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四十章 掙紮 
  
第四十章 掙紮

月明星稀,四面環山的絕谷,一處隱秘的地洞.

"公主殿下,這子是誰?"一個華衣少年面色陰沉的望著不遠之處渾身是傷的昏迷少年,淡淡的道.

"他叫尾巴,曾經幫過我們."光線太暗,公主並未發現那位華衣少年臉上的陰霾,依舊細心的擦拭著尾巴背上的猙獰傷口.

"才不是呢!當時一聽到咱們的處境,這家伙就立馬跑路了,忒沒義氣…"望著公主責備的眼神,云兒的聲音越來越,但仍舊是將心里的話完整的了出來.

"原來是個貪生怕死之徒."華衣少年不屑的笑了笑,然後輕輕的坐到了一旁,一臉陶醉的望向了火光中公主完美的臉龐,"公主殿下,咱們現在處境危險以極,帶上這子只怕不妥吧."

聽了華衣少年的話,聶月皺起了眉頭,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他們現在的確已是自身難保了,根本沒有能力帶著重傷的尾巴.

"治好了他,咱們再離開."堅定的,不帶一絲猶豫的,公主仿佛命令一樣出了自己的想法.

望了望公主固執的臉頰,華衣公子撇了撇嘴,沒有反駁.

這里,公主最大,哪怕她只是一個落魄公主.

"蘇耀公子,方才我與公主前去接應于你的時候,發現四周似乎有幾股強大的氣息徘徊著,是怎麼回事?"就在這時,一旁的聶云突然問道.

聽到聶月的問話,華衣公子深處黑暗中的眼眸閃爍了幾下,然後隨口道,"估計是三公子的人吧,我從青丘趕來之時,他可是盯我盯得很緊呢!沒想到居然一路跟到了這里!唉,真該帶幾個妖俠侍衛來的,這樣一來就可以幫助公主殿下將那些妖兵安然運出了!"

到這里,蘇耀停頓了一下,然後隨口問道,"公主您真的已經將那些妖兵藏好了?那麼大一批妖兵,可別出了什麼紕漏啊!"

"蘇耀,你不該來的,這樣會將蘇放爺爺牽扯進來的."公主並沒有答話,而是捋了捋額前的秀發,輕輕的道.

"蘇耀對公主之誼,可昭日月!這種分生的話,公主以後還請不要再講了."見公主轉移了話題,蘇耀眼神微微的閃爍了幾下,裝出一臉的不渝道,"我清明府上上下下,生是公主殿下的人,死是公主殿下的魂!"

"蘇耀公子的厚愛,本宮心領了!"公主輕輕的著,繼續給尾巴擦拭起了傷口.

看著神淡然的公主,蘇耀的眼角抽搐了幾下,陷入了沉默.

"呵呵,公主對清明宮的信任亦是可昭日月的呢!當初接到公子的飛書時,公主殿下可是沒有絲毫猶豫就帶著我們去接應于您了呢!"見氣氛尷尬不已,云兒呵呵一笑道.

"哦?是嗎?"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蘇耀驚訝的道.

"當然咯!若不是中途遇上這個半死不活的子,也不會讓公子您等如此之久的!"云兒著,噘著嘴,瞥了瞥仍自昏迷不醒的尾巴.

"呵呵!公主如此厚愛,我蘇耀定當已死相報——"聽了云兒的話,蘇耀的心仿佛瞬間就大好了起來,當下便表起了忠心!

"水…水…"就在這時,一個微弱的聲音打斷了蘇耀的話頭,尾巴干枯的嘴唇一開一合的呢喃著.

急忙打開了身邊的水袋,公主心的扶起了尾巴,將水袋口放到了尾巴干枯的唇邊.

咕嚕~咕嚕~

感受到唇邊的濕潤,尾巴本能的吮吸了起來.

良久,尾巴停止了吮吸,睫毛微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多謝公主殿下救命之恩!"喘著粗氣,尾巴微微的扯了扯嘴角,仿佛一個燦爛的微笑.

"救你的人可不是我哦!是聶月將軍呢!"微微一笑,公主指了指一旁假裝沉默的聶月道.

尾巴艱難的抬起了頭,望了望板著個臉的聶月,咳嗽了幾聲道,"多謝將軍救命之恩!"

"哼!"聶月沒有話,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拔出了自己的佩劍,擦拭了起來.

"對了,你不是逃出去了麼?怎麼又回來了?而且還搞成這副模樣?"望著遠處板著個臉的聶月,公主苦笑著,輕輕的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

聽了公主的問話,尾巴深深的苦笑了起來,當下便將自己的經曆講了一遍,對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尾巴可不會隱瞞什麼.

聽了尾巴的敘述,其他人還好,蘇耀卻是冷冷的拔出了佩劍,指向了尾巴.

"你干什麼?"公主大驚,連忙張開了雙手,擋在了尾巴身前.

"公主殿下,您要維護這個叛軍同黨?"蘇耀陰沉著臉,毫不客氣的道.

"他不是叛軍同黨!他並沒有加入叛軍!"公主皺著眉頭道.

"一面之詞,何足信哉!?"蘇耀大喝一聲道,劍尖仍自指著公主背後的尾巴.

"蘇耀公子,放下你的劍!"就在這時,聶月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否則,我會將你的行為,當成是對公主的脅迫的.後果怎樣,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聽了聶月的話,蘇耀咬了咬牙,心不甘不願的放下了手中的長劍.聶月在此,他可不敢放肆.

"以後,我不希望看到你對著自己人拔劍!"輕輕的著,聶月無事人一樣的擦拭起了自己的佩劍,只是原本平靜的眉梢卻深深的皺了起來.

"尾巴,你以後可得離那些叛軍遠點,否則…否則戰場之上,我們是不會留的!"眼見著蘇耀收起了佩劍,公主輕輕的舒了口氣,咬了咬唇,轉向了身後的尾巴,嚴肅的道.

望著公主關心的模樣,尾巴苦澀的笑了笑,然而卻並沒有點頭,而是沉重的搖了搖頭,"對不起,公主殿下!我做不到!"

尾巴不願意欺騙公主,草兒他們是尾巴的救命恩人,同時也算是擁有著強烈羈絆的伙伴,他不可能因為公主的關系而疏遠他們!

聽了尾巴的話,蘇耀的手再次按到了劍柄之上,而聶月更是虎目怒睜,憤怒的望向了尾巴.

"忘恩負義之徒!"云兒更是漲了臉,直接罵了出來.

公主苦口婆心的為尾巴好,卻遭到了尾巴不識好歹的拒絕,臉色亦是難看了起來,"他們都是叛亂之徒,企圖顛覆我青丘狐國,都不是什麼好人!你何苦要和他們糾纏不清?就為了報答救命之恩?可是不是已經報了麼?"

"好人和壞人,我分得比誰都清楚!"聽到公主草兒他們不是好人,尾巴皺了皺眉頭,帶著一絲惱火道.

"那就是我們都是壞人咯!?"聶月憤怒的拍了一下身邊的石桌,大吼道.堅硬的石桌轟然而塌,化成了碎石!

看著憤怒的眾人,尾巴深深的歎了口氣,"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哼!那些叛逆之人是好人和我們是壞人,有什麼差別?"云兒漲了臉,得理不饒人的怒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尾巴艱難的咳嗽了幾聲道,"他們是好人,你們也是好人,只是你們所站的立場不同而已."

聽了尾巴的這句話,其他人的臉色才好看了一些.當然,除了蘇耀以外.然而,蘇耀雖然面色難看,卻並未發表任何意見.

"既然如此,那我問你,如果有一日我們與你的那些叛軍朋友狹路相逢了,你站在哪邊?"輕輕的吸了口氣,公主一臉嚴肅的盯著尾巴,一臉期待的問道.

"我會盡力阻止你們兵戎相見的!"苦澀的笑了笑,尾巴堅定的道.

"那如果我們已經兵戎相見了呢!"顯然,公主對于尾巴的回答很不滿意.

沉默,良久的沉默…

尾巴很為難,苦著臉,呆呆的望著公主那仿若星辰一般的眼眸.

"你會幫他們對不對?"公主一臉沮喪的歎了口氣道.

不忍心面對公主失望的眼神,尾巴深深的低下了頭,良久,才緩緩的抬起了頭,眼神閃爍的道,"我會幫他們,但是我也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們!"

"混賬!"聶月憤怒的吼了一聲,走出了地洞…

望著聶月漸漸消失的背影,尾巴羞愧的低下了頭.雖然羞愧,但他卻並不後悔,他所所講都是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冷冷的哼了一聲,蘇耀亦是黑著臉走出了地洞.

"對不起,公主…"深深的低著頭,尾巴的內心掙紮不已,最後只是輕輕的吐出了這樣一句話.

"你就只會對不起嗎?就算是騙我一下,也不行嗎?"公主委屈不已,即便知道了尾巴和叛軍有所交集,她也不曾放棄過他,可得到的卻是一句"對不起".

緊緊地捏緊了拳頭,尾巴猛然間堅定的抬起了頭,"我一定會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的!一定有辦法讓你們和平共處的!"

聽了尾巴的保證,公主微微好受了些,苦苦的歎了一口氣,"世上,又哪有這樣兩全其美的好事?叛軍和我帝國大軍又怎麼可能和平共處?"

尾巴沒有再什麼,只是緊緊的捏緊了拳頭.

事在人為,不試試,又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到?

上篇:第三十九章 獲救    下篇:第四十一章 准備逃離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