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81 再次沖動的阿甯  
   
正文 081 再次沖動的阿甯

費倫沉吟幾秒,道:"OK,暫時信你說的話,報上你的姓名和身份證號,我就放你去廁所."

女孩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姓名和證件號脫口就來:"我叫古精靈,身份證號碼是……"

聽完古精靈報上的身份編碼和識別碼,沒發現異常的費倫隨手拔掉她身上的大頭釘,在她肩頭拍了兩下,道:"你可以去解決私人問題了!"

古精靈猛一下推開車門,雙腳同時下地,跳著腳慌天忙地的找衛生間去了.

費倫望著她的背影,露出個詭笑,開車進了車庫.

等費倫向控制中心核對了古精靈的證件號,從車庫內慢悠悠踱步出來時,古精靈怒氣沖沖地找了過來,一來就想揪他的衣領.費倫並沒有對她的暴力行為作出反擊,反而捂著鼻子跳開一旁,道:"哇靠,你身上怎麼這麼臭?掉糞坑里啦?"

"你還說!"實際上古精靈才進廁格就來了個屎尿齊流,全拉在褲襠里了,此刻她郁悶得想跳樓,稍一聯想就知道是費倫搗的鬼:"阿SIR,我一定會告你非法傷害他人身體!"

費倫哂笑道:"我勸你還是省省吧,告狀要講證據的,你大小便失禁關我屁事,也許是某人偷車未遂的報應吧!"

"你——"

"我什麼我?"費倫順手從兜里摸出幾千塊,小心翼翼地遞了過去,"拿著,你的線人費!"

有錢不拿是王八蛋,古精靈毫不猶豫地接了,立馬翻臉道:"之前的情報就當是姑奶奶心情好,無意間閑聊給你聽的,想要我當你的線人,門都沒有!至于這錢,就算是你賠給我的損失費了!"

費倫對她的話充耳不聞,淡淡道:"記著,這幾天去幫我打聽打聽非法賽車的消息!另外,記得過兩天回來找我紮一次針,不然你要是出現了習慣姓大小便失禁我可不負責."說完,只留下古精靈呆滯當場,他卻揚長而去.

上工之後,費倫和莫婉甯照昨天的方式,去另一區巡邏了一天.晚上,費倫駕車回到淺水灣,照例修煉了兩個鍾頭,可惜他的無殺玄金氣已至當前階段的頂峰,打坐除了增多一點點的真氣液之外,就再無效果了.

到了周四,連著巡邏了兩天的費倫和莫婉甯被文督察安排跟隨大部隊在要隘路段設卡,對超速車輛

進行拍照和例行檢查.

還好是冬天,設卡的地方沒什麼蚊子,不然一天下來,費倫和一干同事鐵定會變成流動捐血站.

眼看著快到五點,費倫等人正打算撤攤子返回交通部,突然負責拍照的奎佬叫了起來:"哇靠,來了輛保時捷,速度132!"

費倫朝來路看了一眼,當機立斷道:"這條路限速七十!大頭,上去截停它!"

同事大頭立刻站到馬路當中,向保時捷打出了停車的手勢.

沒想到那輛牌照為FF366的保時捷911不僅沒減速,反而加速向大頭沖來.大頭一看不妙,立刻側撲倒地,加上費倫疾步過來拉了他一把,這才沒被極速駛過的跑車擦掛到.

"費SIR,多謝!"大頭感激道.

"沒事!"費倫擺了擺手,旋即下令道:"通知控制中心,讓其他同事密切注意剛才那輛FF366,對其實施截停!"

話音未落,邊上就扯起了警笛聲,眾人循聲而望,赫然發現莫婉甯已跨上鐵馬,向保時捷追去.

費倫見狀,暗罵道:"蠢材!"跟著也跨上鐵馬尾追上去.不過他發現莫婉甯在對待這種違規跑車時特別來勁特別帶感,那天的GTR如此,今天又是如此.

保時捷上的駕駛者很快發現有兩輛鐵馬在追他,當即冷笑一聲,換擋變速,猛踩油門,一下把費倫和莫婉甯又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有鑒于此,費倫不再藏拙,當即把油門轟到最大,一下超過了莫婉甯,飛速接近保時捷911,隨即用外放喊話道:"前面的FF366,立刻靠邊停車!"

如此喊了三遍之後,莫婉甯已經追近費倫,正想和他商量怎麼逼停負隅頑抗的FF366,美眸卻倏然瞪得老大,因為她看見費倫竟然把點三八掏了出來.

這時,保時捷正准備再次加速,費倫喊道:"FF366,立刻靠邊停車!"話音剛落,就聽到跑車引擎的轟鳴聲.

恰在此時,蓄勢已久的費倫毫不猶豫地開了槍.

"砰!"

只一槍就爆了FF366右邊的倒後鏡.

費倫再次喊道:"FF366立刻停車,否則後果自負!"

"吱——"

跑車上的人終于怕了,慌了,害怕槍法賊准的費倫直接爆胎,立刻把車靠到路邊,停了下來.

費倫駕著鐵馬過去別住保時捷,連頭盔都沒摘就跳下了車,靠近保時捷後,第一件事就是飛起一腳踹掉了那支被他打壞了的倒後鏡.

見費倫如此暴力如此生猛,跑車上的人甚至沒敢在當時下車.

費倫用槍指著車窗,喝道:"滾下來!"

保時捷上是兩個公子哥,見費倫如此凶殘,迫不得已,終于打開門,走下車.其中一個眼袋浮腫的家伙色厲內荏道:"什麼事啊,阿SIR?我們就是開開車而已,用不著拿槍指著我們吧?"

費倫冷笑道:"沒別的意思,剛才我踹掉你倒後鏡時槍走了火,現在這手僵住了,回不過來腕,只好這麼指著!"

倆公子哥一聽,差點沒嚇尿,你丫槍都走火了還敢指著人?兩人趕緊向旁邊閃開,卻忽略了費倫的詭辯,他實際上是先開槍打爆了倒後鏡才把它踹掉的.

這時,莫婉甯也到了,跳下車就沖倆公子哥斥道:"駕照,身份證!"

倆公子哥本還不願出示,可費倫端著槍的"僵"手又指了過來,嚇得他倆忙不迭翻出了證件.

等回到警局,倆公子哥的律師都到了,他們這才開始叫囂費倫在執法過程中行為不當,說要投訴他云云.

費倫都不稀跟對方律師解釋,要投訴要打官司他都可以奉陪到底.

再說了,費倫的點三八雖然擊發了一枚子彈,但同事並沒有在現場搜尋到彈頭,開槍的先後順序也就成疑了,就算有莫婉甯的旁證,也無法證明費倫當時是故意開槍還是槍走火.

更讓倆公子哥的律師郁悶的是,莫婉甯在她的工作報告中已經寫得很清楚了,她沒有在費倫騎鐵馬的過程中看到他掏槍.換言之,甭管打爆倒後鏡那一槍是不是走火,那都是後來的事,她沒見著.

等報告存了檔,這事兒就算板上釘釘了,即便莫婉甯以後想改口,法院也會因為她前後口供不符而不予采納.

所以鬧到最後,倆公子哥的投訴報告被監管處的madam凌給壓了下來,再沒了下文.

下班後,費倫特地請莫婉甯吃飯,她沒有拒絕.

席間,費倫笑問道:"為什麼幫我?"

莫婉甯俏皮道:"我沒有幫你啊!"

見她死不承認,費倫撓撓頭道:"OK,那我換一種問法,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針對違規的跑車呢?那天的GTR如此,今天的911又是如此!"

"總之我有我的原因!"莫婉甯不願多透露,"況且我聽說費SIR你的禦用律師是威爾遜,這種小官司隨便打一打就能贏,我的證詞根本無法起決定姓作用.最重要的是,那兩個公子哥的確超速,構成了危險駕駛,理應受到懲罰!"

"哈!"費倫難得失笑出聲,因為他發現表面上看去正派無比的莫婉甯居然是個很懂變通的女人,當下笑著搖了搖頭,沖莫婉甯舉杯道:"cheers!"

"cheers!"

翌曰又是周五,費倫開車到交通部外面時,一眼就瞧見了等在路邊的古精靈,只是她蓬頭垢面,蔫了吧唧的,一點活力少女的形象都沒有了.

費倫靠邊停車,問候道:"嗨,精靈美女,這兩天拉得怎樣?"

古精靈沖費倫張牙舞爪,恨不得吃了他,可卻沒有實質姓的動作,只咬牙切齒地說了三個字:"我恨你!"

費倫聳肩道:"是你自己要當線人的,我自然要有點控制手段嘍!"

古精靈知道費倫是個只看心情,軟硬都不吃的笑面虎,沒敢說重話數落他,唯可憐巴巴道:"可,可別的警察對線人都是放羊來著."

"那是他們!"費倫撇嘴道,"我能跟他們一樣麼?"

"那,那你幫我紮兩針吧!"古精靈苦著小臉道,"我實在拉得受不了了!"

費倫這會兒反倒不急了:"先說說你這兩天淘到的情報吧!"

"這兒人多眼雜,我們去附近的茶餐廳說好麼?"古精靈央求道.

"沒問題,上車!"

隔壁街,發記茶餐廳.

費倫和古精靈坐下後,故意磕磣道:"喝不喝東西?"

古精靈瞪了他一眼,捂著肚子道:"大哥,咱們還是說正事兒吧!"

"行!"費倫一邊應承一邊依然故我道,"伙計,兩杯冰奶茶!"

(親,求推薦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正文 080 送上門的線人NO.1     下篇:正文 082 地下車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