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35 嘴賤的後果  
   
正文 035 嘴賤的後果

見費倫下了場,剛才差點沒被氣哭的曾曼又抻長粉頸留意著他.

旁邊的姐們頂了她一下,打趣道:"曼曼,看什麼呢?不會是在看甩你臉子的那個男人吧?"

另一個姐們附和道:"你懂個啥?這叫什麼打是親,罵是……"

"愛!!"眾女齊聲道.

曾曼被姐妹們逗得有些臉頰發燙,惱羞成怒道:"夠了,你們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眾女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笑作一團,目光在曾曼臉上瞟來瞟去.曾曼只好把頭撇過一邊,來個眼不見為淨,繼續注視著費倫的動向.

看得出那兩個古惑仔還是很有震懾力的,很多人客人僅僅因為他們一瞪眼,便乖乖閃到了一邊,不敢多是生非.

可惜他們的震懾力對費倫來說毫無用處,他絲毫不介意古惑們的目光,手臂稍一劃拉就把倆古惑帶開到一旁,強忍著惡心湊到那個濃妝豔抹的女郎身邊,招呼道:"嗨,靚妞,現在天色很晚了,還不回家嗎?"

那女郎瞪了費倫一眼:"關你屁事!"

費倫摸了摸鼻子,心說老子要不是警察,管你去死,嘴上卻道:"貌似有幾個賣粉的家伙對你很感興趣,不知你對他們有沒有興趣呢?"說著指了指正怒瞪他的古惑仔.

女郎順著指的方向瞅過去,頓時臉色就變了,雖然她打扮得很前衛,但並不等于她在床第方面也前衛.

此時倆古惑仔發現費倫的目的竟然是過來撬他們相中的妞,當即就忍不住了,一個回身去抄酒瓶,另一個凶神惡煞道:"癟三,你混哪里的?招子放亮點,這個場是南老大罩的."

濃妝豔抹的女郎顯然耳聞過道上的名號,所以她聽到"南老大"三字時,就不禁有些害怕了.

費倫卻微眯著眼道:"哼,嚴興南的爪子很長嘛,都伸到中環來了,是否不想混了?"

這話令倆古惑的臉色同時一變.其實他們根本不是嚴興南的手下,只是扯虎皮拉大旗,如今遇到一個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直呼南老大名字的家伙,氣勢瞬間被壓了下去,連抄好的酒瓶也沒敢向費倫砸來.

費倫見狀,冷笑道:"乖乖地把你們身上的貨拿出來,不然今天你們休想走出酒吧的大門."

倆古惑的臉色又是一變,卻打算在這種關鍵問題上死扛到底:"這位老大,就算你跟南老大相熟,他的貨你也最好別動,不然南老大怪罪下來,你恐怕擔待不起!"

費倫哂笑著問:"這麼說你們身上有粉嘍?"

"有是有,不過不能給你!"

費倫等的就是這句話,隨即一亮證,謔笑道:"看清楚了?我是警察,你們兩個馬上趴牆站好,否則別怪我動粗!"

倆古惑對視一眼,立馬分左右逃跑,還扯著嗓子喊道:"有……"

可是他們的動作剛起了個頭,費倫閃電般踏前半步,雙手倏然摁住倆古惑的頭,相向猛撞.

"咚!"

女郎聽見一下讓人牙酸的撞擊聲,倆古惑仔翻著白眼就軟倒在地,警示同伴的話根本就來不及說全乎了.與此同時,宋奎等人也逮住了其他混混.

這時,費倫周圍俱是掌聲,原來是有人認出了他這位K歌之王.

"歌王好樣的!"

"沒想到歌王哥哥是個警察耶!"

"……"

費倫見民心可用,當即道:"還請大家幫我見證一下對這倆小混混的搜身."

"沒問題!"

"好!"

費倫又問:"誰會攝像?"

"我!""我!"……

一群人踴躍回應.

費倫沉吟一下,回頭問女郎道:"會攝像吧?"

"會倒是會,不過不專業!"女郎微感尷尬道.

"沒事!只要把該拍的都拍下來就行!"說著,費倫把自己的手機拿給了她,並教會了用法.

接下來,費倫在攝像鏡頭和眾吧客的見證下拷起倆古惑仔,又將二人弄醒,這才從他們身上搜到幾包搖.頭丸.

隨後,宋奎叫來支援,進行善後.

移交完古惑仔和證據後,費倫跟宋奎和況玖蘭打了聲招呼,告辭離開.

來到停車的地方,費倫剛拉開車門坐進法拉利,就看見曾曼站在對街,似乎在等車的樣子.本來費倫不想搭理這女人,可見她玉立街邊,一副弱不禁風的嬌俏樣兒便忍不住想逗她一逗.

于是費倫在前面街口掉頭,開車到了曾曼身邊,嘴賤道:"唷,這不是曾醫師嘛,沒打到車?要不要我載你一程啊?"

不得不說,曾曼一身淺咖色風衣加上深色的直身褲裙把她娉婷美妙的風姿恰到好處地展現出來.如云的秀發寫意地披在肩後,略顯蒼白的肌膚,秀氣挺直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小嘴,無不給人一種楚楚憐意.本該神采飛揚的一對漆黑美眸此刻卻微露迷離之色,顯然是飲酒頗多,有些醉了.

不過曾曼仍能思考,聽到費倫的問話,眼珠竟狡黠一轉,道:"好啊!"說著也沒留意車款拉開車門就坐進了副駕駛位.

這回輪到費倫傻眼了,他只是想調侃一下曾曼就走,沒想到對方這麼會打蛇隨棍上.好在心念電轉間,他有了另一個主意,毫不猶豫地發動車子,往西環方向開去.

也許曾曼真有點醉了,上車後便有點迷迷糊糊,閉眼享受著迎面撲來的夜風,竟然沒有再睜開的意思.費倫也沒打算問她要去哪兒,下了皇後大道穿過乍灣公園後就拐上了士美菲路,之後把車速提升到道路限速的極限,一路疾馳,繞進了薄扶林道,徑往深水灣而去.

到了近海路段,曾曼才在潮聲的侵襲下睜眼,問道:"到哪兒了?"

費倫淡淡道:"已經進黃竹坑道了."

"什麼?!"曾曼立刻坐正了身體,"你把車開警校來干嘛?我家在柴灣好不好?"

"我只說載你一段,又沒說送你回家!"費倫哂道,"要不你現在下去打車吧?"

"我,我……"曾曼氣得說不出話來,黃竹坑跟柴灣的地理位置幾乎是在對角,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不說能不能打到車,就算打車回去,這一路得多少車費啊?

"你不說話就表示不願下車嘍,那我繼續開!"費倫一邊眉飛色舞地說著一邊把車拐上了香島道.

曾曼翻了個漂亮的白眼,道:"你夠了啊,這麼晚了還跑來南港島,有病吧?"

費倫無語了一下,駁道:"我看你才有病,我回家好不好?"

"回家?你別逗了,這附近哪有什麼小區……"說到這,曾曼倏然頓住,愕然看向費倫,"你,你開的這是法拉利?"

費倫徹底無語了:"你才發現啊?"

"你該不會就住在深水灣這邊吧?"曾曼猜道.

費倫搖頭:"我不住這兒!"

曾曼趁機挖苦道:"早料到了,你雖然開著法拉利,但諒你也住不起深水灣這里的豪宅."

費倫詭笑了一下,道:"我不是住不起,而是深水灣這里比較肅重,我不習慣這里的氛圍而已,所以就在隔壁區買了宅子."

實際上小李子當時也勸過費倫買深水灣的房子,好跟他們李家毗鄰而居,卻被拒絕了.

"你是說,淺,淺水灣的豪宅?!"曾曼不覺撫著還不足C罩的胸脯,多少有點結巴.

"廢話!"費倫道,"要不這麼晚了,我把車開來這里,還載著你這麼個吧女,干嘛啊?去海邊打野戰麼?"

曾曼俏臉一紅,咬著後槽牙在他的腰上擰了一把.

"嗷嗚!"

費倫怪叫一聲,斥道:"別鬧,開車呢!"

曾曼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沒再擰他的腰,卻仍拍打著他的手臂,不爽道:"我叫你開我玩笑,我叫你胡說八道,還淺水灣豪宅呢!"

費倫頗感無奈,好在曾曼拍打的勁道不比蚊子大多少,只能由著她了.等法拉利真拐進了淺水灣86號的宅院後,曾曼就有些懵了:"這,你,這……"

"嘰咔!"

自動金屬院門合攏的聲音從後傳來,費倫道:"別這,那的了,下車,今晚你就暫時住我家,如果不想住,那就走回去吧!"說完,不再理會曾曼,拔下車鑰匙,跳下車,徑往別墅大門而去.

倆東瀛女仆早在大門恭候多時,見費倫過來,忙用標准的普通話問好:"主人,您回來啦,辛苦了!"

費倫指了指後面的曾曼,吩咐道:"宵夜弄兩份,把樓下的按摩浴也打開,那位小姐今晚會住在這里!"

倆女仆鞠躬領命,趕緊去了.

也許是出于某種逆反心理,費倫對前身所鍾愛的哥特風格並不感冒,所以別墅內的裝修做得清新簡約,讓人一見便賞心悅目,毫無沉重壓抑之感.

曾曼進門後就覺眼前一亮,不禁訝然道:"想不到你這人品位還蠻高的嘛!"

"這算不算你在稱贊我?"費倫調侃道.

"切,贊你什麼?這房子最多是你短期租賃來的."也不知是曾曼一根筋,還是她故意氣他.

"隨便你怎麼想!"費倫懶得跟曾曼辯解這個話題,徑往健身房而去.

(親們,請火力支援推薦票,另請多多收藏!!);

上篇:正文 034 K歌     下篇:正文 036 借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