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22 救人之歎  
   
正文 122 救人之歎

見了費倫的動作,外科大夫大驚失色,差點沒叫出聲來.

被針紮進皮肉,休克中的易立神經自然發射,軀干一抖,好在這個時候中空金屬針已然刺到了他體內足夠深的位置,汙血立刻從針管里導流出來,一飆幾尺遠,差點沒濺在人身上.

本來費倫大可以封住傷者的定冥穴,不過有專業的醫生在,難免會看出端倪,雖不至于把冥穴的手法學了去,但活人被針紮了一點反應都沒有這種事還是不在人前顯露的為好.

接下來,費倫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他一抖鉛筆盒,其內的銀針就按著某種奇異的規律拋飛起來,在夕陽余暉下閃閃發亮.雙手迅疾揮舞中,費倫將針一一拍落在易立和他女友身上,封住了他倆體內的出血點,又駢指連點,將二人體表的出血點也暫時封住了.

"氣功點穴?!"外科大夫眼珠子都瞪圓了.交通警和費倫背上的冰兒也有點傻眼.

費倫卻沒有回答他們這個問題,反而道:"來,你們再把女傷者的肩和髖摁住!"

交通警和外科大夫連忙照做.

費倫依葫蘆畫瓢,在女傷患腹部某個位置也紮上了中空金屬針,幫她也放了血,隨後起身道:"可以做的我都做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倆的造化了!"

實際上要救人的話,還有保命光球和烏玉再造膏可以用,可惜這兩樣逆天物品不僅貴重而且稀有,現場恁多垂死傷者,給誰用不給誰用都不合適,費倫索姓就沒有曬出來.再說了,就算有了救人之舉,他也沒好心到把東西用在陌生人身上,特別是保命光球,完全是由費倫當年拼了老命才得來的幾樣神魔能力所兌換,金貴著呢!

"費大叔,這就完了麼?"冰兒探問道.

費倫道:"現在只能等手術了!"說著,見汙血排得差不多了,他又從盒子里撚出倆栓塞把中空金屬針都給塞住了.

冰兒撅嘴道,"救護車怎麼還沒到啊?"

費倫對此也很無奈,吩咐交通警道:"你在這兒看著易立."轉頭問外科大夫道:"你貴姓?"

四十出頭的好市民醫生發現倆傷者的傷情沒有再繼續惡化下去,頓時把費倫當成了高人,聽到他問話,趕緊回道:"免貴姓柳!"說話間,還遞上了名片.

費倫接過名片隨手揣在兜里,道:"柳醫生,叫我費倫好了,這兒一個人就夠,我們倆再去看看其他地方有沒有要幫忙的吧?"

"沒問題."柳醫生點頭同意.

交通警問道:"費SIR,那他倆身上的銀針咋辦?"

費倫道:"在動手術前都不要動,更別擅自拔針,否則後果會很嚴重,等一下我會跟去醫院的."

"ThankYou,SIR!"交通警感激道.

費倫微微頷首,反手托了托冰兒的小屁股,和柳醫生一起往側翻巴士步去.

附近已經有不少輕傷員被弄出了車,可還有幾個重傷的被困在巴士里,沒法脫身.

在變了形的巴士中救人,就算是費倫也得浪費大量時間,此刻附近的人行道躺著十幾個重傷的,所以他沒有去幫忙救人,而是和柳醫生分頭探查著各人的傷情,但凡有垂危者,費倫馬上施以救治,吊住傷者的姓命.

終于,外面的救護車和支援車開了進來,不少白大褂帶頭從車上下來,快速分成幾個組展開救助.

其中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男醫生帶著倆護士到了易立身邊,見他和女傷者身上插著銀針,立刻嚷了起來:"這是誰干的?不懂急救亂紮什麼針,不知道人命關天嗎?"說完,伸手就想去拔針.

守著易立的交通警立刻捉住了男醫生的手,道:"別亂碰,我是傷者家屬!"

"你……你懂什麼?"男醫生頓了一下,旋即質問道:"到底是聽家屬的還是聽醫生的?"

交通警聞言,霎時產生了猶豫.雖然費倫吊住了他弟弟易立的命,問題是最後動手術的還是醫院,醫生的話不能不重視啊!

此時,費倫在柳醫生的協助下處理妥了最後一名重傷者,收起金屬盒,剛好轉了回來,聞言道:"銀針不能拔,血是生命之源,傷者失了多少血也就等于丟了多少命,要拔也得等輸上血以後!"

一句簡單直白的話堅定了交通警的信念,他委婉拒絕道:"醫生,還是麻煩你先給我弟弟輸血吧!"

男醫生臉色很不好看,正想發作,跟在費倫屁股後頭的柳醫生跳了出來,斥道:"小何,還不趕緊給傷者輸血,莫非你想他們死嗎?"

小何醫生定睛一看,頓時愕道:"柳主任,你怎麼在這兒?"

"我怎麼不能在這兒,廢話忒多,趕快把這倆重傷員加上血弄到車上送去醫院!"柳醫生指劃道,"我要親自給他倆做手術!"

小何自然不敢無視柳主任的權威,臉色雖然不好看卻沒再多說什麼,反而問交通警道:"傷者什麼血型?"

"我弟弟是A型血,他女友的血型我不太清楚!"

小何忙向護士打了個眼色,護士趕緊為易立掛上了一個單位的A型血,又給女傷者掛上了少量的O型血應急.

這時,凌舒找了過來,費倫道:"你來得正好,我還得去醫院一趟,你和冰兒先開我的車回去吧!"說著,就想讓冰兒從背上下來.

孰料冰兒死活不依,吵鬧道:"我不跟媽咪回去,我要去醫院看費大叔救人!"

費倫連忙哄道:"我只是去拔針,不是去救人,冰兒乖,快跟你媽媽回去唄!"

凌舒也哄道:"冰兒,你要是再不聽話,就不是好孩子嘍!"

冰兒狡黠地轉了轉眼珠,撅著小嘴道:"要是這樣的話,我甯肯不當好孩子!"

這下可讓凌舒犯難了,對于冰兒她是不忍打罵的,況且眼下冰兒的要求不算過份,只是想跟去醫院而已.

此刻,柳醫生湊過來道:"費SIR,就讓小女孩跟著去吧,反正我們醫院有手術觀察室,看看也無妨!"

費倫略一沉吟,點頭道:"好吧!"

"哦耶!"冰兒又歡叫起來.

隨後,費倫和柳醫生一起上了救護車,而凌舒拿了阿斯頓馬丁的車鑰匙,載著冰兒到了醫院.

剛到醫院門口,費倫就接到了李哲愷的電話:"喂,阿倫,我會都開完了,你人呢?"

"出車禍了,在醫院呢!"

李哲愷驚道:"你人沒事兒吧?"

"我怎麼可能有事,是別人出了車禍,我跟車到醫院有些幫忙來著."費倫簡單解釋了一下,"你也知道,我哈佛醫科畢業,又有醫協頒發的執業證,碰到這種事能見死不救嘛!"

"就你?"李哲愷顯然不信費倫有這麼好心,"怕不是你把人給撞了吧?"

費倫辯道:"真不是我撞的!好了,不多說了,我要進手術室了."

隨柳醫生到了清潔室,一通仔細的洗刷過後,費倫麻溜地換上了手術服.

"行啊費SIR,你換衣服挺麻溜的嘛!"柳醫生打趣道.

費倫卻沒什麼心情開玩笑:"老柳,等下你負責外縫合我負責內縫合好吧?"

"開什麼玩笑?"老柳在這種時候當仁不讓,"雖然我承認你的中醫針灸和氣功高明,但你有醫生協會的執業證書嗎?胡亂給人開刀是違法的,你不會不知道吧?"

費倫當即從內衣(隱戒)里掏出執業證扔給了他,老柳看完後還有些不信:"你不是吧?有醫生執照居然跑去當警察?"

之前在車禍現場很看不慣費倫的小何醫生聽到這話差點沒驚掉下巴,要知道,即便是他,也還只是個實習的,進了手術室最多打打雜而已.

"你管我?"費倫隨手拿回執業證,又洗刷了一遍手,這才戴上手套.

老柳邊刷著手邊固執己見道:"雖然你有執照,但還是不行,最多我主內你主外!"

費倫道:"這樣也行,我正好可以省出些時間去二台那邊收針."

隨後兩人加上之前那個男醫生魚貫進了一號手術室.

此時,手術台上的易立已經被做了全麻,還不停在輸血,老柳沖費倫打了個手勢,吩咐護士道:"開始計時!"

小何作為老柳的副手,配合著他把易立開了膛.費倫也不管二人怎樣,向監視器打了個招呼,收回易立身上的針,開始幫他做骨折複位手術.

觀察室內.

冰兒指著大屏幕道:"媽咪,快看!"

凌舒眨巴眨巴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喃喃道:"還真是費倫,他真進了手術室,還做上手術了?"這個時候,她心里倏然升起一個想法,這男人到底還有多少本事呢?

費倫的複位手術以及其他幾處外傷的縫合進行得很快,等他都搞妥了,已經把易立開膛破肚的老柳還在那兒猶疑不定.

"肝尖往下一寸半,左二厘米,被膜下破裂!"費倫自言自語說完這句,就徑回清洗室換洗去了.

換上新的手術衣和手套,費倫來到了二號手術室.主刀醫生剛好進門,費倫沖他微微點頭,拔了女傷者身上的針就轉身離開了.

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已經換回便裝的費倫歎道:"看來救人還是不適合我,太累!"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21 連環車禍     下篇:正文 123 不是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