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45 求救  
   
正文 145 求救

古惑仔在審訊室里大吵大鬧,不斷地呼喊,甚至流下了淚水,嚎啕大哭.

看到這一幕,隔壁袁傲蕾的俏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她不得不佩服費倫的本事,他利用無端的沉默,讓嫌犯的心防一點一點的崩潰.

古惑仔抽噎著問:"阿SIR,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想把我怎樣?"

費倫聽到這話,知道審問的時機成熟了,啟動錄音設備,漠然道:"我想知道,今早九點半,你是不是在爾薇冷飲店喝飲料?與你在一起的叫竇芳(古惑女)?"

"是,我是跟竇芳在一起喝冷飲!"古惑仔道,"阿SIR,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到底想怎樣?"

"不怎樣,我只是想說,審訊正式開始,就說說你和竇芳為什麼要到那種一杯飲料能當掉你們三頓飯錢的地方去喝東西?"

心理堤壩早已轟塌的古惑仔毫不隱瞞道:"我們不是去喝東西,而是去散貨!"

"散什麼貨?"

"偽鈔!"古惑仔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吐了實情,"阿SIR,我要是把我所知道的全說出來,你是不是就不會拿我怎樣了?"

費倫擺手道:"這個問題等下再談,先說說偽鈔誰給你的?"

半個多鍾頭後,費倫將古惑仔所知道的東西全掏得一干二淨,隨即起身打算離開.古惑仔仍對費倫之前莫測高深的眼神念念不忘:"阿SIR,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想拿我怎樣?"

費倫留給他一個諱如莫深的笑容,取了錄音機徑直出門而去.

來到隔壁,費倫隨手把掌上錄音機拋給袁傲蕾,道:"madam袁,弄出了筆錄,給我傳真一份,有事先走了!"

"誒!"袁傲蕾出聲叫住了費倫.

"什麼?"費倫問.

"沒什麼!"袁傲蕾連連擺手,她本想請教一下費倫審問的技巧,可突然發覺如此唐突實在有點交淺言深,便指了指桌上的純淨水,"不喝點東西再走麼?"

"不用了!"費倫比了個回見的手勢,轉身走掉了.

袁傲蕾頗覺詫異:"真是個怪人,審了近四個鍾頭,居然滴水不沾?"

今天跟許啟南彙報過案情給出了建議以後,費倫還得把這麼東西以書面的形式呈交上去,所以吃過中飯,他就回到辦公室開始趕報告.

等費倫把報告趕出來,影印兩份分別交到陳澤昆和王一鵬的辦公室後,這才算忙完了手邊的工作,又打電話去詢問了一下戴岩等人的監視情況,總算清閑下來.

此時,久未聯絡的梁曉琳打來電話:"費大哥,江湖救急啦,有高年級男生在收保護費,我怕沒得躲,快來救救我!"

要是換個人打來這通電話,費倫頂多幫忙通知巡邏警去處理,不過梁曉琳好歹算是跟他患過難,加上他如今與梁慕晴越來越熟稔,遂問道:"你在哪兒呢?"

"就在我們學校,聖祿保中學!"

費倫想了想,問:"是禮敦道那家吧?"

"對對對……糟糕,那群臭男生收過來了,我掛了先!"

費倫當即下了樓,駕著法拉利往銅鑼灣趕去,同時給控制中心去了電話,叫他們讓禮敦道附近的巡邏同事留意一下校園暴力.

不過可惜,現在的學生混混都學精了,慣會利用威脅等手段逼迫其他學生配合他們"演戲".因此,一般沒經驗的軍裝警就算發現許多學生堵在某個角落,也根本看不出什麼名堂,對上一群未成年人,最多查查身份證(詳見025章備注),驅散了事.

費倫開車到了聖祿保中學,卻發現整間學校早就人走樓空,只剩小貓兩三只,打梁曉琳電話,她手機已經關機了.費倫趕緊找到了在附近巡邏的同事,問出幾分鍾前他們剛在隔壁街拐角驅散了一群學生,連忙趕了過去.

剛轉到隔壁街,費倫就看到三三兩兩的學生朝巡邏同事所說的拐角紮堆聚齊.原來收保護費的學生有近十個,而被脅迫交錢的加梁曉琳一塊也才五個人,其中三個都是女生,巡邏警趕人的時候,混混學生就采取盯人策略,一拖一或二拖一地散開,等警察一走,他們又聚了回來.

其實,聖祿保中學是一間很好的學校,不過再好的學校也會出一撮不良學生,角落里堵住梁曉琳和她同學的那些個高年級生就是這樣的學生.

"沛老大,條子剛剛才走,咱們又轉回這里干嘛?"一個校服穿得歪七扭八還自以為很帥的家伙問道.

叫沛老大的家伙衣服穿得也不咋樣,根本沒扣扣子,隙著還算有二兩肉的胸膛,斥道:"阿健,你懂個屁,正因為條子走了咱們才要回到這里,難道你沒聽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最安全嗎?笨蛋!"

"是是是……"校服歪七扭八的阿健連連點頭,轉過身又趾高氣揚地沖梁曉琳等人道:"想好沒有?交不交錢?不交老子們就把你們賣到強哥那里去當雞!"

費倫不動聲色地站在牆根,聽見這話,差點沒罵出來:靠,還真有逼良為娼的?略一思忖,他從隱戒了翻出一部半塊磚頭大的高清攝影機,擱在了附近一人多高的廣告牌的上沿,正對著角落拍攝.

這時,被堵在其中的一個眉清目秀的小男生舉起手,弱弱道:"報告,我是男的,當不了雞!"

"嗤~~當不了雞當鴨也不錯嘛!"沛老大戲謔道,"再不然賣屁股也行啊!"話音剛落,所有的不良學生都哄笑起來……

"怎麼樣?交不交錢?"阿健催道.

"我交我交!"另一個顯然明白小姐男孩是啥意思,有些怕了,趕緊從身上摸出五十塊遞了過去.

沛老大隨手接過錢揣兜里,道:"五十太少,兩百!"

費倫心知攝影機已經錄下了不良學生勒索的證據,便不再等下去,現身走了過去,還招呼道:"曉琳,你姐讓我來接你,你在這兒干嘛?"

梁曉琳的小腦瓜相當夠用,喊道:"姐夫,他們……"說到這卻又不往下說,算是給高年級男生留了面子.

此時費倫已走入圈中,掃了不良學生們一眼,發現都是未成年人,就算被抓進局子里也關不了幾天,之後還是會與梁曉琳抬頭不見低頭見,于是決定給他們個機會,揮手道:"都堵在這兒干嘛?散了散了散了!"

沛老大顯然不怎麼怕費倫這個看似瘦弱的大人,撇嘴道:"你老幾啊?我們憑什麼聽你的?梁曉琳欠我們錢,今天不把錢還清,她休想離開這里."

梁曉琳叫道:"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姐夫,他們……"

費倫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篤定道:"曉琳,不要擔心,這個問題由姐夫來解決!"同時對沛老大的得寸進尺已心生不滿,反問道:"你說我們家曉琳欠你錢,欠多少?"

"欠五……不,欠一千塊!"沛老大起初比了五根手指,又改為一根,"給不給你自己掂量著辦吧!"說著還向同伴一打眼色,五六個不良學生頓呈扇形將費倫圍了起來.

費倫初入輪回空間時經常被人威脅,朝不保夕,所以後來最討厭被人威脅,現在也如此,當下冷笑著道:"給錢沒問題,不過欠條呢?"

沛老大愕道:"什麼欠條?"

"廢話!"費倫的聲音倏然提高了八度,"你說曉琳欠錢,自然得有欠條,不然誰搭理你?"

沛老大愣了愣,道:"當時梁曉琳借錢的時候沒打欠條,不過借錢是事實,就是到了法庭上也得承認!"

費倫哂道:"那好啊,咱們就讓警察來解決這件事!"說著,掏出了手機,裝模作樣開始撥999.

沛老大一看,頓覺不妙,揮手就想打掉費倫的手機,費倫豈會讓他打到,輕松閃過,把手機湊到嘴邊:"喂,報案中心嗎?"

沛老大急了,吼道:"扁他,把手機搶過來!"說著,當先揮拳朝費倫砸來.

誰知不動手還好,這一動手,沛老大的拳頭將將挨上費倫的身體,還沒打實,就被費倫直接一膝頂在了腹部.

沛老大完全沒有防備,結結實實地享受了這一記膝撞,腹中立刻翻江倒海地絞痛起來,劇烈的疼痛甚至讓大腦也有點眩暈了.

"啊……"

沛老大慘叫聲剛起,費倫接著一記手刀就干脆利落地劈在了他頸側,弄暈了他.這時,沛老大手下最積極的走狗阿健剛剛沖到費倫身邊,見沛老大被梁曉琳的姐夫三下五除二放倒,頓時嚇得臉色發青,正想擺手求和,費倫已疾沖過來,用手臂攬著他的脖子把他摜在了地上.

不到五秒,放翻了倆貨,這一手震得在場的學生一愣一愣的,不良學生們也不敢動喚了,僵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費倫掃了那些不良學生一眼,喝問道:"還有誰?"不良學生們噤若寒蟬.

"我本打算和平解決這事兒,偏偏有不開眼的,你說你們是不是犯賤?"費倫繼續質問,"現在我可以帶梁曉琳走了吧?"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44 建議     下篇:正文 146 個死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