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67 狠占凌大處的便宜  
   
正文 167 狠占凌大處的便宜

聽到費倫的話,駱琛眼中閃過怒火,作勢欲摁,表情猙獰道:"反正舒舒已經來了,那咱們就一起上天!"

凌舒剛想喝斥駱琛,沒想到厲鋒搶在她前頭,比手投降道:"誒~~別沖動啊,這一按下去,大家都得玩完,你還沒跟凌處長說過話,就算一起上了天也會後悔的."

與此同時,早已到位的兩個狙擊小組正請示是否射擊,費倫在通訊器里只說了六個字:"起爆器是真的."這話讓在同一頻道的厲鋒腹誹不已,心忖那你剛才還刺激他.

駱琛聽了厲鋒的話,微微一愕,手指顫抖著,遲疑著從起爆器的按鍵上緩緩移開.費倫見此,覺得這炸彈琛就算沒瘋,也有點神經質,這樣的人要麼就別刺激他,要麼就狠狠刺激他,總之不能跟他正常說話.想到這,他一把攬過凌舒的腰肢,下巴微揚道:"駱琛,我女友已經來了,你找她做什麼?"

凌舒一時不察,被費倫摟進了懷里,正待喝斥掙紮,費倫轉過臉,用後腦勺對著駱琛,悄聲道:"別鬧,演戲呢!"

凌舒微怔,剛想說話,對面的駱琛就暴喝起來:"小白臉,快放開我的舒舒,不然我到警察部去投訴你!"

費倫像看白癡般看著他,輕蔑道:"有病吧你?我家舒舒可是監管處的大處長,你投訴我有用嘛你?"說著攬得凌舒更緊,擠得她澎湃的酥胸成了橢圓.

凌舒很不滿費倫借著演戲的機會假公濟私,左手在駱琛看不見的地方一個勁兒掐費倫的腰肉.此時,對面的駱琛卻愣杵在原地,魔怔道:"凌舒,你這個無恥的女人……凌舒,你這個無恥的女人……"

凌舒見狀,心下不禁有些害怕,小聲對費倫道:"他不會真瘋了吧?"

費倫卻沒心情理會凌舒的問題,而是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駱琛,希望他能夠在喃喃自語中動起來,最好轉個半圈身,把頸側後方的定冥穴露出來那就再好也沒有了.

不得不說的是,雖然費倫飛大頭釘的絕技也可如甩槍般射出弧線,但沒法保證命中率,以目前他跟駱琛的距離來說,他只能保證射手中手射頭中頭,卻沒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命中定冥穴所在的點.

不過對費倫來說,他倒不太急,就算駱琛在怡琱j廈安了炸藥,能夠把大廈炸塌,卻沒可能像原子彈那樣把整棟樓瞬間變成瓦礫,而有了眾多牆壁磚石的阻擋,就算樓真被起爆導致垮塌,他的身體強度也足夠抗衡被削弱了許多的沖擊能量,也有足夠時間讓他飛掛上隔壁大廈的外牆.

這時,駱琛突然回過神來,惡瞪向凌舒,道:"舒舒,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能回答我今天是什麼曰子,我就放你活著離開.""

凌舒聞言,冷面斥道:"駱琛,你最好立刻投降,否則警察部不會放過你的."

費倫聽了凌舒的說辭,翻了個白眼,在她耳邊輕聲道:"喂喂,大姐,你省省吧!他要能聽你的,就不會搞出這麼多事了."

果不其然,駱琛厲喝道:"舒舒,沒想到過了恁多年,你還是對我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我問你,今天是什麼曰子?你要是能答得上來,我就放過你,否則……哈哈哈!!"說著,他的手指又移到了起爆器摁鍵上.

眼見情勢急轉直下,厲鋒有些急了,向費倫連打眼色.費倫視而不見,看向凌舒道:"今兒什麼曰子?莫非以前你跟炸彈琛還有過什麼曖昧不成?還是你在十多年前的今天跟他打過KISS?"

"閉上你的臭嘴!"凌舒沒好氣地瞪了費倫一眼,轉而向炸彈琛道,"駱琛,今天這個曰子沒什麼特別的,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駱琛聞言,渾體一震,倏然瘋狂大笑起來:"哇哈哈哈哈……你這個女人,你這個女人……果然絕情得很……哈哈哈哈哈……"

費倫心叫不妙,暗忖看來凌舒和駱琛之間也許還真有點什麼事情發生過,忙壓低聲音道:"我的凌大處誒,你還真想怡琱j廈被爆破掉嗎?趕快說點好聽的哄哄對面的炸彈瘋子吧!"

聽出費倫的聲音中隱含著一絲焦急,凌舒頗感詫異,小聲問道:"那我該說些什麼?"

費倫哀叫一聲:"你不是吧?"心念電轉間,建議道:"你就說要當他女朋友,再不然就說要跟他結婚,總之什麼好聽說什麼!"

"我,我說不出口……"

費倫愕道:"就說一說,有那麼難嗎?"同時腹誹道,你家冰兒早就能打醬油了,裝什麼處(純)呐!

凌舒俏臉泛紅:"我真,真說不出口!"

正與凌舒頭碰頭交流的費倫卻知時不我待,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突然將凌大處推開一些,暴喝道:"什麼?你說你竟然還喜歡這個黃毛雞窩頭?"

這話不僅讓凌舒一愣,幾步外的厲鋒和十米外的駱琛也都愣了.

不過費倫的表演還沒完,只聽他歇斯底里地道:"凌舒,我不管,你是屬于我的,你永遠都屬于我!"說著,雙手大力狠抱住凌舒,寬闊強硬的胸膛幾乎把她高聳的渾圓壓成肉餅.

凌舒只覺自己快喘不過氣來,正想出言喝斥,孰料眼前費倫的大嘴整個覆蓋上來,叼住了她的美妙紅唇.

凌舒被費倫的大膽舉動給搞懵了,旋又省起這是演戲,加上費倫身上的雄姓氣息撲面而來,濃烈無比,她只覺身子一軟,竟順從起來.

可邊上有駱琛在看著,費倫並非想要凌大處順從,而想要她反抗,當下改假吻為真吻,粗獷的舌頭猛然撬開凌舒的牙關,瞬間突破進去,纏上她的香舌,發動了最為猛烈的攻勢.

凌舒美眸倏然圓瞪,喉嚨里發出不甘的聲音:"唔,唔唔……"雙手也開始無力拍打起費倫的肩膀手臂.

這一幕差點沒把厲鋒和狙擊小組的飛虎們看傻眼.哇靠,凌處長和費督察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兩嘴相接,費倫舌頭上的攻勢一波接著一波,凌舒香舌的躲閃慢了下來,幾乎就要繳械投降,任由費倫予取予求,手的拍打也無力起來,更多像是無謂的掙紮.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木訥看著費倫和凌舒接吻的駱琛突然狂吼一聲,暴喝道:"無恥小白臉,老子要殺了你!!"話落,他沒拿起爆器的那只手抽出一把軍匕,如唐吉可德般向費倫沖了過來.

費倫就等駱琛主動出擊,見狀,放松了對凌舒香舌的襲擾.

凌大處的小嘴香舌臣服于費倫,那是生理反應,可心理上並沒有心悅誠服,所以費倫這邊一放松,她的掙紮又開始大力起來,更引得駱琛沖殺過來英雄救美的決心.

十米距離一晃而過,駱琛到了近前,毫不猶豫地揮匕插向費倫的後頸.

凌舒掙紮得更急了,她一方面想盡快擺脫費倫假公濟私的強吻,一方面又想警示似乎已經沉醉在接吻快感中的費倫,讓他小心腦後.

恰在此時,費倫倏然動了,他的舌頭一下抽離了凌舒的口腔,整個人擰腰半轉,由側身改為正對襲來的駱琛,右手從凌舒腋下穿出,翻掌間祭出了一枚大頭釘,迅疾無比地反手紮向駱琛的定冥穴,同時沖著通訊器暴喝道:"別開槍!"

狙擊A組的古侯一瞬間收回了已經半壓的食指,卻從瞄准鏡里駭然看到揮刀的駱琛悍然定住,杵在原地一動不動了.這個時候,駱琛手上的軍匕距離費倫的後頸不過半寸之遙,只可惜無論如何也紮不下去了.

費倫隨手放開了凌舒,而突然失卻了粗舌的搔擾和大嘴的覆吻,凌舒只覺香舌沒了倚靠,嘴里一陣空虛,難言的失落油然而生.凌舒用古怪的眼神看著費倫,心忖原來這個男人剛才根本就沒有沉溺于她溫潤的小嘴,濕滑的香舌,只是一直在演戲給炸彈琛看.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駱琛保持著持刀下紮的姿勢,滿臉驚恐地問道.

費倫扭頭看了看軍匕,扯著嗓子嚷道:"阿峰,拿相機拍下來,這就是駱琛殺警未遂的證據!"

厲鋒聞言,還真從腰包里掏出一部微型相機"嚓嚓嚓"連拍了多張照片,然後湊過來小聲問道:"這炸彈琛到底被你怎麼了?"

"你沒看清?"

"看清了還問你嗎?"

費倫哂笑道:"那你再看看唄!"說著,隨手取下了駱琛手上的起爆器,翻來覆去地瞧了瞧,沖駱琛獰笑道:"又是軍用的起爆器,遙控范圍六百三十米,說說吧,誰提供給你的?"

駱琛梗著脖子道:"我是不會出賣朋友的."

費倫冷笑道:"行,反正連續的炸彈事件讓我有足夠的時間來盤問你,48小時不夠就96小時,相信到時候你一定會乖乖說出我想知道的東西."

駱琛笑了起來,笑得有些神經質,嘿嘿道:"實話告訴你吧,就算起爆器在你手上也沒用,這棟樓很快就會炸了,轟——哇哈哈哈哈……"這話讓厲鋒和凌舒倒吸一口涼氣.

費倫渾不在意地晃了晃手上的起爆器,哂道:"又是定時引爆,你就不能玩點新花樣嗎?我想定時器現在還沒開始走吧?當然,如果這個起爆器不能在預訂時間發出爆炸指示信號,它就會開始工作,對吧?"

"你,你……"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66 臨時指揮     下篇:正文 168 光輝偉岸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