明,尾巴頹然的歎了口氣,他知道,自己賭輸了…

聶明大笑著,什麼話也沒,但卻用實際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看著來勢洶洶的聶明,尾巴輕輕的將昏迷中的聶高扔到了一邊,無力的垂下了手中的匕首.他沒有殺聶高,雖然知道對方不是好人,但是對于一個已經毫無反抗能力的人,他還是下不了手.

靜靜的躺在草地之上,望著晴朗的天空,聽著四周的蟲鳴鳥叫,尾巴突然覺得——死在這里,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狠狠的踩在尾巴微微起伏著的胸膛,聶明微微笑道,"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最後一眼吧,我給你十息的時間,表示一下對你的敬佩!"雖然敵我相對,但是對于眼前的這個少年,聶明已經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將兩個妖級的大人逼迫至斯,能不佩服麼?

"一!"聶明輕輕的數著,體內的妖力蘊量著,含而不發.同時,他的眼睛也是死死的盯著尾巴.對于眼前的少年,他已經不敢再有任何的輕視以及松懈了.

"二!"聽著聶明的數數之聲,尾巴的心里也靜靜的數了起來.

他還很年輕,他還有很多事要去做.他還沒有真真正正的抱過自己的母親,他還沒有報答叔叔的養育之恩,他還沒有對蘇雨表達自己的愛慕,他還有個可愛的妹妹,他還有一群深深肯定著他的伙伴…一連串可親的名字在腦海中緩緩的飄過——墩兒,殷天煞,草兒…

他還沒有成為妖俠!他還沒有看過青丘的風光!他還沒有做好去死的准備…

可是,他就要死了!

"三!"每一秒,尾巴都過的很充實,他貪婪的望著頭頂的每一片樹葉,每一道陽光,仿佛想要將這些帶往那虛無縹緲的冥界!

"四…"聶明望著尾巴妖力水晶一般的純潔眼眸,心靈的深處微微一軟,一股酸澀止不住的湧了上來.

"五…"咬了咬牙,聶明的眼神閃爍著,腳下的妖力瘋狂的運轉了起來,仿佛下一刻就會猛然發動將尾巴踩成肉泥一般.

(要怨就怨這個世道吧!)

聶明並沒有數"六",他已經有些不忍了,這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刹那間,腳下的妖力如缺堤的潮水,湧向了腳下瘦弱的身軀,聶明輕輕的呢喃著,"死吧!"

……

"嘭~"

尾巴雙目無神的望著天空,預期的痛楚並沒有到來…

"沒事吧?"聶月關切的檢查著尾巴殘破的身軀,輕聲的問著.

尾巴沒有回答,只是"嚯嚯"的笑著,干枯的喉嚨抖動不已.笑聲難聽以及,卻有種不出的歡快.

劫後余生的快意與欣喜,展露無遺.

"笑得這麼賤,能有什麼事?"云兒臭著一張臉,低低的咒罵著,然而目光卻時不時的瞄向渾身是血的尾巴.

"云兒!"公主責備的瞪了云兒一眼,然後亦是一臉關切的望向了尾巴.

云兒的咒罵並沒有對尾巴歡愉的心造成什麼負面影響,相反,他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原來,只是一個刹那而已.

"真正的失敗者,是那些還沒有成功就中途放棄了的人…"叔叔的話仿佛仙樂一樣,回蕩于尾巴的耳邊,經久不息…

如果那時不堅持著偷襲聶高,也許現在,他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微微一笑,尾巴輕輕的閉上了疲憊的眼睛,他雖然沒死,但是體內的傷勢卻是不輕的.

望了望懷中昏迷過去的尾巴,聶月皺了皺眉頭,"先回秘密營地再吧,他的傷很嚴重,不好好處理的話,只怕是活不了了!"

輕輕的點了點頭,望了望生死不知的聶明和聶高,公主皺了皺眉頭,然後跟著聶月緩緩地離開了…

上篇:第三十八章 贏家    下篇:第四十章 掙紮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