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88 至玄著了道  
   
正文 188 至玄著了道

"為什麼沒興趣?"白紀臣微感愕然,眼中盡是意外之色,"你的槍法,格斗,戰術素養,排爆技巧以及刑偵的能力在目前的一線警員當中是數一數二的,一哥和我都覺得你是最適合的組長人選,你為什麼不願加入這個小組?"

費倫沉吟了一下,道:"正因為如此,我才不願意加入!"

白紀臣聞言,一臉不解道:"這又是何道理?"

費倫攤手道:"很簡單,因為這只是臨時編制的隊伍,根本滿足不了時下的反恐要求!"

"反恐?!"

"恐怖主義,想必白SIR對這個詞不陌生吧?"費倫道.

白紀臣聽後心中升起一絲明悟:"你的意思是……"

"所謂的恐怖襲擊是藉由暴力不可避免地以政.治或擾亂政.治為目的,進而造成負面影響的一種有預謀的犯罪手段."費倫侃侃而談道,"就拿那天駱琛在合署安放炸彈的事件來說吧,要是合署真被炸塌了,即便在那之前駱琛沒想損壞港府的形象,但是白SIR,你覺得合署垮塌這種事在市民心目中會產生怎樣的負面影響呢?"

這話問得白紀臣啞口無言,後怕不已.

"這還只是駱琛一個人心血來潮下造成的後果!"費倫繼續下猛藥,"如果是一個暴力團體呢?襲擊的對象由合署改為中環那些標志姓建築呢?"

白紀臣聞言,倏覺自己後心冷汗涔涔了,干笑道:"沒這麼誇張吧?"

"問題不是有沒有這麼誇張,而是我能夠想得到,相信那些並不愚蠢的恐怖分子也一定能想到."費倫毫不留情道,"若是他們用這種手段,造成市民或非戰斗人員的嚴重傷亡,進而恫赫或脅迫政斧實行或取消某些行動又怎麼辦?"

白紀臣被費倫這一連串說辭搞懵了,多少有點呆滯道:"那你說怎麼辦?"

"所以要反恐嘍!"費倫撇嘴道,"但這樣一個臨時征召的小組,根本無法承擔這樣的重任!所以我是不會加入的."

白紀臣的腦子已經被費倫的連番話語攪亂,當下也說不出什麼來,只能揮退費倫,轉頭給一哥去了電話.

費倫從白紀臣辦公室出來,臉上滿是戲謔,自言自語道:"相信看過九幺幺的現場直播後,這幫高層的心理素質會變得強悍起來吧!"

回到重案組,費倫同戴岩和莫婉甯打了個招呼,就鑽進小辦公室謄寫昨天下午PTU突擊搜查六個落腳點的行動報告.

這份報告和染布房街槍戰的報告一樣,費倫在其中都著力描述了戴岩和仇兆強的作用.槍戰報告中,他說仇兆強的及時出現令"賊王"季邴雄錯過了最佳逃跑時機,進而才會被擊斃,而搜索行動報告中,戴岩在現場的得當指揮,這才沒讓持有重火力的悍匪洪兵逃脫.

費倫之所以這樣寫,是想為仇兆強多積些功,同時推薦戴岩去參加員佐級警員的升級試.不得不說,戴岩此人比較悲催,因為曾經的一點小錯誤,在警長的位置上干了七年,依然還是警長,幾無升遷之望.

不得不說的是,高級警員以上的員佐級警員有所謂的推薦晉升,雖名額甚少,但可直接成為見習督察,之後熬滿三年資曆,通過考核,可一躍成為高級督察,再熬五年,經遴選委員會推薦可為總督察,又兩年,經推薦可為警司.

當然,以上所說的督察級晉升只是一般途徑.至于到了警司這一級後,基本就不用熬資曆年限了,因為更上層的人基本上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出缺才能遞補,或者有犯大錯提早退休的,保安局方面可以直接任命(一哥除外).

在費倫看來,整個重案組里,人脈較廣,處事老練的戴岩更適合當他手下的一把手,不過比他更高一級的警署警長仇兆強在沖鋒陷陣方面則要強上許多,以至于現在李立東,施毅然和莫婉甯都有點不知該聽誰的好了.

幸虧費倫在各方面都全面壓住了仇兆強,令他沒有多計較戴岩的事兒,整個重案組才相處和睦,辦起案來效率頗高,不過長此以往終歸不妥.本來以戴岩這些年所積累的功績已經足夠獲得遴選委員會推薦,直接晉升見習督察,但由于當年那點錯事,結果就被耽擱了.

正因為如此,費倫想把戴岩推到與仇兆強平級的位置上,這樣兩人論資排輩將以警齡來論,仇兆強自然也就沒話說了.

午飯之前,費倫就把報告弄好,交到了王一鵬那里.喝過下午茶之後,見沒什麼事兒,他跟戴岩打了聲招呼,跑去探望仇兆強了.

不過離開總區總部之後,費倫並沒有開車直接去醫院,而是打了個電話給莊勝,向他要了至玄的電話號碼.

"喂,請問是哪位?"

"我!"

"費居士?"

"明知故問,馬上滾到窩打老道的麥當勞來見我."費倫粗魯道.

"麥當勞?貧道不喜油炸食物."

"我又沒說要請你吃,趕緊來!啪!"

雖然費倫在電話里頤指氣使,但當他駕車到窩打老道和染布房街的岔口時,打扮萬年不變的至玄早已俏生生地立在了麥當勞門口,引起不少路人圍觀.

費倫把車靠到欄杆邊,朝里面的至玄喊道:"上車!"

至玄聞言,毫不費力地排眾而出,一個輕巧的騰躍就翻過了路欄,落到車旁,毫不猶豫地坐進了副駕駛位.

不等那些觀眾反應過來,費倫就載著至玄揚長而去.

等車速平穩後,至玄道:"這麼急著找貧道來,有什麼事嗎?"

費倫哂道:"沒想到你看相還挺准的."說完,丟了副"烏玉再造膏"進她懷里.

至玄不明所以地拿起來嗅了嗅,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道:"這藥……給我的?"

"你想得倒美!"

至玄聽後,難得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費倫卻絲毫不受她期艾表情所影響,壞笑道:"除非你答應大爺幾個條件,藥才有你的份!"

至玄被費倫極具侵略姓的目光弄得芳心一顫,美眸深處掠過一絲羞澀,道:"什,什麼條件?"

"很簡單,我那同事(仇兆強)受了極重的槍傷,恐怕難以恢複如初,所以想借你之手,把這藥轉贈給他."費倫娓娓道來,"到時候你只需贈藥半副,就說這是玄門秘藥,我那同事必不會生疑.至于另外半副藥你就自己留著吧!"

至玄聞言嬌軀狂震,猛然扭頭瞪向費倫.

"瞪我干嘛?"費倫奇道.

"你不忍心膏藥之事落入你同事耳中,卻肯告訴于我,究竟是何居心?"至玄古井無波的心態終被破掉,竟沒自稱貧道.

費倫哂笑道:"這種事,你知道總比我同事知道好吧?"

不過在至玄聽來,這話完全是另一個含義——你死總比我同事死好吧!在這洞悉世事的出塵美女看來,費倫已對她起了殺心.

見她緊抿雙唇不說話,費倫不陰不陽地笑道:"想太多了吧?只要你不透露膏藥的來曆,我自然不會拿你怎樣的."

"休想蒙我,你肯定是以為我一個江湖術士的死亡或失蹤很好蒙混過去."至玄冷笑道,"只要隨便找個我外出云游的借口就行了,對不對?"

"呐,我可沒這樣說過!"費倫堅決否認道,"雖然我倆還算熟,但你要亂說的話,我一樣告你誹謗!"

至玄心頭升起一股怨氣,哼道:"如果我偏要亂說呢?"

"既然如此,膏藥還我."說著,費倫伸手去奪至玄手中的"烏玉再造膏".

面對如此極品的療傷聖藥,至玄哪里肯放手,正與費倫糾纏時,卻倏感手背一疼一麻,定睛看時,只見幾塊薄如蠶翼的冰片眨眼間融入了她白皙的皮膚.再看費倫,他已收回了手,臉上盡是狡計得逞的詭笑.

"你,剛才那冰片是什麼?"至玄心里升起絲絲不妙之感.

費倫渾不在意道:"也沒什麼啦,就是些冰片,至于效果如何,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你……"至玄還想說話,卻忽然覺得兩臂奇癢,隨即這種感覺蔓延到全身,緊接著是奇癢和劇痛交替,第一次痛癢的余波還沒完全消退,至玄就被推到了第二次痛癢交錯的絕路上,仿佛坐過山車一樣,跟著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痛癢層層疊加,如火上澆油一般,令至玄心中的自尊和矜持慢慢銷蝕.

"現在你對我的安排還有異議嗎?"費倫戲謔道.

"沒,沒有……"

"這才乖嘛!"費倫在至玄肩上一拍,輸了道真氣進她體內,暫時壓制住了生死符,還隨手掂起那副"烏玉再造膏",將其一分為二.

至玄癱在座位上直喘粗氣,好半天才道:"你……剛剛那些冰片到底是什麼?你對我的身體動了什麼手腳?"

費倫癟嘴道:"對你身體動手腳?我暫時沒興趣.不過那些冰片倒有個好聽的名字,叫生死符!"

至玄愕道:"生死符什麼玩意?"

"矮油~~拜托,你是神棍誒,居然連生死符都不知道,應該好好補補武俠課了."費倫陰陽怪氣道,"等你從醫院回去的時候,自己買套金大俠寫的《天龍八部》學習學習吧!"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87 應急處理小組     下篇:正文 189 誆神棍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