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20 去馬會找線索  
   
正文 020 去馬會找線索

小太保們一個沒跑了(liao),而皮裝男疾速竄向牆角搭下的一大塊帆布,顯然有什麼企圖.

費倫見狀,哪容他得逞,右腳一掃,地上十幾根鐵钎子灼然飛起,電射向皮裝男.

剛和謝爆妞一起把撞到手里的小太保拷上的宋奎看到這幕,駭然失色,驚呼道:"費老弟,腳下留情!"

可惜飛出的鐵钎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在皮裝男還沒來得及反應前,十幾根鐵钎嗵嗵嗵嗵全都紮進了他身側的混凝土牆,臨時形成的鐵柵欄竟將其箍在牆面上動彈不得.

在場所有看到這一奇景的人全都瞠目結舌,只感難以置信.

費倫卻絲毫沒覺得自己做了多了不起的事情,漫步踱到皮裝男身前,不屑道:"跑?偷了我的車還敢跑?你膽子倒是不小."說著,他摘下皮裝男臉上的墨鏡,輕飄飄扔地上,用腳碾成了沫子.

皮裝男長得還算周正,不過一臉的痞相,聽了費倫的話,他馬上叫囂起來:"阿SIR,我又沒犯法,你這是非法禁錮.還有,你踩壞我的墨鏡,我要投訴你!"

費倫隨手翻出一枚大頭釘,在皮裝男眼睛前面兩三厘米的地方反複晃悠,獰笑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踩壞你墨鏡了?"

皮裝男亡魂大冒,心里清晰感受到一旦他說哪只眼睛看見了,費倫定會毫不猶豫刺瞎他那只眼睛,甚至兩只一塊刺瞎也說不定.

要知道,瞎一只眼還可以繼續在道上稱老大,可要是兩眼都被搞瞎了,恐怕就是有柯鎮惡的屬姓,在如今的道上也混不開吧!

"說啊,阿SIR問你話,怎麼啞巴了?"費倫戲謔地看著皮裝男,大頭釘開始朝著他的眼睛緩緩移動.

皮裝男見了差點沒當場尿褲子,著急忙慌磕磕絆絆道:"阿,阿SIR,我,我的墨鏡是自,自己摔碎的,與其,其他人無關!"

費倫手中的大頭釘卻並沒有停止移動,只聽他哂笑道:"自己摔的?墨鏡又沒長腿,怎麼可能自己摔?"

看著離眼睛越來越近的大頭釘,皮裝男知道要是再結巴的話他的眼睛就完蛋了,當即閉上眼,又急又快道:"阿SIR,墨鏡是我自己不小心踩爛的."

"這才對嘛!"費倫在誇他的同時,收回了大頭釘,用指甲在皮裝男的眼皮上劃了一下,嚇得他大叫一聲,褲襠一熱,尿了.

被反拷著唯一清醒的小太保看到費倫整治自家老大的手段後,徹底服了,在爆妞手底下連掙紮都不掙紮了.至于宋謝二人對費倫施展的威嚇手段權當沒看見,畢竟威逼嫌犯的事他們也做過,只要沒有造成實質姓傷害,上面是不會追究的.

對于已經嚇破膽的皮裝男來說,費倫看他腰間鼓鼓肯定帶著槍,卻也懶得搜他身,隨手掏出幾副手銬,將地上昏迷的小太保們都反拷了起來,又讓宋奎把後門的手下叫進來,同時CALL支援.

宋奎連打了好幾個電話,等電聯完畢,他湊到有些渾渾噩噩的皮裝男身邊,抓住牆上的鐵钎搖了搖,發現竟紋絲不動,直感不可思議.

"費老弟,你的腿力簡直恐怖啊!"

費倫擺手道:"在混凝土牆上紮鐵钎這種事就好比一張白紙角度剛好就能把我們的手扯出口子一樣,不是力大力小的問題."

宋奎一愕,覺得費倫說得有理,但似乎又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費倫卻不管他的疑惑,待大部隊一到,和謝亦欣作了道別後便駕著法拉利先閃了.

不得不說的是,本來法拉利是涉案車,得留下來作登記,但宋奎很好說話,考慮到案涉五十多輛完整的豪車以及上百輛零碎,不差這一輛半輛的,也就讓費倫直接開走了.

回到淺水灣的豪宅,費倫在倆結紮女仆櫻子和幸子的服侍下,享受了一番女體按摩浴,又和她們玩了一個多鍾頭的水戰,發泄了些精力,這才吃了點夜宵,上床就寢.

第二天一早,費倫趕到總區上班時,發現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有點怪怪的.等進了辦公室,沒等他問人,戴岩三人就圍上來一通拼命的鼓掌.

費倫一頭霧水:"干嘛干嘛干嘛?"

戴岩笑道:"費SIR,你真是不夠意思,和madam一起偷破大案,也不帶上我們仨!"

費倫愕道:"什麼大案?我怎麼不知道?"

"別裝傻了,費SIR!"李立東打趣道,"就昨晚在長沙灣破獲的那個偷車改車團伙,你別跟我說你沒份啊!"

費倫恍然:"原來是這案子啊,我不過是跟去找我自己的法拉利罷了!"

"可宋SIR的報告上不是這麼說的,他說是由你主導,他和madam從旁協助破獲的這樁案子!"施毅然道.

費倫一愣,貌似目前的狀況跟昨晚他和宋奎商量好的不大一樣.

這時,某文職女警推門而入,沖費倫道:"費SIR,大SIR有請!"

"哦,知道了!"費倫應了一句,回頭沖戴岩三人道:"我先去,回頭請你們吃大餐."

"好耶!"

費倫敲門進入陳澤昆辦公室才發現宋奎和謝亦欣都在.

"鼓搗摸你,SIR!"

"PI費,坐!"陳澤昆招呼道.

費倫落座後問道:"大SIR,找我有什麼事?"

陳澤昆歎道:"是關于昨晚那個盜車集團的案子,雖然咱們這邊人贓並獲,但律政司方面研究過相關證據後,覺得為首的董曉堃很可能脫罪,頂多能告他一條'私藏槍支’!不過宋奎說你對付董曉堃很有一套,希望你去審一審他,看能不能讓他主動認罪!"

費倫掃了眼謝亦欣和宋奎,發現他倆或多或少都有點沮喪,隨即拍了拍額頭道,"哎呀,忘了忘了忘了,大SIR你看看這個短片能不能告得了董曉堃!"說著掏出手機,點選了地下車庫那段視頻播放,遞了過去.

陳澤昆接過一看,立刻拍案叫絕道:"有了這個,咱們就可以釘死董曉堃了."

謝亦欣瞪了費倫一眼,提醒道:"大SIR,關鍵還要看這段視頻有沒有被動過手腳."

陳澤昆此時也反應過來,唬著臉道:"PI費,這麼重要的證據你怎麼不早拿出來,若是在九七以前,單一警員接觸過的視頻證據法庭是不會受理的."

"啊?還有這種規定嗎?"費倫有點傻眼.

宋奎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現在條例早改了,只要視頻沒被動過手腳,法庭就會認可,這回控告董曉堃足夠了."

"那就好!"費倫松了口氣,"大SIR,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去忙了."

"別忙走,把你的手機拿回去,然後在宋奎的陪同下,寫份移交證據的報告,把手機里的視頻拷貝出來!"陳澤昆吩咐道,"另外,有關昨晚長沙灣案子的報告你也要寫一份."

"啊!!"

好在回辦公室的路上,謝亦欣小聲告訴他,長沙灣案子的報告周末以前交給她就行了.費倫聽後,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等完成報告把視頻移交給特遣隊後,已快十點了,但上班頭一天就破獲了兩起大案,搞得整個總區無人不知的費倫應付完那些時不時找過來套近乎的同事後卻還不能歇著,因為法醫法證那邊把碎尸案的報告傳過來了.

費倫進了謝亦欣的辦公室,把傳真過來的報告放她桌上,指著其中幾行,道:"madam,報告指出尸塊中含有純種.馬肉,你怎麼看?"

謝爆妞仔細瀏覽了報告,並沒給出答案,反問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們應該去馬會看看!"經過昨晚一起破案,費倫和謝亦欣的關系融洽了幾分,交流時不知不覺就顯出了隨意,"把每一匹純種.馬的下落都好生查一查."

"我同意!"

兩人達成一致意見後,便叫上戴岩三人去馬會查馬.

案發地點周圍的銅鑼灣,天後還有跑馬地都有馬會,但馬場卻只有跑馬地才有,所以費倫一行直奔主題,很快趕到了跑馬地馬場.

一番問詢和翻查後,費倫他們才終于弄明白馬場這里只有近期參賽的馬主和馬匹資料,而完整的資料則保存在跑馬地的賽馬會所內.

費倫跟謝爆妞合計了一下,吩咐戴岩道:"玳瑁,你帶著阿東和小然在這里繼續詢問,重點是最近發生的怪事,把事情的細節問清楚,越詳細越好!我和madam去一趟會所."

"沒問題!"戴岩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隨後,費倫和謝亦欣趕到了光山道附近的賽馬會所,向門衛亮明身份後,才得以入內.

會所內的人衣著光鮮,盡顯名流風范.他們之中一部分是馬主,另一部分是來這里見識交際的年輕後輩,公子名媛.當然,這其中不乏進會所蒙混之輩,打算靠衣著談吐釣個凱子或富婆什麼的.

費倫一身休閑西服,在人堆里顯得不倫不類.爆妞更甚,她上身OL裝,下身一條寬松的阿迪達運動褲,雖然身材仍是前凸後翹,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不是會所中人.

兩人來到前台,出示證件後正想問問服務人員相關的賽馬資料問題,孰料一個衣著光鮮滿臉青春痘的家伙左擁右抱著兩名嫩模就擠了過來向爆妞搭訕:"美女,身材很辣嘛,怎麼稱呼?"

謝亦欣瞪了這家伙一眼,冷冷道:"警察!"

"唷,原來是madam啊,我還以為是model!"

(親們,請多多推薦多多收藏!);

上篇:正文 019 找車很容易     下篇:正文 021 不爽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