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36 借調  
   
正文 036 借調

也許是喝了太多酒,也許是太累了,又或者按摩浴太安逸,曾曼躺在客房的大床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等醒來時已是大天亮.

曾曼飽含驚愕的美眸轉動了一下,猛然從床上坐起,掀開柔順的毛毯,發現自己還穿著浴袍,身上也沒什麼特別感覺,這才稍稍安心.

赤腳下床,曾曼隨手拉開落地玻門的窗簾,頓時被入眼的美景驚呆了,外面是一大片蔚藍的海景,新月形的海灣看起來是那麼的潔淨爽朗,讓人心曠神怡.

看到這樣的景致,疏于鍛煉的曾曼也忍不住來到露台上做了兩套健身艹,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等再次沖完澡後,她才發現客房里除了乾淨的浴袍外,自己的衣服根本找不見.

曾曼換上套干爽的浴袍,怒沖沖地下樓,發現費倫正在倆女仆的服侍下用早餐.

費倫也看見了曾曼,揶揄道:"唷,曾醫師起來啦?我還以為你會睡到曰上三竿."

曾曼也不跟他瞎扯,開門見山道:"費倫,你什麼意思?我的衣服呢?"

"已經洗好烘干了."費倫笑著打了個響指,櫻子立即取了曾曼的全套衣物包括內衣褲來.

曾曼接過翻來覆去地看,還像緝毒犬一樣時不時的嗅嗅,仿佛那洗得潔淨如新的衣服上有什麼髒東西似的.

費倫隨手在幸子頗具規模的胸脯上摸了一把,道:"我沒有對著女人衣物發泄的習慣,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見幸子只是臉蛋微紅,並沒有抗拒費倫的愛撫,曾曼啐了一口,拿起自己的衣物蹭蹭蹭上樓去了.沒過多久,她又穿戴整齊,轉了回來.

費倫見曾曼素面朝天,便吩咐道:"幸子,去把你的化妝用品拿一套過來送給她."

曾曼阻道:"不必了,我不習慣用別人的化妝品!"可惜她的話在這所豪宅里根本不頂用,幸子沖費倫微一鞠躬,轉回臥房拿化妝品去了.

曾曼氣哼哼地坐下,看也不看費倫,端起牛奶就喝.

"我說曾大醫師,你哪兒來這麼大火氣?這里貌似是我家耶!"費倫哂道.

"真是你家嗎?"曾曼頗不信任的語氣再次讓費倫感覺到女人的不可理喻.

好在這時幸子已經轉回,手里拿著一個LV的化妝包,捧到曾曼面前,道:"小姐,請笑納!"

曾曼接過包,拍了拍,冷笑道:"費倫,麻煩你裝闊裝得專業點好不好,哪有給仆人用LV的?一看這包的樣式我就知道是仿的."

費倫已對曾曼的挖苦見怪不怪,懶得理她,自顧自對付著面前的早餐.

曾曼將杯中牛奶一飲而盡,拎著化妝包去了樓上客房.

到了房中的梳妝台邊坐下,曾曼不甚在意地打開了化妝包.她一直以為包里的化妝品是次貨,只打算薄施粉底,把今天將就過去.

沒想到打開包後,曾曼赫然發現了七八個真皮小盒子,再一一打開,里面分別裝著唇膏,口紅,睫毛膏,粉底等等東西,而且每一樣小東西上的編號標示都清晰無比,決不是次貨能擁有的.想了想,她把那些化妝品甚至每個小盒子上的標號都寫了下來,淨臉後只用了一點點的粉底和淺色唇膏上妝,跟著收拾好化妝包,徑直下了樓.

"這麼快?"費倫詫異,在他的印象中,女孩子化妝就沒有快的.

"切,盡是一些次貨,我拿什麼化妝啊?就打了一點點粉底而已."曾曼一臉不屑地把LV化妝包擱在了餐桌上,"看我干嘛?你不上班麼?"

費倫從微愕中回神,擺手道:"沒事沒事,上班上班!"

隨後,費倫開著法拉利先把曾曼送去了法醫部,然後才趕到了總區總部,幾乎是掐著上班的點進的辦公室.

"費SIR,王SIR打電話來讓我們把碎尸案關于馬肉的那部份調查移交出去,讓別的組跟進,這兩份文件需要你簽一下字."戴岩道.

"怎麼我簽?這種事應該madam做主的嘛!"費倫奇道,"對了,madam謝呢?"

"她被大SIR叫去問話了."正泡咖啡的李立東答道.

而戴岩做起了簽字的解釋:"費SIR,是這樣的,這兩份調查文件必須咱們重案組兩位以上的長官簽字才有效,所以還得麻煩你一下."

費倫聞言,接過文件快速瀏覽一遍,略一沉吟,用右手簽了字(①),之後回到位子上做起了盜車案和碎尸案的報告.

沒多久,謝亦欣回來,把費倫叫進了辦公室.

很隨意地坐下,費倫玩笑道:"madam,看你嚴肅的樣子,不會又有什麼大案子吧?"

謝爆妞有點不滿費倫的態度,冷笑道:"那倒沒有,所以我們重案組可以暫時松一松,但是你,卻有麻煩了!"

費倫一愕,道:"我能有什麼麻煩?莫非上面打算將我調離?耶~~我終于可以脫離苦海了!"

聽到這話,爆妞的額頭上黑線叢生,怒拍桌子道:"費倫,你什麼意思?"

費倫聳肩道:"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讓madam檢討一下昨天抓人的時候搶著走前面的後果,當時若非我在,madam你恐怕凶多吉少啊!"

"你這是在向我炫耀嗎?"謝爆妞梗著脖子不服道.

"我只是想讓madam量力而行."費倫撇嘴道,"昨天那種情況我還能救你一救,要是遇到更危急的情況,恐怕我只能遭你連累,先一步去跟上帝喝咖啡嘍!"

謝亦欣心頭既感動又慚愧,還有些後怕,連忙道:"呸呸呸,你胡說些什麼呢?見什麼上帝?"

費倫卻依舊嚴肅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後如果沒我跟你一塊行動,你的莽撞有可能連累到玳瑁他們!"

謝亦欣愕然點頭:"懂了,我會注意的."

"希望你不是光嘴巴說說而已!"費倫也只能言盡于此,"對了,既然不是調職,剛你說我有什麼麻煩?"

"你不是會一手甩槍嗎?"

"對啊,怎麼了?"

"飛虎隊方面想請你過去給他們的隊員上上課,教教甩槍!這事大SIR已經答應了."謝爆妞說這話時俏臉上盡是幸災樂禍,"不過照我估計,那些飛虎們少不得要挑戰你,你有得受了."

"切,我還以為什麼事呢!"費倫不以為意道,"有得受的應該是他們,你以為我是那麼好挑戰的麼?"說著,他還掐了掐自己的脖子.

謝爆妞瞬間想起了跟費倫比組槍的往事,同時也感到了他無比的自信:"OK,你把盜車案和碎尸案的報告做好,中午你就過去飛虎隊總部吧!根據大SIR的指示,明天你也待在那邊,至于周末嘛,我們重案組這個禮拜應該可以休息."

"好的,沒問題!"費倫點頭同意,"如果周末有什麼事,你打我電話就行!"

"嗯!"

做完報告交到謝亦欣那里,費倫草草吃了點面食就開車到了粉嶺PTU總部大樓.

把法拉利停進車庫,出示過證件後,經過門衛聯系,飛虎隊那邊很快就有人開車來接費倫.

"這位想必就是費倫SIR吧?你好,我是SDU雷強!他是我隊友古侯一!"肌肉發達的雷強一邊介紹長相平常體型消瘦的狙擊手古侯一,一邊朝費倫伸出了大手.

費倫渾不在意地伸出手與其相握,笑道:"飛虎隊之名如雷貫耳!"

雷強嘴角微翹,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給費倫點顏色瞧瞧,即便不捏碎他的掌骨,也得讓他疼上一兩個星期,因此手一和費倫的手相握,馬上大力收緊,就如鐵鉗一般.

費倫的手比雷強小了兩號,看起來似乎很吃虧,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他的手好似軋鋼機,不斷按照自己的節奏收緊再收緊.

雷強的臉色一變再變,勉強運力抵住費倫不斷收緊的手掌,可依然有撕筋裂骨的刺痛從手上傳來.

雷強額頭上開始滲出豆大的汗珠,他知道這次有些魯莽了,就沖費倫這手勁,可以斷定甩槍必定是他打出的.同時心里也哀歎,看來今天他的手要報廢啊!

古侯一一直在留意著雷強暗中向費倫發出的挑戰,當他發現雷強臉色漲紅額上冒汗時,心里陡然一驚,忙道:"費SIR,上車吧,大家還在等著你呢!"

畢竟是同事,所以費倫只出了三分力,想讓試探他的雷強知道天高地厚而已,並沒打算把對方的手給整殘了.見古侯一打了圓場,費倫當即就坡下驢,手輕易從雷強的掌握中脫出,笑道:"雷強,你的手勁還不錯,多練練應該有出息."

雷強把被費倫握過的那只手背在背後使勁搓,另一手撓頭道:"費SIR,你別埋汰我了,叫我暴強好了,大家都這麼叫我!"

費倫一邊拉開軍用越野的門一邊道:"我真不是埋汰你,手勁是一個槍手必須要具備的東西,這次飛虎請我來授課,希望你們個個都符合我的選材標准吧!"

(①:費倫簽支票和合同一向用左手)

(最近經常遲更,黑不好意思,見諒)

(親們,請火力支援推薦票,另請多多收藏!!)

上篇:正文 035 嘴賤的後果     下篇:正文 037 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