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37 調誰?  
   
正文 137 調誰?

"剛,剛才那爆炸是什麼?"後方的謝亦欣愕然望向仇兆強.

不愧是曾任職于ASU的精英,仇兆強一下就聽出了爆炸聲源于何物,道:"應該是C4爆了!"

"也不知道費倫怎麼樣了?"爆妞擔心道,"不行,我得上去幫忙!"

仇兆強忙一把拽住她,吐糟道:"madam,以剛才的爆炸規模來看,一旦被波及,任何人都不可能幸免于難,如果費SIR被波及,你去也沒用,反之,你上去的話,費SIR恐怕還要分心來照顧你!"

爆妞聞言呆若木雞,實話實說的仇兆強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畢竟他一個小小的員佐級警員直數警官而且還是頂頭上司的不是,實在有些僭越了.

逃過大爆炸的費倫並沒有在貨箱後邊逗留,而是繞了個圈,往支援迪卡的那倆匪徒潛去.

吊臂上的狙擊手在漸漸消逝的火光中親眼看著費倫沒入黑暗之中,只覺他可怕至極,沖著通訊器狂喊道:"黑影沖你們來了,無序撤退!"

所謂的無序撤退就跟古時候山賊喊的"風緊扯呼"差不多,簡單來說就是如鳥獸散,各跑各的.狙擊手警告完同伴,連狙擊槍都不要了,扯上頭套,直接從吊臂上一躍而下,栽入了水中.直到這時,水警和岸上的人才發現吊臂上有人落下,等蛙人下水時,哪還找得見蹤影.

至于大爆場這邊,周圍的同事一時摸不清匪徒的情況,沒敢莽撞合圍上來.

費倫自然也注意到了狙擊手的逃逸,卻沒有理會,很快摸到了倆匪徒附近,踩著細密詭異的刺殺步,欺近到了匪徒身後丈遠的地方,一甩手,又是兩枚大頭釘紮中了他倆的定冥穴.

等兩人呆定在原地,費倫這才繞到匪徒面前.

倆匪徒都是外國佬,臉上略畫了幾道迷彩,一個看上去有東歐人血統,另一個黑得跟菲律賓猴子有一拼,俱都一副精悍的模樣,費倫用指甲劃破了他們的手背,蘸血聞了聞,沖那個留板寸的東歐匪徒道:"那天在林子里布雷的蒙面槍手是你吧?"說著,他手一翻,從隱戒里套了一卷觸線出來,"既然你是布雷的行家,那我就跟你玩個游戲唄!"

說到這,費倫隨手從板寸身上取下了兩枚手雷,嗙嗙碰了兩下,道:"想必這玩意的威力怎麼樣,你很清楚吧?嘿嘿!"

獰笑聲中,費倫摁住手柄,拔掉了上面的保險栓,這樣一來,固定撞針的手柄就沒了限制,一旦在彈簧的作用下松脫,撞針就會落下,引起火帽(跟雷管的功用很像)和延時導火索的連鎖反應,然後轟的一聲.

不過費倫並沒有立刻松開手柄,而是拿觸線把手柄和雷體纏在了一起.當然,只纏了搖搖欲墜的一圈,打了個活結,塞進了倆匪徒的左上衣口袋里.這還沒完,他又很過份地把解活結的那一邊線頭牽出了衣兜,在匪徒身上各個易動的關節用特殊手法繞了一遍,最後紮緊,還打了個死結.

這是一個看上去既笨拙又危險的布雷法子,但當費倫布雷成功後,倆匪徒就一點也笑不出來了.

"你二位是被我的刺穴之法定住身體的,一旦我拔了針,會有什麼後果你們想必知道吧?"費倫揶揄道,"說說吧,誰派你們來的?"

一聽這話,倆匪徒都快哭出來了,他們身體被定住之後,能明顯感覺到體內乳酸在逐漸堆積,可頸部以下就是無法動喚,如果撤了針,會有什麼後果,用屁股都能想得到.

板寸哭喪著臉道:"哥們,你別為難我們好不好?我們只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雇主是誰,從來不問的."他精通布雷,自然知道上衣兜里的手雷有多危險.

"雇主不知道,中介是誰你們總該知道吧?"費倫問.

"知道知道,東南亞最大的雇傭中介瓦丘差!"黑猴子連忙答道.

費倫微微皺眉,反問道:"就印尼那個嗎?"

黑猴子接道:"除了他,還有誰……"話音未落,之前三名匪徒發生大爆的位置附近又響起了連串爆炸聲.

費倫的臉子陰沉下來,問道:"怎麼回事?莫非你們還有同伙?"說完,他手伸向匪徒腦後,作勢要拔針.

板寸吞了口口水,趕緊答道:"沒,沒人了,我想他們一定是觸雷了."

"觸雷?"

板寸偷瞄著費倫的臉色道:"是我布的雷,之前為了減輕一點壓力,留力應付來自水面的攻擊,所以就在那片地方布了幾顆!"

費倫陰沉的臉上不見任何別的情緒,問道:"你到底布了幾顆?"

板寸斬釘截鐵道:"九顆,就九顆雷!你把我放開,我幫你把它們全拆了."

費倫怎可能信他的鬼話,哂笑道:"看來不止九顆雷,至于拆雷就不麻煩你了!"說著,他隨手拔下了倆匪徒的大頭釘,縱身往爆炸地點馳去.

兩個匪徒只感身體一松,就想癱倒在地.身上緊繃繃的觸線,令板寸沒敢或忘上衣口袋里的雷,極力穩住身形,大叫道:"黑猴你別動啊,一動咱們倆都完了!"

剛才是被費倫單腳定身的黑猴如喪考妣道:"可,可我撐,撐不住了!"話落,腳落.

"轟!""轟!"

連續兩響,又制造了兩個空中殘疾飛人.

費倫卻連頭也沒回,徑直來到爆炸場邊,大喊道:"別誤會,自己人!我是重案組督察費倫,這里有地雷,請踩著原路慢慢退回去!"說著,把證件朝對面臉熟的同事扔了過去,還躲到了貨箱背後.

很快,誤入雷區的同事都退了回去,還與費倫喊話溝通了一番.不久,飛虎隊,藍帽子及拆彈專家都趕到了現場,不過大部份的事情已經被費倫一個人搞定了,他們來也只能做做收尾工作.

隨後,交接完畢的費倫趕到醫院,看望了受傷的李立東.

病房內.

"阿東,怎麼樣?沒事吧?"

李立東擺手道:"沒事,就是手臂上少的那塊肉要長一段時間才能痊愈了."

仇兆強問:"費SIR,現場情況怎麼樣了?"

被仇兆強數落過後,顯得很沉寂的謝爆妞正在給李立東削蘋果,聽到這問話,也豎起了耳朵.

"匪徒掛了七個,重傷一個,跑了一個."費倫略帶感慨道,"同事的具體傷亡,我走的時候還沒統計出來,殊不樂觀!"

翌曰,剛一上班,費倫就被大SIR叫了去.在陳澤昆辦公室內,他把費倫昨晚上交的槍戰報告摔在桌上,道:"IP(①)費,七個死掉的匪徒有六個是被炸死的,還有一個被你給割了喉,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費倫無奈攤手道:"大SIR,我報告里寫的完全是實際情況,你還要什麼解釋?"

"那咱們先不談那六個被炸死的,先說說你為什麼要割喉?"陳澤昆質問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對你很不利,已經有人在挖這段新聞了,還好槍戰現場沒有媒體出現,不然今早的頭條定然是你!"

費倫卻不以為然道:"大SIR,我不知道這事兒有什麼新聞價值可挖的,當時我手上除了點三八就是散彈槍,你總不能讓我用這兩樣短距武器去對抗M16吧?"

陳澤昆一愕,哼道:"那你還割了人家的喉?"

"我報告里已經寫得很清楚了,我用布條塞住槍口(實際上是把槍收進了隱戒)不讓匪徒聞到硝煙味兒,這才摸到了匪徒背後,當時那種情況,不割他喉,難道用槍托去砸嗎?"

陳澤昆又是一愕,道:"你怎麼就不能用槍托去砸?"

費倫聞言翻了個白眼,都不稀再辯.

昨晚的傷亡情況陳澤昆心里有數,死六人,傷四人,傷的比死的少,這只能證明匪徒訓練有素,交起火來毫不留情,也知在當時情況下,費倫潛到匪徒身後,一下捅死對方是最正確的選擇.

想到這,陳澤昆擺手道:"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聽說你想調職?"

費倫假裝遲疑了一下,才道:"是!"

"給我個理由!"

費倫顧左右而言他道:"大SIR,我的理由已經在調職申請中提過了,在此我不想複述!"

"就不能留下?"

費倫皺眉道:"大SIR,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陳澤昆不得不把話挑明:"你就不能留在港島總區麼?我可以想辦法將亦欣那丫頭調走!"

費倫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好半天才回過味來道:"可是謝處長那兒……"

見費倫言語有所松動,陳澤昆忙道:"如果你同意,老謝那兒我會去疏通的."

"若能把謝亦欣調去別的總區做文職,我就答應留下!"費倫趁機提要求道.

陳澤昆聞言笑道:"做文職?沒想到你還挺關心欣丫頭嘛!"

費倫搖頭道:"不是關心,而是不想其他同事因為她的莽撞而遭連累!"

陳澤昆不置可否地笑笑,道:"那你至少也很關心同事嘛!"

這話說得費倫一愣.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36 該襲殺時就襲殺     下篇:正文 138 暫代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