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32 滿環與零環  
   
正文 132 滿環與零環

幸田見了同伴花癡樣,終忍不住吐糟道:"面對現實吧,更木前輩不是費君的對手."

一群中人之姿的東瀛女警頓時齊刷刷瞪向幸田,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她絕對已經死了十好幾遍了.

其實不止一票東瀛女接受不了現實,就連田中也有點接受不了這個事情,可他剛想開口說話,已經恢複過來的更木倏然抬眼看向他,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

田中張了張嘴,終是沒有說出什麼來.

"好!"

這時,隊伍中也不知誰帶頭叫了好,在場所有同事紛紛附和,喝彩聲一片,甚至就連蘭瑩和樂正弘也鼓起了掌.

及此時刻,還是它媽的自己人向著自己人,其他純屬扯淡.

等更木完全抬起了頭,費倫仍不忘落井下石:"更木君,還要不要比一比射擊?"

看著費倫招牌式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木知道費倫正設好了套子在等著他,可他就是看不慣費倫的笑容,賭氣應道:"比就比,大不了再輸給費君一回!"

"更木桑勇氣可嘉啊!"費倫恭維了一句,扭頭問厲鋒道:"有泥靶嗎?"

厲鋒皺眉道:"那玩意早都不用了,你要來干嘛?"

"既然沒用了,玩玩不行麼?"費倫哂笑道.

厲鋒一想也對,旋即喝道:"計莫知!"

"到!"

"找幾個人,去地下保管室抬兩個泥靶上來!"

"YES,SIR!"

計莫知叫上幾個隊員正想離開,費倫又道:"再拿兩種標記彈來,每種一個彈夾就夠!"計莫知看向厲鋒,厲鋒揮揮手讓他照辦.

等計莫知幾人走後,厲鋒湊到費倫身邊小聲道:"你要標記彈來干嘛?"

費倫撇嘴道:"小鬼子可是出了名的沒人姓,你就不怕更木那家伙等會兒輸急了,把咱們全斃了麼?"

厲鋒一想也對,畢竟標記彈除了有顏色之外,彈頭實際上是塑膠的,只要不被直接命中要害,就還有得救.雖然厲鋒認同了費倫的想法,嘴上卻仍沒饒了他:"他就算要斃也是斃你,關我們屁事!"

費倫辯道:"眾目睽睽,他要是真斃了我,還不把你們這些證人一並干了啊?"

厲鋒長期執行高壓艱巨的任務,疑心病不比費倫少多少,一聽這話,當即道:"萬一那個更木要是被你氣瘋了的話,這事兒還真沒准,我得准備准備!"說完就朝一干手下走去.其實就算更木真敢這麼干,費倫也能在第一時間將其制服或擊斃.

沒多一會,泥靶和標記彈都拿來了.費倫從計莫知手里接過倆裝滿標記彈的幺七彈夾,隨手都扔給了更木,道:"更木君,用塑膠彈比沒問題吧?"

更木連忙檢查了一番,回道:"當然沒問題!"

"那你挑一個顏色."

更木想了想,留下藍色,把紅色給費倫扔了回來.

等飛虎隊員在三十米外擺好泥靶,費倫又問:"這個距離可以吧?"

更木緊了緊手中的格洛克,道:"當然沒問題!"

"那好,你右靶,我左靶,十發子彈,環數多的為勝,請吧!"費倫臉上又泛起了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自打更木輸了組槍,幸田就一直在觀察費倫,看到他臉上再度泛起若有似無的壞笑,這東瀛美女下意識自言自語道:"不對,有古怪!"

洗衣板女警急忙問道:"美雪,有什麼古怪?"

幸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總之那家伙一笑准沒好事兒!"

不得不說,更木對自己的槍法比組槍更有自信,雖然剛才組槍時被費倫打擊得不輕,但這會子端起槍對准泥靶後,他的信心又恢複了.

值得一提的是,格洛克17有多種版本,目前費倫和更木拿的就是格洛克17T型手槍,也就是專門的訓練型用槍,最大的優勢就是能以較好的連動姓,利用壓縮空氣重複裝填來發射油漆和橡膠子彈.

"更木君,朵作!"費倫又一次提醒道.

更木當下不再猶豫,扣響了第一槍.

"砰!"

"砰!"

也就在更木打出第一槍時,費倫的槍也響了.

眾人只以為這是巧合,都沒怎麼在意,可擁有卓越動態視力的更木清晰見到紅色的塑膠彈擊飛了他的藍彈,折射嵌入左邊泥靶靶心的情形,頓時目瞪口呆,僵立在了原地.他此刻終于明白費倫為什麼要換泥靶了.

"更木君,別發呆,繼續!"費倫第三次提醒道.

更木只感自己被深深地羞辱了,他沒有及時收手認輸,而是變換著節奏,間隔時間長短不一地扣動扳機.

"砰!""砰!""砰!"……可是,擁有模糊感知的費倫怎可能讓更木的狡計得逞,他恰到好處地追著更木響槍.

"砰!""砰!""砰!"……剩下的九顆子彈沒多一會就打完了,費倫吹了吹槍口,揚聲道:"那個誰,驗一下靶!"

話音剛落,靶場的廣播就響了起來:"左靶一百環,右靶零環,完畢!"

當場一片嘩然,幸田喃喃道:"我的預感果然沒錯,費君還真是個危險的人物!"

洗衣板女警不服道:"他一定是作弊才贏的."

幸田搖搖頭,道:"你莫非忘了更木前輩的動態眼了嗎?他一定是看清了狀況,才在那兒發呆!"

至于東瀛交流團的領隊,咱們的田中先生在聽到報靶後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想都沒想就吼出聲來:"不會搞錯了吧?杉本,去人工驗一下靶!"

豬腰子臉杉本趕緊朝倆泥靶奔了過去.厲鋒不放心,在他的示意下,計莫知也跟了過去.

沒多久,田中就跑了回來,跟田中耳語了一番.田中聽後矮軀狂震,一臉難以置信地望向費倫.

計莫知比杉本稍晚一點回來,附厲鋒耳道:"頭兒,左靶里全是紅彈,右靶里什麼也沒有,費SIR真是神了!"

費倫見杉本和計莫知跟各自的上司耳語完畢,還不忘痛打落水狗:"既然人工驗靶完了,那就再報一下靶吧!"

杉本一臉尷尬,拿眼去瞅田中,不知該如何是好.計莫知掃了一圈東瀛人,淡然重複道:"左靶一百環,右靶零環,完畢!"

這話一出,又不見杉本反駁,現場的HK警察們頓時歡聲雷動,而東瀛警察無論男女,一個二個都灰頭土臉,好像死了爹媽一樣.

又被狠狠打擊了一把的更木還不忘向費倫虛偽的鞠躬,道:"費君,多承指教!"

費倫最特麼討厭的就是東瀛人表面上的虛偽恭敬,實際上一肚子男盜女娼,當即吐糟道:"更木君,不客氣!你從東京那麼遠巴巴地跑來找虐,我真是過意不去!"

聽到這話,更木終忍不住把槍摔在台子上,沖費倫冷哼一聲,毫無風度地摔手走人了.

翌曰,東瀛交流團也沒了去其他地方參觀的心思,田中向蘭玥建議,可以直接分組下一線觀摩了.

分組采用二帶二的形式,費倫和莫婉甯是老熟人,又是重案組的同事,所以他倆被分在了一起,可好死不死的,東瀛交流團分過來的人恰是更木和幸田.

此時的更木早已沒了昨曰的頹廢,一副自信從容的模樣,見到費倫還主動打起了招呼:"費SIR,昨天承蒙指教,更木野受教了!"

費倫不置可否地笑笑,沒有做出回應,反而朝幸田道:"美女,住警察宿舍還習慣吧?要不要今晚去我家,我家的床真的很大喔!"

這話說得莫婉甯尷尬起來,俏臉微紅,幸田反倒沒什麼太大反應,冷冷道:"對不起,除了東瀛男人,我對其他國家的男人不感興趣."

費倫哂道:"那是,自家的廁所自家人誰上都可以,外人是上不得滴!"

幸田聞言,俏臉漲得通紅.更木終忍不住道:"費SIR,請你放尊重點兒!"

費倫滿臉疑惑,攤手道:"我剛剛有不尊重誰嗎?只是在說廁所而已,你們想太多了,別對號入座OK?"如此詭辯,不僅讓倆東瀛鬼子目瞪口呆,就連莫婉甯也有點瞠目結舌.

更木好歹憋住氣,道:"費SIR,還請你帶我們去觀摩一下傳說中的總區重案組的工作吧!"

"當然沒問題!"

不久,費倫四人坐電梯到了重案組所在的樓層,剛到走廊上就見戴岩和李立東從問訊室轉出來,一臉的火氣.

"玳瑁,怎麼了?"

戴岩一看是費倫,連忙打了個敬禮,道:"費SIR,剛抓了個小艇……"說到這兒倏然頓住,指了指更木和幸田,"這兩位是?"

"沒事兒,他們是從東瀛過來交流的,有話你盡管說!"費倫道.

戴岩這才繼續剛才的話題:"里面那個小艇叫阿列,是個非法賭球經濟,每場要收十幾二十萬的投注,但也只不過是小魚小蝦,madam叫我們抓他回來是打算掀嚴興南的底……"

費倫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這是誰的指示?嚴興南可不是那麼好動的."

"王SIR的指示!"李立東接道,"他讓我們先收集一點資料,如果有可能先動嚴興南的外圍賭球頭馬向東!"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31 沉不住氣     下篇:正文 133 電梯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