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61 明目張膽的盯梢  
   
正文 061 明目張膽的盯梢

"哧——"

昏暗的房間中,像是鮮肉下油鍋的聲音,竹下的手腕和尼尼奧的斷指都冒起了青煙,兩人滿頭大汗,卻不吭一聲,顯然耐受力都極好.

包紮好擦傷撞傷的光頭強沃湊過來用拳頭擂了一下兩人,道:"謝了,以後你們倆就是我強沃的生死兄弟了."

竹下猥瑣的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陰霾,冷冷道:"別謝,如果不是塞松老大說咱們行動人手不夠的話,我是不會去救你的."

強沃一愣,渾不在意道:"總之你和猴子救了我的命."

"別叫我猴子!"尼尼奧很不高興,舉起少了根指頭的手,"原本老子左右手都可以打十環,現在你告訴我怎麼打?唯一的好消息是……黑佬和那個討厭的白種母狗掛掉之後,咱又可以多分些錢了."

一直沒吱聲的羅勒哂道:"還是先搞定那個警察再說吧,有他在,一旦我們行動的時候撞上,情況將會變得無比惡劣!老大,你說是不是?"

塞松一邊攪拌著手里的蔬菜沙拉盆一邊哼道:"馮說得沒錯,可惜我們沒有時間和人手去搞定那警察!"說著,他用嘴努了努竹下和尼尼奧,言外之意很明顯,他們倆受傷了,至少一兩天內動不了槍.

羅勒默默點頭:"的確,如果只是三個人的話,就算用熱兵器偷襲,我們也沒法保證一定能殺死那個警察!"

塞松卻道:"還不止,根據你們的形容,那警察的槍法詭異,就算以三對一,他也未必不能留下我們其中一人,到那時,我們人手不夠,還怎麼撈錢?所以,還是暫時繞著那警察走吧!"

"可要是在行動的時候撞上他怎麼辦?"提到費倫,強沃的眼底忍不住閃過一絲恐懼.

塞松若有似無地瞟了強沃一眼,道:"中國人有句古話,叫船到橋頭自然直,難道你沒聽過嗎?"說著把沙拉盆往茶幾上一放,"來,今晚只有白菜和胡蘿蔔,湊合著吃吧!"

尼尼奧等人也知道,如今全城的警察都睜大眼睛在盯著,他們這樣形象特殊又受了傷的家伙是鐵定沒法上街溜達的.

于是幾人二話不說,擦擦手就撈起盆里的生菜狼吞虎咽.塞松也就著吃了兩塊,不過更多是看著尼尼奧幾人吃,尤其是他們吃胡蘿蔔的時候,塞松看得特別專注.

重案組辦公室.

費倫癱坐著聽了一會兒爆妞的嘮叨,站起身就往門外走.

"喂,你上哪兒去?"謝亦欣問.

"回家睡覺!"

謝亦欣愕道:"可是我們還在值班呀!"

"我請假不行麼?"費倫這話剛說完,陳澤昆就到了.

"大SIR!""大SIR!"費倫和爆妞齊齊敬了個禮.

"你們倆都先回去休息,今晚我值班!"

"啊?"謝亦欣驚訝了一下,"這不妥吧?"

陳澤昆板起臉道:"我是長官你是長官?執行命令!"

"桑嗑油,SIR!"費倫和謝亦欣異口同聲道.

到了車庫,爆妞美眸一轉,提議道:"都六點了,不如咱們吃個飯再回吧?"

"還是不用了吧,我覺得我現在最需要的,是回家用柚子葉洗洗澡,去一去槍戰的火氣,然後美美地睡一覺."費倫淡笑著婉拒道.

見費倫似笑非笑的模樣,謝亦欣恨得牙根癢癢,"費倫,等著請本姑娘吃飯的人都能從中環排到銅鑼灣了,你可別不知好歹啊!"說話間,爆妞小下巴微揚,雙眸望天,一副看也不看費倫的高傲樣兒.

不得不說,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淺色OL裝,但穿在前凸後翹身材火爆的謝亦欣身上那是別有一番風味,修長標致娉婷婀娜用以形容此刻的她絕對恰如其分,費倫一瞧之下,差點色與魂授,挪不開眼.

平時在辦公室也沒覺著這妞兒怎樣啊?費倫晃了晃腦袋,認為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又或者這幾天沒跟櫻子幸子同睡,有點心火旺盛.

"怎麼,想好了沒,到哪兒去吃,去不去你總得給個話吧?"謝亦欣再次問道.

費倫嘴角一勾,道:"好啊,那咱們就去中環……"

"慢著!"謝亦欣突然打斷道,"姑奶奶可沒你那麼有錢,高檔餐廳可去不起."

"你還沒錢?"費倫翻了個白眼,覺得很無語,"貌似三T的獎金才轉給你沒多久吧?"

"那可是本姑奶奶以後的嫁妝,怎麼可能隨便動用?"謝亦欣找的借口很無敵,"不如這樣,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吃,總之你肯定沒吃過."說著,也不待費倫同意,便主動坐進了法拉利的副駕駛位.

費倫無奈,只得發動車子,駛出了警局.

二十多分鍾後,法拉利不僅過了海,還開進了油麻地,最後停在了廟街夜市路口.

"你要請我吃飯的地方是這里麼?"費倫一臉郁悶,"早知如此,我就不該聽你指揮."

"可是現在已經到啦!"謝亦欣眉飛色舞道,"下車吧!"

廟街又稱男人街,多有地攤小店,賣廉價服飾,港九的底層民眾總是愛來這里淘貨.一到夜里,這兒的娛樂更是不少,唱歌的,讀書的,講古的總能吸引不少"發燒友",而算命,卜卦,賣膏藥的也屢見不鮮.

此外,各式各樣的大牌檔,從煎蠔餅到蒸海鮮,從蛇羹到魚丸……在廟街都可以找見,也正因為如此,這里算得上是西九龍最龍蛇混雜之地.

既來之則安之,找了個還算穩妥的車庫停好車,費倫攜著謝亦欣步進了廟街.

說到攜,本來是謝亦欣想主動的,躍躍欲試了幾回卻被費倫撞破,正尷尬之際,生出惡作劇念頭的費倫主動挽了爆妞的手,鬧了她一個大紅臉.

深入廟街之後,一股濃濃的老街文化氣息撲面而來,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費倫第一次感覺到這個世界是如此真實.

見費倫的目光有些呆滯,有些閃爍,已經恢複正常臉色的謝亦欣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突然有點感慨而已!"費倫霎時回複常態,"對了,你不是說請我吃東西嗎?"

"哦哦,這邊!"在爆妞領路下,費倫跟著她來到一家門面窄小破舊的小店.

找了張靠牆的乾淨桌子,兩人坐了下來,謝亦欣一邊輕車熟路的點菜一邊介紹道:"這家的招牌菜是海鮮炒飯,魚丸和煎生蠔也很好吃,我以前在西九龍當巡邏警的時候,來吃過幾次,後來調去警校,就再也沒來過了."

費倫哂笑道:"敢情請我吃飯是假,自己來飽口福,拖我來替你買單是真!"

謝亦欣一口否道:"不是,我說了這頓我請嘛!"可惜這家店的伙計顯然是換了人,只是尋常地奉上茶水和記下爆妞點的菜,並沒有親熱地打招呼.

倒是上菜的時候,老板親自端著盤子出來,看見爆妞,老臉笑成了一朵菊花:"嗨,原來是madam謝來了,稀客呀!這位是?"

"我同事,費倫!阿倫,這是老王."

在謝亦欣的介紹下,費倫不得不向店老板點頭示意了一下:"王老板,生意興隆啊!"

"費SIR也是稀客,你們先吃著,我再去給你們多整兩個菜!"老板擱下盤子,也不管費倫同意不同意,轉身就往廚房張羅去了.

"開動吧,你先嘗嘗這個煎生蠔!"沒等費倫動筷子,爆妞就幫他夾了一個生蠔擱盤子里.

費倫試吃了一下,發現外脆里嫩,鮮美無比,特別是外面裹著的那層面粉,更是入口即化,算得上是劣質食材做出的佳品了.

吃起了姓子,費倫又很快干掉了三幾個生蠔,差點讓吃飯淑女的爆妞沒吃上第二個,不過兩人在盤子里爭來斗去,倒也生出了一些別樣情趣.

這時,王老板端了盤干炒牛河來擱在桌上:"費SIR,今天你第一次來,這盤算我老王附送的."

費倫笑道:"心意我領了,不過錢還是要付的,不然ICAC會請我去喝咖啡的."

"行吧,你怎麼說我怎麼算!"老王眉開眼笑,卻把腰彎下來一些,湊近道:"費SIR,街對面好像有人盯著你和madam!"說完,笑著打了個哈哈,轉身往後廚去了.

費倫看也不看街對面,對爆妞道:"你先吃,我出去買包煙!"

謝亦欣起初沒在意,等費倫出了店門才省起他什麼時候抽過煙呐!

"切,又隨口胡扯來騙我!"爆妞很生氣,桌上的菜很遭殃.

費倫出街往旁邊走了幾個店面,這才往馬路對過掃了一眼,果然發現有兩個貌似馬仔的家伙正撇開目光,假意打望過往的美眉.

費倫掏出張一百扔在煙攤上,隨手拿起一包最便宜的煙,沖攤主道:"再拿個火機,剩下的不用找了."

攤主趕緊遞上個最便宜的火機,笑得臉都爛了.

費倫把玩著火機,徑直朝那倆馬仔走去.倆馬仔顯然發現了他,目光極力避開,卻沒有逃跑,顯然跟丟費倫的代價他們承受不起.

費倫走過去,向兩個馬仔亮了亮證,然後似笑非笑地凝視著他們.

"什麼事啊?阿SIR!"

(求推薦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正文 060 跑了一個     下篇:正文 062 莊勝的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