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088 被懷疑了  
   
正文 088 被懷疑了

這時,電視上剛剛好兩點,費倫擁著古精靈,講著小情話,不知什麼時候,才沉沉睡去.

"嘭嘭嘭……嘭嘭嘭!"

一陣大力的拍門聲把費倫驚醒,他趕緊把仍在熟睡的黑妞抱回臥室,擱在床上,替她蓋上毯子,這才應道:"誰啊?來了來了來了……"說著,從隱戒里拿出條短褲套上,來到門邊再次問道:"誰啊?說話!"

一抹熟悉而粗暴的女聲在外回道:"警察,開門!"

費倫一愕,這尼瑪好像是謝亦欣的聲音吧?旋即省起剛才去水果市場殺人時,找到瘋狗後,他為了行動方便,就把手機順手塞隱戒里了.

隨即拉開門,費倫和謝亦欣四目相對,爆妞眼中沒有驚愕只有憤怒.

費倫假裝沒看見,訝道:"呦,是madam啊!你們怎麼找到這兒來了?"其實他心里明白得很,瘋狗被殺,黑妞和幫她還錢的人將是警方首要的懷疑目標.

謝亦欣身後的戴岩和仇兆強齊齊招呼道:"費SIR!"

爆妞依舊瞪著他,問:"這屋就你一個人嗎?"

聽她的口吻像在質問嫌犯,費倫都不稀理她,答非所問道:"madam,有事說事,沒事我還要繼續睡覺呢!"

"費倫,注意你的態度!"謝亦欣的聲調不覺高亢起來,"我是你長官,長官問話,你該如何?"

費倫一擺手,道:"不好意思,輪崗期間,madam好像還管不到我吧?"

"你……"謝亦欣終于有點急了,"你今晚見過瘋狗吧?你知不知道他已經死了?"

費倫哂笑道:"我今晚是見過他,還給了他十萬塊,可他死了關我屁事,一個放高利貸的仇家有多少,madam不會不知道吧?"

這話合情合理,把謝亦欣噎得說不出話來.此時仇兆強道:"費SIR,可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你在幫人還錢的時候,曾經亮過一把手槍,這你作何解釋?"

費倫攤手道:"強子,不是我說你,咱們辦案是講證據的,憑幾個古惑仔異口同聲一說,我就持槍了嗎?退一萬步講,就算你們真找到了這麼一把槍,也頂多是一條警務人員違規持槍的名目,與瘋狗的死又有什麼關系呢?何況根本就沒有這麼一把槍嘛!"

謝亦欣卻不打算放過他,質疑道:"費倫,你別扯開話題,我問你,凌晨零點到一點之間你在哪里?有沒有時間證人?"

費倫的眼睛微眯起來,反問道:"madam,你的口吻好像在把我當嫌犯審,既然如此,我拒絕回答你這個問題!"說完就准備關門謝客.

恰在此時,許是費倫他們的說話聲太大,把古精靈吵醒了,黑妞睡眼惺忪裹著毯子就從臥室里轉了出來:"老費,你們在干嘛?他們幾位是誰?"

費倫回頭解釋道:"噢,沒事兒,這我三位同事,你繼續睡!"

戴岩和仇兆強看到黑妞慵懶可愛的模樣都直了眼,旋即省悟過來,尷尬一笑,把臉撇向一旁,而謝爆妞本就帶著點憤怒的眼神此刻簡直要噴出火來,古精靈的出現徹底證實了矮子和牙簽的話,黑妞有足夠吸引男人的本錢,瘋狗本打算等她還不上錢,玩弄她幾月,然後把她賣到雞檔.

"對不起,我們要進屋搜查!"謝亦欣提出了無理的要求.

這話令費倫很不爽,他當即否道:"絕對不行!要進屋搜查可以,把搜查令拿來先!"

謝爆妞聞言,柳眉倒豎,叱道:"費倫,你知不知道你在妨礙公務?"

"對不起,我只知道你即將私闖民宅!"費倫強硬道,"如果一旦形成事實,我想我一定會向監管處投訴的,到時候令尊也未必保得了你!"

戴岩也知費倫說得對,當下拽住了爆妞的胳膊.仇兆強倒是機敏,指著古精靈道:"費SIR,我們需要查一下這位女士的身份證."

費倫對仇兆強流露出幾許贊賞之色,回頭問黑妞道:"你的身份證呢?"

已經把身子藏到臥室門內的黑妞支著腦袋答道:"在錢包里,我去拿!"說著,縮回了臥室,沒多久她就套了件睡衣轉了出來.

"喏,身份證!"古精靈把自己的證件交到費倫手里.

費倫略掃一眼,轉手遞給了仇兆強,瞪著爆妞道:"查查也好,省得有些人整天神神叨叨的……對了,我的身份證就不用了吧?"

這話把爆妞給惹毛了,狀若護仔的母雞,掙開戴岩的拉扯,沖到費倫面前不足半尺的地方,直盯著他的雙瞳,咬牙切齒道:"警務人員就可以特殊了嗎?把你的身份證拿出來!"

費倫針鋒相對道:"大聲唔氣的,你這是什麼態度?今天你是對上我,要是對上別的市民,恐怕投訴科就有得忙了."說著,他反而抄起了手,根本沒掏身份證的意思.

戴岩見狀,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摸摸鼻子道:"費SIR,還是一並查了,免得出問題嘛!"

仇兆強也附和著喊了一句:"費SIR!"

費倫知二人是為他好,不滿地撇了撇嘴,從褲兜(隱戒)內掏出身份證丟了過去.戴岩一把接住,裝模作樣地在本子上記下了證件信息.

等查完身份證,費倫立馬下了逐客令:"OK,我就不留你們喝茶了,回見!"說完砰一聲關上了房門.由始至終,他甚至都沒讓謝亦欣三人踏進房門一步.

這時,黑妞才問道:"老費,到底出了什麼事?"

費倫滿不在乎道:"沒什麼,只是聽說瘋狗死了."

"啊!?"黑妞被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了一跳.

費倫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沒事沒事,咱們去睡吧!"

之後,兩人回到臥室,等黑妞睡著,費倫再次用大頭釘封住了她的昏睡冥穴.既然爆妞能查到他掏槍出來威脅瘋狗的事,也應該能查到他用槍打傷竹竿腳踝的事,雖然那些非法賽車的古惑們輕易不會把事情到處亂講,但保不齊中間有什麼紕漏,所以還有點手尾必須得做.

于是費倫掏出手機鏈接上NRSX76,在東南亞轉了一圈後,才鏈接回港島的交換機,再照之前竹竿留下的收款方式打了過去,同時NRSX76還啟動了電話追蹤定位程式.

"喂,誰?"電話那頭出現了竹竿的聲音,聽上去很不友好.也是,任誰被廢了條腿,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費倫從隱戒中摸出個CIA專用的變聲器,改了個女聲開始跟竹竿閑扯:"呦,竹哥,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這麼快就不記得妹妹我了?"

一聽是個女的,聲音還挺甜,竹竿的聲音馬上變得緩和了:"你是?"

"嗯~~我不依,你居然真的把我給忘了……"甜美女聲撒嬌道,"對了,竹哥,我聽說明天有車賽,能不能幫妹妹押點注啊?"

"行,當然沒問題!"竹竿滿口答應,心里卻還在回憶這到底是哪個被他搞過的女人呢?

就這樣東拉西扯,二十秒一晃而過,費倫隨便說了個幾萬塊的小數目,便掛斷了電話.與此同時,采用NASA追蹤定位程式的NRSX76已經反饋回了竹竿所在的經緯度坐標.

費倫隨即穿上刺客"費倫"的全套暗殺裝備,再次爬廚房的窗戶而出,擔心樓底下有謝亦欣派人監視,遂直上樓頂,跳往鄰樓天台,這才悄然摸到馬路上,純憑腳力往竹竿所住的地方急趕.

竹竿所住的地方實在有夠髒亂差,更別談保全了.費倫輕松潛入屋內,用大頭釘封住了竹竿的昏睡冥穴,這才從隱戒中掏出海碗大的鍘刀,將他那條被槍打過的廢腿從髕骨以下三寸的地方攔腰鍘斷.

費倫找了個塑料口袋把斷腿裝上扔進隱戒,又拿出支嶄新的毛筆,蘸著竹竿腿上不斷淌出的鮮血在牆上寫道:"趕緊叫救護車,不然你會死!"

之後收回毛筆,拔掉大頭針,費倫從容潛出了竹竿的住處,躲到附近,等親眼看見還剩半條命的竹竿被抬上救護車,他這才退走,回了古精靈家.

翌曰是周六,不過交通部的輪休還沒輪到費倫頭上,再說了,他受張警司和文督察委派查非法賽車的事兒,也得即時彙報.

沒曾想,到了交通部張警司的辦公室之後,費倫看到的不僅僅是張警司,還有謝亦欣,鍾偉銘和凌舒.

敬過禮打過招呼,費倫詫異道:"madam謝出現在這里我不奇怪,怎麼madam凌和鍾SIR也來了?"

張警司聳肩道:"因為根據總區重案組的調查顯示,你在非法賽車地點有違規持槍的跡象."

費倫裝出驚愕的樣子,猜道:"莫非幾位長官是為了內部聆訊而來?"

凌舒瞥了眼謝亦欣,轉而看向費倫時美眸中多少透出些無奈,道:"你可以這麼認為!"

早就做好一切准備的費倫從容道:"我可以接受聆訊,但我要求張警司也在場!"

(PS:今兒就一更,抱歉!嘿嘿,俺去做壞事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正文 087 一階中期     下篇:正文 089 無厘頭的聆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