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49 再吃黑  
   
正文 149 再吃黑

最後一個忍者嘍啰終于受不了抵受不住隨時都會慘死的恐懼,驚叫一聲,就打算魚躍出沒遮沒攔的二樓.

然而,剛邁開步子,帕拉瓦就已經出現在他前面,咧嘴森然一笑,黝黑的拳頭如炮彈般轟中了嘍啰的頭殼.

"啪!"

堅硬的頭骨在帕拉瓦拳頭下就好像被氣錘砸中的西瓜,崩得稀爛.帕拉瓦的拳頭上沾滿了花花綠綠的湯湯水水和豆腐腦狀的白沫,他殘忍一笑,這才扭頭問道:"瓦丘差怎樣了?"

右食指回道:"肝區中了一槍,心髒附近的動脈中了一槍,恐怕不行了!"

之前一直躺在地上裝死的右尾指靠牆坐了起來,冷笑道:"左眼閣下讓我們聽瓦丘差安排,現在他不行了,怎辦?"

帕拉瓦哂道:"左眼閣下之所以想讓HK亂到以物換物的程度,就是想借機找出那塊遺落在港的血琥珀!"

費倫聞言,心頭一震,鬧了半天,"死神"是想借底層市民以物換飯的機會翻出那塊已被他消化殆盡的血琥珀.

"誰?滾出來!"帕拉瓦突然喝道.

費倫明白,剛才那下心率的不規則跳動被帕拉瓦察覺到了,所以才會喝問出聲,其實對方並沒有發現他藏身的方位.

不過費倫並不介意現身,因為帕拉瓦手中的透明試管他志在必得,加上還有偽鈔電板和油墨配方,所以他當即跳出了夾牆,拍著手來到場中,哂笑道:"精彩,真是精彩,帕拉瓦是吧?以後跟我混怎麼樣?"

帕拉瓦上下打量著戴墨鏡的費倫,從身上取出個類似鉛筆盒的金屬盒子裝妥透明試管揣入懷內,倏然暴喝道:"你算個什麼東西?"話音未落,只見人影一閃,他的腳就已經踹到了費倫胸前不足半臂的地方.

"哼!"

費倫不閃不避,揮拳砸在了帕拉瓦的腳底板上.

帕拉瓦只覺腳筋一痛,如遭雷殛,單腳落地,蹭蹭蹭退了三步才站穩.

"無懼無痛!?笑話!"費倫戲謔道,"無懼還有可能,無痛以人體的結構來說根本不可能.我想你應該是通過手術或藥物的方法阻斷了痛覺神經吧?可惜人類的痛覺中樞通路是彌散的,不管你用何方法阻斷了痛覺,過一段時間,痛覺還會出現!"

帕拉瓦與費倫對了一招後,對他已經心生忌憚,聞言喝問道:"你到底是誰?年紀輕輕怎會達到化勁的水平?"

費倫聽了這話,啞然失笑,忽悠道:"看來你還真不太了解中華國術,人體機能有諸多限制,如果在三十歲前達不到化勁,那麼隨著身體機能的增長趨于平緩,甚至衰退,想要突破至化勁只能靠機緣巧合了."其實在輪回空間里,費倫就練過一段國術,所以他這話只能算是真中摻假.

可往往是這種真假難辨的話最容易讓人產生猜疑,帕拉瓦果然上鉤,躊躇不定道:"請問閣下,大陸方面這次來了幾個高手?"

費倫謔笑道:"我要說只有我一個呢?"

"那你就去死吧!"帕拉瓦再次化成白影,消失在原地.只可惜在費倫的感知下,他不可能比費倫更快.

費倫只輕輕一個閃身就讓過了帕拉瓦搠來的拳頭,更在閃轉騰挪間甩出數道生死符,激射向右尾指等人.

三個洋鬼子本以為搶攻的帕拉瓦能夠壓制費倫一下,而後他們覷准時機從旁偷襲,應該可以將費倫擺平在地,沒想到費倫如此難纏,竟在閃躲間朝他們施放暗器,當即大吃一驚.

右尾指等人悲催的方向,招呼向他們的生死符少則兩三道多則四五道,危急之下,只能避開了身體的要害部位,讓四肢擋掉了暗器.

中生死符的部位涼颼颼的,讓洋鬼子們倏為詫異,正以為費倫晃點他們時,麻癢疼痛開始從傷口位置向外擴散.

同時,費倫在漆黑的環境中,感知異常強大,微微偏頭讓過了帕拉瓦橫掃過來的手肘,化掌為刀,直劈泰國佬的頭部.

先前對過一招,深知費倫臂力的帕拉瓦對于劈來的手刀不敢怠慢,可又躲之不及,只能使出了壓箱底的功夫——古印度瑜伽,整個頭部和兩肋以上的部位做出了一下很詭異地橫移,堪堪避過了費倫的手刀.

見狀,費倫並未驚訝,在發現帕拉瓦是印度教狂信徒時,他就已經猜到對方可能有瑜伽傍身,現在只是迫使對方施展出來了而已.他毫不停歇,當即微錯半步,提膝頂向帕拉瓦的胯部.

帕拉瓦被費倫這記陰招嚇了一跳,也膝頂而起.雙方都在最快的時間發力,一聲輕響過後,緊接著又有輕微的咔嚓之聲響起!

費倫和帕拉瓦全都悶哼出聲,一擊而分.不得不說,帕拉瓦的鐵膝的確有炫耀的資本,即便以費倫十倍于常人的身體強度也感到膝蓋骨生疼.

帕拉瓦更慘,他一向引為為傲的膝蓋被費倫硬頂得凹下一塊去,已然骨折,雖說還能撐得下去,但面對費倫這樣一個招式一記快過一記一記重過一記的怪胎,他真有點怕了.

不過身經百戰的帕拉瓦非常明白,只有拼命擊傷費倫他才有逃走的機會,否則再怎麼逃跑都是徒勞無益.想到這,泰國佬拼盡全力,迎著費倫的身體就是一記飛肘.

這一肘極快極慘烈,甚至帶起一股血腥殺戮之氣,若是一般人,早被氣勢沖得腿軟了,可費倫則恰恰相反,他靈魂深處浸染過無數血海殺孽的戾氣終于壓抑不住,瞬間爆發出來,在整個樓層中肆虐……

"轟!!!"

這是一股怎樣的血腥氣息啊?恐怕就連死神閣下本人也不及百分之一吧?

帕拉瓦仿佛被無邊戾氣壓制得動彈不得,飛肘在這一霎竟似呆滯在半空,費倫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腳尖點地,瞬間滑至帕拉瓦背後.

泰國佬剛落回地面,他的後心就被費倫如利劍般的手秒穿了.滿布玄金之氣的手(①)從帕拉瓦的前胸透出,血淋淋的掌中竟還抓著一顆仍在跳動的心髒,帕拉瓦的心髒.

"吧唧!"

費倫五指倏然收緊,將鮮活的心髒變成了一坨爛肉.帕拉瓦連哼都沒哼,腦袋就無力地耷拉下來,身體直挺挺杵在原地,再沒了生氣!

此時,爛尾樓區的圍牆外隱隱穿來警車聲,費倫當即將三個仍在地上翻滾慘嚎的洋鬼子一一拍死,又在還沒死透的瓦丘差腦袋上補了一腳,他胸中的血殺戾氣這才偃旗息鼓,緩緩平複下去.

隨著警車聲越來越近,費倫將透明試管和電板搜刮出來,擱進了隱戒,故意放過了帕拉瓦身上的油墨配方,又將八個死者的頭顱都切了下來,也扔進了隱戒,而後縱身躍下二樓,消失在與警車聲悖向的夜幕中.

遠離爛尾樓區之後,費倫自知身上血腥氣過重,並沒有返回英皇道取車,而是就近下了海,往對岸的油塘游去.

之後,從隱戒里拿出身干爽衣服換上的費倫到了附近的碧云小區.他在小區有兩個單位的物業,還長年包了樓下車庫的專門停車位.

這里的車庫停有一輛普桑,費倫開上車繞往東九龍,剛到土瓜灣附近,施毅然的電話就打到了他手機上.

"費SIR,你在哪兒?鯉魚門發生了大案子."

"什麼?"費倫佯驚了一下,"我在尖東,馬上就趕回去,大SIR有什麼指示嗎?"

"大SIR的意思是讓我們接手這案子."

"那你和阿甯先出現場,我隨後就到!"

等費倫繞了一大圈趕回爛尾樓區時,施毅然拎著個證物袋就迎了上來.

"SIR,八名死者全被割去了腦袋,暫時還無法確定身份,不過我在其中一個人身上找到這個."說著,施毅然遞過了證物袋,里面裝著一張寫滿各種化學式,由英文和法文混編而成的箋紙.

費倫故作不知地仔細看了看,遲疑道:"這似乎是……一種油墨配方?"

"對對對,剛才阿甯也說是,我覺得也是!"施毅然贊同道,"SIR,你說這張配方會不會跟我們最近在查的偽鈔案有關?"

"沒這麼巧吧?"費倫撇嘴道,"凡是不能武斷,你去把配方影印……算了,還有由我親自影印,明早親自給法證那邊送過去,驗一驗不就什麼都清楚了麼?"

翌曰,法證部.

姜景蓮看過配方之後,馬上確定這就是一張油墨配方,至于是不是偽鈔所用的油墨配方,檢驗起來就十分複雜了,起碼也要四五天的時間才能有結果.

費倫一聽,立馬囧了:"姜姐,這個檢驗就不能再快點嘛?"

"不能!"姜景蓮搖頭,"因為油墨配方上有幾種原料我們這里沒有,得向外國訂購才成."

費倫對此無語至極,早知這樣,他還不如昧下這張配方,將八尸無頭案弄成懸案豈不更省事兒?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48 黑吃黑     下篇:正文 150 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