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28 味蕾的勝利  
   
正文 028 味蕾的勝利

凌舒心里其實早就有了計較,但她嘴上卻道:"我怎麼看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良好市民怎麼看我們警隊."

這話看似有理,但鍾偉銘始終覺得怪怪的,卻沒有明言,只是道:"圍觀市民對警察教訓小混混倒是一片叫好之聲."

凌舒攤手道:"這不就結了,你把所有相關的材料整理一下,然後交到委員會那邊,相信很快會有結論的."

"嗯?madam,你不先給個結論嗎?"鍾偉銘愕道.

"說實話,我對費倫這位同事帶有個人主觀情緒……"凌舒並不掩飾她的喜惡,"所以先讓委員會給結論吧!"

鍾偉銘恍然大悟,心說怪不得這麼小一件投訴案處長都親自出馬,原來還有這樣的原因.

費倫回到重案組辦公室,心里卻在想著投訴的事兒,這他媽到底是誰投的呢?起初他有點懷疑嚴興南,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會,畢竟這種不痛不癢的投訴頂多讓他升不了職,可若是他因此繼續留在一線工作,反而于嚴興南的生意有礙.

所以費倫覺得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兒,嚴興南是不會做的.可不是他,又能是誰呢?對于這種放暗箭的人,費倫自打某一次通過輪回任務時差點被陰死後就特別憎惡,發誓有一殺一,也就不難想象此刻他胸中的怒火了.

謝亦欣車上,見梁曉琳精神好了一點,梁知瓻K問道:"妹妹,你同學說你跟波仔出去了,怎麼會遇見費大哥的?"

不提還好,一提這茬梁曉琳就來氣:"波仔?二哥,你別在我面前提季波那個王八蛋,他想迷.殲我,幸好費SIR救了我!"

"啊?!"梁知琣Y了一驚,"到底怎麼回事?妹妹,你跟二哥我好生說說,改天碰上我揍他個狗曰的."

"行啦行啦,二哥你就別貧了!"梁曉琳不耐煩道,"就你那小身板,季波揍你還差不多,不過那王八蛋現在被費SIR的同事送去警局了,也不知定不定得了罪!"

開車的謝亦欣插嘴道:"基本上沒什麼可能,就算真定了罪,也會很輕,最多罰他社區勞動."

梁曉琳恨恨道:"便宜那王八蛋了,差點壞了本小姐的處女."

等回到警局,謝亦欣正想把梁曉琳帶去做筆錄,就撞見了費倫.

"這麼快就問完了?"爆妞詫異萬分.

費倫撇嘴道:"不然你以為要問多久?冷面熟女親自過問,我都不稀罕跟她解釋."

"冷面熟女?!"謝亦欣思忖一下,面露驚容道:"你不會在說madam凌吧?"

"不是她還有誰?"

謝亦欣忍不住爆了粗口:"靠,你小子真夠膽大,敢給她亂取綽號,被她知道你就死定了."

這時,被警員帶去一邊的梁曉琳也跑過來湊熱鬧:"費SIR,你那法拉利什麼時候借給我開?"

"隨時都可以,畢竟你吐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費倫揶揄道.

"好耶!"梁曉琳當場跳了起來,"那等下我就把550開回家."

"不行!"謝亦欣和梁知痟X乎同時道.

"你們干嘛?借個車而已,為啥不行?"梁曉琳不爽道.

謝亦欣道:"很簡單,你即將制作筆錄,而筆錄有可能成為呈堂證供,所以阿倫不能跟你有任何利益糾葛,至少在這件案沒水落石出前不能."

梁曉琳聞言怔了怔.費倫一拍腦袋,驚呼道:"靠,我怎麼把這茬兒忘了."

梁知琱]趕緊拖梁曉琳到了角落,道:"老妹,不單是madam說的那個原因,另外你連駕照都沒有,想連累費SIR麼?要是被老姐知道,看她不吃了你!"

梁曉琳似乎很怕她老姐,縮了縮脖子,道:"大不了等我領了駕照再借好了."

隱隱約約聽到梁氏兄妹對話的謝亦欣同樣怔了怔,剜了費倫一眼,道:"她沒成年你還借她車,成心的是吧?"

費倫摸摸鼻子道:"過兩年她再借也可以嘛,反正車放在我家又不會跑掉."

等替梁曉琳做完筆錄,送梁氏兄妹離開警局後,費倫和謝亦欣一合計,立即趕往法醫部,打算送檢那兩塊爛肉.

到了法醫部,費倫發現張昱晨出現場了,還好吳蘊博在,他找上門把事情提了提,老吳二話沒說就答應了,還決定親自動手.

一番檢查下來,吳蘊博很遺憾地告訴費謝二人:"實在抱歉,蛋白質被完全破壞掉了,沒辦法提取到DNA!"

費倫撓撓頭,靈光一現,道:"吳副主管,上次送檢的尸塊還在吧?"

吳蘊博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反問道:"費SIR有什麼想法?"

費倫擺手道:"不算是想法,我只是打算借一塊馬肉借一塊人肉,把它們煮熟了嘗一嘗."

聽到這話,吳蘊博和謝亦欣俱都臉色微變.

"不要誤會,我可不是什麼變態!"費倫道,"其實每個人或動物,它們身上的肉無論肥瘦,其肉質中的細胞間隙大小都會有微量的不同,甚至個體的氣味在煮熟後也不盡相同,所以我想藉此粗略的判斷一下我們後送來的肉是否跟尸塊中的人肉馬肉相同."

費倫的描述有些專業,謝爆妞聽得一頭霧水,吳蘊博卻兩眼發光,贊道:"好主意!可惜這種方式目前只存在微乎其微的理論依據,科技上更不可行,只能靠人的舌頭嘗試.費SIR,你確定要這麼做?"

費倫沒有理會向他連打眼色的謝亦欣,點頭道:"我確定!"

"那好,我幫你!"

吳蘊博很快取來了尸塊,而且為了確保廣泛姓,他甚至從十幾塊人肉和五塊馬肉上分別切割下了一點,還編了號.

"費SIR,一至十三號是人肉,十四到十八號是馬肉!"吳蘊博介紹道,"根據我們之前作出的法醫報告,這些人肉屬于同一個女姓,這些馬肉也屬于同一匹純種.馬,希望你能有所發現."

"好的,請開始吧!"費倫示意道.

吳蘊博早就准備好了裝有蒸餾水的燒杯,他隨手打開加熱,開始燒水.之後,水開了,把肉塊放下去,煮熟一塊費倫嘗一塊,看得邊上的謝亦欣想吐.

費倫面不改色把十八塊肉嘗遍後確定了一件事,牛肉面中的人肉和馬肉跟尸塊中的人肉和馬肉絕對絕對出自同一個人和同一匹馬.如果誰說那家雄記沒問題,打死他都不信.

"怎麼樣?有發現嗎?"吳蘊博問.

費倫瞟了他一眼,笑道:"老吳,你應該早就猜到答案了,何必問呢!"

吳蘊博心照不宣地一笑,道:"可惜你的判斷沒法做為呈堂證供."

"不要緊,只要凶手露出端倪就行!"費倫說完這話,便叫上謝爆妞,告辭離開.

等到了車上,之前憋著沒出聲的謝亦欣問道:"你真確定那家雄記面館有問題?"

"沒錯,百分之百的肯定."費倫說到這兒伸出舌頭指了指,"實話跟你說了吧,我舌頭上的味蕾比蜥蜴更發達,同一種肉質和味道吃過一次就決不會忘記,不過這算是我個人的秘密,希望你不要到處亂散."

謝亦欣芳心微喜,連連擺手道:"放心,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

"那就好!"

隨後,謝亦欣聯絡上戴岩三人,得知狗仔隊已到,以後他們會負責跟進面館的老板和打工仔.

費倫倏然想到什麼,在爆妞沒掛電話之前提醒道:"告訴狗仔隊的同事,凶手很可能有一把至少一尺半長,極致鋒利的刀具,千萬小心!"

謝亦欣聽得一愣,趕緊把話轉給了戴岩,並吩咐他們收工下班.

翌曰一大早,費倫等人齊聚重案組辦公室,進行早會.

在謝亦欣的示意下,戴岩開始介紹查到的情況:"madam,費SIR,我們已經查過了,那家雄記面館的老板加伙計一共就三個人,老板章雄,老板娘也就是章雄的妻子紀思珍,還有個伙計叫姜隆!章雄負責和面打面切零碎,他妻子就負責下料煮面,姜隆負責招呼客人和送外賣,大致情況就是這些."

"狗仔那邊有消息嗎?"謝亦欣問.

李立東忙查了查傳真,回道:"暫時還沒有資料傳過來,不過照時間,稍晚些時候應該會有第一批照片和資料傳過來."

"OK,這家雄記面館眼下就做為我們的第一嫌疑對象."但費倫不得不提醒道,"不過魏丹虹的下落和賽馬的事還得繼續查,不然殺人動機殺人地點殺人凶器全都沒有,就算我們抓了嫌疑人也沒法定罪!"

謝亦欣也贊同他的說法,道:"那好,大家繼續昨天手頭上的工作!"

與此同時,豐利總部大樓.

馬化智正在辦公室和女秘書調情,哪知證券部的副經理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把兩人嚇了個半死.

"干嘛干嘛干嘛?不知道敲門嗎?滾出去!"馬化智怒不可遏道.

可是副經理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嚷道:"總經理,不好了,開盤才三分鍾,咱們公司的股票又開始跳水了."

(郁悶!本來推薦就不多,下午還被扣了五十票,俺上哪兒說理去!親們,給點推薦票,多多收藏啊!);

上篇:正文 027 被投訴?     下篇:正文 029 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