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08 拜師無門  
   
正文 008 拜師無門

此時此刻,費倫的眼中充斥著瘋狂的殺意,但在他扯掉面巾的同時,眼神便恢複若常,臉色冷峻道:"madam,希望你遵守之前的約定."又微微偏頭,沖任高峰道:"任SIR,我先告辭了."說完,他放下槍,剩下的飯也不吃,徑直走掉了.

謝亦欣想叫住費倫,可氣還沒喘勻的她剛張嘴就爆出一通干咳,呼吸極為不暢,哪還能出得了聲.

老任趕緊扶她坐下,關心道:"傷得怎樣?我看看."說著就想去拖謝亦欣的傷手.

謝亦欣忙往後縮,訕笑道:"峰哥,不用看了,我回去擦點藥酒就好了."

任高峰卻把她逼到牆角,強硬地去拽她的手,嘴里還道:"若非我死去的老爸跟你老爸是換帖的兄弟,我才懶得管你!"這話要是讓費倫聽見,絕對會把他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搞半天這兩人是一頭的啊!

等拖過謝亦欣兩手一瞧,任高峰嚇了一跳,只見謝爆妞的手腫得跟豬蹄似的:"靠,怎麼腫得這麼厲害?阿倫這小子也真是,都不知道留手."

謝亦欣怯怯道:"峰哥,其實這事不怪他的."

"我又沒說怪他,怪只怪你自己太自以為是."老任撇嘴道,"真以為我的眼光當假的?早跟你說了費小子厲害透頂,你偏要試一試,這下好了吧?看你周末回家怎麼跟謝叔交代!"

謝亦欣一愕,旋即笑道:"不怕,我手的骨頭沒問題,離周末還有幾天,應該能消腫."事實上,如果不是費倫收了力,此刻她的手骨恐怕已經碎成渣了.

老任趕緊取來藥酒,替謝亦欣擦上,然後揉散,疼得她呲牙咧嘴:"嘶……峰哥,你輕點!"

任高峰冷哼道:"現在知道叫疼了?早干嘛去了,真是不聽老任(人)言,吃虧在眼前!"

謝亦欣撇了撇小嘴,道:"矮油,峰哥,你怎麼跟我老爸一樣嘮叨,難怪小亮和晶晶吵著要住校了."

"啪!"神色不豫的老任拍了謝亦欣的傷手一爪,道:"擦好了!"

"哎喲!"謝亦欣痛叫一聲,立馬以另一只傷手捂住被拍的手,嘟嚷道:"什麼嘛,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任高峰瞪了她一眼,道:"就你貧,難怪謝叔謝嬸要忙著幫你張羅婆家!"

"我才不要嫁呢!"謝亦欣撅嘴道,"對了峰哥,你說那個費倫這麼厲害,他到底是怎麼練的?剛才他卡著我脖子的時候,我真覺得自己就快要死了!"

任高峰搖頭道:"他怎麼練的我不清楚,不過我看得出來,剛剛的比試他沒出盡全力."

謝亦欣聽得眼前一亮,幻想道:"要是我能學到他一半的本事,就能夠大殺四方了!"

"聽你的意思,你想拜小費為師?"老任掀眉道.

謝亦欣小下巴一揚,道:"怎麼?不可以嗎?我這麼年輕貌美的徒弟他打著燈籠也難找."

"你年輕?你大他好幾歲好不好?"老任翻了白眼,"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省什麼省?姑奶奶決定了,就要拜他為師!"謝亦欣皺著瓊鼻道,"明天我就去找他."

任高峰不得不提醒道:"喂喂,莫非你忘了比試前的約定?在校期間不得搔擾他!"

謝亦欣強詞奪理道:"我沒想搔擾他,我找他拜師算正事兒!"

老任無語凝噎,在謝亦欣打算離開時,還不得不提醒道:"記住,不許透露你跟我的關系."

"知道啦,峰哥!"謝爆妞大咧咧地回了一句,出門而去.

翌曰,當謝亦欣興沖沖地找上費倫時,卻被當頭潑了盆冷水.

"拜師?抱歉madam,我沒有收徒弟的打算!"費倫漠然道,"還有,你謊稱有公事找我,可說的卻是私事,我想你已經搔擾到我了,看來這年頭連madam說話都是可以當放屁的."

"你……"謝亦欣氣結.

"如果madam沒有別的事,我想我該去上課了."費倫扔下這話,絲毫不在意謝爆妞的臉色,施施然走掉了.

謝亦欣卻沒敢追上去繼續糾纏,說實話,經過在老任寢室的一戰,她對費倫是既崇拜又敬畏,更兼一絲愛慕,感到費倫有點煩她,便不想再給對方壞印象.回過頭,謝爆妞更是按照約定讓費倫直接免修了槍械訓練課,為此她還在警校領導面前據理力爭了一番.

不過私底下,謝爆妞的小心心里也頗為不忿,因為費倫並沒有像對任高峰那樣對她,憑什麼老任說免修,他事後就主動免除,還成了朋友,而她就不行.

有鑒于此,並沒死心的謝亦欣打算走迂回路線,周末回去向她老爸求救.可惜在那之前,她還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必須得處理好,不然恐怕就要被調去文職了.

無他,謝爆妞被費倫拍腫的手在擦了兩次藥酒後已經開始消腫了,但她被卡過的脖子一覺起來之後竟出現了皮下瘀血,好幾個手指印在她頸項間印著,要是不想辦法弄掉,回了家,眼光毒辣的謝SIR一定會發現的.

而沒了謝亦欣的搔擾,槍械免修的費倫倒是過得輕松加愉快.這幾年在美國,他又吸收了兩個光團,"計算機技術精通及經驗"和"玄元金鍾罩(殘)".至此,費倫隱戒中就還剩下四個光團了,其中三個是在關鍵時刻救命用的,而第四個則是包含有一些雜家知識的光團.當然,這里的雜家並非單指古代雜家或考古文史方面的知識,也包括一些初級的外星科技.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玄元金鍾罩的殘本,實際上全套的玄元金鍾罩功法稱為玄金功,並非達摩所創,乃上古內丹功法一脈,共分十二層,在輪回空間中被列為A級,但費倫用一項S級能力所兌換來的玄金功僅有前兩層功法,可謂殘得不能再殘,這才在當時被主神劃入了兌換清單,成為了眾多不入品級的雜牌功法之一.

費倫當時之所以兌換此功法,不僅是因為它是唯一一部脫胎于A級功法的殘篇,更關鍵處在于玄金功前兩層"丹氣初生"和"通脈護器"對他本身的作用不小.

費倫要的就是護持髒器.畢竟只要是正常人,他的筋肉強度就會高于髒腑,雖然主神的六圍屬姓強化是全方位的,但僅有一百點,而之前刺客"費倫"的身體,費倫可不認為他的髒腑強度會跟外在的筋肉一樣.

丹氣初生,譯為"意守丹田,誘生氣感",這一層,費倫在去年中秋就已功得圓滿.可惜進入第二層後,他的功法就始終停滯在"通脈護脈"的階段,而利用內氣護持髒器的狀態始終無法達成.

沒了爆妞搔擾,免修了槍械課的費倫多出許多時間,所以他一有空就窩在寢室里打坐練氣,倒也清靜自在.至于話癆易立,在摸清了費倫的脾氣後,每天不到熄燈前半小時基本不回宿舍.而人一旦有事可做,或者說有了目標,時間就會過得特別快,整個禮拜晃眼就過,到了周末,費倫照例去任高峰的寢室蹭吃蹭喝.

與此同時,謝亦欣回到了位于半山的家.不得不說,謝爆妞的家世的確不錯,她父親是HK警隊的重要人物自不必說,她老媽也是一家市值近十億港幣規模的公司主席,所以她們家才住得起半山豪宅,即便這樣,豪宅也只是空中樓閣,一套價值五千多萬四百平出頭的躍層而已,好在半山這個地方多是這種高層豪宅,倒也不顯寒磣,反而讓絕大多數港人羨慕.

因為是周末,知道女兒要回來,所以謝季泉和謝宋麗貞都在.謝亦欣剛打開家門,一直等在客廳的謝母就扯著嗓子喊道:"劉媽,快把蓮子銀耳湯給欣兒端來!"

謝亦欣趕緊湊過去,在母親身邊坐下,道:"媽,你這麼忙,我都說了你不用每個周末都等我."

宋麗貞本人儀態端莊五官秀麗,但飛揚的眉角帶出她略顯凌人的氣質,聽了女兒的話,她臉上難得露出了和藹之色,微笑道:"乖女,正因為媽忙才要等你,不然真忙起來,恐怕一個月都難得見到我的囡囡一次呢!"

謝亦欣秀美微蹙道:"媽——我不小了,你怎麼還叫人家囡囡?"

"好好好,我的乖囡囡長大了,該嫁人了!"宋麗貞掩嘴笑道.

謝亦欣聞言扭了扭身子,不知怎地,費倫帥氣冷峻的面孔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竟難得沒有反駁平時她最反感的婚嫁問題.

有道是,知女莫如母,宋麗貞立刻就覺出了謝亦欣的不對勁,奇道:"咦?囡囡,你今天是怎麼了?竟然沒反對談婚論嫁,莫非有意中人啦?"

"媽,你在胡說什麼呢?不理你了!"謝亦欣一邊嬌嗔一邊暗自嘀咕,"八字都還沒一撇呢,也不知那家伙怎麼看我."幸好她不知道,要是讓她知道費倫對她的感官跟路人甲沒什麼分別的話,恐怕會氣得跳腳.

"哈,看來我的乖女真有意中人了,跟媽說說,是哪家的公子啊?"宋麗貞擔心女兒親事的心瞬間上來了.

"媽,我都說了沒有了,你怎麼不信啊?"說到這,謝亦欣開始轉移話題,"對了,爸呢?我找他有事兒!"

這時,一抹渾厚的男聲從樓梯上傳來:"有什麼事兒比我女兒的婚姻大事還重要啊?"

(親們,票,票,票,收藏,收藏,收藏!);

上篇:正文 007 兩樣一起比     下篇:正文 009 爆妞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