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69 淡淡的曖昧  
   
正文 169 淡淡的曖昧

之前在天台上,凌舒的心里其實一直很緊張,有費倫的挑逗和非禮還不覺得,可一進了電梯她就感到尿意倏生,下到平街層,她馬上去了趟洗手間.

從洗手間里出來,凌舒就發現好多路人和同事都杵在人行道上,似乎在觀望什麼.她很快找到了厲鋒的身影,湊過去問道:"厲SIR,費倫那個死……他呢?"

厲鋒顯然聽到了"死"字,回頭瞪了凌舒一眼,沒有答話,又轉回去就那麼望著.

凌舒有點莫名其妙,正欲發作,抖抖長官的威風,就聽邊上有人道:"那個督察是不是傻的?都快爆炸了,還沖進去干嘛?"

"所以人家是神勇干探,你一輩子都只能做巡邏警!"

"要死才可以上位的話,那我甯願一輩子巡邏!"

凌舒聞言,心頭升起一股不妙之感,扯不住倆小警察問道:"你們說什麼快爆炸了?誰進去了?"

倆軍裝巡邏警被問得一愣,又見凌舒是個大美女,本想反過來盤問幾句,孰料凌舒掏出自己的證件亮了亮,差點沒把兩人給嚇趴下.

證件上的警銜是什麼?高級助理處長?!哇靠,倆軍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說兩位同事,現在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吧?"

"YES,madam!"倆軍裝同事敬禮,其中一個更搶先答道:"對面合署里有炸彈,拆不了,已經在倒計時一分鍾以內,總區重案組的費倫督察剛才沖進去了."

"什,什麼?!"凌舒聞言,如遭雷殛.

見凌舒呆若木雞,倆軍裝警忙關心道:"ma,madam,您沒事吧?"

凌舒恍然回神,軟弱無力地擺手道:"沒……事兒!"說完,她竟斜刺刺竄上了街面.

若非因為合署炸彈的事情,附近幾條街都被臨時交通管制了,凌舒這一竄恐怕只會令她命喪車底.不過她剛悵然若失搖搖晃晃地走出十幾米距離,就被兩名飛虎隊員架回了人行道,到了白紀臣身邊.

"madam凌,你剛才在干嘛?"白紀臣的語氣很不好.

凌舒愴然一笑,道:"沒什麼,我很好,沒事!"

白紀臣扯了扯嘴角,也不點破她,道:"看來這兩天駱琛搞出來的事讓你很狼狽,我建議你放個大假,好生休息一陣子."

凌舒聞言,一個激靈,俏臉上回複了幾分大處長的本色,執拗道:"白SIR,我沒事!"

白紀臣擺手道:"我只是個建議,需不需要休息,還得你自己拿主意."

凌舒怔了怔,看向白紀臣時,卻發現他正愕然望向車庫出口的方向.同時,陳澤昆安排報數的那個同事大聲道:"SIR,倒計時時間到!"

預想中的爆炸聲並沒有響起,街對面的合署巍然不動.街道這邊所有人在安靜了一瞬後,全都看向車庫出口方向,紛紛鼓掌歡呼起來.

凌舒回頭望去,恰好看見費倫手里正倒提著一個炸藥包,神態輕松寫意地走出車庫,臉上既沒有高興也沒有疲憊,是那麼的風輕云淡.

凌舒發誓,費倫此刻的表情,也許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不覺間,她已是熱淚盈眶.

等費倫過來,把炸藥包和其他零碎移交給同事,白紀臣和陳澤昆立刻走到他面前,拍著他的肩膀大加贊賞.

凌舒剛想湊上去跟費倫嘮幾句,沒曾想一輛轎車恰好駛來,緩緩停在了費倫三人身邊.

白紀臣微愕,心里相當納悶,這個時候雖然炸彈危機已經解除,但還沒有經過搜索確認,交通管制應該還沒被解除,怎麼就有車過來了?

車上下來一位樣貌四十許的富態女人,費倫卻看出這女人皮肉松弛,真實歲數應該已過天命之年.

白紀臣,陳澤昆和凌舒看到這個女人俱是一愣,旋即齊齊敬禮道:"局長好!"

費倫也跺腳敬禮道:"長官好!"

這個留著掃把頭的富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姝怡,警務處很多人私底下都稱她為葉太.葉劉姝怡打量了費倫一番,道:"這位就是神勇干探,拆彈英雄費倫督察吧?"

"YES,madam!"

葉劉姝怡擺手道:"行了行了,我今天過來就是想面會一下你們這些警隊精英.費督察,你干得不錯,很好!"說完,又沖白紀臣三人略點了點頭,徑直上車走掉了.

沒多久,白紀臣就接到了一哥許啟南的電話,眉頭大皺.等他掛上電話,陳澤昆問道:"白SIR,一哥有什麼指示?"

白紀臣苦笑道:"一哥倒沒說什麼,不過葉太對這次合署車庫被安放炸彈一事很不滿意,命令我們嚴查,她認定這後面有更大的陰謀!"

陳澤昆愕道:"嚴查?就算要嚴查,也該由費倫所在的重案組牽頭,那她剛才為什麼不……"說到這,他瞬間悟到了什麼,一時無語.

費倫倒不以為意,道:"現在我們手上的線索少得可憐,唯一的辦法就是撬開駱琛的嘴……"

"阿倫,那你有沒有辦法從他嘴里掏出東西呢?"白紀臣問.

費倫比出三個指頭道:"三天,給我三天才夠."

白紀臣皺眉沉吟了一下,道:"行,就給你三天."

其後,現場物證和搜索工作自有其他同事負責處理,費倫和凌舒則跟車回了總區總部.照規矩,凌舒這個當事人也必須做一份詳細的筆錄.

到了重案組所在樓層,正好有同事把駱琛押著送過來:"費SIR,這家伙關哪兒?"

費倫隨口道:"電梯房."

電梯房!?幾個同事和邊上的凌舒聞言,全都有點傻眼.

打開辦公室的門,費倫回頭發現凌舒和同事的呆滯,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口誤,道:"就關到最靠邊的那間雜物房,門下面開了個小門那一間."

押了駱琛過去,幾個同事才發現門上貼了張小紙條,上書:"電梯效應房,關人入內請開燈!"

幾個同事相互看了看,如狼似虎地將駱琛塞進小房間,隨手打開門外的電燈開關,反鎖上鐵皮門,拔出了鎖孔里的鑰匙.

"費SIR,搞定了,鑰匙給你!"

"辛苦了."費倫接過鑰匙,從辦公室拿了些瓶裝純淨水分給幾位同事.

隨後,費倫把凌舒帶進了問詢室,不過還沒等他提問,凌舒就已搶先問道:"你把駱琛關進那小房間想干嘛?白SIR可只給了你三天時間."

費倫捏著下巴打量了凌舒一番,似笑非笑道:"madam,你這話可有兩個意思.A,你在心疼駱琛;B,你在關心我!到底是A還是B呢?"

被費倫點中心事,凌舒雙頰上閃過一抹暈色,旋即板起臉,拍著桌子道:"費倫,與長官講話用調侃的語調,你該當何……"話還未完,她就有點繃不住臉,"撲哧"一聲笑開了.

費倫瞧了瞧凌舒,探問道:"喂喂,沒病吧?"

這話把凌舒雷得外焦里嫩,她頓感惱羞成怒,正想發飆,費倫卻老神在在道:"madam,眼下正在筆錄,有錄像的."

凌舒立馬沒轍了,只能配合著費倫把筆錄做完.不過這時她氣也消了,出了審訊室,見費倫並沒有提審駱琛的意思,心底萬分好奇,提醒道:"阿倫,駱琛還關著呢!"

瞥了眼凌舒俏臉上如小女生般的好奇之色,費倫哂道:"我沒忘,不過快到晚飯的點了,我現在可沒工夫審他,得回家吃飯!"

凌舒聞言愕道:"你不是吧?"見費倫無動于衷,她急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浪費時間?你就只有三天而已!"

走在前面的費倫忽然頓住腳步,一回頭鼻尖差點杵在凌舒的俏臉上:"凌小姐,是我審嫌犯,不是你審,OK?只是今兒下午實在有太多事發生,我比你還累,需要回家小憩一番,才有精神對付駱琛這個神經病,understand?"

凌舒怔了怔,省起下午撇開費倫占她便宜不談,在現場考慮事情最多的,面對危險最多的正是眼前這個比她小了十歲的男子,一時竟有點走神了.

費倫拿手在凌舒眼前晃了晃,見她根本一無所覺,嘴角還泛著點癡笑,霎時無語了,歎道:"真是病得不輕呐!"

孰料,凌舒倏然叱問道:"費倫,你說誰病得不輕?"

"誰應我說誰!"扔下這句話,費倫一溜煙躲回了自己的小辦公室,將凌舒的筆錄存了檔.

凌舒跺了跺腳,卻好歹忍住沒有追進辦公室,只等費倫出來.

"咦?你怎麼還在這兒?"費倫從辦公室里出來,發現凌舒仍娉婷玉立在重案組門口.

凌舒不滿地瞥了他一眼,道:"廢話!在沒徹底問出駱琛的底細之前,我這個兩起炸彈案的當事人難道不應該繼續受你的保護麼?"

費倫糾正道:"不是受我保護,是受重案組保護."

"在我看來,都一樣!"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68 光輝偉岸的形象     下篇:正文 170 斷腿碎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