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61 彈不好拆  
   
正文 161 彈不好拆

來的拆彈專家都是熟人,就是之前在荃灣公園拆彈的那一批,這下費倫連亮證都省了,朝大樓管理員努努嘴,道:"這人哪兒找到的?"

李晨陽道:"在三四層的樓梯間."

費倫翻了個白眼,微微仰頭掃視了一下牆頂的監控鏡頭,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那個炸彈凶徒潛入樓內之後就已經把監控系統搞定了."

李晨陽和他的同事互相看了幾眼,頓了頓才道:"咱們還是先看看現場環境再說吧!"

"madam凌的家不能從正門進,只能從陽台,如果你們覺得隔壁游繩太麻煩,就上十一樓,從正上方下."費倫建議道,"不過要拆彈的話,還是等別組同事來了,疏散掉大樓住戶再行動比較好!"

眾拆彈專家又是一陣面面相覷,因為他們從費倫的話里聽出了一個意思,那就是凌舒家中的炸彈足以拆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對拆彈人的要求就相當高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旦失敗,不僅會把小命搭上,還會把整棟樓都搭上,更會將整個警隊的聲譽都葬送掉.

凌舒此時也才深刻明白到為什麼將才費倫會連阻止帶奚落,就是不讓她去開自家門,搞了半天,原來炸彈爆炸已經不是她一家人的事了.

想通這點後,凌舒很想跳起來重甩費倫幾十個耳光,可惜李晨陽等人都瞧著呢,她終是沒有動手,只是惡狠狠地盯著費倫.

費倫顯然注意到了凌舒的灼灼目光,愕道:"看我干嘛?"

凌舒看了看李晨陽他們,把費倫連拉帶拽地扯到角落,質問道:"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家里的炸彈足以拆樓?"

費倫只感好笑,反問道:"以你當時那股沖動勁兒,我告訴你有意義嗎?"

凌舒愕然.

"看吧,你自己也不確定,不是嗎?"說到這,費倫懶得再跟僵立的凌舒多說什麼,抱著冰兒走回了李晨陽等人身邊.

這時,那個大樓管理員醒了.費倫隨意詢問了幾句情況,就推斷出事實跟他所猜測的差不多.

那邊,凌舒回神後,掏出手機再次CALL了總台,請求更多支援.

幾個拆彈專家商量了一番,由李晨陽從隔壁游繩過去,在凌舒家陽台外觀察,拍攝下室內的情況.

看完拍攝的視頻後,拆彈專家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李晨陽沉吟道:"這樣的布局不能稱之為炸彈,而應該叫雷陣……"

費倫插話道:"雖然都是單一的C4炸藥,但從布線方式來看,是複合雷陣."

這話一出,幾位拆彈高手又吸了一口涼氣.

CALL完支援走回來的凌舒順勢從費倫手里抱過氣消了大半的冰兒,奇道:"複合雷陣是什麼?"

這問題仿佛是禁忌,眾拆彈專家都不想談及.費倫見狀,簡單解釋道:"從視頻上看,你家的複合雷陣是對稱的,需要兩個高手分別從左右兩邊一起拆彈,時間上需要大體保持一致,到了最後雷陣中心的位置,因為電極接駁是倒轉過來的,所以左右兩邊的線必須保持雙通或雙斷的狀態,也就是說剪線的時候左右兩邊得同步,不然……"

"不然會怎樣?"凌舒下意識接問道.

費倫沖她擠擠眼道:"你說呢?自然是……轟!!"

聽到這里,不止凌舒微微色變,就連拆彈專家們的臉色也變得不自然起來.不得不說,這種複合雷陣考驗的不是拆彈人本身,而是他拍檔的技術和心理,一旦進入雷陣,就相當于把自己的身家姓命交到了拍檔的手里,滋生出的不安全感會很容易讓人失卻集中力.

拆彈,講求的是膽大心細手穩,如果一個人沒有了集中力,絕對談不上手穩,這拆彈自然就無從說起了.

也就在眾人心有戚戚的時候,分管行動的副處長白紀臣趕到了凌舒家,還帶了不少支援的同事.問明情況後,他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命令凌舒帶著冰兒下樓.

凌舒辨道:"SIR,我也是警務處的一員,我想留在現場."看來她對亡夫的相冊還沒死心.

白紀臣道:"madam凌,你有多年不在一線工作,你的工作職責不在這里,請你馬上離開,到樓下安全的地方去."

凌舒還想再辯,白紀臣先她一步道:"ThisIsAnOrder!"

凌舒只好帶著冰兒一步三回頭地往樓下走.費倫發現,不止凌舒,甚至就連冰兒的眼神中也有很舍不得走的意思.這種舍不得的意思自然不會是對他費倫,再一聯想,冰兒姓佟,這顯然是凌舒亡夫的姓氏,說明冰兒對她死去老爸還是很有感情的,只是這個從學齡前就沒了老爸,長在單親家庭的小丫頭比咱們的凌大處更善于隱藏感情,但仍難逃費倫的法眼.

對于這娘倆,費倫不放心,又吩咐了兩個軍裝同事尾隨照顧.白紀臣也沒閑著,看過視頻,確認凌舒家的確有炸彈後,即刻發動所有支援而來的同事挨家挨戶疏散整棟樓的居民.

等把住戶都疏散了,白紀臣來到拆彈組同事身邊,問道:"根據你們的說法,這個複合雷陣需要兩個人配合拆解,你們有了人選沒有?"

各個拆彈專家都左右互望,眼神中游移不定,顯然值此生死攸關之際,都不願把身家姓命交到別人的手里.

白紀臣在聽過分析後,也知道這個問題難于抉擇.他沉吟了一下,緩緩道:"我不是在選敢死隊,我的目標是你們之中的兩人完整的進去,完整的出來,既要保證你們自己的安全,又要保證這棟樓沒有不會出現任何紕漏.有沒有自願的?"

李晨陽猶豫了一下,舉手道:"我願意進去."

"好!"

白紀臣叫好的同時目光掃向了其他幾個拆彈專家,可惜不是每個人都像李晨陽這麼有膽略.

平時拆彈,有後備有支援還能穿上全套裝備,更有事先搭好的掩體可供拆彈者逃得一線生機.但現在不是這樣,以視頻拍攝到的C4藥包的數量和體積來看,這些炸藥一旦被引爆,絕對能把整棟樓炸塌,這樓都塌了,防護服,掩體什麼的還有用嘛?

因此,凌舒家中的雷陣不僅考驗人的心里素質,同時也考驗人的拆彈手藝,稍有差池,便是萬劫不複.不懂這一點的愣頭青還好,可在場的拆彈專家無一不深悉此點,大家都有老婆孩子要養,這種時候有所猶豫也是人之常情.

見拆彈專家們俱都沉默,費倫道:"如果白SIR同意的話,讓我去吧!"他想拿回那本相冊,不為凌舒,只為冰兒.

"你?"白紀臣訝道:"阿倫,我知道你辦案神勇,但拆彈這個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

"SIR,這點我非常明白,不過我跟李晨陽也算多少有點默契."費倫道,"之前荃灣海濱公園的郵包炸彈就是我倆合作拆除的."

白紀臣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向李晨陽,道:"你同意費SIR的方案嗎?"

經過之前的合作,李晨陽自然知道費倫拆彈的水平不輸他的同事,當下應道:"我沒有問題,SIR!"

白紀臣當機立斷:"那好,就由你們兩個進入madam凌家拆彈!"他想不立斷都不行,因為樓下傳來消息,不少居民已經打電話去跟媒體爆料了.不得不說,香江輿論媒體非常奇葩,很早就形成了爆料有錢拿的風氣,這也就導致了全民都喜歡八卦的氛圍.

見白紀臣答應了,費倫要求道:"我需要一個工具袋,還要一個專門用來存放炸藥的手提箱!"

白紀臣立刻看向幾個拆彈專家,其中一人遞過自己的工具袋和手提箱,縮回去後卻跟同伴小聲嘀咕道:"用得著手提箱嘛,一旦發生爆炸,箱子里的炸藥自然也會被引爆,這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嗎?"

隔得稍遠的人都沒聽見此人的言語,費倫卻聽得一清二楚,心底冷笑,對李晨陽道:"阿陽,把防護服脫了吧,里面用不著這個,還顯得笨重!"

李晨陽愣了愣,覺得費倫言之有理,旋即脫掉了防護服.白紀臣略顯擔心道:"還是穿上比較好吧?"

費倫邊檢查通訊設備邊擺手道:"SIR,如果樓塌了,穿多少層防護服(活埋)都沒用!"說完沖李晨陽道,"我先進,你後面跟上."

"好的."

隨即,費倫來到隔壁陽台,游繩過去,用刻刀將凌舒家陽台的玻璃劃掉了一整扇下來,通知(通訊器)白紀臣等在陽台上觀望的同事都閃開,把整塊玻璃扔回了這邊陽台.

"嘩啦!"

玻璃支離破碎,白紀臣身後的同事趕緊將碎玻璃清掃乾淨.

扔完玻璃的費倫看也不看這邊的情況,如靈貓般鑽進了凌舒家陽台.

這時,李晨陽在隔壁陽台通過游繩把手提箱滑到了凌舒家陽台邊,費倫隨手取下,放妥在陽台內,呼叫道:"阿陽,先別忙過來,等我畫好了落腳點你再過."

"OK,我等你通知."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60 凌大處長的執念     下篇:正文 162 時間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