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60 奇葩的主意(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60 奇葩的主意(求訂閱求月票)

"……當心以後雙腿並不攏."

這話當真把饒芷柔嚇了一跳,她可還想混娛樂圈,這差點才20歲的年齡,怎能讓人看出她不是處女來.

不得不說,娛樂圈從來就是夠亂的地方,所以男男女女之間的八卦也就特別多,甚至于研究玉女掌門,或某個出位的女星到底是不是處女的方法也特別多,其中一條就是看"腿".

當然,不是看女藝人的腿長得漂不漂亮,而是看她能否並攏雙腿,兩腿之間的中縫是叉得很開呢還是能夠閉攏.

這一點,饒芷柔有聽別的藝人八卦過,而且她還知道,有的女人一旦被男人上過,無論走路,站立兩腿都再也無法嚴絲合縫地並攏,實在有損形象.

好在饒芷柔覺得慶幸的是,她走的並非玉女歌手的形象,不然經過與費倫的盤腸大戰,即使她雙腿能並攏,恐怕也會讓人從身形體態上看出破綻來,畢竟圈內眼光毒辣的咸濕佬不少.

饒芷柔正胡思亂想間,費倫已調節好水溫,將她橫抱而起,放進了沒被排泄物汙染的浴缸中,用花灑在柔妞美好的嬌軀上開始了清潔工作.

不過即便饒芷柔已經成了費倫的女人,他在幫忙清洗那些粘在饒芷柔肌膚上的黑垢時也沒有絲毫輕手,因為用勁輕了,根本搓不下來這些人體里經年沉積下來的毒物.

饒芷柔的肌膚經過這次伐毛洗髓已變得晶瑩剔透,在費倫大力的搓揉下很容易就泛起了粉紅色澤,一些被搓得狠一點的地方,更有點紅腫起來.

可饒芷柔卻絲毫不覺費倫用力過猛,反而一臉的享受,半闔著美眸,時不時低吟兩聲,小嘴里呢喃道:"唔……輕點……"

此時,在浴室外等了近兩個鍾頭的曾曼一邊看顧睡得很死的柳香瑤一邊腹誹不已,暗忖:那死流氓在里面待了恁久,到底在搞什麼啊?不會在跟柔柔玩後庭花吧?

想到這里,曾曼就再也穩不住了.這麼多年來,她除了才上大學那兒被人騙色失身之外,對男人就有了抵觸,在生活和工作上幾乎從來都會與男人保持一定距離,但這個小秘密尋常人看不穿罷了.

今次被費倫"強"上後,曾曼內心深處並沒有產生與其他男人近距離接觸時那種抵觸情緒,相反還有點依戀的感覺,頭一次對男人抱有這種感覺的曾曼不可抑制地心系著費倫的一舉一動.

終于,包裹著浴巾的曾曼忍不住推開了浴室門,但一進門,她就掩住了瓊鼻:"哇~~好臭!"

一種比大糞更臭的氣味充斥整個浴室,曾曼敢肯定費倫已玩弄過饒芷柔的後庭花了,但她心里的第一個感覺竟然不是惱羞成怒,反而有些埋怨自己在費倫面前放不開,被更開放更大膽更年輕的饒芷柔在房事上占了先機.

浴室內本來很靜謐,正享受費倫搓揉的饒芷柔卻倏然聽到一句"好臭",這將她從癡迷沉醉中拽了出來,下意識忽略的嗅覺也即時打開:"咳,咳……真的好臭!"

不得不說,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明明能聽得進去的話,在某些特定狀況下會充耳不聞,明明能聞到的氣味,在沉醉臆想中也會自動忽略.

正在饒芷柔身上搓個不停的費倫聽見曾饒二女前後腳喊臭,不禁旋然一笑,玩味道:"傻妞,你鼻炎麼?現在才聞到臭味.照理說不應該啊,伐毛洗髓能把鼻炎這種小毛病祛除的."還好他說話聲不大,背後還有一段距離的曾曼沒聽清"伐毛洗髓"這幾個字,不然又是個事兒.

饒芷柔睜開雙眼,已徹底洗白的臉蛋上泛起了紅暈,羞道:"費大哥,你別笑了好不好?人家好難為情的."

"好好好,不笑你!嗯,差不多洗完了!"說著,嘴角含笑的費倫從浴缸中橫抱起饒芷柔,踏著滿地的糞水來到門口,將她放在門外乾淨處,"自己站穩了!"又沖曾曼道:"曼兒,柔柔剛破了身,你小心點扶她去休息吧,這里我來清理就成!"

曾曼聞言,好險沒發作,扶過等于是自己契妹的饒芷柔,嘴上終忍不住挖苦了一句:"清理惡臭?喲,咱們的費大富豪也能干得了這種髒活累活,不簡單呐!"

饒芷柔聽見這話,更加羞不可已,聲若蚊呐般叫道:"曼姐!"

費倫更是惡瞪了她一眼,回身就把浴室門"嗙"一聲關上了.

曾曼突然感到無比後悔起來,咬著嘴唇,心中打定主意很快回來幫忙,遂扶了饒芷柔到床上躺下,又替她蓋上薄毯,囑咐道:"柔柔,你先休息休息,我去看下瑤瑤."說完便退出了臥室.

饒芷柔並沒有懷疑曾曼的話,人卻很亢奮,根本睡不著,這時候她在發現,除了下體仍傳來余傷裂痛之外,身體的其他部位並沒有房事後的疲累感覺,反而相當有勁,活力充沛.

"嗯?"

赫然,饒芷柔發現天花板上有只不知名的小蟲迅速爬過,鑽進了板與板的縫隙之間,可就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她竟連小蟲身上的觸須都看清了,而且色彩鮮明,特別富有層次感,實在是不可思議!

"不是吧?"饒芷柔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眼花了.要知道,她的視力在零點八左右,有輕度的近視,稍微隔遠點,看哪個男人都是帥哥,怎可能看到小蟲的觸須?

偏過頭,饒芷柔看向牆上貼的海報,居然把海報左下角印刷公司留下的用八號字印的公司網址看了個一清二楚.問題是,床和海報的距離在四米以上,想看清八號字遠比隔五米看清視力表上二點零那一行難度大多了.

"我的視力恢複了?不,不止恢複那麼簡單,我的視力可以媲美飛行員了?莫非是伐毛洗髓的功效?"饒芷柔想到這兒心里一陣激動,對費倫更是愛意滿滿.

曾曼出了臥室,瞥了眼在沙發上睡得熟透的柳香瑤,徑直回到浴室門口,伸手敲門.

"誰?"門內傳來費倫的聲音.

"我,可以進來麼?"曾曼邊探問邊推開了鎖壞掉的浴室門,只見費倫正杵在浴室當間,扯著冷水管一邊沖洗身體一邊把地上的黑垢糞水往下水口沖.

曾曼趕緊上去,不由分說地抓住水管,道:"還是我來吧,你去浴缸你窩著!"

費倫橫她一眼,道:"用不著……另外,我也不需要一個女人來對我發號施令."說完,目光更落在了曾曼拽水管的手上.

曾曼聞言一僵,沉默了幾秒,倏然道:"阿倫,我喜歡你!"

費倫聽了這話,露出一個很誇張的驚訝表情,攤手道:"那又怎樣呢?"

曾曼咬了咬櫻唇,道:"我想跟你在一起."

費倫瞪大眼睛,很無語道:"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沒必要因為這陰差陽錯的一夜情就鬧到死纏爛打的地步吧?"

"你說……一夜情?"曾曼的美眸中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還能是什麼人?中了媚藥的女人唄!"費倫聳肩道,"你不會因為我好心施救就訛上我吧?再說了,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一些,那些個女人都是沒名沒份的跟我,你還想摻和進來麼?"

曾曼立馬梗著脖子道:"她們可以沒名沒份的跟你,為什麼我不可以?"

聽到這話,費倫無語問蒼天……呃,問天花板,好半晌才道:"可問題是,古精靈她們幾個跟你不同,她們的社交圈子很小,家里人不是都死光了就是老年癡呆,而你親朋好友應該不少吧?"

曾曼聞言一窒,同時芳心里暖暖的,因為費倫也在為她著想,旋即下大決心道:"大不了我和你明天就去領結婚證,下個禮拜就離婚,這樣一來,你就是我前夫,以後我們再在一起別人最多以為是舊情複燃,起不了什麼八卦."

費倫愕道:"你瘋了吧?這麼奇葩的主意你都想得出來?"

曾曼的眼神堅定不移,死盯著費倫道:"你就說你同不同意吧?"

"再說吧!"費倫沒有給予正面回答,只是繼續沖洗著地板.

曾曼眼珠一轉,用起了激將法,冷笑道:"你不會是怕我通過結婚分你的家產吧?"

費倫深知夫妻之間分家產那也得看婚前財產協議是怎麼規定的和結婚的年限,所以根本不受曾曼的激,不豫道:"你不說要幫忙嗎?先把浴室這里清洗乾淨可好?"

曾曼聞言,反而心頭一喜,知費倫已多多少少認可了她的提議,頓時俏皮地吐了吐舌頭,嗔了費倫一眼,搶過他手上的水管,就開始干活,一邊沖水她居然還一邊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絲毫不介意浴室里仍未消散的臭味.

費倫見狀,不禁失笑搖頭,窩進浴缸里,扯過花灑,開始洗白白.

曾曼顯然不是什麼好吃懶做的女人,沒用多長時間就將地板沖洗乾淨,還將那幾塊浸過糞水的浴巾全籠進了垃圾袋中紮緊封好.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61 夜話(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楔子 消亡OR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