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15 少了些東西  
   
正文 015 少了些東西

柔聲女醫師用她異常漆黑的眼珠盯著費倫看了足足有兩秒鍾,才道:"不行!"

對方再次的否決搞得費倫有些火大,但規矩如此,他不得不耐著姓子解釋:"要是你不放心,我戴手套,穿保護衣,你們兩個人四只眼在旁邊盯著我總成了吧?"

柔聲女醫師仍搖頭道:"不行,我現在的工作是檢驗這九具尸體,然後寫出報告."

費倫不豫道:"醫生,我頂多耽誤你十分鍾,這也不行嗎?"

"不行,現在我要工作了,請你出去."柔聲女醫師堅持道.

費倫終忍不住道:"我看尸塊是為了破案,找出線索為受害人伸冤,你這女人怎麼這麼軸啊?"

"軸?什麼意思?"女醫師的柔聲開始變得銳利.

"是好話,頂頂的好話!"費倫屑笑著豎起了大拇指.

女醫師若是還看不出費倫在嘲諷她的話,就真是個白癡了,正想發作,法醫部的副主管推門而入,道:"曾曼,這位是?"

被叫做曾曼的女醫師微蹙秀眉,剛想說話,費倫搶先道:"這位SIR,我是港島總區重案組見習督察費倫,想看一看山馬村碎尸案送來的尸塊,當然,僅只是看一看!"

副主管三十好幾的樣子,西裝革履,一副成功男士的派頭,他先瞥了眼費倫夾在胸口上的證件,才稍露豫色道:"費SIR,我是法醫部的副主管吳蘊博,如果你真是只想看一看的話,我並不反對,請跟我來吧,尸塊不在這里."

"多謝!"費倫喜道,臨走前還不忘朝曾曼投去略略得意的一瞥.不過出門時,他隱隱聽到矮個女護士牢搔道:"曾醫師,這都什麼人啊?"

來到一間稍小一點的檢驗房,吳蘊博道:"費SIR,鑒于山馬村案的檢測還沒有來得及做,你提的要求已經踩線,所以在看尸塊前,你必須簽字聲明;還有,整個過程我們需要錄像,並請多一位我的同事見證!"

費倫微愕,旋即道:"沒問題,應該的."

吳蘊博馬上抄起內線電話,摁了個號碼道:"昱晨,過來我這里一趟."擱下電話後,他又從抽屜里拿出張表格,"費SIR,請填表,然後把聲明和簽字留在備注欄."

等費倫把表填好,一位身穿白大褂儀表堂堂的男醫師正好推門而入.

吳蘊博適時道:"昱晨,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港島重案組的見習督察費倫,費SIR,這位是我同事,法醫部主任醫師張昱晨."

費倫當即和張昱晨兩手相握,互道:"你好!"

之後吳蘊博把費倫的要求說了一遍,張昱晨臉色微變,直到吳蘊博展示了費倫的聲明,這才稍霽,卻對費倫鄭重其事道:"費SIR,在看尸塊前,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一定一定不可以接觸尸塊,也不得在期間打噴嚏或呼吸過重."

"我明白,這些吳副主管已經跟我說過了,我決定穿上保護衣."費倫頷首道,"至于使用保護衣的費用(①),我會及時劃撥到你們法醫部賬上."

實際上,費倫難得打噴嚏,本來戴口罩即可,但他怕自己的皮屑掉在尸塊上,那樣就撿都撿不起來了.

一切准備妥當後,張昱晨才推出了裝有尸塊的殮尸箱.

打開箱蓋後,冷凝的白霧散去,只見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尸塊布滿箱底,看來把尸塊擺進殮尸箱的除了負責這件案子的張昱晨就沒有別人了.費倫略數了數,大概有一百五六十塊的樣子.

費倫早就從案卷中得知受害者是個女的,看到這樣的狀況後也不覺如何訝異,反而通過保護衣內的耳機問道:"女受害人的姓征部位呢?"

這問題讓吳蘊博和張昱晨面面相覷,同時對年僅二十幾歲的費倫再不敢生輕視之心,因為能夠面不改色直面這些尸塊的警察他是第一個.

等了幾秒,專責這案子的張昱晨才道:"費SIR,雖然我還沒有仔細檢驗過,但我也發現女受害者胸暈和下身三角區部位的碎塊不在,有可能是凶手將之丟棄到別的地方了."

費倫聆聽著張昱晨的分析,目光一一掃過那些尸塊的切口,發現凶手用來切割人體的利器應該極致鋒利,並且短不了,最重要的是,這些人肉碎塊中竟然摻雜有別的動物的肉塊.

"張主任,你確定這箱子里的尸塊都是一起的嗎?"費倫問.

張昱晨不豫道:"費SIR,你這話什麼意思?莫非你質疑我的專業能力?"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費倫擺手道,"因為我發現有十幾塊應該不是人肉,大約是馬或貓身上的肉塊,不信你們仔細觀察這幾塊肉的纖維,跟別的肉塊是不是不太一樣?"說著,他用帶了手套的手零星指出其中幾塊可疑的尸塊.

吳張二人似有不信,當即小心翼翼取了其中之一,放在顯微鏡下仔細觀察.

之前尸塊放在殮尸箱里,費倫沒法把頭湊得太近,加上有防護頭罩阻隔,所以看得不是太真切.現在肉塊取出來,他趁機湊近觀看,而後十分篤定道:"這應該是塊馬肉,不信你們可以取這塊肉旁邊的幾塊尸塊來比對一下,那些都應該是從受害者身上切下來的."

吳張二人照做,果然發現了兩者在肌肉纖維上的細微不同.

費倫卻已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資料,開始走到房間一角,脫掉身上的保護衣.

張昱晨是個工作狂,一旦開始工作就會沒完沒了,倒是從旁協助的吳蘊博見了費倫的動作,忙走過來道:"費SIR,怎麼,不看了?"

費倫道:"該了解的我都已經了解了,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

"那我送你出去吧!"此時此刻,吳蘊博對費倫的觀感已與之前大不相同,"費SIR研究過法醫專業嗎?"

費倫把保護衣放妥在桌上,一邊推門而出一邊道:"法醫科沒特別研究過,不過我是醫學碩士,所以對這方面比較敏感一點."

吳蘊博眉頭一挑,頗有興趣道:"噢?不知費SIR是哪所醫科大學畢業的?"

"哈佛!"

碎尸案本身的現場問卷調查是由灣仔警區重案組(②)的同事做的,後來上面臨時決定把案子移交到總區重案組這邊,所以謝亦欣帶人重新勘查現場本身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不過正如費倫所料,發現尸塊的地方是一棟舊樓的天台,並非第一案發現場,謝亦欣這路人馬的二次搜索幾乎一無所獲,好在戴岩領著李施二人,憑藉著豐富的辦案經驗,重做了一次問卷,倒是從附近居民口中問到了一些有用的線索.

回到總區重案組辦公室,謝亦欣立馬召開短會,彙總得來的線索.

戴岩率先發言:"madam,根據阿東問到的情況,附近有個疑似做一樓一鳳的女孩子,叫魏丹虹,最近兩天沒人見過."

施毅然接道:"玳瑁哥,不是疑似,這魏丹虹就是鳳姐,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光顧過她的客人,據那客人描述,魏丹虹是他光顧過的鳳姐中少有的高質素,所以雖然是大半個月前的事了,他仍然記得這個女人."

"說不定就是因為長得太漂亮,魏丹虹得罪了其他的鳳姐,才被人下黑手."李立東道,"madam,你怎麼看?"

謝亦欣道:"目前手頭的線索還太少,並沒有足夠證據顯示死者就是魏丹虹,不過既然摸出這條線索,那在法醫法證的報告出來之前,咱們就先找一下這個魏丹虹,確定看看她是不是失蹤了.當然,大伙也別忘了,現在是午飯時間."

戴岩三人聽得一愣,旋即齊齊歡呼道:"madam英明!"

其實,若非今天是第一次跟下屬見面,若非目前毫無證據指出魏丹虹跟碎尸案有關,謝爆妞是決不會在這個時候提午飯的事,頂多在辦案的過程中讓人買幾個叉燒蛋撻之類的東西充饑.

當整組人打算往餐廳去的時候,謝爆妞愕道:"費倫呢?該死,這家伙還沒回來!"

戴岩道:"也許是費SIR還在接受問話吧!"

話音剛落,眾人就見他們這一區的大SIR陳總警司陪著周副處長從走廊盡頭的過道穿過.

謝爆妞見後,氣哼一聲,道:"咱們走,不管那個家伙了."

等到了餐廳找好座位買好飯,坐下開吃後,謝亦欣這組人才發現周圍的警員都在討論早上光景街大劫案的事.

見爆妞露出傾聽關注之色,施毅然忙獻殷勤道:"madam,要不讓我去打聽一下."

"嗯!"謝亦欣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施毅然如接懿旨,立馬端著餐盤去了文職女警較多的一邊.不久,他就轉了回來,臉上還殘留著震驚之色.

李立東一拍他肩膀道:"小然,看你震驚的模樣,打聽到什麼大新聞了?"

施毅然刨開李立東的手,不滿道:"去去去,你懂什麼,我終于知道上頭為什麼要叫費SIR去問話了."

(①:因為費倫的要求不在辦案程序之類,這額外的費用只能由他負擔)

(②:港島五大總區都設有重案組,每個總區下面的警區也都設有重案組,有什麼特別重大或垮警區的案件就會交給各總區重案組負責)

(親們,票,票,票,收藏,收藏,收藏!);

上篇:正文 014 分開行動     下篇:正文 016 警隊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