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66 明目張膽  
   
正文 066 明目張膽

聽到仇兆強這麼說,謝亦欣瞟往窗外,一眼就發現了那輛FF牌照的車:"靠過去!"

費倫瞪了她一眼,道:"慌什麼!"見爆妞反瞪回來,也覺自己語氣有點重,"先向控制中心查查這個車牌."

謝亦欣一想也對,馬上照做,沒多久,她答道:"車型車牌都能對上,車主姓黃,我們把車截停,一問便知."

費倫像看白癡一樣瞪著她:"截停?虧你想得出來,要真是武裝份子怎辦?難道主動送上去當活靶子嗎?"

謝爆妞一愕,旋即省起那伙武裝份子可是殺害了兩名同事的真正暴徒,再多殺幾個絕對沒什麼心理負擔:"那咱們怎麼辦?"

"你這樣……""咚!!咚!!"

費倫的話剛起了個頭,車內三人就聽見遠處傳來兩聲沉悶的槍響.

"是杜志老道方向!"仇兆強判斷道.

"應該是杜志老道和會議道的拐角."費倫一邊糾正仇兆強的說法一邊腳踩急刹猛打方向盤將車掉頭.

"吱!!!嗡——""噠噠噠噠噠……"

當費倫將車掉過頭向杜志老道方向加速時,那邊已經傳來密集的槍聲.謝亦欣非常疑惑,一邊將格洛克17頂上膛火一邊奇道:"這幫武裝份子真囂張,可他們怎麼就能確定劫的就是真的押運車呢?"

"這很簡單,我想真的押運車上一定多坐了不少同事,只要仔細觀察車胎,應該就能看出端倪!"費倫哂道.

"不是吧?那麼細微的區別他們也能看出來?"謝亦欣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費倫很想說他就能看出來,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不過心念電轉間,他發覺自己的思維還是趕專業的劫匪差點兒.

這不是說費倫的智計又或者其他方面比不上劫匪,而是說他的思維還沒有徹底扭轉過來,腦子里還殘留著用神魔之力即可解決一切的觀念.或者說,費倫懶得動那個腦筋,沒把自己完全帶入劫匪的角色,用他們的思維去考慮打劫珠寶的問題.

費倫開車的速度很快,加上距離事發地點本就不遠,所以沒用上三分鍾,也就兩分鍾出頭的樣子就已經接近槍聲密集處了.

聽著近在咫尺連綿不絕的槍聲,副駕駛位上的謝亦欣多少有點緊張,畢竟這只是她第二次遇到這種情況.

只見前方四十米左右的地方,人行道上正有幾個人戴著頭罩背著包袱端著長槍不斷向馬路中間一隊已經側翻的押運車掃射,更時不時扔個手雷,簡直比槍戰大片還大片.

"准備好隱蔽!"前面兩條道路的轉角處是片開闊地,費倫招呼一聲,仍毫不猶豫猛地沖了過去,然後一打方向盤,把車橫在了路當間.這樣一來,車子可以暫時作為槍戰的掩體,另一方面也能阻止後面普通民眾的車湊過來找死.

聽到費倫的提醒聲,爆妞卻並沒有第一時間開門下車,反而探著腦袋往他右手邊的車窗湊.可在如此要命的時候居然耍這種動作,簡直就是找死.

"蠢貨!"

費倫一把將謝亦欣的臻首摁向自己的小腹,同時他的上身也佝了下去.

"嘟!嘟!嘟!嘟!"

右邊的車窗玻璃嘩啦一聲被打得粉碎,玻璃渣子橫飛,其中一槍從費倫的後背擦過,撞在儀表台上,形成跳彈,又將左邊的車窗給碎了.另三槍直接打穿了儀表盤,鑽進了車身.

後座上的仇兆強比爆妞機敏多了,他早在費倫提醒時就已經打開了後車門,等車減速下來,還沒完全停穩,仇兆強就拎出後座底部臨時借調來的MP5竄下了車.隨後連著四聲沉悶的槍響讓他不禁叫道:"連狙!"

費倫自然也知道是連狙,而且還知道對方用的是VSS連狙槍,狙擊位離他們的直線距離甚至連三百米都不到.可此時的費倫卻在暗呼幸運,因為無殺玄金氣的關系,狙擊槍彈的擦傷只破開了他的皮肉,而沒有傷到骨頭,不過後背仍火辣辣地生疼.

如此危機時刻,費倫卻也顧不得許多,伸出一腿,嘭一下踹掉了車門,硬把臉蛋紅暈身體發軟的爆妞推出了車外,還罵了一句:"抽哪門子瘋啊!"

"噠噠噠噠噠……"

好在此時仇兆強已經找到了對方的狙擊位,支出MP5就朝那個地方一通猛射,為費倫下車贏得了時間,不然等人行道上的匪徒騰出手來,玩命掃射,那悶在車里的他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使連狙的家伙是費倫的老熟人光頭強沃,他對費倫忌憚非常,早在仇兆強開火之前就已經撤離了原本的狙擊位.等換到另一個狙擊位,強沃從瞄准鏡里剛好看到費倫把頭縮回車後,暗罵道:"法克,四槍都沒搞死他!"罵完之後,他立刻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塞松等人.

此時,塞松正領著尼尼奧和竹下正處于最後的攻堅階段,連著三輛押運車和前後兩輛護衛車上已經死得不剩幾個人了.

塞松一邊掃射一邊環顧四周的情況,旋即在耳機里吩咐道:"竹下,你配合強沃招呼那個警察;馮,守好另一邊;各人再堅持三分鍾,時間一到,不管我們是不是劫到了珠寶,都全員撤退!"

耳機里靜默了一陣,幾秒後四個人都同意了塞松的指令,畢竟珠寶,錢再重要,也沒有姓命重要,有錢沒命享是這個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沒有之一.

有了統一認識以後,個子最矮的竹下立馬調轉槍口,徑往費倫等人的車掃射過來.

此時的謝亦欣已從同費倫胯部親密接觸的尷尬中回複過來,躲在車後運了運氣,等竹下掃射的間歇就欲舉起手中的格洛克還擊.

費倫一把將剛探出半個腦袋的爆妞拽了回來,正想喝斥,"砰砰"兩聲,連狙子彈就已經命中了爆妞探頭位置的引擎蓋.

謝亦欣的俏臉一下變得煞白,腦子里的那股沖動瞬間冷卻下來,諾諾道:"謝謝!"

"謝個屁!"費倫罵了一句,從後腰上摸出個MP5的彈夾隨手拋給縮回車尾的仇兆強,"對方火力忒猛,咱們要做的就是拖住對方,等待支援."說著,他一記手刀切下了倒後鏡,剝開倒後鏡的外殼,將鏡子掰成兩半,遞了一半給爆妞,"拿這個觀察!"另一半滑給了仇兆強,還提醒道:"謹防對方扔手雷!"

仇兆強點了點頭,上好彈夾就支出槍管沖竹下那邊一通狂掃,根本沒管高位狙點的連狙.他已經看出來了,那杆連狙打幾槍就會換一個地方,眼下正是對方換點的時候.實際上這中間有個美麗的誤會,強沃是對費倫有所忌憚,但他不知道費倫手里只有格洛克,並沒有能夠火力覆蓋到狙擊點的MP5.

要知道,MP5的有效射程為兩百米,但最大射程可不止這個數,加上費倫詭異的槍法,難保不被命中,強沃見仇兆強持有MP5,理所當然地認為費倫也有,所以才會打幾槍換一個地方,結果白白給了費倫等人喘息之機.

事實上在這樣的實戰環境中,仇兆強的掃射並不怎麼有准,可惜竹下之前被費倫傷了手,所以換起彈夾來著實不怎麼方便(①),結果竟被仇兆強暫時壓制了,好在這時候塞松和尼尼奧已經掃平了押運隊的所有人,進入了押運車,不然他們也會被仇兆強的掃射影響到.

也就在竹下邊躲往其中一輛押運車後邊換彈夾時,強沃已經換到了另一個狙擊位.

"嘟!嘟!"

連著兩下點射,令仇兆強血花飛濺,一槍打在後車蓋上崩起割破了他的額頭,另一槍命中了他的左上臂.費倫眼疾手快,趕緊拉了仇兆強一把,將其拖得橫躺到車後,"嘟嘟",又是兩槍擦著後車蓋從仇兆強原本的位置劃過,將地上打得土石飛濺.

費倫只瞄了一眼,就知道仇兆強暫時還死不了,隨手扯過謝亦欣道:"看著強子,別露頭!"說完,他卻趁著強沃換位竹下正換彈夾的間隙出手了.

押運車上.

"砰砰!"

"你瘋了?胡亂開什麼槍?"塞松斥道.

尼尼奧卻不以為意道:"老大,你說得果然沒錯,這些箱子都是防彈的,而且還有電子密碼鎖."

"還不止!"塞松指著保險箱和車廂內壁道,"你剛才開槍已經讓箱子的鎖扣和車廂扣死了,除非有二次解碼器或者大劑量炸藥,否則休想把它們分開!"

"可咱們還有這個!"尼尼奧陰笑著從包里拿出個金屬小箱子,再從箱子里取出了酸液瓶.

塞松也是會心一笑,拿出支水彩筆在每個保險箱的關鍵部位上都標出了腐蝕點,然後由尼尼奧負責在每個點滴上定量的酸液.

"嗤——"

連槍彈爆炸都頂得住的保險箱在劇烈的質子化反應面前卻脆弱得像雞蛋,不到十秒就被腐蝕出了猙獰的孔洞,甚至連電子密碼鎖內部的機簧也被腐蝕得七七八八.

(①:有所謂單手換彈夾,實際上是一手持槍,另一手快速換彈夾,幾乎沒有射擊間歇的戰術動作,並非一只手又持槍又換彈夾)

(親,推薦票,收藏,各種求啊!!);

上篇:正文 065 通脈護器     下篇:正文 067 驚人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