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10 杯具男生NO.3  
   
正文 210 杯具男生NO.3

今天的龍頭大會,人之所以來得這麼齊整,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東義在旺角的負責人阿豺尾七剛過,出缺了"坐館"的位子.

如此一來,但凡覺得有點能力上位的馬仔們心都蠢蠢欲動,而東義幫雖然沒有一個坐館看兩個區的先例,但各區坐館都想讓自己手下的頭馬坐上阿豺之前的位子,這樣的話,即便旺角不歸他們控制,也多少能撈點油水,反正撈多少算多,錢這東西各個見慣風雨的坐館沒有人嫌多.

作為龍頭的連海又豈會看不出底下人的心思,所以他剛才故意這麼說了一句,就是想看看底下人的反應.

果不其然,下面人人變色,就連連海自認為對他最忠心的親信三虎之一,暗勁初段高手茅見的臉上也掠過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唉,人心思變啊!

連海暗地里歎了口氣,直入正題道:"別看我進門在笑,其實今天我很不開心,阿豺的尾七昨天才過,可前兩天他手下的兩匹馬就已經在外邊打生打死了!"

關于這事兒,江湖消息靈通的各個坐館早就知道了,但他們都只顧著看笑話,究其原因嘛很簡單,就是前面說的,這倆家伙一干架,頂著同門相殘的名聲是沒資格當話事人的.

見眾人都不吭氣,連海又道:"各位角頭(=坐館=話事人),我這個人很**的,旺角話事人的位子,大家有什麼看法,可以攤開來說!"

這話一出,除了角落里阿豺以前的兩匹頭馬很不高興之外,其他人臉上都是清一色的興奮之色.

秋盜也有點激動,附太子耳道:"老大,豺哥以前在旺角的場子可不少,咱們要不要爭一爭?"

齊垣太瞟了秋刀魚一眼,淡淡道:"這麼多的坐館在,有我們的份嗎?況且爭來爭去,還不知便宜了誰!"

值得一提的是,來參加龍頭大會之前,太子早向師弟莊勝打聽過了,費倫在他那家公司隨便一投資就是三千萬英鎊.別看東義家大業大,地盤大場子多,但三億多港幣也不是說拿就能拿出來的,畢竟拜在東義幫門下吃飯的小弟更多.跟誰混更有錢途,就算太子沒被洗腦,他自己也能掂量得出來.

"太子哥,那咱們怎麼個態度?"王小龍問.

"看戲!"

吵吵鬧鬧間,各坐館紛紛提出了選話事人的方案,可無一不是傾向自己手下人的,所以誰也不服誰,一團和氣早被眾人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幾乎個個都爭得面紅耳赤.

唯太子馬首是瞻的王小龍和秋盜看到這種情況,不禁面面相覷,對齊垣太的先見之明暗佩不已,其實太子也是在費倫說要帶他發財的保證下抽身出來,旁觀者清罷了.

"啪!""

見整個會議室烏煙瘴氣,連海終于動了怒,重重一拍桌子,斥道:"吵什麼吵,以為這里是菜市場啊?"他這一發話,沒兩秒房間里重又安靜下來.

"看你們一個二個像什麼樣子?出的都是些什麼餿主意."連海繼續喝斥道,"我在這兒先申明一點,既然這次是公推話事人,那麼選話事人的方法即便不能夠膺服眾望,也一定要超過半數的坐館點頭才成."

下面馬上就有坐館贊成:"海爺這個提議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

坐館們紛紛舉手,對所謂的"公平競爭"均沒有異議.

"那好,今天的會就先開到這兒,大家回去各自商量一下,想個可行的辦法出來."連海淡淡道,"至于阿豺手下的地盤和場子就暫時先由我打理,直到新話事人選出來為止."

對此,坐館們也沒什麼好說的,隨後便各自散了.

連海卻把東義三虎太子,屠彰和茅見留了下來,吩咐道:"旺角的事務就由你們仨暫時先負責起來吧!"

屠彰和茅見聞言,齊齊看向了太子,緊接著兩人又對視了一眼.

之前屠彰和太子雖只過了一招,但茅見看得真切,心知自己決不是太子對手,雖然旺角的場子也不知道能看多久,但能多看一個場是一個場,這可都是錢呐!所以在與屠彰的對視中,他倆已經有了默契,共同抵制太子.

孰料,齊垣太朝連海鞠躬道:"海爺,恕我斗膽,你給我的那條街我都還沒打理好,旺角的事我不想管."這話一出,屠彰和茅見頓感愕然.

連海也掀了掀眉,笑道:"垣太,看來你這次重傷痊愈後悟了不少嘛!"

"哪里,全賴海爺栽培!"太子一直躬身回道,"總之,不管什麼時候,我還是以前那個替海爺替東義打江山的太子,至于守江山,那不是我的強項,所以讓賢為上."

對于太子這番表忠心的話,連海相當滿意,不過屠茅二人也不是蠢材,見海爺臉上泛起了笑意,趕緊說了一通跟太子類似的話.

"行了行了!"連海擺手道,"既然太子不願意管,那獐子和阿見就暫時把旺角的事接過來吧!"說完,他那雙昏花老眼緊盯著太子的臉.

可讓連海失望的是,太子臉上竟沒有半分錯愕和失算的神色,本來他以為太子表忠心是在以退為進,沒想到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這齊垣太到底是咋想的,老殲巨猾的連海有些看不透了,卻也只能揮退了太子三人.

虛應完恨不得他死的屠彰和茅見,齊垣太剛坐上車,王小龍就道:"太子哥,阿充那邊准備得差不多了,動手嗎?"

"動!"太子道,"囑咐阿充一句,蹲輪椅就行,別弄死了,也別弄傻了."

王小龍笑道:"這個難度系數有點高啊!"

秋盜也笑了,道:"是阿充就不會失手,加上太子哥提供的那輛改裝車,應該萬無一失."

王小龍很以為然地點點頭:"也對,以阿聰的技術,加上他試車過多次,想必那個衰仔是在劫難逃了."說著他給阿充發了個短信過去,上面就一個字,動!

翌曰,半山,羅便臣道,麗秀閣車庫大門斜對面的小巴站.

今天是周六,房星鳴家放在車庫的車不知被哪個家伙把四個胎全紮漏了,這令房家人氣憤不已,找車庫管理員理論之余,也不得不把車送去了修車行.

雖然沒了私家車代步,房星鳴吃過午飯後,還是打算去看看聽說被古惑仔砍進了醫院的婁偉和翁家懷.

房星鳴從車庫大門離開了麗秀閣,正打算過馬路到對面的小巴站坐車,就見一輛老舊的曰產100NX歪歪斜斜地從巴丙頓道殺了過來.

雖然車行得有點別扭,但並沒有超速,也沒有壓線,所以房星鳴並沒怎麼在意,只是站在車庫門邊打算等車過了之後他再過馬路.

曰產車內的阿充聚集會神盯著站在麗秀閣車庫門口那個學生仔,默算著時間和在路面最高限速下對方無法逃開的距離……

趁現在!

阿充猛然加速,將車速提升到路面最高限速下面一點點,而後略微一歪方向盤就壓上了路中間的白線,迅速越過右邊車道,朝人行道上的房星鳴就對直撞了過去.

好死不死的,想等曰產車過的房星鳴手機正巧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他去注意來電時,曰產車已轟轟殺到,暴躁的引擎聲令房星鳴愕然抬頭,卻只看見紅色曰產車近在咫尺,沒等他驚叫出聲,車頭已然吻上了他的大腿,再把他整個人重重擠在了牆上.

車內的阿充在撞人之後居然松了口氣,因為他感覺到車子撞上學生仔的前一刻,果如前幾次試車那樣失去了控制,原因無非是刹車油管漏了.

不得不說的是,這輛曰產車的刹車油管上有個小洞,被特殊材料封住了.一旦刹車油達到一定溫度,這特殊材料就會完全溶解在刹車油中,隨著小洞滴落路面,想找都難.

阿充跳下車,過去探了探被車頭卡在牆上已經昏迷的房星鳴的鼻息.

還好,還有氣,任務完成!

這時,車庫管理員聞聲趕來,看見古惑仔形象的阿充有些愣神.阿充沖管理員大喝道:"還看什麼看,趕緊叫救護車!"

管理員立刻照辦,不僅叫了救護車,還叫了警察.

可是,阿充的酒精測試合格,撞人的時候也沒超速,只是車失控了,所以警方拿他也沒轍,問起車從哪兒來的,他答曰是輛修車行的二手車,打算買下來,撞人這會兒正試車呢!

對于買修車行的二手車先試車這種事情,算是行業成規,警方也挑不出阿充什麼毛病,只能讓他保釋.對于房家人叫囂要狀告賠償的問題,阿充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這部份太子哥會全部扛下來.

也就在阿充一派輕松地離開警署的同時,被送到醫院的房星鳴,經過一番手術過後,變得比手瘸腳跛的婁偉和翁家懷還慘,他幾乎被齊根截去了雙腿.

這下子,房星鳴的小弟弟勃起時基本上可以杵地了,至于他還有沒有心情搞女人就是另外一說了.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09 又一個三觀崩塌的人     下篇:正文 211 訓練成軍的打算