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83 尾隨跟車  
   
正文 083 尾隨跟車

費倫是面如平湖,胸藏萬種暴虐,竹竿主動撞上門來,自然沒什麼好果子吃.

對上費倫陰惻的目光,竹竿心中的恐懼不斷放大,他強忍著傷痛,甚至不敢去關心自己的傷腿,結結巴巴道:"老,老大,你放,放過我吧!"

周圍竹竿的同伙雖懼費倫的血腥暴力,仍在緩緩圍攏.

恰在此時,渾不在意周遭情況的費倫從後腰(隱戒)上拔出格洛克18(①),咔嚓一聲上了膛,頂在竹竿的眉心上:"放過你?沒問題,給我個理由先!"

哇靠,這尼瑪什麼情況?敢情這人是玩槍的.霎時,周圍的人都不敢動喚了.這個時候,誰他媽先上誰他媽遭殃.

"我數三個數,找個能令我放過你的理由!"費倫重申道,"一!"

竹竿死命向費倫身後的古精靈打眼色,希望她能夠開口勸勸費倫.可是古精靈連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對于費倫整治竹竿,她舉雙手雙腳贊成.

費倫自然看到了竹竿的眼色,卻不以為意,從腋下(隱戒)抽出塊牛皮搭蓋在持槍的右手上,隨即槍口下移,對准竹竿已經被踩成肉餅的腳踝上面一點點,喊道:"二!嘭!"

尖銳的槍聲變成了悶響,淹沒在周圍各式引擎的轟鳴聲中.

"嗚啊——啊啊啊——"

竹竿抱著傷腿滿地打滾.

嗎的!這家伙真的敢開槍,真敢開槍!

周圍那些正蠢蠢欲動的竹竿同伙這下子真的不敢動了.

至于躲在費倫身後的古精靈,還有正站在不遠處,剛剛過來取笑費倫是凱子的鼻環女,還有附近很多打扮得火爆熱辣花枝招展的妹紙,全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等她們回過神來,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妹紙認為費倫特酷特man,看向他的眼神清一色在放光,不是電眼就是媚眼.

古精靈更是覺得與有榮焉,大眼睛里閃著異樣的神采,灼灼盯著費倫英偉的後背.

費倫可不管別人怎麼看他,走過去再次把槍頂在竹竿腦門上,淡漠地發出了三的起音:"S……"

關鍵時刻,竹竿急中生智,慌忙答道:"老大,老大,既然你今晚來到這兒了,要參賭還是要參賽,我都可以幫你安排!"

費倫的發音倏然止住,旋即換上一個陽光友好的笑容,移開了槍口,哂道:"你早他媽這麼上道也不至于挨那一槍了."頓了頓又道:"趕緊去幫我安排,遲了的話,有什麼後果你自己清楚!"說到這兒,他吹了吹格洛克的槍口,把槍收了起來.

地上的竹杠一聽,連忙扯著喉嚨叫了起來:"賴利,賴利頭……**死了沒有?沒死快滾過來扶我一把!"

"竹哥,來了來了來了!"一個滿頭坑的古惑仔小跑過來,根本不敢看費倫,攙起竹竿就想走.

"慢著!"費倫叫住了竹竿和賴利頭,把還癡癡盯著他的古精靈擁入懷中,道:"黑妞以後就是我的人了,誰他媽要是再敢動她一根手指頭,我絕對會把他削誠仁棍,活得比蛆還淒慘!"

在場之人都覺不寒而栗,沒人敢于和費倫冷電似的目光有所接觸.古精靈回神過來,大膽地摟住費倫,獻上香吻.

反正都已經放出話了,費倫自是來者不拒,和古精靈舌吻起來,直吻得黑妞透不過氣,渾身發軟這才松口,讓周圍的古惑妹紙好一番眼饞加羨慕.

唇分之後,古精靈伏在費倫懷里,意猶未盡地用小香舌舔了舔略厚的姓感紅唇,嘻嘻笑道:"老費……SIR,沒想到你原來是條色狼,還是條隱藏在……"

沒等她把話說完,費倫就捉著她胸前的小饅頭,用力揉搓了一番,惹得古黑妞驚叫出聲.

這邊,竹竿的動作很快,不僅料理好了傷勢,還幫費倫安排好了車位.

"老大,車位有點緊張,您就擱在第十一位發車吧!"竹竿杵著雙拐湊到費倫身邊道.

攬著黑妞的費倫淡淡道:"我沒說要參賽啊!"

"啊?"竹竿無語凝噎.

費倫指了指一干在車燈照耀下的跑車,道:"盡都是些東瀛的便宜貨,我的法拉利怎麼可能跟這些家伙同場競技!"

的確,一眾跑車中有黃色的FC也有白色的FD,一半以上都是曰產,剩下的則是八國聯軍,哪個國家產的都有.曰產車之所以占主流,這是因為東瀛跑車姓價比較高,而且比較好改裝,加上那邊和港島一樣,都是靠左行駛,所以曰產車自然成了地下車族的首選.

"那……您加進來賭一把,娛樂娛樂如何?"竹竿眼珠一轉,提出了新建議,"今天這墊場賽一萬起底,一百萬封頂,最少都是一賠一,要不要試試?"

費倫掀眉道:"都什麼賠率啊?"

"賠率最低的就是那個池田,他一賠一,至于其他參賽選手的賠率都在這紙上寫著,您參考參考!"說著,竹竿毫無戒心地掏出一張單子來,遞到費倫跟前.

不是竹竿蠢,也不是竹竿不謹慎,而是費倫用的手槍竹竿剛才已經找識貨的人問過了,是格洛克18,條子是不會裝備這個的.既然費倫不是條子,又凶殘過人,竹竿在安心之余,自然不敢再得罪他.

"能幫我提前安排一下明天的發車位麼?"費倫跳躍式問道.

"啊?"竹竿有點跟不上費倫的思維,過了兩秒才回過味來,為難道:"老大,不瞞您說,明天的發車位不是我可以做得了主的,得全聽七爺安排!"

"這樣啊,那就算了!"費倫滿不在乎地揮揮手,隨手簽了張支票,落款特意用上小額支取的英文名,"那我就押十萬塊玩玩,就押在……"掃了眼賠率名單,"這個,賠率第三的本埠車手身上!"

"好的,好的!"竹竿用腋下抻著雙拐,兩手接過支票,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差點沒摔倒在地,"老大,這,這十萬英鎊已經超出限注了呀!"

聽到這話,邊上竹竿的小弟和古精靈都嚇了一跳,十萬鎊就是一百多萬港幣,怎麼費倫遞過支票的時候連肉痛一下的表情都沒有呢?

"蠢貨!多的錢是給你截肢用的."費倫這話還真有點黑色幽默,當場把竹竿雷了個外焦里嫩.

"啊對了……"費倫續道,"我雖然不參加車賽,但等所有的車出發完畢,我開車跟在後面總可以吧?"

竹竿愣了愣,道:"當然沒問題!"

和費倫談妥之後,竹竿捧著那十萬英鎊的支票屁顛屁顛的去了,一點也看不出剛被廢掉一條腿的樣子.其實竹竿不以打見長,全靠耍嘴皮子上位,少條腿于他而言除了搞女人和跑路的時候不太方便之外,還真沒什麼大礙.至于心底的怨念,竹竿是不會在費倫有槍傍身的時候流露出來的.

不過費倫盯著竹竿三步一竄的得意背影,喃喃道:"看來還沒被虐夠!"

古精靈沒聽清楚,好奇問道:"老費,你說什麼?"

費倫瞪了她一眼,斥道:"你一個女人家家的,打聽那麼多干嘛?"

古精靈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不敢再多問.

終于,所有車子都停在了馬路中間,一刻不停地預熱著引擎,巨大的轟鳴聲把從附近經過的私家車都嚇得繞路而走.

竹竿的心腹手下賴利頭不知從哪兒找來一杆破旗,走到車龍排頭處揮舞著旗子,另一手拿著擴音器,開始起跑倒數.

當"一"數完,所有車手都精神一振,拉動手柄,猛踩油門,隨著賴利頭揮下旗子,排頭的GTR和側後位的FC幾乎同時刮起地面的沙土,引擎的轟鳴聲瞬間放到最大,在不少古惑仔古惑妹紙的呐喊聲中,一起飆出了起跑線!

第三位的本埠車手駕駛著保時捷緊隨一二名之後也沖了出去,接下來是第四第五第六……然後就變成了一窩蜂,近三十輛非法改裝過的跑車呼嘯著沖出了發車點,很快拐上了狹長的"山道".

費倫坐在法拉利上已經看不見最後一輛車的尾燈,他沖仍在擺弄頭盔的古精靈說了一句:"把頭盔戴好!"

"為什麼要戴頭盔?咱們來的時候可沒戴!"古精靈不解地嘟囔著,手上卻不慢,三下五除二就把頭盔扣緊在腦袋上,還不忘紮緊了頭盔帶.

"別問那麼多,坐穩了!"費倫多說了一句,隨即啟動法拉利,把正想湊上前問問他倆為啥還不開動的竹竿扯了個大跟頭.

強烈的背推感差點沒把古精靈的脖子閃斷,嚇得她嗚哇亂叫,可費倫並不憐香惜玉,反而一轟油門,整輛法拉利猶如咆哮的野獸,飛速駛入了山道.

也不知是費倫運氣太好,還是運氣太不好,剛入"山道"不到百米,對過就有車頭燈光射了過來.

"有車!"古精靈驚恐地叫了起來.

(①:格洛克18可在半自動和自動之間任意切換,半自動相當于單發,自動相當于連發)

(親,求推薦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正文 082 地下車賽     下篇:正文 084 碰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