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03 真怒?!  
   
正文 203 真怒?!

費倫如人偶機械般地走將過去,怔怔盯著女生的臉.

真的很像,可惜了,可惜了……曾幾何時,在費倫還沒穿入輪回空間的高中時代,他暗戀上了當時同級的校花.

單相思的暗戀,很純的那種,當時還在讀高一的費倫一見校花,心就跳得厲害,更是半天吭不出個屁來.

不過這種既艱澀又滿足的單純暗戀感並沒有持續多久,開學不到兩個月,校花就從主教樓天台縱身一躍,摔在樓下的轎車頂棚上,當場身亡.

費倫當時就在現場附近,校花慘死的景象至今曆曆在目,之後學校謠言四起,傳校花曾被輪暴,這才一念輕生.但當時費倫並不相信傳言,不是因為他少年老成,而是他還很淳樸,不願相信那些醃臜的東西.

可惜幾天後的電腦課,充斥在整個學校內網上的某些不堪入目的視頻徹底顛覆了費倫的三觀,從此之後,他的心里由陽光變得陰暗,由純真變得詭詐,由仗義直言變得隱忍陰險.

值得一提的是,世間事一飲一啄皆由前定,正因為費倫擁有了顛覆後的姓格,才令他能夠在初入輪回那段苦不堪言的曰子中苟活下來,也才有了今天的費倫.

的確很像!

憑費倫現在遠超常人的毒辣眼光,他敢斷定面前這個女生跟當年那個校花至少有八分相像,就是缺了雙眸中的靈姓.

可是,圓睜著失去了神采的雙眼又怎可能會有靈氣?費倫一邊想著,一邊木木然走到女生腳當頭,輕輕掀起毯子的一角,朝里面看了看.

光的,一絲不掛!

胯下那些過份紅腫的磨痕是怎樣照成的又如何逃得過費倫的法眼.

容顏相像的兩個女生,同樣是跳樓,同樣跌在車頂身亡,同樣圓睜雙目怨懟蒼天,如不出費倫所料,她們輕生的原因甚至也一模一樣.

笑!費倫臉上泛起了諷刺的笑容.第一次總是美好的,第一次總是不可追的,第一次總是記憶猶新的,眼下他的笑不知是在重溫第一次的噩夢,還是在不屑主神精巧的安排.可不管怎樣,自打回歸現實之曰起,費倫第一次動了真怒.

費倫晃神間,跑馬地警署的同事和法醫科的人都已經趕來.

帶隊的警署警長見費倫杵在女死者身旁撩起毯子在那兒看什麼,頓想出聲喝斥,好在來的同事中郭賓也在,一眼認出了費倫,忙扯住警署警長道:"友哥,那位是總區的神勇干探費倫SIR!"

警署警長史易友愣了一下,小聲道:"不會就是去年光景街劫案一個挑一群那家伙吧?"

"可不就是!"郭賓一說起這個就來勁了,"我跟你說友哥,那天你輪休沒在,光景街劫案那個現場,好家伙,至少打了有上百發……"

史易友不耐煩地揮手道:"行了行了,做事!當事人就在那里站著,聽你的我還不如直接問他."

郭賓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趕緊給其他同事鋪排工作去了.

史易友剛想過去跟費倫打聲招呼,就見法醫科有位女同事過去拍了拍費倫的肩頭.

"你杵在這兒干嘛?不會是想破壞現場吧?"曾曼的聲音在費倫背後揚起.

費倫霍然轉身,雖然他真怒過後已變得極為冷靜,可殘留在眼中的雷霆之色(不是錯字)掃向曾曼時,仍把她嚇得不自禁打了個寒顫,心跳更是瞬間加速到一百八.

"尸體運回去解剖時,我必須在場!"費倫的聲音中透著徹骨的寒意,不容置疑道.

曾曼雖被嚇著,但經年來養成的職業本能仍令她下意識回道:"不可能,檢驗尸體又不是你的工作."

費倫一指女死者,道:"可她在向我控訴!"

曾曼隨口接道:"控訴什麼?死人又不會說話!"不過說完她就後悔了,做為資深的法醫,她非常清楚,尸體是不會說話,但尸體上殘留下來的證據是會替死者說話的.

費倫沒拿"尸體上的證據會說話"諸如此類的言語堵曾曼的嘴,只是冷漠道:"死者不瞑目就是控訴!"說完,不再理會曾曼,舉目四望下,沖史易友招手道:"那個誰,過來!"

史易友忙屁顛屁顛地跑到費倫身前,道:"費SIR,有何吩咐?"

"你認識我?"費倫雙眼微眯,眼神如針.

史易友被費倫的態度,確切地說是費倫的眼神嚇了一跳,連連擺手道:"不是不是,是我一個手下認識你……賓子,過來!"

郭賓聞聲,也連忙跑了過來,敬禮道:"費SIR好!"

費倫臉色稍霽,吩咐道:"女死者從高處墮下,已當場身亡,身上除了假曰酒店客房常用的毛毯之外,一絲不掛,我仔細看過死者的下體,懷疑整件事並非自殺這麼簡單,現在有三件事是當務之急,首先調取假曰酒店的監控錄像,其次從下往上搜樓,或許能發現什麼也說不定,最後就是確認女死者入住的酒店房間,找到她的隨身物品."

"YES,SIR!"

史易友和郭賓應答後,又多叫來三個同事打算跟費倫一起行動.

這時,梁曉琳哭天搶地的喊聲倏然響起:"采玥,采玥……你怎麼了采玥?"

費倫聞聲旋然望去,正看到泣不成聲的梁曉琳想要撲到尸體上卻被兩名警員拉住的情景.他掃視向附近,鋒利如刀的目光落到了妮露俏臉上.

妮露自然知道費倫掃視她的意思,忙掏出手機發了條短信給費倫,其上寫道:"車流在動了,你又沒回來,我只好把車停在了附近,曉琳就趁我不注意下了車."

費倫翻了個白眼,走過去沖梁曉琳喝斥道:"鬧什麼鬧?你認識女死者?她是盧采玥?"

梁曉琳被費倫吼了一聲,頓時不敢在倆警員的阻攔下亂掙紮了,抽泣道:"對,她就是采玥,她死得好慘呐!費大哥,采玥她肯定是被……"

費倫打斷她道:"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猜到了."說罷扭頭沖郭賓道:"這位女生說認識死者,你幫她做一份詳細的筆錄!"吩咐完帶著史易友等人就進了酒店.

幸運的是,酒店的監視系統沒有出問題,費倫他們很快拿到了今天全部的監控錄影帶.之後由下往上搜索並沒什麼發現,但有同事在十樓的一間套房內發現了女人的衣服和鞋襪,卻沒搜到其他的隨身物品.

已經搜上頂樓的費倫隨即下來,到了現場,看過衣服鞋襪之後,確定是女死者的無疑,同時也確定了死者就是梁曉琳的女同學盧采玥.

因為之前在耀華街的時鍾酒店,費倫曾在監控錄像中看到過同樣款式同樣大小的衣服正穿在盧采玥身上.最重要的是,衣服雖然已經被扯爛了,但左咯吱窩下那個巴掌大的心型縫補還在.其實那處地方被蟑螂之類的東西咬破了兩個小洞,心型想必是盧采玥自己或她的親人替她縫上去的,加上梁曉琳在樓下的佐證,即使沒經過正式的驗尸和認尸程序,也基本可以確定死者的身份了.

又看了看房間里的情況,費倫不禁眉頭大皺,因為以他的眼力雖然可以看出那張三乘二點五的大床上不止一個人躺過的痕跡,但竟然沒在床單上發現一絲毛發.地毯上倒有些水漬所形成的腳印,不過他一眼就看出應該是女死者留下的.

費倫隨即轉到浴室,在浴缸里發現了不少女人的毛發,而男人的毛發幾乎沒有.

這時,法證部的同事趕到,帶隊的是姜景蓮.費倫見她進了浴室,趕緊提醒道:"姜姐,放輕,放輕呼吸!"

姜景蓮雖不喜別人指揮她工作,但對費倫的認同感還是比較強烈的,當即聽從了他的吩咐,把掛在左耳上的口罩整個罩上,躡手躡腳來到他身邊,道:"怎麼了?"

費倫並不張嘴,雙唇翕動道:"姜姐,這里男人的毛發少得可憐,我總共才發現兩根,所以需要小心收集!"

姜景蓮聞言一怔,瞄向浴缸里,發現缸壁上沾有不少女人的體毛,卻愣是沒找見一根男人的毛發.

此時,費倫指著缸壁靠外側的兩處地方,道:"這兩個地方的女人毛發中間都各雜有一根男人的毛發."

姜景蓮定睛細看,終辨出其中的男人毛,向費倫投去欣賞地一瞥,而後小心翼翼地將男人毛發收集起來.

費倫沒有打擾姜景蓮的後續工作,轉到浴室外,把整間套房里里外外都仔細看了一遍,斷定屋里曾經有多男和一女共處一室,但這僅僅是靠他的眼力和經驗推斷出來的,並沒有什麼實質姓證據.

對于這樣的結果,本就沒打算破案的費倫絲毫不覺得沮喪,在動了真怒之後,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凶手繩之以法投入監牢,也沒打算讓凶手痛痛快快的死掉.

死,對于每個人來說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再容易不過了,關鍵是從生到死的過程,總能讓人感受到折磨,恐懼和顫栗……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02 虛驚?!     下篇:正文 204 打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