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16 警隊名人  
   
正文 016 警隊名人

"為什麼?"戴岩問.

邊上的謝亦欣也流露出關切之色.

"因為費SIR從徒手開始,再到搶槍,最後成功擊斃劫案中的所有悍匪,你們說牛不牛?"施毅然一臉向往之色,"現在我宣布,以後費SIR就是我的偶像,絕對的偶像!"同時,他心里追求madam謝的野心也小了許多.

當然,如果費倫跟謝爆妞之間沒曖昧的話,施毅然是不會介意替補的.

"徒手?!"謝亦欣三人瞪大了眼睛,簡直不能置信.

施毅然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道:"要不然我怎會封費SIR做偶像?最厲害的是,費SIR在擊斃劫匪的過程中用出了神乎其技的槍法……"

李立東似有不信,道:"神乎其技!?頂多一槍穿倆,能有多神?"

"一槍穿倆算什麼?人費SIR用的可是甩槍!"施毅然說這話時得意洋洋,仿佛用出甩槍的是他一般.

謝爆妞詫異:"甩槍?!"

"是的madam,甩槍!"施毅然點頭,"子彈可以繞過前面的障礙物,擊中障礙物後面的目標."

這話一出,謝亦欣三人的表情瞬間凝滯,比驚愕還驚愕.

戴岩最先回過神來,結結巴巴道:"這,這麼說,子,子彈的飛,飛行軌跡是彎,彎曲的?"

施毅然驕傲的一點頭,道:"沒錯,若是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去問問其他同事."

戴岩還真有點不信,他立刻學施毅然端著餐盤去了別處,沒多久轉回來,呆呆坐下,沖謝李二人道:"沒錯,甩槍!"

謝亦欣得了戴岩的證實,又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之後,暗地里卻咬碎了銀牙.

好你個費倫,難怪你不想收徒弟,原來還掖著這樣的絕技!不行,姑奶奶得想個辦法,好好的想個辦法,一定要把這"甩槍"絕技學到手.

這時,費倫進了餐廳,剛想去買餐,有見過他照片的低層警員立馬湊過去招呼道:"費SIR好!"

"費SIR好!""費SIR好!"

費倫頗有點莫名其妙,但仍一一回應,好不容易捱到櫃台前:"來個特價午餐!"正打算遞錢過去,賣飯的胖子滿臉堆笑道:"費SIR,不用了,這頓我飯榮請客!"

"飯,飯榮是吧?我們好像第一次見面吧?"

"是,是第一次見面,不過費SIR你的大名已經譽滿整個港島總區了,我飯榮想沾沾你的光,所以這頓,我請!"

費倫聞言點了點頭,道:"行吧,有機會我回請你!"

飯榮遞過盛滿飯菜的餐盤,咧嘴笑開了:"好嘞!"

接過餐盤,轉身過來,費倫目光略掃便發現了謝亦欣等人的所在,徑直走了過去.

戴岩和李立東齊聲道:"費SIR好!"

施毅然更是趕緊起身讓座:"費SIR,坐我這里."

孰料費倫剛剛坐下,謝爆妞砰一聲放下餐具:"飽了!"說完,起身扭頭就走.

費倫直感莫名其妙:"什麼情況?"

戴岩道:"費SIR,你是不是得罪過madam?"

"沒有啊!"費倫搖頭道.

"真沒有?"

費倫遲疑了一下,道:"要算有的話,應該也是在警校的事了,這麼久了不會還記仇吧?"

戴岩三人頓時流露出"懂了"的表情,施毅然坐到爆妞的位子上,嗟歎道:"費SIR,你太不了解女人了,如果女人記仇的話,她能記一輩子!"

費倫和戴李二人卻像看神經病一樣瞪著他.

"你們看我干嘛?我說得有錯嗎?madam也是女人,自然免不了流俗!"施毅然還在侃侃而談.

此時,爆妞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施毅然,你說誰流俗?"

"啊?!"施毅然嚇了個半死,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madam,你怎麼……"

"怎麼又回來了是吧?"謝爆妞大力捏著他的肩膀道,"你跟我走,去查些資料!"

"可,可是我飯還沒吃完呢!"施毅然一邊推諉一邊用目光向費倫等人求救.

可惜費倫三人都很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精神,無一聲援他.

等施毅然被爆妞半拖半拽地弄走後,費倫問道:"玳瑁,山馬村的案子,你們上午查到了什麼?"

戴岩即刻將鳳姐魏丹虹介紹了一番.

李立東從旁道:"這個女人很可能已經失蹤兩天了,目前她最有可能是受害人."

"不能妄下斷語!"費倫一邊扒飯一邊道,"我去法醫那邊仔細看過那些尸塊,其中夾雜著一些頂級馬肉塊,我估計凶手應該是個有錢人,甚至于很可能極有地位,或者說凶手跟這類有錢有地位的人或多或少有牽扯."

"費SIR,為什麼這麼說?莫非那些馬肉是……"

"玳瑁,你想的沒錯,尸塊中夾雜的馬肉,應該是純種.馬的."有關這一點,費倫在法醫部時並沒有透露.還有另一點他也沒說,那就是大部分尸塊都是從人身上活剮下來的,只有少量肉塊是在受害者徹底斷氣之後才被切下.

"這麼說,有賽馬被剁了?"李立東意識到案件的嚴重姓.

"而且是活剮的方式,更重要的是,馬肉沒有病變."費倫語出驚人道.

戴岩一拍桌子道:"那就簡單了,既不是病馬,那一定就是在役或退役的純種.馬,如果有突然失蹤或死亡的,應該能查到!"

李立東站起道:"那我們現在馬上去查!"

費倫擺手示意他坐下,道:"不急這一時三刻,法醫部那邊已經在對馬肉進行檢驗,稍後會有詳細的報告出來,等有了報告再去查也不遲!"

照規矩應該如此,所以李立東又坐回了位子,奇道:"費SIR,這馬肉的報告沒出,那相關馬肉的分析你從哪兒知道的?"

費倫喝了口湯,左手伸出兩指分指向自己的雙眼,道:"我自個兒用眼睛看的,怎麼了?"

戴李二人盡皆愕然.

"放心,我的分析絕對靠譜!"

粉嶺,PTU總部大樓,特別任務連(SDU)的總部也設在這里.

放映室,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很模糊的駁火片段,只半分鍾不到,短片就播放完了.

"大家看了這段短片有什麼感想?"行動A組的指揮官厲鋒問道.

隊中的狙擊手古侯一撇嘴道:"厲SIR,畫面這麼模糊,能有什麼感想!"

"就是,只能看到一個人拿著把AK先用右手甩,又用左手甩,甩來甩去很好玩麼?"另一個肌肉發達的組員雷強附和道.

有了這倆貨帶頭,其他組員也開始紛紛攘攘.厲鋒見狀,打斷道:"暴強說得沒錯,短片中的人開槍時的確把AK甩來甩去,但他並沒有瞎甩,而是成功利用甩槍的動作,命中了目標."

眾人霎時默然,古侯一豎起食指道:"喔,我知道了,這段片子應該是今早光景街大劫案的監視錄像吧?片中那人應該就是見習督察費倫."

雷強不太相信:"甩槍?有沒有那麼誇張啊?"

"絕對有那麼誇張!"一直沒出聲的A組智囊計莫知道,"不行大家仔細看現在定格的畫面,就是甩槍的手臂那個部位."

不少組員馬上拿起望遠鏡朝屏幕看去,還有人嚷道:"什麼也沒有啊,槍,身體,咦?這人的手臂哪兒去了?為什麼能看到後面的牆壁?"

計莫知接道:"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我想費倫SIR的手臂不是消失了,而是他揮臂太快導致形成了殘像,不信大家可以仔細看看那面牆壁,是不是比其他的地方要模糊一些."

古侯一仔細看後,道:"還真是這樣!"

"我想,費倫SIR揮臂的速度我們這里沒有一個人能達到,如果這短片不是假的,那麼至少在臂力方面他就比我們強得多!"計莫知總結道.

這話一出,A組眾人全都靜默下來,大家都是玩槍的,自然知道超強的臂力對一個槍手來說意味著什麼.

此時,厲鋒拍了拍手,吸引到眾人注目後,道:"正如計佬推測的那樣,這段片子沒有經過任何剪輯,我已經問過上頭了,甩槍確有其事,而且費倫還利用甩槍成功擊斃了三名悍匪,相當了得!"

計莫知心中一動,道:"那不如請費倫SIR過來給我們上堂課怎麼樣?"

厲鋒難得笑道:"還是計佬聰明,我正有此意,不過目前港島總區重案組那邊正有大案子在辦,所以講課的事只能押後了."

話是這麼說,但還是有許多SDU隊員不信什麼甩槍,等著費倫來了給他好看.

費倫吃飽飯後,左右抻了抻雙臂,發現早上甩槍受的拉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他用碗中剩下的湯漱了漱口,又取了塊薄荷糖塞在嘴里,這才道:"玳瑁,阿東,山馬村的案子眼下有兩個事情要辦,一就是確認受害者身份,二就是尋找馬肉的來源."

"SIR,那咱們先做什麼?"戴岩問.

"自然是先去打聽一下那個鳳姐魏丹虹的下落嘍!"費倫撇嘴道,"至于偵尋馬肉方面,等法醫的報告出來我們才能有更明確的方向."

戴李二人均點頭認可.

"那好,玳瑁,你和阿東去打聽一下,看看魏丹虹是跟哪個雞頭的."

"明白!"

(親們,票,票,票,收藏,收藏,收藏!);

上篇:正文 015 少了些東西     下篇:正文 017 法拉利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