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191 一階後期  
   
正文 191 一階後期

這幾天為了籌備選拔的事,費倫只是進行了例行修煉,還沒來得及吸收式神陰血.眼下一堆同事正在接受"電梯效應"的考驗,他也就有了空,大把時間可以用來增功.

離開PTU總部後,費倫就直接回了淺水灣別墅.本來他打算直接進練功房即刻開始吸收陰血,可掐指一算,今晚恰好是農曆四月十五,正是月圓陰氣大盛之夜.于是,費倫糾結了.

不為別的,式神屬陰,白天吸收陰血的話,效果頂多只有六七層,可若等到月上中天再吸收,效果必定最佳,但在效果最佳的情況下又極有可能生出幺蛾子,所以費倫有些躊躇不定.

權衡之下,費倫還是決定等到晚上再說,反正對于修煉者來說,修行之險隨時隨地都可能遇到,所以多這一次冒險不多,少這一次冒險不少,就算情況再壞,大不了用掉一顆保命光球.

打定主意後,費倫仍准備進入練功房,趁著得空吸收掉那顆雜家光團.正打算上樓,大院外的電子門鈴聲傳到了客廳內.

費倫皺了皺眉,道:"櫻子,看看誰來了."

櫻子應諾一聲,走到別墅門口,點亮院門外的視頻監控,看了一眼,問道:"請問你找誰?"

"我找費倫,就說至玄到了."

雖然對講器沒有開外放,費倫仍聽得一清二楚,當下皺眉嘀咕道:"她來干什麼?"

這時,櫻子在門口揚聲道:"主人,有個叫至玄的找您,要開門嗎?"

"開門讓她進來吧!"費倫道.

櫻子當即解鎖了院門的電氣閘,然後小跑去了院子里開門.

等至玄進了別墅,看到她竟拎著個挎包,費倫不禁奇道:"包里裝的是什麼?"

"我曰常的一些衣服."

"衣服?"

"對,不是讓我為你服務三年嗎?我打算搬到你這兒來住."

費倫聞言,翻了個白眼,道:"沒這必要吧?再說了,你是為我服務,不是我會你服務,憑什麼讓你住我家里?"

至玄似乎早料到了費倫的態度,絲毫不覺尷尬,淡然道:"我會付房租的."

費倫的眉頭跳了跳,道:"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你覺得我會差那幾個錢嗎?"

至玄聞言,只是恬靜地玉立原地,一副風輕云淡的俏摸樣.

"看來你是怕生死符突然發作,所以想住得離我近點兒吧?"費倫此刻也猜到了至玄的心思,"這沒有問題,我可以安排你去八十五……"

話還未完,門鈴又響了起來,費倫眉頭大皺:"今天這是怎麼了?"

見費倫多少有點不豫,櫻子不用他提醒就小跑到別墅門口迅快點亮了監視器,只看了一眼,連都沒問就道:"主人,是凌舒夫人和佟冰小姐."

費倫聞言啞然失笑,道:"讓她們進來,我正要找她們!"

等凌舒娘倆進了客廳,冰兒一下就撲進費倫懷里,坐到了他的大腿上,脆生生道:"大叔,陪我去游樂場唄!"

一聽這話,費倫就囧了,道:"這周末恐怕不行,我正在主持一個警隊的內部選拔,擠不出時間呐!"

冰兒聞言,小臉上寫滿了失望.

凌舒顯然也聽說過這事,奇道:"那你怎麼還在家?"

費倫半開玩笑道:"這不在等你們來找我嘛!"

凌舒頓時滿頭黑線,目光卻在偷瞟頗具出塵之姿的至玄.

費倫見狀,順勢道:"對了舒舒,這位至玄大師想替你分擔一半房租."

至玄和凌舒俱是一愣.一直沒怎麼在意凌舒和冰兒的至玄更是掃了她們母女一眼,道:"不知二位目前所居何處?"

凌舒被至玄眸光一照,實話陰差陽錯脫口而出:"就暫住在附近的85號."

聽到這話,至玄臉上露出一絲明悟,費倫卻冷哼一聲,將凌舒震得清醒過來.

凌舒警惕地望著至玄,道:"大師,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至玄淡淡一笑道:"貧道不過略施洞明清淨光而已!"值得一提的是,對于費倫,至玄已經不再自稱貧道,但對于其他人,她依然如故.

"洞明清淨光?!"

"對!"至玄頷首道,"依貧道的洞明眼觀之,夫人最近恐為昔曰舊情所擾,正拿捏不定!"

這話說得凌舒嬌軀狂震,怒瞪費倫.在她看來,定是費倫這個知情人將佟華之事吐露給了眼前的女神棍,想藉神棍之口來徹底擾亂她本就微生波瀾的心境.

費倫被凌舒瞪得莫名其妙,正想問問凌舒干嘛瞪他,卻聽至玄續道:"想必夫人憂思過度,昨夜睡覺又驚醒過兩回吧?頭一次為子丑交替(凌晨一點),後一次為寅時中(凌晨四點)!"

凌舒聞言大驚失色,她睡覺驚醒的事兒費倫雖然知道,但昨晚驚醒兩回這種事就連冰兒都不一定清楚,怎麼這個女人,她猜得如此之准,連時間都分毫不差?

費倫卻不耐煩道:"行了行了,神棍就是神棍,到哪兒都不忘忽悠."頓了頓,沖冰兒道,"你願不願意這位姐姐跟你住一塊啊?"

冰兒歪著小腦袋打量了一番至玄,又跑過去抱住她的纖腰,道:"我喜歡這位姐姐,想跟她住在一起."

此時,有些怔愣的凌舒回過神來,心中對至玄生出幾分敬畏,很想向她討教一二,卻死鴨子嘴硬道:"既然冰兒願意,反正別墅那麼大,多住一個人也沒什麼,不過房租就照你說的,她得負擔一半,每月出五萬."

至玄聽得一呆,心忖淺水灣別墅的出租什麼時候變這麼便宜了?旋即若有深意地瞟了眼費倫,又掃了眼凌舒.

吃過午飯,把凌舒娘倆和至玄親送到85號後,費倫駕車去了沙灣,與古精靈和妮露膩了一下午,直至晚上八點才轉回淺水灣別墅,進了練功房.

幾個鍾頭後,月上中天,已調息平穩的費倫即刻祭出了那管式神陰血,裝陰血的試管依舊如初,左右兩段,一邊是鼠疫病菌,一邊是明翠色的液體.

費倫手腕一翻,試管倏然被收進隱戒,再出現時,就只剩了半管明翠色液體.他脖子一仰,把液體全倒進了嘴.

等式神陰血順喉而下,費倫隨即開始瘋狂運轉無殺玄金氣.

霎時,陰血開始產生效用,在月圓之光的遙相呼應下,瞬間散出大量的怨氣,死氣像錢塘潮般勢不可擋地往費倫四肢百骸湧去,使他一時腦海幻象叢生,像千百冤魂齊來索命.

費倫能做到的只有拼盡全力,力圖用無殺玄金氣中"無殺真氣"的特姓把湧過來的負面異氣同化吸收,至于那些冤魂索命般的侵擾,對殺戮滿盈的他而言,反倒如隔靴搔癢.

式神陰血仿佛有生命般,在"看"到自身的外衣——那些死氣怨氣,幾乎快被費倫融合吞噬後,立馬不淡定了,其中飽含的純粹陰姓能量刹那間決堤般爆發出來,倒灌入費倫的身體.

換過是別人,就算"死神"手下另外幾個如帕拉瓦般的高手,甚至"死神"本人,恐怕亦經受不起如此狂猛的沖擊,可費倫就是費倫,他身體經脈的強度是普通人的十倍還多,加上一階基因鎖的強化,堪堪可容納這一番劇烈沖擊.

當沖擊到達極致時,費倫腦中諸般幻象,此起彼消,異景無窮.他只感自己體內最深處被改造過的一階基因鏈上生出了一些別的東西,把原本看上去有些薄弱的基因鏈加固了一番,不止一截基因鏈如此,而是整個基因都如此,直至他眼前驟然一暗,再重新鮮活起來……此時的費倫只覺體內涼浸浸的,再感覺不到任何沖擊的苦痛,舒坦至極.運足目力,只覺整間練功房都變得不同了.

那顏色一層不變的青磚牆仿佛變成了另一種東西,不但色彩的層次和豐富度倍增,最令費倫驚喜的是,他一眼瞥去,足以把握到磚牆上每一絲縫隙在時間流逝中的微妙破損.

這般變化,費倫曾在輪回空間中感受過一次,他已經突破了一階基因鎖中期,正式踏入一階後期.不過,因為基因鏈的細微加固,要想突破一階後期達至二階,其難度可以想見,其痛苦更可以想見.

此時此刻,費倫體內的陰血能量已被消耗殆盡,他一躍而起,從旁邊浴室扯過水管,將地上淡淡的血汙穢物沖洗乾淨,順道進了浴室洗浴一番,這才神清氣爽地出了練功房.

剛穿出走廊,就見幸子一臉焦急地杵在樓梯口.

"怎麼了?"費倫微微皺眉道.

"主人,兩個鍾頭前,古精靈小姐打電話過來說,她和妮露都被抓進了灣仔警署."

費倫眉頭大皺:"她就沒說什麼事嗎?"

"我問了,可具體情況她吱唔著不肯說."

"威爾遜去了嗎?"費倫掃了眼廊上的掛鍾,已經快凌晨一點了.

"我已經打電話通知他過去了,只是現在還沒有消息傳回."

"去幫我備車,我換件衣服就下去,"吩咐完,費倫拐向了自己房間.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190 長相歧視     下篇:正文 192 妮露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