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70 破除壁障的曙光  
   
正文 070 破除壁障的曙光

血腥能量無法突破玄金功的基礎規則,可費倫又不敢撤掉玄金功打開毛孔把血腥能量放出去,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若一收功,充盈體內的無殺玄金氣便會倒灌回經脈,撐爆周天經脈那絕對是分分鍾的事兒.

費倫騎虎難下之時,沒法出逃的血腥能量竟開始鬧騰他的身體了.

血腥能量先是單純地破壞費倫身體,沒曾想費倫經過幾倍強化的身體耐受力相當不錯,楞是頂住了血腥能量的破壞勢頭,仿佛若有靈姓的血腥能量只好臣服,開始試圖改變費倫身體的基因排列.

如果基因排列改變成功,費倫身體對能量的容納就會變得更廣闊,自然也就能容納血腥能量了.可惜有主神的基因限制在那兒擺著,血腥能量撞過去只是碰壁.

當然,也不能說是完全碰壁,費倫隱隱感覺到,在血腥能量的沖擊下,那層膜開始有松動的跡象.可惜血腥能量後頸不足,四處碰壁之後,它只好走上了唯一的絕路——與已經飽和排他的無殺玄金氣拼個魚死網破,看看到底誰才能在費倫的身體里占主導地位.

血腥能量和無殺玄金氣就像兩幫古惑仔一樣,誰也不服誰,在費倫的身體里展開了搶地盤的戰斗,砍殺得那叫一個天昏地暗.這下差點沒把費倫給折騰死,他只感覺自己比當年吞下了孫猴子的鐵扇公主還苦逼,人家鐵扇公主好歹只是肚子疼,他是全身無一處不疼,很想把身體撕裂開來看看里面到底怎麼了.

不得不說的是,血腥能量大概只有四分之一被無殺玄金氣轉化吸收了,而後碰了幾次壁,消耗掉一些,大概還剩下一半,全力對付無殺玄金氣,無殺玄金氣還真有點頂不住的樣子.

這樣的情況費倫可不答應,畢竟血腥能量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以後能否受他控制,這都是沒譜的事兒,所以他強忍著身體的苦痛,開始全力運轉僅只兩層的玄金功.

血色的無殺玄金氣被血腥能量消弭了一部分,可隨著玄金功的運轉,新的,沒有轉化吸收過血腥能量的無殺玄金氣源源不斷地產生出來,加入了戰斗.這種情況就好比當年鬼子(血腥能量)侵華,俺們的抗曰武裝(無殺玄金氣)越打越多一樣.

僵持一段時間之後,頗有靈姓卻沒有後援補給的血腥能量就急眼了,它開始以自爆(神風特攻隊)的方式攻擊無殺玄金氣和費倫的身體.

"轟!""轟!""轟!""轟!""轟!"

外界聽不見的,無聲的,連續的能量爆炸在費倫的體內各處同時發生,他只覺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甚至還來不及動用那枚保命光球.

良久,費倫悠悠轉醒,內視之下,愕然發現,略呈淡紅色的無殺玄金氣(液)在體內經脈中汩汩流淌著.

真氣……液化了?!這不是A級功法修煉到後期才會產生的現象麼?如此情狀讓費倫難以置信,他凝神靜氣,再次內視,看了個透澈,才最終確定下來,無殺玄金氣的的確確液化了.

費倫稍稍試了一下,發現液化後的無殺玄金氣遍布全身形成金鍾罩的時間比以前更快了.最關鍵處在于,他清晰感受到一階基因鎖的壁障比剛才血腥能量企圖直接改變基因排列時更松動了,而與今天以前的堅如磐石相比,更是一個天一個地.

曙光!絕對是突破基因壁障的曙光!這樣的發現讓費倫不禁多了幾分驚喜,因為對他來說,不管外面的世界是何模樣,錢都不是最重要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可惜血腥能量這樣的東西絕非凡品,想要再得到只能看運氣了,費倫暫時也無法可想.

稍稍一動,打算起身的費倫赫然發現他從頭到腳都被血泥覆滿了.是的,血泥,那種汙血混合著黑黏雜質的泥狀物.血泥臭不可聞,費倫卻哈哈大笑著一躍而起,跑進浴室洗刷刷去了.

第二天是周六,費倫本想約小李子去打打高爾夫,沒想到李哲愷在電話里回說他即將啟程去內地談生意.

"我說小李子,你這麼拼干嘛?"費倫調侃道.

"還不都因為你,幾年就掙了別人一輩子也掙不來的錢,我這才被老頭子壓迫,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李哲愷在電話那頭埋怨道,"對了,你上次不是說帶我發筆小財嗎?怎麼就沒下文了呢?"

"啊哈,這事兒我還真忘了,不過發財的機會多的是,等你從內地回來再說吧!"費倫拍腦門道,"對了,這次你去內地,具體會到什麼地方談生意?"

"廣粵省,福閩省以及申城,怎麼了?"

"你要去福閩?"費倫微感訝然.

"是啊!"

費倫腆著臉道:"那你到時候能不能拐個彎,去潮汕附近的一個小縣城考察考察?"

"潮汕?小縣城?"

"其實那小縣城在鷺島與潮汕之間,有點不好找,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話出口後,費倫又覺得有點冒失了.

小李子自覺其中有貓膩,想看看費倫到底搞啥名堂,一口答應下來:"方便方便,中間我會去鷺島考察幾天,你告訴我地名就行了,無非就是花點錢找當地人打聽打聽!"

"叫安東,是個小縣,你到了之後,隨便考察兩天,投個兩三千萬就行了."費倫道,"投資的錢我來出!"

李哲愷愕了一下,道:"我說阿倫,你到底想干嘛?選擇投資有這麼馬虎的嗎?"

"我當撒紙錢不行?"費倫不豫道,"你應就應,不應就算了,打聽那麼多干嘛?"

"好好好!"李哲愷道,"反正也就是跑個腿,我答應還不行嘛!"

"那行,到時候我派個人跟你一塊去,也好有個照應."費倫道,"對了,你坐哪趟班機?"

李哲愷報了航班號,又道:"你還派什麼人,怕我不去麼?"

"不是,安東那地方民風有點彪悍,多個人也好保護你!"費倫略略解釋道,"況且我派的也不是外人,就是你那武癡表弟莊勝."

"不是吧?你真收他為徒啦?"

"沒有,算是記名弟子吧!"費倫一言帶過,不願多談這個話題,"好了不說了,我這就讓莊勝去訂機票,到時你們倆機場彙合就行."

掛了小李子的電話,費倫又給莊勝打了過去,結果卻是他那個漂亮小秘tina接的,她吱吱唔唔半天,最後終于透露莊勝到醫院看齊垣太去了.

問清是哪家醫院後,費倫也沒再打莊勝的手機,親自開車到了醫院,又用警官證假公濟私了一把,輕易查清了齊垣太的病房號.

到了病房外面,費倫發現不少古惑仔都堵在這里,顯然太子的威望很不錯,即便受了重傷,仍有不少擁躉.

費倫也沒去管那些混混,徑直走到門前,打算推門而入.

一個古惑仔叼著根沒點燃的煙,歪著腦袋問道:"喂,你誰呀?想干嘛?"他這一出聲,其余的古惑仔紛紛扭過頭來,齊刷刷瞪向費倫.

費倫淡淡道:"你管我是誰?我找太子,讓他出來見我."

"艹,你以為你……"小混混的髒話才剛出口,費倫就猛然揮手扇在了他臉上.

"啪!"

混混如遭雷殛,直接被掄倒在地,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靠!阿毛被他打暈了,扁他!"

"兄弟們上!"

在幾個古惑仔的叫囂聲中,眾混混把費倫圍了起來,蠢蠢欲動.

也許是鬧得太大聲,病房門突然打開了,莊勝出現在門口,喝斥道:"吵什麼吵?"

場面頓時安靜下來,不少混混還七零八落地喊道:"老大!勝老大!"

費倫抱著手,邪笑著蔑了莊勝一眼,道:"阿勝老大,很威風嘛!"

這話聽在莊勝耳里猶如晴天霹靂,慌忙排開眾混混,來到費倫跟前,膝頭一軟就跪倒地上:"費大哥,我……"

費倫眼神一厲,抬腿就將他踹了出去.

莊勝被踹得朝後連打了幾個滾,最後生生跌進了病房門去.這一幕讓周圍的混混傻了眼,俱都僵立當場.

反倒是莊勝,去勢止住後立馬爬了起來,咳出兩小口鮮血,又跪回到費倫面前,不敢再吱聲.

"看來你沒長記姓啊,我說的話你都忘了!"費倫冷笑著又把莊勝踢飛了出去,重重摔在牆上,再門板似的砸在地上.

莊勝再次爬起來時已滿嘴是血,看得古惑仔們心里發寒,他們就沒見過出手這麼狠毒的人.

說到底,太子曾是莊勝的救命恩人,費倫也不便太過份,只是想讓他長點記姓,當下冷冷道:"跟我走!"說完,轉身而去.

見費倫打算離開,古惑仔們紛紛下意識退後,主動讓道.

莊勝只囑咐了一句:"看好太子哥!"二話沒說,就追著費倫去了.

到了醫院外面,費倫把去內地的事給莊勝交代了一遍.

莊勝疑惑道:"師父,到了安東,我具體要做些什麼呢?"

"什麼也不用做,保護好小李子就行!"費倫擺手道,"張嘴!"

(親,推薦票,收藏,各種求啊!!);

上篇:正文 069 急轉直下     下篇:正文 071 madam也有窘迫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