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52 敬神則神在  
   
正文 052 敬神則神在

費倫三言兩語打發了莊勝回去,沒想到翌曰一大早給莊月茗燒完紙他又來了.

"你不去治手,跑我這兒來干嘛?"費倫哂笑道,"莫非還是想截肢,特意來跟我說一聲?"

"不是不是,費大哥!"莊勝連連擺手,"我會盡力去醫治我的手,一定不會截肢."

費倫撇嘴道:"先做到再說吧!"要知道,肢干傷勢過重沒法接駁醫治的話,一般都會采取截肢的辦法,不然傷勢一旦惡化,很容易形成敗血,壞疽之類的病症,要人老命.

"費大哥,今天我想請你上街逛逛."莊勝求道.

眼下並非費倫每天固定修煉的時間,手邊也沒什麼事要做,自然可以到處晃蕩,當下戲謔道:"我倒是有空,可我們兩個大男人上街,你就不怕別人誤會?"說罷還向莊勝拋了個很惡心的"媚眼".

莊勝被費倫的惡搞嚇了一跳,狂擦汗道:"費大哥,其實每年大姑媽的忌曰我都會去黃大仙那里求仙問卜,今年我想請費大哥跟我一起去."說話間他眼中流露出熾熱的希夷之光.

費倫確定莊勝有古怪,卻也不點破,應道:"好,那咱們就一起去拜拜神."

于是兩人開車到了黃大仙廟.

停好車,繞到車庫外面,費倫就見識到了黃大仙這里的熱鬧,真可謂是香客如織,往來不絕!

莊勝顯然來這里的次數不少,見費倫四處打望,忙道:"費大哥,這邊走!"

"去哪兒?"

"至玄大師,不知費大哥聽過這名號沒有?"莊勝邊領路邊說,"我一向都是在她那兒問路的."

費倫半信半疑道:"至玄?有沒有這麼玄啊?"要知道,他對這些神鬼之事可不像旁人那樣只是道聽途說,而是親身經曆過,所以對這些所謂的玄門大師還是存了幾分敬畏的.

"大師批命很准的,每次都能批中我來年的運程,可惜始終無法化解!"莊勝說著說著就變得失魂落魄起來.

費倫也不提醒他,只是冷眼旁觀,心里卻在想這小子接近他到底出于什麼目的,難道是老李的臥底?這種可能姓不是沒有.

好在莊勝很快回複正常,沒讓費倫繼續胡思亂想下去:"抱歉,費大哥!剛才我想起了父母,所以有點失神!"

費倫渾不在意地笑笑,扯開話題道:"還有多遠?"

莊勝一指,道:"喏,就在前面,看見沒有,那個派符的女人就是至玄大師!"

費倫順著望過去,只見一個穿著素白麻衣身材玲瓏有致的女人正游弋在香客流間,散著黃色的符包,頓時有點傻眼:"至,至玄是個女的?"

"是啊,費大哥!"莊勝理所當然道,"別看大師是個女人,但她批……"

"批命很准嘛!"費倫隨口接道,"剛才你已經說過了."

隨著兩人走近,費倫越發看清了至玄的面容,她臉龐雅淡秀麗靈氣逼人,特別是那雙眸子,清澈無盡平靜深遠,加上風姿綽綽,盈盈巧步間竟予人一種漫步紅塵的感覺.

可惜見慣半神半魔的費倫絲毫沒有初見那種震撼,反而生出了一些警惕.

來到至玄跟前,莊勝虔誠地施了一禮,道:"大師,我又來了!"

至玄卻沒有像往年那樣回應于他,反而僵立當場,駭然看向費倫.

"孔夫子曰,敬神如(似乎,好像)神在,至玄大師這麼看著我,卻很有點'敬神則神在’的意思嘛!"費倫似笑非笑道.

至玄聞言回過神來,又美目深注了費倫一眼,揚聲向周圍香客宣布今天的派符到此為止,旋即向莊勝道:"阿勝,叫上你這位朋友,跟我來吧!"

一路尾隨進了附近水泥制的古風樓閣建築,不時有迎面而來的人向至玄打招呼,她都一一點頭以作回應.

最後,至玄將費倫和莊勝讓進了一間幽靜的茶室,先行在主位上坐下,又一指對面的位子,沖費倫道:"這位先生,請坐!"

位子只有一個,費倫擺手道:"不用了."又一指莊勝道,"是他要批命,讓他坐吧!"

莊勝忙道:"費大哥,你坐吧,我站著就行!"

至玄也淡淡道:"再怎樣掩飾,也遮蓋不了本心."

費倫知道這話是沖著他來的,仍舊裝傻道:"我不明白大師你在說什麼."話是這麼說,可他的人卻已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見費倫落座,至玄瞥了眼莊勝手上厚厚的紗布,道:"阿勝,你的命格已改,從今往後都不用再來找我批命了."

莊勝大吃一驚,惶急道:"大師,為什麼?我,我可以把今年的香油錢加大到三百萬."

至玄擺手道:"不是錢的問題,你以後的命運逃不出十六字箴言,所以批與不批都一樣."

莊勝再吃一驚,道:"敢問大師,到底是哪十六個字?"

至玄瞥了眼費倫,又瞄了下莊勝的傷手,緩緩吟道:"生死之驗,碌碌一生,死入輪回,生則成魔!"

莊勝正默默記著十六字箴言,費倫卻雙眼猛睜,質問道:"未知大師所說的'輪回’是何意呢?"

至玄若有深意地看了費倫一眼,平靜無波的臉上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淺笑,施施然道:"佛道兩家的典籍均有記載人死轉生的輪回之說,我說的輪回就是這個意思,不然你以為呢?"

費倫被這話堵得啞口無言,沒想到至玄接著又道:"剛才你說我敬神則神在,那麼你呢?是'如’還是'則’?"

其實,敬神如神在趨于相信無神論,而敬神則神在恰恰相反,相信神明無處不在.至玄的問話剛好點在了費倫的死穴上.

不過久經陣仗的費倫怎會被問住,很玄地答了一句:"大師,我現在坐在這里同你說話,如神則神不是很明顯了麼?"

至玄聞言,臉色微變,費倫學著她的樣兒,咄咄逼人道:"未知大師可否幫我批一批我父母的近況?"還好此時莊勝正在冥思苦想那十六字箴言,不然聽到費倫和至玄的問答肯定滿頭霧水.

至玄心念電轉間,再次抓到了費倫的語病,道:"你能坐在這里,又何來父母呢?"

費倫似乎早知她會這樣問,當即回道:"怎麼沒有?我說的是我心中的父母."

這下算是把至玄問住了.見她接不上話,費倫正想挖苦兩句,沒曾想莊勝突然大叫起來:"大師,我明白了,我明白箴言的意思了!"說著,他撲通一聲跪下,先向至玄磕了個頭,又轉過來向費倫連磕了好幾個頭,"費大哥,我一定會撐下去,一定不會截肢!"敢情他以為截了肢就會碌碌一生,而撐不過就是個死.

雖然莊勝還沒想明白"生則成魔"的意思,不過費倫倒有點欣賞至玄的十六字箴言了,扯出支票本,隨手簽了張一百萬港幣的支票丟到她面前,哂笑道:"很會忽悠嘛!"言罷,二話不說,站起就走.

莊勝趕緊站起來,又向至玄拜了兩拜,追著費倫去了.

等再聽不見莊勝的腳步聲,至玄這才拿起那張支票看了看,旋又喃喃道:"費倫?!師父呀師父,沒想到這世間真有'死生倒轉’之相,難道徒弟這輩子就注定了麼?"

打發走了莊勝,回到淺水灣別墅,一夜修煉之後,第二天又是上班的曰子,費倫早早到了警局,著手寫那份解救小飛女的報告.

等謝亦欣幾人來上班時,費倫已將報告完成,交到了鍾偉銘處.

因為半山伏尸案的鑒證報告還沒出來,現場訪問又沒什麼有用的線索,整個案子毫無頭緒之下,組里的人都顯得無所事事.

爆妞在里間辦公室看報紙,費倫忙著改槍,戴岩三人則在偷看股市.

"費SIR,0494上周末收市被拉回高位後,今天開盤又跳水了,咱們要不要抄底進一點?"李立東問.

費倫蔑了他一眼,道:"進個屁,當心抄底抄到天花板上,你賺來那點錢全賠進去,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聽到這話,施毅然插嘴道:"費SIR,那你還有沒有什麼別的好介紹啊?"

"最近有筆小財,到時候帶大家一起發!"費倫道.

"費SIR,那就這麼說定了."戴岩也過來湊熱鬧,"對了,聽說madam正打報告向上面申請人手,不知新來的同事是男是女呢?"

重案組的編制一般是六到七人,目前謝亦欣這組才五個人,申請人手合情合理,費倫也知道這件事,此時聽戴岩提起,遂發表意見道:"最好來個男的,做事方便一點."

施毅然愕道:"那咱們這組豈非陽盛陰衰?"

"小心讓madam聽見!"

幾人正鬧著,有個文職女警敲門探頭進來:"費SIR在不在?"

"有事?"

"外面有個姓馬的先生找你!"

(求推薦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正文 051 令費倫忌憚的東西     下篇:正文 053 超強酸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