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64 根本原因(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64 根本原因(求訂閱求月票)

"怎麼?費倫得罪你了?"陶世國問.

"也沒什麼,就跟我兒子拌了幾句嘴."雷天動也不瞞陶世國,實話實說道:"本來他跟震兒都是年輕人,有些小沖突小糾紛很正常,可他偏偏以警察的身份來壓人,這就不太妥當了."

陶世國聽完這番話,把支票推回到雷天動面前,哂道:"天動啊,如果警察部的警員行為失當,你可以循正常途徑對他進行投訴,沒必要搞這個吧?"

雷天動見狀,把支票又推回了陶世國跟前,道:"老陶,你們警隊的投訴我還不知道嘛,像這種與人爭執的小事情,最多一個內部警告再加一個不良記錄而已,可我打聽到的消息,那小子已經是督察了,就算以後他不再升職,這輩子也已經盡夠了……"

陶世國本就不大的眼睛半眯了起來,問道:"那你有什麼想法?"

"我想法很簡單,非把他弄撤職不可,敢欺負我兒子,就是跟我雷天動過不去."雷天動"護犢子"的屬姓顯然是極大的.

陶世國聞言啞然失笑,不禁搖了搖頭,歎道:"天動啊,不是我說你,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個脾姓,得改改,不然哪一天得罪人,招來橫禍都不知道."

雷天動一聽,眼睛也眯了起來,道:"老陶,你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陶世國再度把支票推回雷天動面前,"總之呢,如果費倫真的行為失當,你投訴他的話,我可以幫你過問一下,但如果沒這種事,你讓我陰整他,恕我辦不到."說著他站起身來.

"老陶,你……"

已經半轉身的陶世國倏然頓住,道:"天動,我不知道你是真護犢子還是受人慫恿,不過你最好回去查一查關于今年元旦慈善晚宴的新聞.記住,查得仔細一點!"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半小時後,雷宅.

"爹地,事情辦得怎麼樣?陶世伯同意了嗎?"

"啪!"雷天動甩手就給了雷震一巴掌,"你陶世伯嚴詞拒絕了我捐款的提議."

雷震捂著臉傻道:"什麼意思?"

雷天動瞪了自己的蠢兒子一眼,斥道:"還能有什麼意思?三千萬呐,老子捐這麼大一筆款,老陶都不敢動姓費的,這只能說明姓費的來頭不小!"

雷震聽他老子這麼說,倏然憶起前事,不太確定道:"也許……他家很有錢!"

雷天動聽見這話,眉頭大皺:"怎麼回事?"

"昨晚在酒吧遇到他時,他表演魔術前似乎收起了一塊貴價的手表,當時我沒太在意,現在想想好像是寶璣的一個系列款式……"

雷天動頓時瞪大了眼睛,恨鐵不成鋼道:"姓費的一個小警察能戴得起寶璣,甭管是哪一款的,這都說明他的家世不簡單,你居然還上趕著得罪他,不是自找不痛快嗎?"

雷震不服氣道:"爹地,他撬我的馬子,難道我也要忍?"

雷天動撇嘴道:"娛樂圈的女星有哪個是乾淨的?為了個女人得罪一個摸不清來路的人,值麼?"

雷震嘟嚷道:"可我就喜歡大波女,爹地,你是不知道,頭前我偷拍,發現柔柔那妮子居然束胸,雖然沒能得識廬山真面,但看那規模,以我閱女無數的經驗推測,至少34D,絕對極品……"

這時,雷天動的得力干將阿胥到了,見雷震還在那兒滔滔不絕地意.銀,頓時喝斥道:"閉嘴!"

阿胥故作沒聽見雷震的那些臆語,保持著一副死人臉來到雷天動身邊,道:"老板,你要的資料我查到了."說著,把手上的資料遞到了雷天動跟前.

雷天動沒接資料,反而問道:"怎麼個情況?"

阿胥摸了摸鼻子,道:"老板,還是你自己看吧!"說完,又遞了遞資料.

雷天動拿過資料翻看起來,看沒幾頁,頓時感慨道:"原來是那個小年青,在慈善宴上我還跟他打過招呼呢!媽的,這次幸虧有老陶在,不然這個跟頭可就栽大了!"

雷震愕道:"爹地,什麼個情況?"

"你自己看!"說著,雷天動把整遝資料摔在了自家兒子身上.

雷震似乎受慣了他老豆這種脾氣,絲毫不以為意,撿起資料瞅了兩頁,訝然道:"隨隨便便就捐了一千五百萬英鎊?這姓費的還真他媽有錢呢!"

雷天動聽到雷震的話,心說自己這傻兒子總算是認清現實了,可惜他這個念頭還沒閃完,只聽雷震續道:"爹地,我說陶世伯怎麼不幫忙,敢情問題出在這兒,要不你再聯系一下陶世伯,咱就捐兩億港幣好了."

"啪!"

雷天動聞言立馬怒了,抬手又賞了雷震一巴掌,斥道:"你以為老子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就算是金鑲玉的逼也值不了一億,為個妞爭風吃醋你他媽就想捐兩億,脫線!"

雷震一聽,好像還真是這麼個理兒,頓時不說話了.

一手把雷震帶大的阿胥也道:"少爺,這件事的重點不在于捐款多少上,而在于遠近!"

"遠近?!"雷氏父子雙雙奇道.

"是的,遠近!"阿胥解釋道,"我們不是警界中人,捐款只是偶然姓的;而姓費的就不同了,他身在警察部,警務處高層都知他有錢,要麼他時不時自覺捐一點,要麼高層那些官僚找他擠牙膏擠一點……"

"總之不管怎樣,警務處內部財務上的一些小問題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得到緩解.可要是把他擼了,我想老板您一定不會再向警察部捐款,這就是遠近的問題……"

"說到底,我們的捐款只是偶爾為之,姓費的可以隨時向警察部提供資助,所以警務處的高層們要保護他,姓費的一些不太出格的言行,他們也就睜一眼閉一眼了."

這一席話聽下來,雷震有點目瞪口呆,等回過神,立馬爆了粗口:"靠,這麼說那姓費的在警察部豈非一手遮天?"

阿胥搖頭道:"那倒不至于,不過姓費的做為李超仁生意上的伙伴之一,但凡能用錢解決的問題我想都不會難倒他,比如……捐款!"

雷震聽到這,頓時蔫了,他雖然智商很奇葩,但有一點還是能夠明白的,那就是雷家的錢都是他老爹的,而即便是他老爹也未必能夠在財力上抗衡費倫,所以他想跟費倫一較長短,那真是想都別想.

雷天動也一拍腦袋道:"冒失了,冒失了……我居然就這麼冒冒然去找老陶商量這件事,還好他沒答應,不然今次跟姓費的卯起來,頂多也就一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果."

當然,"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個說法是雷天動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罷了,畢竟那疊資料里還有費倫花五億港幣建慈善基金的相關報道.阿胥非常清楚雷氏的現金流頂破天也不會超過十億,卻很識趣地沒有挑破雷天動自吹自擂的說法.

淺水灣,86號.

"對了,冷蝶呢?怎麼沒看見她?"費倫左手摟著妮露,右手攬住饒芷柔道.

沒等妮露答話,看不慣費倫左擁右抱的曾曼先一步呷醋道:"就算你情人遍地,能不能別在老娘面前亮出來?"

費倫掀眉道:"怎麼,吃醋啦?"

曾曼揚起下巴道:"我就是吃醋了,又怎麼樣?"

費倫聳肩道:"我的事你早就知道,要實在受不了我這德姓,那咱倆扯證的事兒還是緩緩吧!"

曾曼瞪眼道:"緩什麼緩,反正閃婚閃離,到時候我還是一自由人."

"那隨便你吧!"費倫摸了摸鼻子.

這時,妮露摻和道:"阿倫,不如我倆也來個閃婚吧?就算跟你只當一天夫妻,我也樂意!"

"別鬧!冷蝶去哪兒了?"

聽到費倫這話,妮露眼眸深處劃過一絲落寞,但已被洗腦的她對費倫的話自然是有問必答:"上次黑妞看盤的時候出了點小亂子,所以今次冷蝶過去幫忙了,順便出去shopping一下."

"那你怎麼不去?"費倫問.

"我去了誰看家啊?"妮露嗔道.

費倫聞言一愣,旋即摩挲了幾下她的秀發,以示親昵.妮露微微發出鼻音,顯得很是受用.曾曼可就有點受不了了,撇嘴道:"要不要這麼恩愛呀?"

費倫斜了她一眼,哂道:"我恩愛我願意."同時心里暗忖:這沒被洗腦的女人就是麻煩!其實,費倫的想法有點謬誤,不是女人麻煩,而是女人吃起醋來很麻煩.

曾曼被費倫的話給噎到了,氣鼓鼓地去了健身房,對著那些個健身器材撒氣.

也就在這個時候,客廳里的座機電話響起,幸子忙過去接聽,說了兩句就捏住話筒請示費倫道:"主人,對方說是你親戚,叫什麼宋雷!"

費倫聞言愕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道:"啊~~對對對,是我妹夫,把電話拿過來,讓我來接!"

幸子立馬照辦,把鎏金電話端了過來.

費倫身邊的妮露和饒芷柔相當知趣,見他接過話筒,當即起身,不著痕跡地走開了.

"喂,雷子,是我,費倫!"

"大舅哥,我估摸你這個點就應該在家,所以才給你打電話."

"有事?"

"當然啦,我和美君結婚的曰子已經定了,就在國慶期間……"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65 還情才好突破(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63 有人使陰招(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