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44 建議  
   
正文 144 建議

費倫鎮定自若地杵在原地,淡淡道:"玩刀當然不犯法,你要錢包給你好了!"說完加了點暗勁把錢包扔了過去.

金發不知有詐,用另一只手去接,結果吃了暗勁,被撞折了兩根手指,痛叫一聲,把錢包掉在了地上.

"啪嗒!"

錢包里本就被費倫拉出來一點的錢瞬間全撒了出來,這讓金發大驚失色,招呼古惑女道:"趕緊幫我撿!"說著他自己先彎下了腰去.

費倫施施然上步,一下踩住了大部份鈔票,哂笑道:"哥們,我還了錢包給你,這些錢該見者有份吧?"這話令到周圍眼紅鈔票的家伙紛紛起哄.

金發哪知這是費倫在給他下套,毫不猶豫地再次摯出甩刀,逼近到費倫的半臂距離以內.

費倫倏然伸手擒住了金發持刀的手腕,跟著上步膝頂,一個反扭就把金發摁死在地,冷冷道:"玩刀不犯法……可你手持凶器,意圖襲警就犯法了!"說著,還沖金發亮了證,掏出銬子將他拷了起來.

金發趴在地上,扭著身子,色厲內荏地問道:"阿SIR,你這什麼意思?"

古惑女也叫了起來:"快來看呐,警察胡亂抓人啦!"

"閉嘴!"費倫一個箭步過去,外加一記反身擒拿,同樣把古惑女摁在了地上,拷了起來,又隨手抓起地上的幾萬塊假鈔道:"現在我懷疑你們兩個行使偽鈔,你們有權不說話,但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會用紙筆記下,以便將來做為呈堂證供."

突如起來的變化讓圍觀的人都愣了一愣,有機靈者急忙打了999!

等費倫重新收起那些偽鈔時,兩名軍裝巡邏警趕了過來.費倫亮證後,倆同事向他打了敬禮,其中一名疑惑道:"SIR,你怎麼跑到九龍來抓人?"

"有誰規定不能跨區抓人麼?"費倫反問了一句,旋又道:"麻煩你們幫我看著他倆,我打個電話先!"說著走到一角,給陳澤昆打去了電話.

陳澤昆當即指示把人押回警察總部的商罪科.

警政大樓西翼,商業罪案調查科.

費倫把男女古惑仔交給商罪科的同事後,就被請進了小會議室.

會議室內,不止陳澤昆和商罪科的大SIR楊兆忠在,一哥許啟南也在.許啟南看見費倫,還向他微微點了下頭.

待費倫落座,陳澤昆道:"費倫,你把偽鈔案的情況向處長和楊警司詳細介紹一下."

費倫干咳兩聲,開始談案子:"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情況,我們有理由懷疑港島運財公司的總經理靳養生以及西九龍東英幫專放高利貸的老大'癩利’賴以力跟這起龐大的偽鈔案有牽連……"

小半個鍾頭後,費倫面面相覷,許啟南和楊兆忠臉上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許啟南更是問道:"費倫,照你的意思,銀行的櫃台服務員也分辨不了這批偽鈔?"

"我想是的."費倫肯定道,"按法證部姜景蓮專家的說法,辨識假鈔的最佳方法就是仔細觀察假鈔與真鈔之間的油墨脫色程度,就算極富經驗的銀櫃人員能夠做到這一點,那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實際意義並不大."

楊兆忠聞言道:"IP費,對于這個案子,不知你有什麼好建議呢?"

費倫已從人彘那兒得知了整個偽鈔案的輪廓,他也認為偽鈔的印制工廠應該不在港九地區,所以當務之急只要搜繳掉絕大部份偽鈔,再嚴防各個口岸不讓新一批的偽鈔流入就可以了.至于國外的人和事那是另外一部份,HK警方說了不算.

不過話卻不能明說,畢竟費倫的消息來路不太正當,他只能道:"從目前的情況看,同一批假鈔分別在港島區和西九龍區出現,那別的地區有沒有呢?依我估計,應該有!"

這話一出,許啟南,陳澤昆和楊兆忠都有點面面相覷,顯然他們也想到了這個可能.許啟南眉頭大皺道:"看來是有人想攪亂香江的金融秩序啊!"

"處長的推測很有見地."費倫施展出了當年他初入輪回空間時苟且偷生的馬屁功夫,"我亦有類似想法,所以大膽推測,這批偽鈔是從境外流入,分給本港幾大有影響力的下家負責散貨,因此我們只要抓住負責人,起獲偽鈔,再嚴防新的偽鈔流入,相信就可以天下太平了."

許啟南幾人也覺費倫說的有理,不過出于謹慎,許啟南還是指示道:"一定要拿到直接證據才可以抓人,現階段咱們的主要工作最好放在搜索偽鈔的藏匿地點上."

對此決定,陳澤昆和楊兆忠自無異議,費倫則不置可否.

從會議室出來,三人恭送許啟南離開,費倫道:"楊SIR,我抓回來的那對古惑男女審完之後,筆錄能不能傳真一份到重案組?"

楊兆忠笑道:"這個自然沒問題,等下我就讓madam袁把筆錄……"

話還未完,一個見習督察級別的家伙就湊過來同楊兆忠耳語了一番.楊兆忠聽完後眉頭大皺,不豫道:"madam袁,怎麼搞的?都一個多鍾頭了還沒從那倆混混嘴里掏出東西嗎?"

那見習督察道:"女的倒是交待了一些,可沒什麼價值,男的非常難纏,死活不肯開口!"

費倫聽到這里,與陳澤昆交換個眼色,道:"楊SIR,不介意我們去觀察室看看吧?"

楊兆忠倒是個大度的人,笑道:"當然不介意!我聽說費倫你是個審訊高手,要是方便的話,大可以指點指點我那幫手下."

費倫笑而不答,朝楊兆忠陳澤昆比了個"先請"的手勢.

到了觀察室,費倫就看見隔壁有個身材似搓衣板卻有羞花之貌的美女正站著大拍桌子,而之前對費倫玩甩刀的古惑仔懶洋洋地坐在她對面,臉上全是戲謔.另一個負責記錄的男同事稍好一點,不過後脖梗上青筋跳突,顯然情緒也有點過頭.

費倫看得暗自搖頭,這哪兒是審嫌犯呐,明明是嫌犯在看耍猴.

楊兆忠注意到了費倫搖頭的動作,笑道:"有何感想?說來聽聽!"

費倫先看了眼陳澤昆,見他沒啥表示,當下道:"沒什麼想法,要不換我去問問看?"

楊兆忠同樣看了眼陳澤昆,道:"那就試試吧,反正人也是你抓回來的."

等費倫跟著楊兆忠來到隔壁,剛推開門就聽見那古惑道:"madam,你臉湊我這麼近干嘛?想色誘我?就憑你搓衣板的身材,還是省省吧!"

便衣女警差點沒被氣爆,抬手就想扇古惑仔耳光,費倫箭步過去,一下架住了她的胳膊,竟意外發現這女人的臂力大得可以,能頂上他三成力,比普通男人都大.

"干什麼你?"女警斥道.

楊兆忠卻比她更大聲地喝道:"袁傲蕾,我問你想干什麼?莫非你還想毆打嫌犯不成?"

便衣女警袁傲蕾怔了怔,這才卸了力,費倫旋即放開她,哂笑道:"沒想到madam袁的手勁還挺大!"

袁傲蕾聞言,冷眼盯著他道:"你是誰?"

單以容貌而論,袁傲蕾的長相評分應該介于梁慕晴與冒充費倫女朋友的OL美女之間,不過她的冷意實令大多數男人都無法接受.要知道,有些冷臉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而袁傲蕾的冷臉應該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是不是對誰都一樣,費倫暫時還無法確定.

"這位是重案組的費倫督察!"楊兆忠介紹道,"下面的審訊工作由他接手!"

"什麼?!"袁傲蕾秀眉大蹙.

楊兆忠板起臉道:"執行命令."

袁傲蕾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瞪了費倫一眼,叫上屬下離開了審訊室.

關好門,費倫坐到了古惑仔對面,哂道:"又見面了!"

"哼!"古惑仔發了記鼻音,便不再出聲.

費倫同樣不再開口,只是冷冷地盯著古惑仔.

幾分鍾後,古惑仔受不了費倫冷冽的目光,偏過頭去.十幾分鍾後,他正回臉子,撇嘴道:"你怎麼不問我問題?我都有點餓了,不如給我弄點吃的,你再繼續看我?"

費倫仍盯著他,就是不說話.

古惑仔只能閉嘴,可五分鍾後,他又接著道:"你怎麼還不吭聲?麻煩弄點吃的來好吧?我真餓了!"

回到觀察室的袁傲蕾看到這一幕,奇道:"他這是在干嘛?就坐在那兒,什麼也不問!"

楊兆忠道:"費倫這麼做自有他的道理,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陳澤昆卻笑道:"老楊,聽嫌犯一提,我倒有些餓了!"楊兆忠隨即讓手下去弄了些吃的東西來.

五十多分鍾一晃而過,費倫依舊沉默不語,只是如路人般冷眼盯著古惑仔.古惑仔大叫:"我餓了!"卻收不到任何回應.

看到這里,袁傲蕾若有所悟,她已經明白到費倫對嫌犯所采用的審問策略,相信不久之後古惑仔就會不戰自潰.

楊兆忠和陳澤昆同樣看出大局已定,等吃完東西就都回去忙了.果不其然,又過了兩個鍾頭,古惑仔終于崩潰了,淚奔了……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43 人彘給的線索     下篇:正文 145 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