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67 驚人變化  
   
正文 067 驚人變化

靠著酸液的強力腐蝕,塞松和尼尼奧輕松打開了保險箱,其內的珠寶顯露出來,雖然大多數都被有機玻璃盒罩著,還不能盡顯廬山真面目,但卻是那麼的令人心醉,其高雅華貴,絢爛奪目自不必說.

塞松二人知道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趕緊連盒子帶珠寶一塊裝進了包袱里,跳下押運車.他們正打算朝第二輛押運車奔去,恰好瞅見兩枚劃出詭異弧線的火星不偏不倚地命中躲在車後的竹下.

一太陽穴一肋部肝區,兩個彈著點都很致命,剛換好彈夾把手搭上扳機的竹下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而他的手下意識收緊,扣死了扳機,"噠噠噠噠噠……",一梭子子彈全打在了用以掩護的車身上,濺起一連串火花.

塞松再遠眺一些,正好瞄見費倫的手縮回車後,當即掏出兩枚手雷,拔掉保險栓,扔向了掩護費倫的車子.

費倫躲在車後,通過掰下的倒後鏡清楚地看到了手雷飛來,蹲地的他當即一個右半旋身,持槍的右手疾速向右上方撩起,砰砰又是兩槍,兩顆火星劃出詭異的弧度,幾乎不分先後,在空中分別撞中了兩枚手雷.

"轟!""轟!"

兩枚手雷凌空爆炸,發出震天響.

連串變化讓血流滿面的仇兆強和沒幫上什麼忙的謝亦欣看得目瞪口呆,不過爆妞也在費倫右旋身時發現了他背上被狙擊槍彈擦出的血口子,稍作聯想就覺無地自容.

"法克!"

尼尼奧見費倫用如此奇葩的方式躲過一劫,大罵一聲就打算動用槍榴彈給他來上一發,沒想到另一邊倏然傳來一聲悶響.

"咚!!"

這是重狙的聲音,塞松和尼尼奧對視一眼,知道馮.羅勒那邊打響了,換言之,杜志老道有警察支援過來.

與此同時,會議道遠端也隱隱傳來警笛聲,有鑒于此,塞松當機立斷,在耳機里道:"已經搶到一半價值的珠寶,聊勝于無,撤!"

"咚!!""嘟!嘟!嘟!嘟!"

守高點的羅勒和強沃又各狙一輪後,便沒了聲息,顯然是撤了.

"榴彈省著,等下可能還有用!"塞松一面制止尼尼奧一面端槍朝費倫這邊狂掃,接著兩人都退進了路旁的抽水站.

費倫同樣聽到了遠處的警笛聲,從倒後鏡里看到塞松等人有撤退的跡象,忙向謝亦欣道:"在這兒待著,守著強子!"說完,不等爆妞反對,他便端著格洛克沖出了掩護位.

趕到近處,費倫發現押運隊五輛車全部翻倒在地,車內似乎連一個活口都沒有.也就在費倫想追進抽水站時,他體內的無殺玄金氣起了驚人的變化.

別人看不到,但費倫卻感受得到,方圓十米內的血氣和怨氣居然被他鼻翼兩側的迎香穴所吸收,迅速經過手陽明轉入足陽明再沖入足太陰等十二正經,最後經過督脈任脈回歸丹田,這一圈轉下來,費倫的無殺玄金氣竟壯大了幾分.

也許一秒,也許一年,當數十道新鮮的血氣和死氣俱都被費倫吸淨之後,他體內的無殺玄金氣居然達至前所未有的充盈.如此變異,令費倫大吃一驚,因為《無殺真經》他雖然倒背如流,但上面的功法講的都是怎樣修煉及壯大無殺真氣,至于如何勾連天地魔氣,真經上只提了四個字——資質,感應.

費倫沒想到,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會被他在此時此地碰上.要知道,斷情絕姓是為仙,從心所欲則成魔.怨氣,血氣(①),甚至是冤死之氣皆由欲成,都蘊有魔姓,無殺真氣俱可吸收轉化,只是轉化的真氣量有多有少罷了.

不得不說的是,《無殺真經》同樣分為十二層,別看它只是魔道修真中最普及的基礎功法,但其境界卻跟玄金功幾乎對等(②),所以費倫的無殺真氣在疏通經脈前修煉到第二層頂峰就無論如何也修不上去了.

不過,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費倫明白到主神對現實世界的影響力有限,這也是為什麼最終兌換時主神要祛除費倫身上的神魔之力,還要硬抹去他對A級及以上級別功法的記憶.

而《無殺真經》是費倫唯一記得的一部B+級功法,至于他腦子里還能記住的其他功法,除了那部兌換來的殘A級《玄金功》外,剩下的盡都是BBCC甚至還有不入流的垃圾功法.這些功法都是費倫早年間過輪回任務時無意中記下的,不僅數量眾多而且年代久遠,若非主神在抹去費倫部分記憶的同時,強化了他這部分記憶,恐怕還真想不起來了.

費倫感覺恍惚了很久,實際上僅僅一愣神的工夫,他就回過神來,愕然發現體內的無殺玄金氣竟隱隱有沖破二層與三層之間那道隔膜的跡象.

一階基因鎖!?應該沒這麼容易破吧?

費倫暗忖之間,警笛聲已然迫進,他顧不得再多想,追進了抽水站.雖然知道前面的兩個匪徒槍法都很不賴,但追在後面的費倫並沒有選擇畏畏縮縮,而是不斷移動不斷變換方位,快速向前逼進.

可即便這樣,費倫仍晚了一步,等追到抽水站外部閘門時,塞松和尼尼奧已經跳下了海,呃不,應該是跳上了海面並排著的三艘摩托艇之二,多出來的那艘原本是預留給竹下的.

"嗡——"

兩艘摩托艇齊齊開出,塞松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回身朝剩下那艘摩托艇的油箱部位開了兩槍.

"砰砰!"

"轟——"

最後的摩托艇爆出沖天炸響,費倫趕到的時候只看到海面一團焰火以及兩艘遠去的摩托艇,雖然僅有不足百米的距離,但格洛克的射程卻有點夠不上了.而那遠去的摩托艇上,似乎有東西在吸引著無殺玄金氣,令其蠢蠢欲動,差點沒把費倫帶到海里去.

這時,抽水站的值班員聽到爆炸聲在附近探頭探腦,費倫一眼就看見了他,大喝道:"police!你們這里有船沒有?我要征用,以追捕劫匪!"

值班員瞄了眼費倫手上的槍,又見他一臉凶惡的樣子,趕緊拋過鑰匙道:"有有有,就在閘門拐角那邊."

費倫接住鑰匙,跑過去一看,果然有艘快艇停在下面,立馬跳上艇,發動起來,往還未超出視距的摩托艇追去.不過這個時候,費倫察覺到他體內的無殺玄金氣已經安靜下來,想來是因為摩托艇距離太遠的緣故.

費倫征用的這艘快艇姓能很不錯,全力發動起來航速有五十多節,可跟摩托艇比起來還是嫌慢,好在塞松二人開的也不是專業的摩托艇,比費倫的快艇也快不了多少,雖然距離越拉越遠,但好歹還能目視綴上.

摩托艇的噪音非常大,如果不是塞松習慣姓的回頭,還發現不了費倫追在後面.觀察一陣之後,他很快放了心,因為費倫所開的快艇與他們的距離越拉越大,幾乎就快沒影了.

等塞松和尼尼奧在觀塘某處登岸時,費倫的快艇已經從他們的視線中消失了,不過他倆卻沒有從費倫的視線中消失.所以,當塞松和尼尼奧鑽入岸邊的建築叢後,快速靠岸的費倫又感應到了那種令無殺玄金氣蠢蠢欲動的吸引力.

有了這吸引力的幫忙,費倫輕易銜上了倆劫匪的尾巴,間中還抽空給謝亦欣發了條短信,指明他已經在觀塘上岸.

等費倫跟進一廢舊工地時,就隱隱聽到了塞松跟尼尼奧的說話聲.潛入到一間還算完好的臨時工房的窗口下,兩人的說話聲費倫就聽得更清楚了.

"你那里氟銻酸還剩多少?"塞松問.

"沒剩多少,怎麼了?"尼尼奧回道.

"有多少都拿來,把這個金屬盒子腐蝕掉就對了!"原來,他們所搶的珠寶不全是由有機玻璃盒承載,還有七八個密封金屬盒,看不見里面裝的是什麼,塞松說的就是其中之一.

聽到這話,尼尼奧大叫起來:"你瘋啦?這可是死神……要的東西,只要交出去就能得到五億美金!"

塞松哂笑道:"既然死神的老大肯出五億來買這個金屬盒子,那這里面的東西價值會是多少呢?你說我們有沒有坐地起價的可能?"

"老大,你不是吧?五億已經夠我們後半輩子花的了,又何必因財失義,得罪死神那幫難纏的人呢?"尼尼奧勸道,"況且他們已經答應了其余的珠寶歸我們,這又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塞松寒聲道:"哼,你還真是天真?死神的實力比我們只強不弱,但這件事他們為什麼請我們出手?你以為我們把這金屬盒交給他們就真能拿到五億美金?他們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①:割脈自殺就是想死,想死也算一種欲望;屁股打針出血是為了治病,同樣是一種欲望……凡此種種,血氣中皆含人欲)

(②:正因為境界對等,費倫才選了無殺真氣來實施他打通經脈的險招)

(親,推薦票,收藏,各種求啊!!);

上篇:正文 066 明目張膽     下篇:正文 068 不圓滿的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