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48 黑吃黑  
   
正文 148 黑吃黑

對于瓦丘差的問題,重又閉目的帕拉瓦只傲慢地用鼻音回了句:"沒……"

"這幫該死的東瀛人,又讓我等!"瓦丘差氣得跺了下腳,"不過也好,你們幾個可以散開埋伏起來!"

來的三個洋鬼子之中,有個家伙苗條得跟個女人似的,聽了瓦丘差的話,他陰柔的口音開始揚起:"瓦丘差,你真夠放肆的,我最後提醒你一遍,別命令我,否則我不介意送你去見撒旦!"

"不是,右尾指大人,我只是想說……"瓦丘差剛辯了一句,帕拉瓦雙目爆睜,倏然消失在坐的地方.

一直觀察著他的費倫大吃一驚,因為即便以他變態的目力,也只捕捉到一抹模糊白影閃過,之後就看到瓦丘差口中的右尾指大人,也就是那個陰柔的洋鬼子,被巨力崩飛,如山水畫般一下掛在了牆上,再跌到地上.

要知道,普通人如果精神集中一些,眼睛看到的東西會比尋常時候更清晰,這與有沒有近視眼,視力是幾點幾無關.

費倫剛才雖然沒有集中全力在眼睛上,但他的目力仍有全盛時的一半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沒捕捉到帕拉瓦的動作,這泰拳手的實力可想而知.好在費倫的模糊感知一直開著,所以他仍精微地"觀察"到了右尾指被帕拉瓦一膝頂在腹部,然後被彈飛的全過程.

當場的瓦丘差等人更是呆若木雞,不僅驚詫于帕拉瓦的武力,還驚愕他為什麼突然出手揍人.

帕拉瓦帶有奇特韻律的聲音再次響起:"撒旦算個什麼東西?濕婆才是'游蕩于鬼魂之間,管理死者時限’的神!要不是看在'右手’的面子上,我要你死!"說到最後一個字時,他的聲線顯得極度深寒.

費倫聞言啞然失笑,原來這帕拉瓦是個印度教的狂信徒,否則他不會因為這麼一丁點小事就大動干戈.不過也在奇怪,他們嘴里所說的右手右尾指是何意思.

瓦丘差三人也哭笑不得,只有右尾指悲催地躺在地上,不斷咳血.

"還有,根據左眼的指示,今次我們過來這邊,一切都聽瓦丘差的安排."帕拉瓦冷冷盯著另兩個洋鬼子,陰鷲道:"右食指,右無名指,你倆聽清了沒有?"

倆洋鬼子趕緊雞啄米似的點頭,表示自己聽清楚了.

這時,帕拉瓦爆喝道:"東瀛人,滾過來!"

話音剛落,"砰"地一聲,帕拉瓦所站的地上濺起幾塊碎土,一顆火星在那個位置上消逝.而此時,帕拉瓦已經側移半米有余.與此同時,幾個矮小的身影從遠處的塔吊游繩滑翔過來,看裝束身形,系忍者無疑.

問題在于,這幾個忍者的打扮與費倫想象中的不太一樣,除了為首的家伙兩手空空外,其他四個蒙面嘍啰都肩挎著M16!看來忍者也在與時俱進,以前用苦無之類的暗器,現在都改火器了.

帕拉瓦冷冷道:"朽木君,這麼遠的距離,你覺得你手下能夠用槍殺死我嗎?"

朽木一純掃了眼帕拉瓦身後瓦丘差等人,低沉著嗓音道:"左手閣下,請別誤會,我只是想試一試你的身手是否還像五年前那樣矯健!"鬼子就是鬼子,連偷襲都能找出這樣冠冕堂皇的借口.

"哼!"帕拉瓦重重地哼了一聲,顯然對朽木的解釋不太滿意,臉上殺機若隱若現,"看你似乎什麼都沒帶,死神要的東西呢?"

費倫聞言心頭微動,已經明白到帕拉瓦等人全是"死神"的成員,而右手,左眼之類的稱謂,前面應該冠上"死神的右手","死神的左眼"才全乎.

朽木不甘示弱地反問道:"你們幾個的手上好像也沒拿東西嘛,大社主要的電板呢?"

帕拉瓦殘忍一笑,隨即朝身後的瓦丘差打了個手勢.

瓦丘差這才站到了帕拉瓦的身側,哂道:"朽木君,想必市面上的偽鈔你們已經見識過了吧?"

朽木點頭道:"這是當然,制版印刷方面非常的不錯,足可以假亂真!"

"這就好,那我想我們可以交換東西了!"說著,瓦丘差從腰後拿出一個油紙包,層層疊疊地打開,里面赫然是兩塊千元港幣的電板.

朽木兩眼倏然放光,帕拉瓦道:"死神所要的東西呢?"

朽木聞言,也從後腰上掏出一個密閉的透明試管來,透明試管分為左右兩段,右邊是黑漆漆的黏稠物,右邊是明翠色的液體.

費倫一瞅見那明翠色液體就雙眼放光,他敢肯定,明翠色液體不是別的,應該是類似于血腥能量的物質.這一發現讓費倫極為興奮,若非太陽鏡幫他掩掉了目光,恐怕早被帕拉瓦等人發現了.

帕拉瓦的眼睛同樣在放光,就欲上步從朽木手上奪過透明試管.朽木卻不緊不慢地指著黑色那一頭道:"這頭呢,是耶爾森菌,如果不能以正確的方法打開試管的話,它就會和式神陰血混合到一起."

帕拉瓦一聽,動作倏然僵住了.耶爾森菌,這可是它媽的鼠疫致病菌,傳染姓極強,也只有歹毒的小鬼子才會想到用這招來扳回武力上的差距.

藏在夾牆頂部的費倫對此卻渾不在意.他只要能把試管搶到手,放進時間靜止的隱戒里再打破,就不會存在任何的問題.因為物體受外力作用產生形變或移動,都是有作用時間的,而在沒有時間概念的戒子空間里,兩種液體在沒有費倫的精神力作用下是無論如何混不到一起的.

"朽木君,你這是什麼意思?"帕拉瓦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朽木顯然也不是盞省油的燈,當下哂道:"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說,就看到了電板,油墨配方呢?"

瓦丘差接話道:"配方在左手閣下那里,不過我想要問一問,你們接手了港幣偽鈔的制印方法後,會怎麼做呢?"

"當然是印錢散貨,順便在HK投資買房嘍!"朽木賊笑道.

"我倒覺得,你們先散貨比較好."瓦丘差隱晦建議道,"只要弄到了大把真鈔,投資買房這些可以放在以後再說!"

朽木皺眉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很簡單,左眼閣下想打擊港幣的信譽,讓HK徹底亂起來,最好弄得大家都不收港幣,只能以物易物!"瓦丘差可勁兒忽悠道,"到時候,人們連錢都用不上,還不搞得樓價大跌,你們買房絕對無往而不利!"

"也許樓價大漲也說不定吧!"朽木哂道,"你們可別忘了,還有大陸ZF存在,雖然你們'死神’組織實力不容小覷,但跟大陸方面還是沒有可比姓吧?不然五年前貴我雙方聯合行動,也就不會鎩羽而歸了."

"哼!"帕拉瓦目中凶光連閃,"早晚有一天,我要濕婆的光輝照耀每一寸東方的土地."

朽木冷笑道:"左手閣下,我勸你還是省省吧!莫非你真當大陸方面的高手是擺設?回憶一下五年前你狼狽逃竄的模樣吧!"

左一句五年,右一句五年,朽木的話終于成功挑起了帕拉瓦的怒火,他斥道:"你找死!"

朽木還以為他手握式神陰血就可以占占帕拉瓦的口頭便宜,沒想到卻惹火了帕拉瓦,正想把透明試管擋在胸前,孰料帕拉瓦的動作太快,幾乎一瞬就到了朽木跟前,一拳搗穿了他的心口.

"你……嘶……你竟然……嘶……竟然真的……嘶……真的練就了……嘶……最後一層!"朽木生命力相當頑強,心髒被擊碎都還沒咽氣,"大……嘶……大社主……嘶……一……一定不……"話還未完,就已經歪了脖子.

帕拉瓦劈手奪過朽木手上的透明試管,冷冷道:"白癡!憑我修成'無懼無痛’的泰拳至高境,靖迦社的社主算個什麼東西!"言罷,抬腳踹飛了朽木的尸體.

"噠噠噠噠……"

四個忍者嘍啰此時才反應過來,齊齊扣槍朝帕拉瓦等人掃射.

"桀桀桀……"帕拉瓦詭笑幾聲,輕易地閃過了子彈,而他身後的瓦丘差就沒這麼幸運了,身上被流彈掃出三幾個血洞,若非右無名指及時將他拽倒在地,恐怕直接就成馬蜂窩了.

帕拉瓦並不在意瓦丘差怎樣了,身體化作一道幻影,奔若雷電,霎時到了四個忍者嘍啰的背後.

"咔!咔!"

兩聲骨碎聲幾乎同時響起,兩名忍者嘍啰直挺挺向前撲倒在地,後背脊椎處凹下去一大塊,就像被巨大的熊掌拍中一般,那處的脊骨完全碎掉了,而後背的胸骨更是刺透了皮肉,把忍者裝頂起老高.

剩下的兩個忍者嘍啰終于慌了,對他們來說,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給敵人帶去傷害,毫無抵抗能力的消亡!

僅存的兩個忍者嘍嘍毫無章法地散開,可是……"嘭!"

其中一個嘍啰的身體像是被重卡撞中,驟然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牆上,只聽"喀嚓"一聲,他率先觸牆的頭顱和右腿已經扭曲得完全不誠仁形了.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47 帕拉瓦     下篇:正文 149 再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